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70章,真巧  
   
第170章,真巧

第170章,真巧



"賀沉風!"背脊有了著感的重量,她立即揮舞著兩條手臂.

"噓,別亂動."單膝跪著,他正對著她寬大的毛衣上下起手著.

毛衣從腦袋上被褪掉,她不由的低呼,"還沒有洗澡!"

"做完了再一起洗."他俯身.下去,開始去解她牛仔褲的拉鏈.

"賀沉風……"她伸手去抓他,有些酥著聲音喊他.

"又怎麼."他皺眉,被她念叨的有些不耐,手上動作更快了些.

"你剛剛前面那句的什麼?"瀾溪直直的瞅著他問.

他將她扛起來一路走上樓,太心急了,連燈都沒有開便直接到了床邊,這會兒窗簾沒拉,外面的月光灑進來,他的俊容隱約可辨.

"……"聞,賀沉風的動作驀地頓住.

"到底的是什麼啊?"

見他不吭聲,她沒完沒了的繼續追問,"我沒聽清,你在告訴我一遍……"

"唔!"唇上一熱,直接被他吻住,帶著幾分不容抗拒的霸道,她所有的聲音都被他吞沒.

已經不是第一次,當他進入的時候,瀾溪甚至弓起自己去迎合著他,抱著他精壯的背,只覺得,像是抱住了整個世界一樣.

剛開始的時,她還會追問那個問題,後來被他托著tun,力道越發大的來回的深.入淺出,所有的思緒全部都化為虛無,只有嘴巴微微的動,卻問不出完整的話來了.

到了最後,她的兩條腿都被他折著抵在了胸.前,讓她抱成一個團似的承受著他的一出一進,加重著她的感覺.

感覺到她的抽搐時,沒多久,自己也是悶哼一聲,緊緊的覆蓋下去.

看著她頭歪在那里,眉眼早已是一派迷離之色,偏偏腫的嘴唇還微撅著,嘴角輕動,像是還不死心的想問什麼一樣.

賀沉風低下頭,舌尖舔著她的耳窩,忍不住低笑著叱,"笨蛋!"

*****************************************

冬日里鮮少的陽光暖暖.

瀾溪在洗漱完畢手忙腳亂的收拾著床褥,還得忍著下.腹不時傳來的墜感,而罪魁禍首正慢條斯理的從浴室里走出來,用毛巾擦著半濕的頭發,朝著更衣室走.

等換了條長褲出來,賀沉風手抓著毛巾,在臥室里轉了一圈,皺眉問,"我的襯衫呢!"

"啊?"瀾溪正往浴室里走,聞,一愣.

"我,我的襯衫呢,昨天不是脫完扔在椅子上了嗎?"賀沉風耐著性子重複著.

她眨眼,才明白過來,忙道,"都髒了啊,我放到竹筐里了!"

等瀾溪將浴室地面上的水都擦干出來時,就看到賀沉風**著上半.身站在那,手里拎著那件已經堆出褶皺的襯衫甩著,似乎是想要將褶皺甩抖的平整一些.

"你怎麼又穿這件呃!都穿三天了……"她走過去皺眉問.

賀沉風不話,就是徑自的抖著.

"我再去給你拿一件新的吧!"

"不用,就穿這個!"

"為什麼啊?"她很是費解,以往見他穿衣服,也都是隔天就會換身新的,還是頭一次看他連續這麼多天穿一樣衣服.

賀沉風薄唇抿了抿,隨即低低一句,"你買的."

聞,瀾溪怔了下,隨即反應過來,有些無語,卻又甜蜜的想要笑.

"這件髒了,你先穿別的,等著洗乾淨了你再穿?"她伸手搶過他手里的襯衫,柔柔道.

"昨晚怎麼不洗."賀沉風不悅,抱怨的模樣像是個孩子.

瀾溪咽了咽唾沫,忍住了想的話,昨晚吃過飯後他就不由分的纏著她,什麼多余的時間都沒有給她,現在竟然還怪起她來了!

暗暗搖頭,她去到更衣室拿出了一件乾淨的襯衫出來遞給他,踮著腳尖幫他將扣子一顆顆的系好,等最後幫他抻平後想放手時,卻被他忽然一攬,又抱在了懷里.

"喂!"她低低的掙紮.

賀沉風提起她,兩三步就走到了床邊,俯身將她壓.下去,用剛剛才掛完胡子的下巴去摩挲她的肌膚.

"你不會是又……"感覺他氣息有些變粗,她顫顫的開口.

"都怪你,誰讓你昨晚暈過去了."賀沉風擰眉,啞聲嘟嚷著.

"不行呀,我們還要趕去上班,要遲到了!"她推著他,及時的捉住了他剝衣服的大手.

"幾點了?"賀沉風從她身上坐起來,悶聲一句.

聞,瀾溪伸著胳膊朝床頭櫃上用力的勾著,"呃,我的手機……"

"沒電了."手機拿過來時,按了按,才發現沒有了電量,屏幕是黑掉的.

一旁坐著的賀沉風卻忽然起身,繞到床的另一邊,彎身不知從抽屜里拿出了什麼,然後又走回來,不由分的拉起她的手腕,上面一涼,一塊女士手表被戴了上去.

滿意的看著她手腕上的表,賀沉風挑眉淡淡道,"現在不用手機,也知道幾點了."

"呃……"瀾溪低頭,看著手腕上那塊表.

一點都不陌生,是他之前送的那塊,當時整理東西時,和手機鏈以及項鏈一塊,都還給了他.

抬頭朝他看過去,外面的晨光打進來,他居高臨下的站在那,俊容棱角分明,帥的甚至有些慘絕人寰,像是高大的神.

可捕捉到他眼底的那一抹不自然,她還是忍不住彎唇,手指摩挲著滑滑的表盤,這個男人啊,明明是想要將這些都逐一還給她,卻又都不願直接,反而選擇這樣的方式.

從故意的手機鏈,再到上班禮物的項鏈,再到現在看時間的手表.tknk.

"還差一樣."她看著他,軟軟道.

"什麼?"賀沉風皺眉,不解.

"鑰匙."瀾溪一笑.

聞,他的喉結是上下動了一動的.

隨即別過眼,很是淡淡的扯唇,"早就塞在你包里了,沒有發現嗎."

"呃?"她驚詫的看著他.

似乎是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了,賀沉風單手插在褲子的口袋里,轉身便朝著臥室外大步走著,扔下漠漠的一句,"走了,不是要遲到了!"

"嗯——"瀾溪故意拉長了尾音,從床上站起來快步追在他的身後.

窗外的晨光靜好,她忽然想看一個電視劇,名字叫《幸福像是花兒一樣》.

*****************************************

周六早上起來,陪著謝母去了早市,買了些青菜回來後,又將兩屋的床單被罩換下來洗了遍,都弄完後,她也沒有閑著,而是套上羽絨服從家里出來,步行到公交站後,坐上了去遠大購物廣場的公交車.

本來是想要帶兒子一塊過去的,誰知家伙吃過早飯後,就拿著紙張和毛筆跑出去了,最近一直都和樓上鄰居阿姨家的孫女練毛筆字,一天不落.

從公交車上下來,她進入了商場,周末的關系,人比較多,她朝著觀光梯方向走著,想要直接去樓上的男裝.

會決定來商場這邊,也是因為昨天早上的找襯衫一事,想著他那麼喜歡穿,她就再來買兩件,雖然對她來價格有些昂貴,但是買給他,她還是不心疼的.

值得高興的是,雖然商場本身的打折活動已經結束,但那個品牌的活動還在,她又去挑了兩件,選了兩樣百搭的款式和顏色,然後去收銀台結賬,隨即拎著裝好的購物袋往觀光梯走.

坐著電梯下來時,里面就她一個,等到了三樓時,"叮"的一聲響,電梯門拉開,有人走了進來,然後再度緩緩合上.

觀光梯是那種四周全是鋼塑玻璃制造的,她靠在圍出來的扶手上,視線微垂著,在有人走進來時,她只看到一雙短靴走了進來,高跟踩在上面,咔噠咔噠的響.點就溪就.

瀾溪也沒多在意,只等著觀光梯到達一樓,可旁邊人卻主動跟她開了口,"真巧!"

女音入耳,她聽清後一愣.

沒什麼可懷疑的,此時的觀光梯內只有她們兩人,話一定是對著她的.

"呃……"瀾溪抬頭,看著站在一旁正對著她笑的hedy.

好像哪次見她都這麼漂亮,只是化了些淡妝,卻越發顯得有氣質,尤其是對著你笑時,一點清傲的姿態都沒.

"一個人逛商場?"hedy挑眉問.

"嗯."瀾溪點了點頭,又覺得自己或者有些冷漠了,便又加上了一句,"你也是?"

"沒,我在等我媽媽,她一會兒過來,主要是陪她."hedy笑著道.

她點了點頭,沒有再多什麼,這樣的見面是尷尬的.

hedy主動再次開口,"算起來,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叫瀾溪吧?"

……………………

後面還有,今上午有事,晚了!感謝【charley85】【lily1976my】【柳艾薇】【dizhonghaishu】【戀上寂寞1985】【hangyachun520】【13996583646】【zxq691122】【200811韋通賀】分別打賞188個幣!




上篇:第169章,賀總很生氣     下篇:第171章,盤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