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77章,一聲爸  
   
第177章,一聲爸

第177章,一聲爸



從會議室里出來,瀾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將電腦里的文件掉出來,將打印機里放好紙,運行著打印.

趁著空檔時,她給謝母打過去電話,今天謝父要去醫院里化療,本來她是要請假的,可謝母什麼也不准,是沒什麼大事,一人就能應付的過來.

細細的問了謝父的況,她才放心下來,私底下醫生也都跟她們透露過不止一次,讓她們做好心里准備,盡量為病人制造愉悅的生活環境,好能有更好的心態去繼續生活.

好在謝父本身很樂觀,並沒有因為得知病後而一蹶不振,反而比以前更加的樂呵,更加的珍惜著每一天.

"沒什麼事就別老打電話了,你還工作著!對了,剛才賀啊,也打電話了,難得啊,這孩子還能記著你爸化療的時間!"那邊的謝母贊不絕口.

將電話掛斷後,瀾溪撫摸著手機屏幕,心里暖暖的.

一旁同事來回走過,她低著頭,給他發著短信:工作呢?

那邊很快便回一句:嗯.

咬了咬唇,瀾溪在上面打上了三個字:想你了.

雖然只是發短信,用文字告訴他,但也是她第一次這樣,還是忍不住了臉,手機抵在胸口處,砰砰砰跳的快.

正納悶著那邊為什麼遲遲沒回短信時,一通電話便驀地進入,看著上面顯示的名字,她力求自然,可眼角眉梢卻止不住輕輕上揚,"喂……?"

賀沉風卻不話,只有喘息稍稍的重.tpaf.

她不禁疑惑道,"賀沉風?"

"該死的,你竟然勾引我,讓我沒辦法專心工作!"

"我沒有啊……"她很無辜的著,簡直是冤枉啊!

"還沒有,剛那條短信不是你發的?誰想我了的?"賀沉風在那邊恨恨道.

"呃,是我."瀾溪有些羞澀.

"想我,早上時你還不要!"他有些快抓狂.

聽到他的話,她簡直囧到了家,"你想什麼呢,我想你,又不是要那個……"

"我想了."賀沉風的嗓音壓的有些低.

"我要掛電話了!"瀾溪局促的著.

這男人!動不動就往那方面想,昨天晚上,兩人並沒有那個,他只是抱著自己,細碎的吻著她,到最後摟著她入眠,從他的懷抱和輕吻當中,她能真真實實感覺到,這個男人為她心疼了.

今天早上醒來的比較早,她去喊他時,半天都不動,最後動了直接也把她又拖上床了,動手就要將她才穿好不久的衣服給脫掉,某個勃.發的物體,拱著貼近的叫囂著,用他的話來就是,做做更健康!

後來推搡了半天,鬧的倆人氣息都越來越熱,還是趁著他去拉被子的空檔,她鑽了出去,之後他就一直因為欲求不滿,而臭著臉.

"中午我看看時間,過去跟你一塊吃飯."聽到她要掛電話,他也不再鬧了.

"嗯!"瀾溪應著.

"乖乖的."薄唇湊在話筒邊,低沉的嗓音緩緩傳來.

電話掛斷,瀾溪將手機放在了掌心里,雙手合十,他的嗓音像是盤旋在她心尖兒上一樣.

正准備繼續埋首工作時,手機卻又再度響了起來,嘴角上揚,還以為是賀沉風又再度打過來的,只是看到上面號碼時明顯蹙眉,猶豫了下,並沒有接,而是將鈴聲調成了靜音,放進了一旁的抽屜里.

忙碌的工作,持續.

*****************************************

時間分分秒秒,滴答滴答過的很快,轉眼到了午休的時候.

兩旁的同事都放下手里的工作,過來招呼著她一塊去員工餐廳,她笑著擺手婉拒,是有約要出去吃的.

將一直放在抽屜里的手機拿出來,她打開看了眼,除了有兩個未接號碼,沒有其他,她將手機放在一旁,暫時等待著,繼續處理手里的工作.

弄到一半時,手機屏幕亮起,她看著上面的號碼皺眉,加上上午那兩通未接的,這已經是第三通電話了.

想到那人用飽含滄桑的嗓音喚著她瀟瀟,她就下意識的開始抵觸,最終她還是沒有接,任由著打電話的那邊,自己放棄.

看了眼時間,午休已經過了大半,可賀沉風卻一直沒來電話,從百葉窗往下看去時,也並未看到有他的任何蹤跡,她打過去的電話也是一直無法接通.

想著他可能是工作忙,或者在開會什麼,她索性就等著,等到同事們都吃完飯回來,午休時間也都結束時,他也還是沒來電話,被爽約的她有些悶悶的.

下午去茶水間沖咖啡的時候,她又再度給賀沉風打了電話過去,這次接通了,只是等了好半響,才被人接起來,傳來的卻不是賀沉風的聲音,而是秘書謙.母個卻我.

"謝姐?賀總在醫院,手機一直在我這里."

"醫院?他怎麼了!"她驚到,急忙問.

"出了個意外,不過謝姐別擔心,只是輕微的腦震蕩,右腳有些扭到,沒有任何危險!睡一覺醒來,藥點完了後,就可以出院了!"謙解釋並安撫著.

末了,謙還特意強調了賀沉風平安無事,她一顆心卻提著,始終放不下來,從茶水間出來後,她坐在位置上也是心神不甯,最後干脆找經理去請了假,打車就前往醫院.

*****************************************

按照之前詢問謙所的,她坐上電梯,一路到了目的地,只是腳步卻停在了那里.

因為走廊里,賀父以及彭母,還有hedy都在,臉上各個都還有著余悸.

hedy坐在走廊的長椅上,彭母站在一旁擔憂著,還不忘對著賀父道,"賀大哥,這都怪荨音不心,開車也開不好,幸虧是有沉風,沉靜避免了事故,而且關鍵時刻還護住了荨音的頭,不然今天腦震蕩的就是荨音了!"

hedy被彭母撫著腦袋,輕抿著唇,似乎還有些驚慌未定.

她中午去找賀沉風,後者有約,她送他過去,在路上談事,也不耽擱他的時間,可沒想到拐彎變道時一個不留神,和迎面車子差點擦撞,幸虧是他及時過來幫忙打轉方向盤,雖是避免了車禍,但也還是撞上了路欄,當時她嚇壞了,只是閉眼,後來感覺被他抱住了頭.

"應該的應該的,好在都沒什麼大事,弟妹也別太掛心."賀父雖是一臉擔心,卻也還是安撫著.

"看來我們荨音當初選的人,沒錯!"彭母歎道.

聽到她這麼一,賀父不免緒得到些緩和,心里很是高興,本來連續兩次賀沉風帶著那女人前來示威,他都以為是對倆家聯姻有些影響的,換位的話,若是他也會心里不愉快的.一直都擔心著婚事,可彭母這會兒這樣,幾乎是給他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我讓人去買些熱茶回來,弟妹和荨音都喝點,壓壓驚!"賀父完,吩咐著手下人去辦.

這麼一收回目光時,就也是看到了那里站著謝瀾溪,立即變臉,不客氣道,"你來這里做什麼!"

"我來看賀沉風……"被發現,她身體一僵,隨即抬步向前.

"他不用你看,這里他爸,他未婚妻都在,輪不到你來看!"賀父直接凌厲道.

瀾溪沒吭聲,她是背對著光而戰的,神看不太真切,應該是有些茫然失措的,可那瘦弱的背影,卻有一股撼動不了的倔強.

賀父瞪眼,"我話你沒聽到嗎!一個女孩子家家的,怎麼這麼厚臉皮,非要找人攆你走嗎?"

"伯父,我想看看他."咽了咽唾沫,她對上賀父的目光,輕聲道.

"別叫我伯父!"賀父嫌惡道,似乎一點都不想她親近.

見狀,瀾溪暗自轉著氣,然後改了稱呼,緩緩道,"賀老先生,不管你喜歡不喜歡我,我是一定要看他的!"

被她的目光對上,賀父有一瞬間有些怔忪,卻依舊是繃著老臉.

"你站那也是半天了,剛才我們話也是聽到了,沉風他是為了救荨音才這樣的!你還在他們倆人中間攙和什麼,看你也不是很笨,應該有自知之明吧!"

瀾溪雙手緊握,剛剛她確實聽到了,腦里也是被灌入了些,當知道他關鍵時刻護住了hedy時,她心里是有些窒悶的,但緊接著冒出的想法,卻是她信他.

他雖然脾氣不好,性格冷不,還那麼霸道,但對她好.

而且能為自己和家里人鬧翻,這樣的她怎麼可以去懷疑?所以賀父用這樣的話,這樣的方式想讓他們倆人有嫌隙,卻是不可能了.

這樣一想,就有無形的力量支撐著她,能那樣直直的對上賀父凌厲的眸光,一字一頓的堅定道,"我是要看他的!"

賀父似乎沒料到她會如此,有些被氣到,一時間卻又不知還能再點什麼,可彭家母女孩子,怎麼可以讓她跟著再摻和!

瀾溪也不知該怎麼辦,賀父擋在門口那里,她不想有正面的沖突,而且還是長輩,她總不能咬牙沖進去……

雙方正僵持時,之前被賀父吩咐去買熱茶的下屬已經回來,腳步聲漸進,卻不止一個人.

"先生,彭副來了!"下屬報告著.

賀父聞,揚眉看過去,拉著的臉立即緩和起來,一旁的彭母聽到,抬眼看去,表似乎是有些僵硬.

瀾溪是背對著的,下屬從她身邊走過,她聽的有些懵,甚至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彭副來了……?

後面的腳步聲漸進,她僵硬的微側過身看過去,果然看到了彭和兆西裝筆挺的走過來,端著政府官員的氣勢.

確定是他之後,瀾溪有些無所適從,也是躲避不開,正心亂如麻時,那邊坐著的hedy卻驀地站起來,朝彭和兆快步走過去,直撲到他懷里,孩子氣一聲,"爸——"

爸?

瀾溪徹底石化,不敢置信的愣在原地,也同樣的不敢置信,那聲爸,是喚的彭和兆!

像是一根刺,精准無誤的插進她的心髒,直接到最深處.

"我的寶貝女兒,快讓我看看,傷到哪兒了,可把我給嚇壞了!還在會議著,已經無心進行了!"彭和兆臉上盡是擔憂.

"爸,我沒事!"hedy抱著他的脖子,搖頭著.

"真的沒事嗎,去醫生都仔細檢查一遍了?"彭和兆卻依舊不放心.

"嗯!"hedy點頭,很內疚的著,"當時沉風護住了我,他有些輕微的腦震蕩……"

"你怎麼過來了."一直沉默著的彭母上前一步,蹙眉道.

彭和兆沒回答,依偎在他懷里的hedy搶先回答著,"是我給爸打的電話."

聞,彭母修剪細長的眉擰了擰,最終是沒什麼.

賀父在一旁笑呵呵的看著他們一家人,好像所有人都忽略了,那里還站著的人,僵硬的謝瀾溪.

確定自己女兒沒事,彭和兆一顆心終是放了下來,問向賀父,"沉風怎麼樣了?"

"他也沒事,他個大伙子,睡一覺醒來就又生龍活虎的了!"

彭和兆點了點頭,走過去想進病房看看時,卻驀地瞥到了一直背對著他站著的人的面容,頓時一驚.

嗓音微顫,不太確定的,"……瀟瀟?"

聞聲,一直僵硬的瀾溪似乎才有了些動靜,握拳的手好似又更緊了一些.

瀟瀟,瀟瀟.

他又開始再次喚了.

她好像像是以前那樣,用十分冷涼的語氣,或者大聲的對著他吼,別叫我瀟瀟!

心里一遍遍的重複,可嗓子里像是被堵著很多東西,讓她發不出任何聲音.

她都能感受到身體里血液,一點點冷卻的過程.

…………………………

後面還有更新,今天加更噢,弱弱的問,有木有個包啥的,最近貌似那個打賞榜,《一醉》都掉到第九名了……噗,不打賞也木關系,支持最重要!




上篇:第176章,心疼她     下篇:第178章,不會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