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198章,吃醋  
   
第198章,吃醋

第198章,吃醋



"今天怎麼這麼慢!年紀輕輕的就不守時,都遲到一個時了!手里捧著的是什麼,還不快點拿來給我看看!"

"呃!"瀾溪有些受寵若驚,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賀父語氣雖然不好,可此時這麼一開口,卻有幾分替她話的意思.

腳步上前,她也走過去,站在了病床的另一邊,將手里捧著的兩個保溫瓶都放在了桌子上,瞥了眼hedy那邊,有些尷尬的著,"還是雞湯的……"

剛剛賀父的忽然開口,被驚愣到的不只有瀾溪,還有hedy.

她剛剛那麼,是因為在她的印象里,賀父是對謝瀾溪不喜的,所以見到後者時,她便那麼輕巧的了,可沒想到,賀父竟然……

"賀伯伯?"hedy驚詫的喊著他,不太確定的問,"謝姐她……"

"喔,你梅姨腳踝骨扭傷了,讓她過來照顧我."賀父云淡風輕的回答,似乎在著很平常的事.

hedy見狀,嘴唇抿了抿,甜甜道,"賀伯伯,如果您需要的話,我可以過來的,我也很願意照顧您的!"

"不用了,你回國後有那麼多事要忙,哪能天天來照顧我這個老頭子!"賀父擺手,笑的和藹.

"可是……"hedy蹙眉,還想繼續.

可坐在那的賀父已經又偏過頭去,對著瀾溪問,"你另一個里面裝著什麼?"

"呃,里面是我燉的冰糖雪梨."瀾溪沒想到話題很快會回到自己這邊,忙回著.

"冰糖雪梨?"賀父挑眉,似乎對她的東西很稀奇.

"嗯."她點了點頭,還是道,"昨天我看您嗓子有點不舒服,就想著弄點來給您吃!"

賀父一聽,眼里閃過什麼,繼續問,"你自己做的?"

"嗯,里面我還放了些川貝,對化痰止咳的效果更好."

"那給我盛一碗看看,是不是有那麼神奇."

"好!"瀾溪高興的點頭.

將乾淨的碗拿出來,盛出來大半碗,她朝賀父遞過去,還不忘囑咐著,"川貝母是中藥,會很苦,放在里面的功效已經發揮,可以不用吃的!"

"嗯."賀父悶聲應了句,便拿起湯匙開始吃起來.

雪梨燉的時間久,入口即化,很適合他這種老年人,最重要的事,冰糖融入,甜而不膩,吃著一點負擔都沒有,不僅嗓子覺得舒服,就連胃里都跟著舒暢.

他以前也不是沒吃過這種東西,到高級飯店里上甜品時也都會有,不過加工做法都太過講究,反而沒有這種家常的簡單感覺.

很快,大半碗的雪梨便被他吃光,就連湯水也都喝光,意猶未盡的將碗遞過去,揚眉道,"再來一碗!"

"好!"見狀,瀾溪特別開心,接過碗之後,立即給盛著.

"hedy,你要不要也嘗嘗?"賀父再次接過來的同時,不忘一旁暫時被忽略的hedy.

"好啊."hedy一笑,點頭欣然應允.

瀾溪抿了抿嘴角,重新拿出一個乾淨的碗,將里面剩下的都給盛了出來,朝hedy遞了過去.

兩人視線相交,hedy大方的彎唇,"謝謝."

瀾溪亦是,淺淺回以微笑.

見狀,倒是hedy眉心不易察覺的蹙起,然後悶頭開始吃著.

似乎冰糖雪梨很對賀父的口,連喝了兩碗還想再來,等看到保溫瓶里空著了後,有些失落的嘀咕,"沒了啊……"

*****************************************

高級病房里,暖氣充足,加濕器噗噗響的噴著霧.

一旁掛著的藥袋,沒有藥液再滴下去,護士俯身熟絡的將針拔掉,按了一會兒後才松手,笑著道,"好了,晚上點藥的時候我再過來."

賀父點了點頭,一旁的瀾溪起身送著護士出去.

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那邊的hedy也站了起來,正在她帶來的紙袋里翻著什麼,然後一張棋盤和兩盒黑白子就被她拿了出來.

"賀伯伯,我知道您最怕悶了,在醫院里待著一定很沒意思!以前我去您家,就老陪著您下棋,今天我把棋帶來了,我們來下一盤?"hedy挑眉笑著,那甜甜的笑容都很讓人拒絕.

"荨音啊,今天恐怕不行."賀父有些為難道.

"為什麼?"hedy眨眼,不解的看著他.

"今天我打算做點別的."賀父著,側身將地上放著的大袋子提上來,從里面抽出一幅來,捏著木頭框架道,"我昨天特意吩咐管家送來的,之前拍來的畫,還沒來得及好好鑒賞."

"呵呵,看畫啊……"hedy默默的將棋盤和棋子都收起來,有些尷尬的笑著.

會這樣,是因為她琴棋書都會,就是不會畫畫,也一向不太喜歡,總覺得很枯燥,比寫書法字還要枯燥.

賀父興致盎然的捧著畫,還不忘戴上眼鏡,凝神細細觀察著,不經意抬眼時,看向瀾溪,涼涼道,"你過來,也一塊兒看看!"

"呃,好!"被點到名,瀾溪從沙發上站起來走過來.

"你怎麼看?"賀父用下巴示意著面前是水粉畫.

瀾溪歪頭過去,仔仔細細的觀賞了一番,想了想,給出很中肯的評價,"是值得珍藏的好畫,筆觸大膽且干脆,色彩雖然單一,可空間感卻很有!"

"這幅呢?"賀父又拿出來一副油畫.

"呃."頓了頓,她才緩緩著,"這幅很寫實,可感氣味卻很濃厚,很有感覺!"

"不錯,你倒是和我有了同樣的看法!這幅油畫不僅用了新的形勢,思想也是,很不容易被接受.當時拍下時,都沒人跟我抬價,懂得欣賞的人太少,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的,還能跟我達成一致!"

瀾溪靦腆的笑了笑,她其實也只是了下直觀的感覺.

"再給你看看這幅!"賀父揚眉,顯然來了興趣,將最底下的一副抽了出來.

"呀,這幅水墨畫真驚豔啊!尤其是筆者帶來的意境,是讓人無法摹仿的!"她看著,不由的驚呼.

等她完後,朝賀父看去時,發現他臉上沒有太多的表,不免有些緊張,"呃,我懂的不多,這些畫也都只是大概了下自己的想法,我……"

話未完,賀父便爽朗的大笑起來,"哈哈,算你有眼光!"

"呃……"她怔怔的,不明所以.

"我畫的,怎麼樣?"賀父卻咧開嘴,眼角眉梢都是得意.

"畫的真好,是大師的手筆了!"瀾溪驚詫的看著他,佩服的歎.

賀父沒再什麼,可他臉上皺紋的每個紋路,都在洋溢著驕傲,像是一個孩子,受到追捧,而得意洋洋.

"咳!"被一直忽略的hedy輕咳了下,直了直背脊,笑著道,"賀伯伯,我看今天我就先回去了,等改天我再過來,陪您下棋!"

她一直都坐在旁邊,可偏偏兩人討論的是畫,她根本插不上嘴,一直都被忽略著.

"都行,你要是忙,不用往這邊跑,冬天冷也是折騰."賀父這會兒才轉過頭來看她.

"不折騰的!"她忙搖頭,笑著繼續,"我媽上周去了香港那邊談生意,還特意打電話,回來就要看您呢!"

"呵呵,好."賀父笑了笑,點頭應.

看了眼謝瀾溪,hedy眼底閃過不甘心,卻也只能道,"那……賀伯伯,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賀父揚手示意.

hedy點了點頭,拿起自己的包以及裝棋的袋子,有些落寞的朝著病房外走.

還沒等走出病房,就聽到後面再度傳來相處融洽的聲音:

"過來,你再看看這幅!"

"好."

……

病房門關上,瀾溪不由的望過去,眼神漸漸有些散.

"那冰糖雪梨,你怎麼弄的."賀父出聲問.

她轉回頭來,低低講解著,"呃,很簡單,就是用刀先將雪梨的皮都剝了,然後去核,再切成塊,放進鍋里燉就好了,等水開一次時再下冰糖,其實就是很簡單的燉一燉."

"你是早上現弄的?"

"嗯."

賀父冷哼了下,似乎對于她的遲到,還耿耿于懷,"所以就來的這麼晚."

"也不全是,下雪的關系,我要坐的那輛公車來的比較慢,再加上堵車,所以就……下次我再提前一點出門!"她忙保證著.

"公車?你每次來,都是坐公車的嗎."

"是啊."

"那不得很早就從家出來,打車能幾個錢."賀父皺眉,不屑道.

"呵呵,我習慣了."她攤手,不太在意的笑.

賀父瞥了她一眼,硬邦邦道,"渴了."

"我給您倒水!"瀾溪立即站起來.

"不想喝水,想喝點有營養的."

"有營養的……"她怔了下,才反應過來,"賀老先生,您是要喝湯嗎?"

"嗯."賀父不願的應了聲.

"那……您要喝哪個?"

hedy帶來的牛骨頭湯,以及鴿子湯,也不知道他是想要喝哪個.

見她一副木訥模樣,賀父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雞湯!"

"……我去熱一下,馬上就好!"她微睜大眼睛,反應過來立即大聲應道.

*****************************************

賀沉風是在走後的第三天回來的.

瀾溪是去外面買了東西,形色匆匆的剛返回醫院,出了電梯就往賀父所在病房跑去,只是剛要推門進去,不知從來伸出來雙大手,將她拽住,隨即便抵在了牆面上.

"賀沉風!"看清楚來人,她不由的低呼.

賀沉風單手摟著她的腰,另一只手抵在牆面上,墨眸正深深的看著她,眼里盡是思念.

"你是剛下飛機嗎?怎麼沒有給我打電話!"看著他一身風塵仆仆,她懊惱的問.

"還敢,給你打電話你開機了嗎."賀沉風薄唇一抿,不悅的叱.

她低低的解釋,"呃,我晚上睡覺早,就關機了,害怕早上起不來……"

"可正常來,你不是要明天下午才到麼,怎麼這麼快?"

"還不是惦記你."他瞪著她.

瀾溪聞,輕咬著唇,心里一陣甜蜜.

"想我了嗎."他朝她吐著熱氣.u3k1.

"……嗯."點了點頭,臉有些.

"有多想."賀沉風繼續問,俊容湊的她越來越近.

"呃……"她吱唔著,不知道該怎麼.

這些天都在醫院里陪著賀父,雖然後者對她也不是慈眉善目的,可她卻覺得相處的很好,好像所有注意力也都投注在了賀父這里,好像真沒太多時間來顧暇起他來.

"我爸有沒有為難你?"他擔憂的又問.

"沒有的."瀾溪搖頭.

賀沉風卻眯眼,明顯不太相信.

"真的沒有!"她再度搖頭,聲音定定的保證著.

見她這副傻樣,他心里有些癢,尤其是那嘴唇微撅,都在吸引著他,快四天未見,他直想狠狠的吻她.

可還沒貼上她的唇,她就忽然低呼著推開他,"哎呀,我們快進去,我是出去給你爸爸買刻刀的,晚了他該生氣了!"

賀沉風就這樣被她手忙腳亂的拉進了病房.

進去後,果然賀父沉著一張臉,看到她就訓斥道,"不就是讓你買把刻刀,也能這麼慢!"

"對不起伯父,我回來時碰到賀沉風了,所以就耽擱了些時間……"著,她將身後的賀沉風也一並拉了過來.

會改稱呼,是因為昨晚臨走時,她像是以往那樣稱呼他為"賀老先生",而他卻口氣有幾分沖的道:不用老是這樣一個稱呼!後來改口試探的叫了伯父,見他沒有反駁,她才放下心來.

"從紐約回來了?"賀父這才瞧見了他.

"嗯."他漠漠的點了點頭

"那邊分公司的事都處理好了?"

"嗯,明天就可以回總部上班了."

聽完他的回答,賀父也是點了點頭,隨即目光轉向瀾溪,不高興的嘟嚷,"你愣著干什麼,快把鉛筆削了!"

"呃是!"瀾溪立即應,急急的跑了過去.

在紐約處理完分公司的事,賀沉風幾乎是沒有一天多耽擱的就直接訂了航班回國,終于抵達h市後,也來不及回去換衣服,就直接來到醫院,可他到了這里,除了剛剛和她溫存了兩分鍾不到,他就被獨自撂在沙發這邊了.

病床那邊,賀父靠坐在那,瀾溪坐在邊上的椅子上,兩人手里各拿了一個畫板,正對著書上的人物臨摹著,不時的有對話傳出.

"你那里線條太硬了!"

"啊……"

"那里的陰影不要太重."

"嗯."

"鼻翼兩邊要扁著筆頭去畫."

"明白了!"

……

兩人畫的認真,更多的時候都是靜默著,他朝瀾溪那邊看了半響,可後者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只是專心致志的畫著畫,很老實的聽著賀父的指點.

英俊的眉宇緊蹙起來,悶了良久,他站起身來,來回走時,弄出些很大的聲響.

賀父頓時不高興的抬眼瞪他,"你給我安靜點!"

薄唇一抿,他沒有吭聲的站到瀾溪身後.

看了眼拉著臉的賀父,瀾溪側抬過頭,聲的告誡道,"畫畫要靜,你別弄出太大聲音呃."

"我無聊."賀沉風悶聲的嘟嚷.

"呃."聞,她一怔.

隨即有些無奈道,"不然,你也跟著我和伯父畫畫好了?"

"他會畫個什麼,時候讓他學,他都坐不住五分鍾!"沒等賀沉風開口,賀父就已經嘲諷道.

賀沉風皺眉,卻是被中,沒反駁出什麼來,臉色很臭.

瀾溪有些緊張的看著他,還想著怎麼安撫他時,賀父又道,"繼續畫,別理他."

"……好."她遲緩的應下.

身後的賀沉風腳步沉沉的走回了沙發,帶著怨氣,很重的坐了下去,不意外的,又遭來賀父的一記瞪眼.

*****************************************

賀父和瀾溪都是愛畫畫的人,一坐就坐了一下午,晚上吃飯時才放下畫板.

吃過飯後,他看了眼坐在沙發上斂著俊容的兒子,出聲道,"很晚了,你們兩個回去吧."

"好."正在整理畫具的瀾溪聞,立即應下.

等都弄好了後,將大衣穿上,賀沉風也從沙發上默不作聲的站起來.

"伯父,那我們就先回去了,您也早點休息!"

"知道了."賀父沒有溫度的應了一聲.

瀾溪笑了笑,看了眼賀沉風,兩人往病房外走著.

臨打開病房門時,身後賀父有些別扭的聲音又飄過來,"明天早點來,不許遲到!"

"嗯!"瀾溪怕他聽不到,忙大聲的應著.可著聲了.

只是一回頭,卻看到了賀沉風更黑的臉.

開車一路回了賀沉風所住的地方,進了門,兩人逐一進去浴室洗澡.

瀾溪從浴室里出來時,賀沉風已經躺在了被窩里,將自己裹成了一團.

她也沒覺得什麼,繞過另一邊,也爬了上去,原本對著她這邊的男人,一個翻身,只是背對著她.

皺了皺眉,瀾溪這才意識到況的不對勁,從醫院回來時,一路上他都沒搭理她一句,從車庫出來時,她腳下踉蹌,差點滑倒時,被他扶住,但扶住後卻也沒問她什麼,就松開她繼續往樓內走.

"賀沉風."她湊過去,伸手碰他.

可半響,沒人理她,她只好繼續,"賀沉風……"

"睡著了."半響,男人硬邦邦的聲音傳來.

瀾溪聽後,忍不住"噗哧"的笑出來,"睡著了還能回答呢?"

"你轉過來好不好,我這樣怎麼跟你話啊,你轉過來……"她伸手開始扳著他的肩膀.

被她磨的有些不耐煩,賀沉風聲響頗大的轉了過來,墨眸狠狠的瞪著她.

"這會兒想起來搭理我了?"像是怨婦的聲音傳來.

"呃,我什麼時候不搭理你了……"她無辜的看著他.

"你呢."他眯眼.

想了想,她不確定的問,"你是在醫院里麼?"

"不然呢."喉結滾動,他的聲音里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陪著別人畫畫聊天那麼火.熱,當我是死的嗎!"

"可那不是別人啊,是你爸爸,我去醫院,本身就是陪他啊!"她很不解的解釋著.

賀沉風卻似乎沒有聽進去,還只是陰沉著張臉,很是凶神惡煞的瞪著她.

剛剛他是用了火.熱一詞來形容吧……

瞧了他半響,她吞咽著唾沫問,"你……不會是吃醋吧?"

男人性.感的薄唇漸漸抿緊,明顯的吃味.

"天,你連你爸爸的醋都吃!"她受不了的低呼.

賀沉風被她弄的有些不自然,捏著她的下巴就吻上去,幾分用力的咬著她,將她所有的聲音都吞下去.

放開時,雙唇被他吻的有些腫,還有些疼,不過她卻笑的很開心,看著近在咫尺的深邃俊容,忍不住道,"賀沉風,我其實挺開心的,你爸雖然對我話還沖沖的,可我總覺得,他好像不那麼討厭我了,你感覺到了嗎?"

賀沉風冷哼一聲,就只是漠漠的看著她.

"你到底感沒感覺到呃?"她卻很執拗的問.

"嗯."很不願的應了一聲後,直接翻身而上,開始悉索的動手脫著她的衣服,嘴里還念著,"都快一周不做了."

聞,瀾溪皺眉,很認真的算了算,羞澀的糾正道,"才五天吧……"

"夠久了!"他沉沉道,便開始去抬她的腿.

瀾溪反應不及,就已經感受到了他的炙.熱,慌亂的想要開口,卻又被他俯下來的唇吻住,手剛抬起抵上他的胸膛時,他已經沉沉的沒入了她.

感覺到他越來越快進出,她的眼神漸漸迷離,從動作和氣勢上,就能看出他今晚的勇猛程度.

快被抽空的大腦里,還停留著最後的意識,賀父過,明天要早點過去,不許遲到啊……

…………………………

今天的6000字更新完畢!首頁如果有推薦的時候,我會給大家加更的,貌似下周會有推薦了吧!大家來了,別忘記投推薦票噢,那個是免費的,不留的話,就多推薦吧!




上篇:第197章,     下篇:第19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