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85章,一點都不乖  
   
第185章,一點都不乖

第185章,一點都不乖



一家咖啡廳.

賀沉風和瀾溪兩人面對面坐下,是個靠窗邊的位置,店內的人不太多,音樂悠揚.

因為車內還有紀川堯在的關系,有些話她也不太好,所以兩人就坐在離公司不太遠的咖啡廳里.

瀾溪一直悶著頭,一旁服務員走上來,托盤里端著的黑咖啡遞到他的面前,香濃的奶茶遞到她的面前,還多了一塊味道很清淡的抹茶蛋糕.

"先把蛋糕吃了,剛服務員也了,這個不會很膩."賀沉風微抬著下巴吩咐著.

瀾溪瞥了眼那蛋糕,咬了咬唇,真的此時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難過.

"賀沉風,算我求你了."她不敢去看他,只能盯著面前的奶茶,看著里面影綽出自己的影像.

賀沉風不話了,也不喝咖啡,墨色的眸子,就是凝著她瞧.

一抬眼,就看到他那樣的目光,她受不了的低下頭,"別這麼看我……"

"分手總得有原因,你告訴我,原因是什麼."賀沉風身子微微向前,距離拉近一些.

"很多原因,我真的是不想跟你在一起了,你有點風度,別再來找我了,老是這麼糾纏,我也很累."她著,眼珠干澀的轉著,不太想流淚.

賀沉風點了點頭,似乎是將她的話聽進去了一樣,然後道,"好,那你告訴我,你對我一點感都沒有了?所以要分手?"

他又開始這樣,仔仔細細的問著細節,咄咄逼人的要著原因.

"好吧,我還是告訴你吧."直了直背脊,她咬唇著.

隨即,將一旁放著的包拿過來放在腿上,將拉鏈拉開,把里面的東西拿了出來,鄭重的放在了桌上,推過去,怕他看不清.

看到他斜飛入鬢的眉微微挑起時,她心里有尖銳的疼痛蔓延開來.

另一只垂著的手用力握緊,微長的指甲插進掌心里一些,疼痛直達心髒,她獲得了些力量,繼續道,"這支票,是你爸爸給我的,我也收了,反正我也不太想堅持下去了,拿了錢也好."

"是我對不起你,你就當我沒有良心!對不起,我不管對你還是對我,都沒有信心了,原諒我不想再堅持了,你真的不太適合我,我只是想要平淡的感,應該找個很普通的人,沒有任何阻礙和困難."

賀沉風的眉一直是上挑著的,眉心還微皺,這樣湊到一塊,看著令人很不舒服.

等她完後,他的手指屈起,一下下在桌子上輕扣著,然後問道,"完了?"

"嗯……"她遲緩的點了點頭.

"瀟瀟,你太令我失望."他再度開口,語調幾乎是慘淡的.

"……"她喉嚨一緊,垂下的眼底神,幾乎是哀傷到泣血的.

好半響,她才找回了聲音,"失望就失望吧,分手後做朋友也行,不做也行,都隨你,但是就千萬不要糾纏不清了,也千萬別再回頭來找我,真的別!"

"呵呵."沒有任何回應,他只是低低的,模棱兩可的笑了起來.

*****************************************

街道邊上,吉普車.

坐在駕駛席位上的紀川堯,低頭正看著手里的手機,手指在屏幕上不時的劃過,也不知在看著什麼,嘴角微彎.

聽到聲響時,他將手機收好,扭過頭來看著好友,挑眉,"談崩了?"

賀沉風皺著眉,陰測測的看了他一眼.

"你瞪我做什麼,又不是我甩的你!"紀川堯大呼叫,隨即斂眉道,"到底怎麼回事?"

薄唇緊抿,他看著好友,僵僵的將事的大概的了下.

"她拿了錢?"紀川堯有些驚訝道.

"嗯."賀沉風點了點頭.

紀川堯皺眉,不敢置信的,"可她並不像是為了錢的人,是不是她腦袋壞掉了,要是想要錢,到時跟著你,哪怕當個人,就你對她這個熱度,不是會撈的更多麼?"

"她當然不是."賀沉風沉沉的否定.

最開始兩人在一塊兒時,哪怕是人的身份,她也是什麼都不要,就是給她的那張金卡,她都從未動過,哪怕是刷過一次,後來卻也是都要還上的.

送她的那些東西,哪樣不是他強加給她的?

他為她墊付的醫藥費,她都也是算的清清楚楚,一丁點都不想麻煩他,不想欠她的.

這樣的她,這麼了解她的他,怎麼會不知道,她絕對不會為了錢呢!

可就越是這樣,他才越覺得煩躁,這個笨蛋,這個可惡的女人,讓他氣讓他恨,卻讓他無法減少一分對她的感.

"我爸找過她."他眯了眯眼,有些疲憊道.

聽他這麼,紀川堯神一閃,很快就想到了什麼,"拿你媽媽的事來勸退她?"

賀沉風沒話,只是看了他一眼,算是默認了他問的話.

"那你打算怎麼辦,我看你家太上皇是認真的,想讓你們倆都乖乖就范,姜就是老的辣,出擊就找到你們倆的致命點!"紀川堯很嚴肅的著,替他們倆擔心.

"我可以讓這個,不是致命點."賀沉風靠在車座上,斜睨著好友,神色沉沉的著.

聞,紀川堯大驚,"你為你媽努力捍衛了這麼久,這麼多年,你真打算……?"

他收回目光,看著車子前方,緩慢的點了點頭.

紀川堯將卡在喉嚨里的唾沫咽了下去,可那桃花眼里還是掩飾不掉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好吧,你讓爺我又相信了,這世界上有真愛!"紀川堯搖頭晃腦的.

"少來,你對你那個相思不是?"聞,賀沉風朝他看過去,不緊不慢的.

打蛇打七寸,紀川堯完全被打中,氣急敗壞的嘟嚷,"陪著你折騰了一中午,到底管不管飯!"

"再等會兒."賀沉風道.

"等什麼?"紀川堯皺眉不解.

"她還沒出來."他漠漠的了一句.

聞,紀川堯朝著咖啡廳看過去,透過那大大的落地窗,還能看到,女人依舊坐在那里未動,從賀沉風出來距離到現在,已經很久了,她就那麼呆呆的坐在那.

再看一眼身旁的賀沉風,也正扭頭看著那邊,目光要多深有多深.

"靠!賀總,你完了,絕對的完了!"紀川堯受不了,十分誇張的驚呼.

等了又十多分鍾,里面坐著的謝瀾溪終于是有了動靜,將桌上的什麼東西重新裝在包里,然後起身往咖啡廳外面走著,看起來,明顯的失魂落魄.

"要不要送她回公司?"紀川堯好心的問.

賀沉風的糾結了下,然後搖頭,"不用."

紀川堯點了點頭,正想可以走了吧,他卻又驀地開口.

"跟著她."

此時,紀川堯已經徹底的無語,堂堂一個大律師,被他當著司機,備受折磨的掛著一擋,慢悠悠的跟著前面走著的女人,還得特意的保持著距離,到底有沒有天理啊!

因為離公司很近,瀾溪都是走著回去的,也並沒有發現後面有輛很拉風的吉普車跟著她,腦袋里最後停留的是他將那麼濃那麼苦的黑咖啡一飲而盡,然後漠然的起身離開.

他,瀟瀟,你太讓我失望.

她當時好想哭,卻不敢.

看著眼前的寫字樓,她揉了揉自己的臉,輕飄飄的走了進去.

"賀總,這下咱可以走了嗎?"紀川堯單手搭在方向盤上,痞痞的問著.

"等我再抽根煙."賀沉風不動聲色的看了他一眼,將車窗緩緩放下.

紀川堯今天第二次爆粗口,"靠!"

*****************************************

吃過晚飯,照常的,她幫著謝母收拾桌子,然後弄水清洗著碗筷.

家伙陪著謝父在臥室里看著電視,謝母正將她買回來的春聯一樣樣得意的看著,"這一晃可真快,又是一年過去了,沒想到還跑來h市過年了,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在外地."

"媽,過年還早呢."

"誰還早,賣春聯的都供不應求了!"

"春節前一天買,最便宜,不信你去看看."

"我不比你清楚,可到時就沒相中的了!"

"一個春聯而已,又是租的房子……"

"那也不行,過年就要有過年的氣氛,一年就一次."謝母挑眉著,其實她這樣也是有原因,謝父的身體……

將春聯都收起來,她問著女兒,"對了,你問問賀,到時讓他初一二沒事的時候,過來家里熱鬧熱鬧!"

"他來不了."瀾溪悶悶的回了句.

"為什麼,你又沒問,怎麼就人家來不了!算了,指著你白扯,到時我給他打電話!"

"都他來不了了!"

被女兒一吼,謝母沒有立即發作,而是驚詫的問,"怎麼了,你們倆吵架啦?"

"分手了."瀾溪手中動作一頓,很低的.

謝母頓時驚到,"啊,什麼?你跟媽重新一遍,我有點沒聽清楚!你剛剛什麼?"

"瀟瀟,你跟賀真的分手了?"快步走過去,她緊盯著女兒問.

瀾溪很緩慢的點了點頭.

隨即,忙伸手拉住轉身就走的謝母,"媽,你干什麼去……"

"我找手機,我得打電話問問,當時他怎麼跟我的,離不開你,這輩子都是要跟你在一起的,所以我才沒有在當年的事上對他有任何的埋怨,現在竟然敢這樣對我女兒,我倒是想問問他,當初的話,不算數了嗎!"謝母有些激動.

"媽,你不用打了,分手是我提出來的."瀾溪死死拉住她,咬唇道.

"你——"謝母瞪大眼睛看著她.

然後便是怒火沖天,殺氣騰騰,"你腦袋被門擠了?賀那麼好的一孩子,能看上你,能對你,對咱們家這麼好,你竟然還甩人家,你這腦袋里面裝的都是漿糊嗎,真是反天了你!"

瀾溪任由著謝母罵,也不頂嘴也不解釋,就那麼低垂著頭,悶悶的在那里.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賀他……他花心了?"謝母咽了咽唾沫,心翼翼的問.

"不是……"她搖頭.

然後便將手擦了擦,返身抱住了謝母,哽咽著,"媽,我好難過,我也不想分手,可……他那樣的家庭,我和他有那麼大的差距,怎麼可能在一起呢,他爸很不喜歡我,上次都氣到住院了,而且這中間還有好多的事,我……媽……"

"不哭,不哭了."謝母怔了怔,有些僵的抬手拍著她的背脊.

這是她早就會意料到的一個問題,不過是她一直沒有提出來,加上賀沉風那孩子對他們的好和所做的,都是看在眼里的,沒想到,曾擔心的事還是來了.

"媽,我真的好愛他啊!"瀾溪吸著鼻子,聲音已然是變了調.

"媽知道,媽知道……"謝母一時間,竟不知道怎麼安慰在愛里受了傷的女兒,只能一下下安撫著她的背脊.

*****************************************

之前有一次,她晚上站在窗邊時,看到了樓下那輛白色的路虎,在那里停了那麼久那麼久,久到她眼前的氤氳一陣又一陣.

後來,她不敢再去看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又來到樓下,但她真的不敢去看了.

像是往常一樣,從家里坐公車到了公司,公交站離寫字樓很近,她下車沒走幾步就可以到,車上碰到了新認識的策劃部的同事,是個年紀三十歲的男人,戴著眼鏡很斯文普通的樣子,家里很苦,上大學時幾乎都是半工半讀,熬了這麼多年,才勉強升了個助理,卻也很踏實.

瀾溪新買了一盆仙人掌,想拿到公司,有些沉,男同事就很熱的幫著她提.

倆人一路閑聊著往寫字樓走時,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那里的那輛黑色商務車,男人站在車邊上,特別的赫然入目.

緊緊咬唇時,他就已經抬腿大步走了過來,漠漠的看著她.

"溪,這……是你朋友嗎?"男同事轉頭問著她.

"嗯……"瀾溪點了點頭.

男同事看了看賀沉風,想了想,很聲的問,"是你前男友?"

聞,瀾溪皺眉,想點頭,卻又點不下去,之前在車上時,男同事隨意問過她一嘴,她沒男朋友,又被追問下去,她就只好如實了剛分手.

她朝他看過去,見他眼底漸漸卷起了風暴,有些害怕,卻又硬是咬牙回複道,"反正是沒關系了!"

男同事一臉的恍然大悟.

"你先進去吧,仙人掌幫我放到桌上就行."她推了推男同事.

"好,你也快點,別遲到了!"男同事點頭,還故意很親熱的囑咐著,害怕前男友糾纏他.

男同事一走,他便陰測測的開口,"這麼快就找新人了?能忘了我麼."

"想忘就能忘."瀾溪淡淡的回.

"可真厲害."他笑,聲音溫和,可每個字都很冷.

瀾溪沒話,有些被他話刺痛到,知道他是在埋怨自己.

"不是拿了那麼大一筆錢,怎麼上班還坐公車?"瞥了眼前面不遠處的公交車站,賀沉風慢悠悠道.

"……"瀾溪咬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卻又忽然道,"我一會兒的航班去美國."

"噢."應了聲後,她抬頭,怔怔的看了他一會兒,然後別過了眼.

違背著心道,"你不用事事再向我彙報,我們分手了."

"可我習慣了."賀沉風幽幽的.

"……"幾乎是同一秒,她狠狠的捏著自己的掌心.

這樣面對面了一會兒,他忽然向前,雙手都伸過來,捧住了她的腦袋,在她唇上輕輕啄了下.

松開時,他幾乎是歎息著道,"瀟瀟,你一點都不乖."

然後,在她恍惚的目光下,他轉身大步走回去,上車,離開.

*****************************************

又到周末,今天家里來了客人,是許久未見的李相思,倆人之前也都是通的電話,每次約好出來,她都會臨時突然有事.

看起來氣色比上次要好的許多,陪著謝父謝母聊了會兒,倆人去了瀾溪的臥室里.

倆人也是互相聊著近況,李相思坐在那里,隨意的將包里的放著的報紙拿出來,是她過來時買的,攤開後,一邊隨意的翻著,一邊和瀾溪聊著天.

"你怎麼還有愛看報紙的習慣了?"瀾溪好笑的看著她.

李相思一怔,隨即聳了聳肩,貌似是被某個人給傳染的.

到一半時,她忽然驚詫的瞪眼,"天!這新聞是什麼時候的!"

"怎麼了?"瀾溪不解的走過去.

李相思忙將手里的報紙拿給她,還是不敢置信的低呼著,"你看,這上面賀氏集團的總裁換人了!賀沉風作為副總經理被派到美國紐約的分公司了啊!"

……………………

今天加更一萬四完畢,明天還是會這樣繼續加更,真的很感謝大家對《一醉》的支持,千萬語也只能謝謝,早上五點多起來碼字也值得,基礎更新6000外,多加了8000字,脖子酸疼,允許我今天就這些,明天再繼續,好嘛?




上篇:第185章,分不開     下篇:第187章,想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