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90,就只對你壞  
   
第190,就只對你壞

第190,就只對你壞



動靜大的簡直是在砸門!

雙手抵在他的肩膀上,瀾溪咬唇,"賀沉風,有人!"

"我知道."他開口,亦是聽出聲音的嘶啞.

"那你……起來啊!"她嘀嘀咕咕,本身被揉到現在,也早就是動.

賀沉風未出聲,雖然是有動作,卻只是將她拉的自己更近.

"砰砰砰——"

敲門的聲音越發的重起來,比剛才還要大力,好像連帶著兩旁玻璃都跟著微微的震.

"賀沉風,真的有人,你快……唔!"

她還在緊張催促的時候,他的猛然進入,讓她渾身一僵,眼里光亮立即渙散,緊跟著便悶哼起來.

箭在弦上,哪能不發,他也根本隱忍不了,哪里還能去管外面有沒有人敲門,進入的那一瞬,就頗不期待的開始動起來.

"你怎麼!"回過神來,她低低的呼.

"你想憋壞我嗎!"他瞪她,跟著重重撞了她一下作為懲罰.

見狀,她抿了抿唇,能看出他有多麼的渴望,想到他的那種可能,她將頭埋在了他的胸膛之間.

雖然還是忌憚,可這會兒被他頂的,什麼都沒法去想,只能隨著他擺動,盡量的別發出太大的聲音.

敲門聲還在繼續,兩人就在這樣的況下反而更加的敏.感.

"賀沉風,給我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給我開門!"一道高揚著的女音,透過門板傳了過來.

瀾溪一怔,晃神之間被他重重一撞,差點喊出來,等著找回神識時,顫著唇,"是,是璿姐……"

"別理那個瘋子,讓她繼續去敲,我們做我們的."賀沉風啞著嗓子,墨眸里都是張狂的.欲.

"不好吧……"她舔了下嘴角.

"哪不好?"英俊的眉高挑.

眉心微皺,外面的敲門聲夾在著賀以璿的聲音還在,她訥訥的,"這樣不好吧……"

"喔."他低低應了一聲,隨即換了種節奏攻入她的身子,熱熱吐息,"那這樣呢?"

"啊,別,賀沉風……"她搖頭,想要躲,他卻追的很緊,最後被強制的按在那里,破碎著聲音.

屋里面兩人都是好久沒有做,這會兒都是十分渴求的彼此,正難舍難分時,隔著一層門板,隱約有人聲傳了出來.

"嗯對,就是這里,快幫我把門打開,別再磨蹭了!這里面是我弟弟住的,他跟家里鬧別扭離家出走了,我來紐約就是找他的,我確定他在里面,可是我敲了半天一直沒開門,我怕有什麼意外!"

好像對方還是躊躇,賀以璿的聲音凌厲著,"哎呀,快點開啊,出了意外你負責嗎,我就這一個弟弟!"

然後,好像便是有什麼東西插在鎖孔里的聲音,似乎外面在撬門.

"啊!好像他們要開門進來了!"瀾溪頓時驚惶無措.

"該死的!這個瘋女人就是會壞人事!"賀沉風俊容扭曲,眼里盡是燃燒的怒火.

"怎麼辦怎麼辦……"她徹底慌了.

咽了咽唾沫,她伸手推著他,急到不行,"你快出去啊!"

"出不去,你夾我那麼緊."他咬牙,額頭上大片的汗珠.

被他這麼一,她一緊張,兩人更加的無法分開.

"抱緊我!"恍惚間,聽到他在耳邊道.

這會兒瀾溪已經六神無主,他怎麼,她就怎麼做,被他抱起來的同時,雙臂也攬住他的肩背,大步往臥室移動著.

剛將臥室的門關上,玄關那里就傳來聲響,然後便是腳步聲,以及賀以璿的喚聲,"賀沉風,我的弟弟喲!"

"呃,他們進來了……"瀾溪被他抱著抵在門板上,訕訕的.

"不管他們."完一句,他就再也忍不住,就著這樣的姿勢,再度繼續起來.

瀾溪漸漸的眼睛迷離,空白著思緒時,她卻仍能感覺到,外面的腳步聲到處的在竄,在找著他們,想必很快就回來到臥室這邊.

真的是很快,那腳步聲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賀沉風!

她想要急急的去喚,卻喊不出口,此時被他完完全全的占的牢牢,等著能喊出聲音時,卻都是止不住的呻.吟.

瀾溪忙低頭,咬上他的肩膀,亦是聽到他的一聲悶哼,然後,兩人一起到達.

*****************************************

"砰砰砰——"

敲門聲大力響起,因為兩人是在門板這里的關系,那敲門聲就在耳邊,特別的大.

"賀沉風!出來,快出來,你可別嚇姐姐啊!"賀以璿的聲音里,怎麼聽都怎麼像是隱忍著笑意.

正系著皮帶的賀沉風,怒火憋了一胸膛,這會兒終于可以發泄,怒吼著,"叫魂嗎!喊個什麼!"

墨眸瞥向另一邊正軟著身子穿衣服的謝瀾溪,皺眉伸手過去,把她提起來,幫忙將她的牛仔褲穿好,順便將上面的胸.衣穿好,以及來不及脫掉的毛衣往下拽著整理好.

"啊哦!聽那聲音中氣很足,看來我弟弟沒事,真是虛驚一場啊,麻煩你了!"賀以璿挑眉,高高聳肩的對著一旁服務生道.

"不客氣,如果客人有什麼需要,盡管找我!"服務生很職業的微笑著.

"好的."賀以璿同樣笑著點頭.

那服務生剛扭頭一走,臥室的門板便被"霍"的一下拉開,男人一臉凶神惡煞的站在那里.

相比較起來,瀾溪就顯得要羞窘了許多,衣服雖然都穿好,但都是皺巴巴的,而且臉上的潮.也沒有褪掉,面對賀以璿明顯探尋的促狹眼神,她的眼神更加閃爍.

"賀以璿,你是故意的."賀沉風眯眼,幾乎是從牙齒間磨出來的聲音.

"什麼?"賀以璿天真的眨眼.

"到底有什麼事!"薄唇緊抿,他氣怒的瞪著她.

賀以璿慢條斯理的回答,"喔,我是來找瀾溪的,看時間不早了,想要她跟我回去睡覺."

"瀾溪,過來吧,我們倆可是開了一間房呢."最後完,朝著謝瀾溪笑著招手.

"呃……"瀾溪一怔,也是才想起來.

眼角余光看了看一臉陰沉的賀沉風,還有那催促著看她的賀以璿,咬了咬牙,她腳下有了些動作.

可才邁兩步,男人的大手就直接將她拽回原地,"誰讓你走了!"

"……"她糾結起來.

"賀以璿,給你三秒鍾,立刻消失在我面前,否則別怪我對你動手!"賀沉風冷冷道.

"怎麼著,你還想打我來著?"賀以璿一點都不怕,昂著下巴問.

"璿姐,賀沉風,你們……"見狀,瀾溪站到他們倆中間,緊張著.

賀以璿雙手抱肩,淡淡的丟出來一句,"瀾溪你,你晚上陪誰睡覺,他還是我?"

"啊!"她無措起來,怎麼就將問題都丟到她這里了!

扭頭朝賀沉風求助的看過去,可他竟然也那樣緊緊的盯著她,好似也是在等她的決定.

天!這倆姐弟怎麼又杠上了,關鍵是,為什麼要把她扯進來啊……

躊躇了半響,她干脆低下頭,誰也不看,也不吭聲,全然的鴕鳥狀態.

抱著肩膀的賀以璿看到他臉上的神越發的難看,心里愉悅程度簡直不是一點點.

"笑個p,給我出去!"賀沉風明顯是被氣到極限了,上前扳住賀以璿的肩膀,一點不溫柔的往外推著.

"喂喂喂!你給我輕點,喂!"他力氣大,賀以璿再強勢也抵不過他,被推的哇哇直叫.

瀾溪驚詫的看著他們倆姐弟,門被甩上後,吵鬧聲才結束.

"呃,賀沉風……"她怯怯的看著轉過身來,陰霾著眉眼的男人.

剛剛她沒有聽錯的話,他笑個p,還是第一次聽到他會這樣的爆粗口.

"賀沉風,你生氣啦?"她像是媳婦一樣的湊過來.

"拽我做什麼,不是要陪她睡覺?"賀沉風語氣涼涼.

"我沒啊……"瀾溪更加緊的抱著他的胳膊,抿唇無辜道.

賀沉風冷哼一聲,沉聲著,"要不是我拉著你,你不就跟她走了?"

"呃."她舔了舔唇,聲音軟軟的繼續,"可來的時候,確實是我跟璿姐開了一個房間."

兩人單獨相處的越久,她就越覺得,有很多時候,面前的這個男人真的好幼稚啊,可她好喜歡啊!

"以前不是告訴過你,別跟她走的太近!"他薄唇微抿,僵僵著.

"可是,這次要不是她的話,我也沒辦法這麼快的見到你啊……"

似是被的無話,他喉結上下動了半響,最終沒出什麼來,只是涼涼的別過了眼.

瀾溪見狀,忍不住偷笑,另一只手也伸過去抱他.

這樣的氣氛還沒保持多久,負氣在那里的男人便動了,拉著她就往臥室里沖.

"啊,干什麼去啊!"她被拽的步伐踉蹌,急急的問.

"繼續做,剛剛都沒盡興,憋半天了不知道嗎."

"賀沉風,你慢一點呀……"

"讓你不聽話,好好的懲罰你!"

"不要了呀……"

門板甩上,里面的喘息聲漸重,那嬌.吟.聲也是不時的傳出.

落地窗外,紐約的夜色,美不勝收.

*****************************************

傍晚已過,夜色降下來,霓虹燈閃爍.

瀾溪被賀沉風從酒店里拉著走出來,腳下還是有些不穩的,昨天晚上,他特別的勇猛,真的如他所的,好好的懲罰了她.

霸著她不,不停的問她要不要,開始的時候她還拒絕,到最後時,都已經被弄到沒有了意識,只是配合著他,他問她時,她就會溫順的回答要.

她一向是知道他在這方便特別的精力旺盛,但體力上還是吃不消,尤其是他每次都會變著花樣的折磨她,還會上那些很露骨的話,邪.惡時,還會讓她跟著一起配合著.

總之,整個晚上,她就像是他的奴,他要她生,她便生,要她死,她便死.

快傍晚的時候,她才醒過來,踉踉蹌蹌的起來去洗澡,踩在地毯上時,腿一軟,整個就癱坐在了上面,吃力了半天,才走到浴室,身後有腳步聲傳來,然後魁梧有力的手臂伸過來,很好心的替她拉開了浴室的門.

還美名其曰的要幫她洗,可水龍頭才打開沒多久,他摸著摸著,就氣息重了起來,特別強悍的又要了她一次.

"想好了麼,晚上吃什麼?"賀沉風攬著她,捏著她的下顎問.

"都行……"她悶悶的,浴室里被要的那一次,幾乎榨干了她.

見她一副沒有精神的模樣,他忍不住嘴角上揚.

"唔,那都行的話,我們就慢慢溜達著走,路過店面看一看,有什麼好吃的."

"賀沉風!"她抗議的低呼.

"嗯?"賀沉風挑眉.

"我很累……"抿了抿唇,她無奈道.

"你是想我背你?"他卻像是不懂一樣.

"我們不可以打車麼?"她快被他逗弄的瘋了,咬牙悶悶的問.

"好像可以."聞,他故意思索了會兒,點了點頭.

"你好壞!"她看著他,憤憤道.

賀沉風伸手,眉毛高挑,伸手去捏她的臉,嗓音低沉,"就只對你壞."

她不由的咬唇,心里低低的歎,賀沉風,簡直是冤家呀!

處于兩人世界當中他們,並未發現,在方才時一輛車子就停在距離不遠位置的那里,注目了他們許久.

半響後,只見後面車門被里面的人打開,一名身穿軍綠色大衣,黑色長褲的男子,正朝著兩人款步走過來,他的步伐似乎有些慢,那眼底的光亮也有些悠遠.

終于走近,男子站定,應該是緒醞釀了有一會兒的時間,嘴角才緩緩勾起如一抹大雪初霽般的笑容.

聲音清朗,一句兩個字,"溪."

…………………………

一更!後面還有更新.我一般晚上都不在線,所以大家如果晚上加群,會在第二天早上通過,造成不便還希望大家見諒,都會通過加入的呢,只要是vip讀者!




上篇:第189章,不許再負心(月票加更)     下篇:第191章,全部都是(月票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