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85章,分不開  
   
第185章,分不開

第185章,分不開



又是夜.

瀾溪緊咬著唇,瞪視著手里亮著的手機屏幕,上面顯示正有一通電話進入,賀沉風的來電,是否接聽?

閉上眼,抬起另一只手按在額頭上,她極力遏制著自己,不要去滑下接聽鍵.

終于,手機屏幕恢複了主頁面,只剩下有幾通未接電話的提醒,慌神間,一條短信進入,她顫著手指打開,上面字句簡潔,卻很冷硬:接電話,否則我就直接上來了!

幾秒後,一通電話叫囂著切入進來,她咬了咬牙,翻身從床上起來,輕手輕腳的走出了臥室,接下的同時,也拉開了衛生間的門.

電話接通,那邊男人壓抑的喘氣聲,微微傳來.

"話."他陰陰鷙鷙的.

"什麼事?"摸索到馬桶的位置,她坐了上去.

"為什麼一直都不接我電話."

"不想接."她淡淡的,目光在衛生間里微恍,借著朦朧的月光,一處處辨別,這是哪里,那是哪里.

"謝瀾溪!你怎麼回事!"他有些火大.

"我們分手了."她平靜的出來.

"我可以當你是一時沖動."那邊的男音很緊.

背脊挺的僵直,她否決,"我不是!"

"什麼呢你!鬧脾氣是鬧脾氣的,吵架是吵架的,可分手這種事是亂提的嗎!給我收回去!"他聲音很急,卻也是有著害怕的.

"到底要我幾遍,賀沉風,我們分手."瀾溪閉眼,幾近沙啞的,好像每重複一次,多像是被人又重新插上一刀.

賀沉風沉默,越來越重的喘氣聲,越過電話線路,蔓延過來.

"你出來."他咬牙切齒的開口.

"很晚了."瀾溪努力,讓聲調淡淡.

"給我立即出來,不然我就砸門了!"

即便不是面對面,她都能想象到,他此時周身一定散發著噬人之勢.

"賀沉風."她歎息著叫他.

像是耗盡心力一般,緩緩慢慢的,"你不要這樣行不行,很晚了,我爸媽都已經睡了,我爸身體不好,難道大半夜的你還想讓他跟著擔心嗎!我就是想分手了,也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你了,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糾纏不清……"

"哪對侶在一塊,不合適了,不想在一起了,還不可以要求分手嗎,你總不能讓我勉強的跟著你!"

"勉強?"聽她完,他嘲諷的笑著反問.

"對."她咬唇點頭.

一陣沉默,每分每秒都像是在攫著她的心髒,快要窒悶的喘不過來氣時,那邊忽然掛斷了電話.

她有些木然的看著手機屏幕,直到屏幕自動滅掉,她才閉上眼睛,兩行清淚緩緩流下.

門外站著的賀沉風,死死的瞪著那門板,好幾次抬起的手最終落下,死死的快要捏碎了拳頭,然後轉身,一步步往樓下走.

坐在馬桶上的瀾溪,用力的彎著自己的腰身,將頭整個埋在膝蓋里,腦袋一漲一漲的疼,她用力的將自己縮成一團,忍不住痛哭出聲.

她很想站起來,走到客廳的窗邊去看一看,她能篤定,他一定還在.

可她卻沒有力氣,更沒有勇氣!

在賀父很嫌惡她和被氣到住院時,她都沒有想過動搖,在得知hedy是彭和兆的女兒時,她也沒想過要相讓.

可是,在面對他母親的問題上,她卻忍痛選擇放手了,因為,她愛他.

他以前過,他其實一點都不快活,很累,她也讓他累,但是和她在一起卻又很放松.可如今,她帶給他了更重的壓力和更大的糾結,她不能因為自己的關系,讓他放棄人生放棄事業,放棄他想要保護的母親名分.

她愛他啊!

或許真的像是賀父的那樣,愛和生活是可以分開的,他喜歡跟她在一起,她也想跟他在一起,但他們或許不是最適合在一起的.

心碎成片成粉末,千萬語在心頭,都抵不過她愛他.

哪怕是皺眉,是不悅,是不耐煩,卻還是習慣了他.

可卻不得不放手,為了自己也為了他.

沒了他沒了愛,她死不了,還是會好好的生活下去.

哪怕會很艱難.

*****************************************

賀宅,和每天一樣,傭人忙忙碌碌,將這樣一個宅子打掃的一塵不染,即便是冬天,勤勞的傭人們,讓院子里沒有任何積雪現象.

賀沉風一進玄關時,就有傭人立即恭敬的迎上來,"少爺回來了!"

"我爸在樓上?"他一邊換鞋一邊問著.

"嗯,我那會兒去看,你爸在書房里自己下著棋."回答他的不是傭人,而是剛從洗手間里走出來,正拿著一塊抹布的美婦人,穿著很簡單的服飾,卻很端莊.

"知道了."賀沉風看了她一樣,一向的漠然.

換完鞋子,也將大衣脫下來遞給傭人,他便直接邁開腿朝著樓上大步走著.

"沉風!"

剛踩上幾節台階,後面就又再度傳來美婦人的喚聲.

他不耐的頓住腳步,神漠漠的朝她看過去,明顯的目光無溫度.

"早上的時候彭副過來了,和你爸談了事,後來彭副走了後,你爸心就很差,早飯也就喝了杯牛奶,無緣無故的發了通火.你要心些,別在這個時候沖撞了他."美婦人好心的提醒著.

賀沉風眼底神色變了變,沒什麼,轉身繼續往上面走著.

客廳牆邊到樓梯處那里,一排有些歐式風格的櫃子擺在那里,上面有一個古董花瓶,特別的漂亮.

美婦人站在那,手里拿著抹布在花瓶上面輕輕的擦拭,這是賀父早些年在拍賣會上高價拍回來的,每次擦拭都是她親力親為的,很怕下人們笨手笨腳的弄不好.

今天她顯得有些心事重重,不時的朝著樓上望過去.

一旁傭人走過來,畢恭畢敬的彙報,"夫人,廚房按照您的吩咐將茶葉都晾好了,您去看看程度行不行?"

"不是告訴過你了嗎,別叫我夫人!"美婦人皺眉,不悅道,"要是讓少爺聽到了,心又會不好了!"

"對不起,我知道了."傭人忙頷首道歉著.

"茶葉我一會兒再過去看,你先下去吧."擺了擺手,她道.

"是."傭人不敢多什麼,默默的退開來.

美婦人正想繼續再擦拭花瓶時,驀地一聲響,讓她嚇了一跳,然後樓上就隱約有爭吵聲傳來.

有些擔心焦急,美婦人放下抹布,猶豫著想要往樓上走,踩上台階時,聽到書房的門似乎被人大力的打開,然後聽到賀沉風那麼涼的聲音.

"也許你有那能耐,但我不行,愛和生活對我來,分不開!"

然後,便是什麼東西砸在門板上的聲音,美婦人愣著,就看到二樓拐角那里,賀沉風正大步往樓下走著.

看著他的臉色,不用去猜想,就知道這父子倆是因為取消婚事的問題上吵起來了.

"沉風,你爸脾氣大,有什麼事,你們要好好的!"美婦人看著賀沉風,擔心的勸著.

"我先走了."賀沉風抿著薄唇,冷冷道.

他走的快,美婦人跟在後面有些吃力,卻也還是追著,"馬上就中午了,不留下來吃午飯嗎?"

"不了."賀沉風低頭穿著鞋,想也沒想的直接回絕.

隨即,便拿過大衣,也不穿上,就直接夾在臂彎里,直接往大門外走著,剛推開門往出走,後面就又再度傳來喊聲.

"沉風,等一下."

"什麼事."他漠漠的轉身.

美婦人追上,定了定,似是有些短暫的躊躇,然後才開口著,"那個女孩,就是謝姐,之前,她被你爸叫到醫院過,我看她那溫順的性格,想必也不會跟你的."

聞,賀沉風一怔,隨即眸光漸漸變得深沉起來.

*****************************************

又是一夜難眠,早上起來的時候,氣色也不會好到哪里去,謝母看著她又是擔憂又是著急的,以為她感冒大發了,可去摸她的腦袋時,也沒有任何的發燒觸感.

囑咐幾句後,在她從家里出門時,往她包里塞了罐牛奶,讓她想著到公司熱了喝一下.

到了公司,坐在自己辦公的位置上時,她還是覺得頭疼欲裂,那種隨時想哭的感覺都還在.

和賀沉風開始後,他們之間斷斷續續的分開不再少數,除了上次,其余都是她先提出來的,可沒有哪次,比這次要來的痛.

雙手捂著臉一會兒,然後放下,很努力的去投身于工作當中,雖然還是心神恍惚,卻也還是努力表現出最佳狀態,不為了騙別人,至少要騙騙自己.

到了午休的時候,他竟然又打了電話進來,她並沒有接,拉開抽屜,將手機放了進去,走到百葉窗邊,她很努力的往下望去,來來回回梭巡了很久,都沒有看到那輛白色的路虎,她心里早已不是空蕩蕩來形容了.

她是部門里最後從里面走出來的,腳下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樣,她在電梯快合上時,擠了進去.

員工餐廳在二樓,當色數字跳躍到"2"時,她抬起眼,往電梯外走著,可才走出來,一雙大手毫無預兆的朝她伸過來,那麼牢靠的捉住了她的手腕.

她驚惶的瞪大了眼睛,一側頭,就看到了他陰鷙的站在那里.

"你!"她有些不敢置信,他竟然會在電梯這里堵著她!

賀沉風也不話,就那麼死死的捉著她的手腕,用那種很陰森的目光看著她.

這會兒員工餐廳里已經有陸續的職員用過餐走出來了,賀沉風本身就是那種到哪里都很吸引人目光的男人,被他這麼抓著,她有些局促,歎了口氣道,"我們別在這里."

完後,賀沉風手一抬,拉著她就又往電梯里走,很快到了一樓,他依舊不語的拉著她往寫字樓外面走.

路邊停著一輛吉普車,他徑自奔到那里,打開後面車門,就將她塞了進去,自己也跟著坐了進去.

雖然他很強硬,態度不好,看著很蠻橫,但是他的力道還是注意的了,即便是將她很粗魯的塞進車內,卻也並沒有弄疼她,越是這樣,瀾溪就越覺得心里難受.

她的賀沉風啊!

吸了吸氣,她側頭想要開口讓他別這樣,前面駕駛席位上坐著的人卻忽然扭過頭來,對著她邪邪的笑,"真有緣分,又見面了啊,謝姐!"

"呃,紀律師."瀾溪一怔,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他不是自己開車過來的.

紀川堯看著一臉木然的謝瀾溪,又看了看一臉陰沉的好友,忽然覺得特別有趣.

快中午時,他順路路過賀氏,去賀沉風那里轉了一圈,想一塊兒去吃午飯,後者卻拒絕,沒心,他掃興的要走,卻又被賀沉風叫住,"我連著兩晚沒怎麼睡,太累了,司機派去去機場送客戶了,你載我一下."

上了車後,賀沉風便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閉眼假寐,從他臉上的陰影可以看出,他很疲憊,一向愛調侃的紀川堯也沒有出聲打擾,等到了寫字樓後,他打了幾通電話都沒人應,後來就直接從車上下來.

沒到十分鍾,他就殺氣騰騰的領著謝瀾溪出來了,嘖,這兩人是又出問題了!

謝瀾溪坐在那里,旁邊就是賀沉風,他每個眼神,都像是冷冷放過來的箭,很銳利,沒有虛發的都射中她.

歎了口氣,她低低著,"賀沉風,你到底……想怎樣?"

他想怎麼樣?

賀沉風嘴角幾不可見的抽搐了一下,冷冷的看了她好一會兒,沉沉道,"你越來越厲害,越有能耐了呵,甩我甩上癮了?"

……………………

到現在已經更了9000字了,大家注意字數呃,我是每章更的多,分章的話,已經是正常的三更了,我暫時休息會兒,下午時月票過了【1500】,我後面的加更給大家多寫點字數,好不?




上篇:第184章,好女孩     下篇:第185章,一點都不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