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95章,我來  
   
第195章,我來

第195章,我來



"瀾溪."對方伸手輕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似乎是有些驚詫的.

"晉陽!"瀾溪看到是秦晉陽,也同他一樣,微微驚詫了下.

好像她也是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見到他了,自從之前他忽然送花送戒指給她,又莫名其妙的求婚,她也像是躲瘟疫一樣的躲著他,此時一見到,好像有些恍惚.

"你怎麼在這兒,是家里人……?"秦晉陽關心的問.

"不是,只是來看個長輩."瀾溪搖頭.

"噢,這樣."秦晉陽點了點頭,隨即對著她很溫和的笑,"最近怎麼樣,之前聽臣哥你回老家浦鎮了,沒想到你竟然還會在h市."

"有了些事,所以又回來了."瀾溪抿了抿唇.

聞,秦晉陽倒是反應迅速,"什麼事?"

"呃."她一怔,緩緩著,"沒什麼,是我爸身體的事,現在都解決了."

秦晉陽表似乎在瞬間舒緩了開來,然後有些抱怨的語氣道,"瀾溪,你對我還真是生疏了."

"啊,沒有啊……"瀾溪昧著良心搖頭.

"我也是昨天晚上回的h市,這段時間都一直在加拿大來著."秦晉陽笑著道.

她點了點頭,對于他的行程沒有多大的興趣了解,所以只是問著,"你來醫院是……?"

"過來這邊取一下病例."他將手里拿著的牛皮紙袋晃了晃.

"病例?"瀾溪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了?"

"不是我的,是我妹妹的."秦晉陽搖頭.

到自己妹妹時,眉梢眼角流露出很強烈的寵溺,卻又多出一股的蕭瑟來.

他繼續道,"她現在在加拿大靜養,那邊醫生需要她的病例,剛好公司有事我就回來一塊兒取了."

"你妹妹?以前沒有聽過,你還有個妹妹啊!"瀾溪還是很驚訝的看著他.

"呵呵,一直都有."秦晉陽笑容淡淡.

"呃……"她咽了咽唾沫,以前接觸也不怎麼多,能和他走近也是因為程少臣的關系,所以她一向也對他不怎麼了解,雖是驚訝,但也那麼大跌眼鏡.

目光不經意間往那邊高級病房瞥去時,看到某個高大的身影,她忙對著秦晉陽道,"晉陽,沒什麼事我要過去那邊了,改天有機會再聊."

"好,再見."秦晉陽點了點頭,笑著道別.

"再見."她亦是,然後便匆匆的往那邊跑去.

不是很遠的距離,很快她就跑到了賀沉風的面前,氣息有些喘,"你出來了!"

"不是告訴你別亂跑."賀沉風蹙眉.

"我沒亂跑,就是去那邊走走."她忙解釋.

賀沉風薄唇抿緊,不悅的睨著她.

"雞湯……你爸爸喝了嗎?"她仰頭看著他,有些緊張的問.

"嗯,喝了兩碗."賀沉風點頭.

"真的嗎?"瀾溪眼里頓時竄起光亮.

"不過……"見狀,他皺起了眉.

"不過什麼?"她不解的看著他,等待著他的下文.

頓了半響,賀沉風不願騙她,還是道,"他不知道是你做的,以為是我從飯店叫的外賣."

"噢."她低低的應了一聲,明顯的失落.

不過很快又彎了彎唇,靜靜道,"沒關系,喝了就好!"

"你這個笨蛋."見狀,他心里憐惜無限,卻還是忍不住叱,忍不住伸手將她摟在懷里.

瀾溪也任由著他,溫順的靠在他懷里.

沉浸在彼此眼中的兩人並未發現,不遠的天橋處,站在那的男人並未走,微微反光的鏡片後面,一雙眼睛,翻湧著涼涼的影.

*****************************************

傍晚,高級病房里.

賀父身體的關系,很少下地走動,大多數時間都是靠坐在病床上,每天還是會有心絞痛伴隨著,不過好在時間不長,只得繼續留院觀察著.

這會兒,賀父臉拉的老長,瞪著進門的賀以璿.

"爸,你這是干嘛,我這好不容易抽時間過來看你,你還給我擺臉色!"賀以璿低呼.

"還敢,天天看不到你人,就聽你媽你晚上過來,我是連個影兒都沒看到!"

"我也想天天陪著你啊,可公司的事怎麼辦,現在沉風又不在,所有事都我一個人.之前負責的項目還好,代理總裁後,項目翻了一倍多,忙到昏天暗地不,卻最怕中間又橫生枝節的,你……"

賀以璿忽然止住,看著變了臉色的賀父忙道,"呵呵,反正我就是公司事太忙,抽不出時間來!"

"你剛剛什麼橫生枝節?"賀父卻神色凝重.

"沒什麼啦!"賀以璿擺手.

"別給我嬉皮笑臉,快點告訴我,你存心讓我著急嗎!"著,賀父明顯臉色不好.

一旁的美婦人忙站起來,擔心的看著賀父,然後對著女兒道,"以璿,你還不快點跟你爸明白,他不能激動!"

見狀,賀以璿似乎是猶豫了半響,才心翼翼的開口,"其實就是和海外的一些合作項目,都是沉風親自洽談的,現在很多都在中期階段.尤其是之前和梅隆的,本來還有二期合作的,現在也都擱置了,冷不防換人接手,他們自然也是有不信任的成分在……"

"賀氏想要穩住腳跟,海外市場不能有任何偏差."

"嗯."賀以璿點頭表示贊同.

然後抬眼觀察著他的神色,試探道,"爸,不然……"

"不然什麼?"賀父看向她.

"不然就讓沉風先回來繼續任職總裁一職,先穩定了再?"

聞,賀父皺眉,顯然陷入了沉思當中.

隨即臉上的皺紋都繃的有些緊,僵硬道,"總裁是他自己主動辭去的,我的話他能聽?"

"你別有威脅他的成分在,不就完了."賀以璿脫口而出.

"你這死丫頭!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賀父立即瞪眼.

賀以璿坐的筆直,眨著眼睛,很無辜的看著他.

賀父悶著頭不吭聲了半響,隨即一斜眼,掃向那邊站著的美婦人,涼涼的問,"他在哪兒呢?"

"沉風啊,應該在走廊里吧,那會兒他和謝姐出去吃飯了,應該回來了."美婦人回答著,隨即問,"老爺,是要我把他叫進來屋里面嗎?"

"嗯."賀父從鼻子里發出了一聲.

美婦人忍住笑,看了眼女兒後,走出了病房.

走廊里,賀沉風和瀾溪正坐在那里,兩人也不知道在著什麼,後者抿唇垂眼,好似有什麼惆悵事.

"謝姐,怎麼了?"美婦人不由的走過去.

"啊,梅姨!"瀾溪聞,立即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在醫院待這兩天,她和美婦人也還算熟絡,後者讓她喚梅姨,她也頓時覺得親近了不少.

一旁的賀沉風也漠漠的站了起來,面對美婦人,他似乎一直都是沒什麼過多的緒,有也是漠然.

"看你挺落寞的,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呃,真的沒事……"瀾溪搖了搖頭.

其實是有事,她被部門經理給炒魷魚了!

想來也是,她之前去紐約時比較匆忙,早上醒來後直接奔去的機場,請假也都是讓同事帶請的,一走這麼多天,回來了也沒有及時去報道,她本身試用期還沒過,經理就直接不用她了.

見她如此,美婦人也不好再追問什麼,只是目光轉到賀沉風那里,柔聲道,"沉風,你爸爸叫你進去,應該是有事跟你."

聞,賀沉風不由的蹙眉,眼里有著思量.

他點頭跟著往病房走時,卻也同時伸手拉住了瀾溪的,要她跟著一塊.

*****************************************

走進病房後,瀾溪雖然被賀沉風牽著,卻還是很局促,尤其是賀父看到她瞬間蹙起的眉心.

"就讓你叫沉風,怎麼把不相干的人也給叫來了!"賀父瞪向美婦人,凌厲著.

"是我讓她一塊兒的."賀沉風漠漠出聲.

賀父被當中頂撞,臉上有些掛不住,怒氣沖沖瞪著他.

眼看著父子倆之間的火藥味逐漸加重,瀾溪忙伸手晃了晃他的,猶豫著想要起身,"我看我還是……"

"坐下."一旁的賀沉風勒令.

瀾溪為難起來,有些畏懼于賀沉風的臉色,卻又顧忌著賀父.

還是賀以璿站出來岔開話題,"爸,你叫沉風進來,不是有事嘛!"

"哼."賀父有幾分僵硬的別過臉,還在氣頭上.

"爸是想跟你,把你從紐約分公司調回來的事,海外的項目還是得你,作為賀氏總裁出面去洽談."完後,賀以璿還不忘扭頭問著賀父,"爸,對吧?"

賀父面色雖然很臭,但是也沒反駁.

"我考慮考慮."賀沉風淡淡道.

"你還考慮考慮?"賀父眼睛瞪老圓.

"讓我回賀氏可以,有個條件."賀沉風目光緩緩對上賀父的.

賀父面色更加的陰沉,卻沒有暴跳如雷,而是問,"什麼條件."

"不許再私下弄動作."漠漠的完,賀沉風握著瀾溪的手更緊,像是對著全世界一樣,"我們不會分手,誰也別想有這個念頭."

賀父一怔,隨即眉心緊蹙,目光在兩人臉上來回的梭巡,然後別過了眼.

三個輩陸續從病房里出來.

賀以璿挑眉看著賀沉風,清冷道,"別以為我是幫你,我只是覺得之前太沒勁了!我可不喜歡別人讓出來的東西,你也別掉以輕心,我是時時刻刻都不會放松的!"

"噢,真較量,你是對手?"賀沉風懶懶睨著她.

"那就試試看!"賀以璿眯眼.

"好,試試看."賀沉風亦是.

在這姐弟倆眼神厮殺時,主治醫生走過來,應該是要探討賀父病的,賀沉風便拉著瀾溪一塊跟去了辦公室.

賀以璿要走時,病房里的美婦人也剛巧走出來,"還沒走呢?"

"正打算回去呢,媽,你晚上在這里也別熬太晚了,不行的話就我來換你,你回家去休息."

"公司是那麼多,你忙你的,我沒事,晚上也不熬夜,住的也不比家里不舒服到哪兒去,你爸住院我不陪著,我哪能放心!"

"好吧."賀以璿只好點頭,沉默了下,她低聲的問,"媽,你會不會怪我?"

"嗯?"美婦人挑眉.

"不管怎麼,這次能去代理總裁的機會不易,我卻還是還給了賀沉風,這樣離我想要走的目標就又更遠了一些,離你能光明正大的做賀家夫人也又更遠了……"到最後,賀以璿的聲音越來越低.

美婦人見她如此,卻笑得很欣慰,伸手拂著她的短發,"傻孩子,媽不是早就過了,那些媽不在乎,名分那些又有什麼呢!人活一輩子,計較的太多了就很難開心,活著呢,就屬開心最重要了!是你性格太要強了!"

"媽媽……"聽她這麼一,賀以璿更加的難過,忍不住伸手去抱她.

"年紀也不了,還不適時考慮自己的事嗎?你看沉風都……"美婦人輕拍著她的背,還不忘念叨著心里一直惦念的事.

"媽,我的事不著急."賀以璿一聽,立即頭疼道.

"還不著急,你可都三十一歲啦!心哪天你爸隨便找個人家給你嫁出去!"

頓了半響,美婦人還是忍不住道,"還想著他呐?可他都已經結婚了……"

像是被刺中了一樣,賀以璿渾身一僵,隨即掙紮著離開了母親的懷抱,抿著唇道,"媽,我下面還安排了個飯局,再不走就得遲到了,聊心事之類的,改天咱們娘倆再聊,我先走了,明天再過來!"

話音落下,她就匆匆的拋開了,美婦人無奈的搖頭.

另一邊,賀沉風同瀾溪正從主治醫生的辦公室里出來,賀父的況很穩定,一切都好.

往病房這頭走的時候,也剛好看到賀以璿匆匆的走開,瀾溪忍不住側眼去看他.

"賀沉風,應該是璿姐跟你爸爸提出來的,你恢複總裁一事,我覺得,她並沒有真的很想跟你搶."她低低道.

很出乎意料的,他沒有立即就反駁,而是抿唇了半響,憋出來一句,"我知道."

"真的?"瀾溪不確定的看著他.

"嗯——"賀沉風像是賭氣的孩子一樣,拉長著尾音.

"有進步!"她笑著誇贊.

"嗯,你也有進步."他順著她的話.

"呃?我有什麼進步?"她沒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賀沉風挑眉,朝她的耳朵湊近了些,曖昧的咬字,"昨晚第二次時,你在上面……唔,動的比以前有進步,弄的我也挺舒服."

"賀沉風!"聞,她立即低呼,臉漲的通.

男人很不客氣的低低笑出聲來,在她耳邊陣陣回蕩.

*****************************************

時間不早,兩人也打算回去休息,賀父的況比之前穩定了不少,不用再徹夜守著,這兩天他們都是白天才又過來的.

里面的賀父也早已經歇息,美婦人見他們兩個要走,提出來送他們.

瀾溪很高興的應下,賀沉風雖是皺眉,卻也並沒有反對,漠漠的跟在他們身後走著.

出了電梯後,美婦人看了眼賀沉風,然後又對著瀾溪道,"你伯父脾氣不好,話也比較沖,而且還生病住院著,心也一定會差,要是對你不待見了,你也別往心里去."

"梅姨,我沒事的."對于美婦人的安撫,瀾溪很是感動.

很快走出一樓大廳,瀾溪忙道,"梅姨,您快回去吧,外面就冷了."

"沒事,送你們走出去,我天天在醫院里待著也挺悶的."美婦人笑著擺手.

除了大廳,往下下著水泥台階時,她又忍不住對著賀沉風道,"沉風,你這些天雖然沒怎麼進病房,但一直守在醫院,你爸嘴上不,其實心里很高興,每次我來回進出,都能看到他往外張望著.而且你在這兒,跑前跑後的,也忙活了不少,夠辛苦的!"

賀沉風聽後,也沒吭聲,不過那神卻是一直聽著的,不過表面的比較漠漠.

美婦人似乎習慣了,也並沒有太在意.

只是沒想到,他最後竟然又會丟出來一句,"你也挺辛苦."

乍聽到時,美婦人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眨眼怔怔的看著他,確定了後,臉上很是高興.u1ms.

也正因為此,腳下沒有太過注意,一腳踏空,整個人朝前踉蹌了過去,幸虧瀾溪是離著近,急忙去拉,可還是聽到美婦人痛呼一聲.

醫院的急診室.

醫生拿著剛剛拍好的片子走回來,指著上面表認真道,"剛拍好的片子證實了我之前的,你看這里,扭傷到這種程度的話得回家好好休養了!"

"啊,有那麼嚴重嗎?"坐在那的美婦人低呼.

"當然了,傷筋痛骨一百天,一定得多加注意,尤其是年紀上漲,更得注意!別看這問題沒那麼大,但留下病根,遭罪的可都是在後面了!"

美婦人一臉愁云,"可這怎麼辦,我不能回家休養啊!我家老爺還在住院,我回去了誰照顧他啊!"

"我到時請護工."一直沒吭聲的賀沉風上前.

"你爸從來就不喜歡護工,也討厭生人."美婦人搖頭,"晚上還好,白天我是得照顧他的,不然別人去照顧的話,我也不能放心啊!"

一道低低軟軟的女音就在此時插了進來,還有些緊張,"梅姨,要不然……我來!"

*****************************************

夜闌珊.

瀾溪簡單的洗過澡之後,從浴室里出來,瞥了眼站在窗邊打電話的賀沉風,也沒上前,就直接繞過大床,掀開被子後就爬了上去.

因為重新回h市這邊的總公司繼續總裁一職的關系,紐約那邊他是要回去一趟的,將手里的事得簡單處理下,然後帶著謙才能回來繼續擔任電話打來是下屬跟他報告機票都訂妥當了.

等他放下手機,扭頭時,就看到她已經躺在了那里.

英俊的眉宇一擰,他也朝著床邊走過去,不知是不是故意,掀開被子躺下去時有些重,床都微微的有些顫.

"機票這麼快就訂到了?"聽到響動,她不由的問.

"嗯."他應.

"什麼時候?"她又問.

"明天中午."他涼涼的回著.

"噢."瀾溪應了一聲.

也沒有側過身來,就只是背對著他道,"那快睡吧."

"謝瀾溪!"盯著她的背半響,賀沉風咬牙.

"啊?"她被他吼的一愣.

賀沉風不由分的伸手將她扳了過來,沉沉著,"你跟我一塊去紐約."

爸了就心."不行啊,我不都是答應要替梅姨去照顧你爸嗎?"瀾溪蹙眉.

"你去,他就得給你攆出來."他也蹙眉.

"不會的."她搖頭,卻明顯的底氣不足.

低頭悶了半響,她咬唇道,"就是真攆的話……我臉皮厚點,不走就可以了."

賀沉風薄唇抿了抿,最終歎了口氣.

伸手將她攬過來,熟悉的從衣擺下面探上去,他開始四處亂摸,喘氣跟著重了起來.

她制止,"別,今晚不行!"

"怎麼不行?"

"我明天得早起,白天還要照顧伯父,要是在他面前沒有精神……"

"那你就打算餓著我?"

"親你一下做補償好了,不許皺眉!"仰頭湊過去,在他的薄唇上親了一口,哄著.

他不甘心的繼續摸過去,她卻再度制止,幽幽道,"我是想借這個機會,看看能不能讓你爸接受我一點,這樣我們不也就容易些了麼?我們早點睡覺吧."

完,在他沉默的空檔,離他遠一點背對著睡.

賀沉風瞪著天花板,一臉的欲求不滿.

…………………………

今天的6000字更新完畢,早上起來的有些晚,加上太餓,就先弄東西吃了,然後才碼的字,時間晚了些,大家見諒哈,理解萬歲!老讀者月票還是留到月底翻倍噢,路過的讀者,可以投一投月票!




上篇:第194章,慢慢來(月票加更)     下篇:第196章,怕你被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