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201章,  
   
第201章,

第201章,



沒有逗留太久,吃過晚飯後,兩人便從賀宅開車回去.

臨近三四天除夕夜,城市處處都充斥著濃郁的年味,他就沉默的開著車,一路從中而過.

將車入庫,他和往常沒什麼不同,伸手攬著她往回走,她掏鑰匙開門的時候,他就站在一旁等,等進門換鞋後,他也很自然的將脫下來的大衣遞給她.

唯一不同的是,他今晚兒有些心不在焉.

躺下後,瀾溪還掩飾不住心里的激動,眼神閃閃道,"賀沉風,我今晚沒有聽錯吧,伯父他,他是同意了吧?"

"當時他的時候我真的是嚇壞了,還以為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她有些羞窘的繼續道來.

自顧的訥訥一陣兒後,她皺了皺眉,側頭朝著一旁躺著的賀沉風看去.

單手枕在腦後,墨眸微眯的看著天花板,俊容被打下的每個光影,都是沒有溫度.

"賀沉風."她皺眉,低聲的喚.

聽到她喚自己,賀沉風偏過頭去看著她,眉角微挑.

"伯父同意我們了,你……不高興嗎?"她遲緩的問.

他沉默的看著她,半響後,也沒開口,只是將目光重新移回了天花板上.

見狀,瀾溪有些慌亂了,不解的問,"你真的不高興?"

"沒."賀沉風扯唇.

"騙人!"她下意識的反駁.

從之前在賀宅聽時的反應,以及剛剛他的神,她都覺得他得不由衷.

"真的沒有."將枕在腦下的胳膊拿出來,他側身過去伸手將她摟在臂彎里.

瀾溪抿唇,眸光靜靜的看著他,明顯對他的話有所質疑.

"等了這麼久,終于是松口了."賀沉風嘴角勾起一抹很薄的笑.

"嗯……"她悶悶的應.

見她如此,他輕撚起她的下巴,"剛剛是逗你的."

"是嗎?"她皺眉,恍恍的看著他.

此時那雙墨眸也正瞧著她,像是以前一樣那麼深,能將她整個吸附進去一樣,可那里面,卻有著讓她心慌不安的東西.

這樣視線凝視幾秒後,他湊過來吻她,先是一點點心翼翼的吻,然後開始加重,加深.

瀾溪那顆不安的心,也隨著他的吻一點點的沉溺.

*****************************************

除夕到就到,應賀父和梅姨的要求,她帶著君君也留在賀宅過年.

從早上貼春聯開始,便處處都是喜氣洋洋的,屋內因為有孩子的關系,常常歡聲笑語一片.

屋內燈光暖暖,每一處壁燈都打亮,電視里噪噪雜雜的放著春節聯歡晚會,家伙趴在賀父膝蓋上,也不知了什麼,把他老人家逗的直哈哈大笑.

廚房里,正包著餃子的美婦人感歎著,"好久沒這麼熱鬧的過過年了!"

"過年不都是要熱鬧的麼?今年只是多了我和君君."瀾溪笑著接話.

"不一樣,不僅僅是多了你和君君,還多了人氣,多了熱鬧."美婦人搖頭道,隨即又朝客廳望去,"我是五年前搬進賀家的,每一年過年啊,都幾乎一樣!"

"沉風呢,每年都是臨近晚上才回來,一家人都沉默的坐在電視機前看春節晚會,就是看到品了,也都不覺得好笑!等著吃完餃子了,沉風就走了,然後你伯父就也上樓了,這個年呐,也就這麼過去了."

美婦人到最後還低低的一聲歎,瀾溪聽著,不由的朝外面客廳望去,鎖住某個俊容,眸光癡癡.

"可不,好像也就今年有點人氣."賀以璿也是感歎,同時將剛包好的餃子按排擺起來.

美婦人看到卻皺眉,"以璿,你這包的是什麼餃子,一下水不就得開?"

"這不挺好嘛."賀以璿拎起自己包的餃子,正誇著時,就有一頭已經翹邊.

"這麼大的姑娘家了,包餃子都不會!"

"算了,反正我也沒這方面的天賦,外面天色正好,可以放煙火了!"

賀以璿怕被她繼續念,扔下餃子就逃出了廚房.

"這孩子!"美婦人叱,然後也對著瀾溪道,"瀾溪,還有點我和下人就能包完了,你也跟著去吧!"

瀾溪點了點頭,也從廚房走了出來,走向客廳時,賀父領著君君去上樓穿衣服,里面就只有賀沉風一個人.

她走到他身邊想要坐下,還沒坐穩時,便被他一把摟了過來.

"什麼節目,你看著這麼聚精會神?"她柔柔的問.

"相聲."他淡淡的回.

"誰演的?"聞,瀾溪也朝電視上看去.

上面剛剛結束了一個節目,演員謝幕後就離開了,畫面切轉,主持人又滿滿當當占了整個屏幕.

"瀟瀟."耳邊他忽然喚.

"呃?"她將目光轉回來.

"過了年,等各部門都上班了,我們去做一件事."

心跳有些快,她眼神亮亮的看著他,"什麼事?"

此時,樓梯間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然後便是家伙的興奮呼喚,"爸爸媽媽,快點呀,姑姑拿了好多煙火,我們出去放煙火!"

賀沉風笑著看向兒子,便拉著她從沙發上站起來,也要跟著一塊兒.

"賀沉風,到底什麼事?"瀾溪卻拉住他的胳膊,繼續問.

"自己想."墨眸微眯.出不子來.

心里已經明鏡的知道是什麼,嘴上卻還故意道,"可我就是不知道才問啊!"

"笨蛋!"賀沉風用力捏了捏她的臉,叱著.

隨即,又對著她勾唇一笑,拉著她往外走,"走了,去放煙火."

*****************************************

賀家的宅子很大,為了應景,兩邊掃起來的雪也沒有運出去,堆在兩旁,特別的有感覺.

賀以璿和賀沉風姐弟倆,每次話依舊針鋒相對,可在放煙火上卻很默契,前者抱著煙火一個個擺,後者就隨後一個個點燃,很快,煙火就此起彼伏的竄上了天空.

大半面的夜空都因煙火而五彩斑斕,院子內家伙和賀以璿的歡呼聲不斷,瀾溪和賀父一樣,都仰頭望著天.

"你媽媽……"一旁有蒼老的聲音飄來.

"呃?"瀾溪側過頭,看向賀父.

賀父緩了緩,糾結了半響,還是模棱兩可的問道,"我是,你親生媽媽,她……那些年過的好麼?"

"嗯."想了想,她還是點了點頭.

過的好是什麼樣,過的不好又是什麼樣,其實瀾溪分不清,只知道她不快樂.

抿了抿唇,她茫然的看向賀父,"伯父,為什麼忽然這麼問?"

"沒事,看煙火吧."賀父虛渺的笑了笑,指向夜空道.

瀾溪點頭,目光重新掉轉回去時,耳邊聽到賀父的低聲喃語,那麼低,她卻還是隱約聽到了.

"她最喜歡看了."

她……是誰?

瀾溪困惑不解,想要再去側頭看賀父神時,忽然發現了賀沉風不知何時走到兩人身後的.

她不由的就側身走過去,伸手過去,"賀沉風,煙火好美!"

"嗯."他薄唇輕動,聲音漠漠傳出.

握住他的大手,那每個骨節中的僵硬令她皺眉,她抬頭看過去.

煙火的絢麗里,他英俊的簡直讓人窒息,可他墨眸里複雜的眼神,卻看的她心頭一刺.

吃過餃子後,瀾溪要回謝父謝母那里.本來就是謝家夫妻在外地過的第一個年,她是要陪著一塊的,可謝母卻堅持讓她去賀宅過除夕,年初一再讓賀沉風到家里.

君君是被留在賀宅的,所以他便開車送著她回去,年三十的關系,一年當中是車最少的時候,很快便一腳刹車,停在了樓下.

瀾溪仰頭看了看窗戶,果然還亮著燈,按照每年的習慣,謝父謝母都是要看完整個春節晚會才睡的.

將安全帶解開,她朝一旁的賀沉風看了看,跟他待的時間久,已是習慣了他的沉默,可總覺得,放完煙火後有哪里不對勁兒,可若細細琢磨,又找不出.

"我上去了."悶悶一句後,她想打開車門下車.

胳膊卻被他捉住,整個人也被強制性的扭了回去,然後唇肉之間發出一聲響.

"你忘了這個."他勾唇,眼神促狹.

瀾溪舔了舔下唇,臉微.

"明天早上我接君君過來,來陪你爸媽,嗯?"低沉的男音,在車內緩緩響起.

"嗯!"她點頭,心里蜜一樣的下了車.

等她上樓進了屋,走到窗邊給他發信息到家了時,那輛白色的路虎才緩緩發動著離開.

瀾溪的嘴角勾起柔柔的笑,年三十,愛人親人團聚的日子,她有他,有家人,這光景,可真好啊.

生活,卻總在美好時出現轉彎……

*****************************************

今年的年比較晚,初五時也是曆年來的二月十四,人節.

賀沉風初四時,就已經開始回公司上班了,他是總裁,要比下面人忙碌的許多,不過今天他卻抽出一下午時間來陪她.

將車子停在了商業圈,兩人就手牽手在街道漫步,漸漸的,就融在一對對侶當中.

兩旁店面隔幾家就會有花店,即便是大冷的天,也都將花擺在外面,因為流動的侶太多,賣的也快.

賀沉風拉著她在一家花店外停下,她看著那花筒里鮮豔欲滴的玫瑰,忍不住想到去年七夕人節時,兩人還處在不清不楚的人關系時,他塞給她的那一籃廉價玫瑰.

"笑什麼?"見她眉眼彎彎,他不由的湊過去.

"沒."她輕輕搖頭,卻笑的越發明豔.

賀沉風微微眯眼,墨眸深深.

眼看著兩人在自家店前你儂我儂,店家老板忙上前,"先生,給女朋友買束花吧,今天可是人節!"

"嗯."賀沉風點頭,然後斜睨著她,"要哪種?"

瀾溪想搖頭不要,可又想到今天這個節日,所以就認真的看著面前的花,都是玫瑰,各個顏色和品種都有,琳琅滿目的,她踮腳往門口看了看,她指著道,"百合吧."

"姐,人節都是要送玫瑰呢!"店家老板好心的提醒著.

"呃……"她一聽,有些犯難起來.

"就要百合!"一旁的賀沉風不悅,沉聲道.

賀沉風本來就俊容冷漠,加上他本身的氣勢,這樣一命令,把店家老板嚇了一跳,忙諂媚道,"好,百合,就要百合!百合也是極不錯的!百年好合嘛!"

暗自叨咕著,店家便迅速的在花筒里挑出幾支新鮮的百合包成花束,中間還搭配了些滿天星.

賀沉風付錢後,瀾溪伸手抱在懷里,另一只手被他牽著繼續走,一路而過,好像就她捧著一束百合,顯得有些紮眼.

她有些懊惱,"應該是玫瑰的!"

其實她當時也只是不經意的掃到了百合,選了也是因為之前那次去墓園,他帶著她去看她媽媽,就是買的百合,當時他微笑的捧著那束花,給她帶來的安定力量,是誰都無法比擬的.

還記得當天他的話:總得讓她也看看女兒的男朋友.

"我就喜歡百合,像你,簡單純淨."賀沉風卻淡淡道.

瀾溪聽後,卻半響沒吭聲,只是睜著一雙大眼睛瞅他,然後在他也看過來時,輕聲緩緩的問,"你這也是,你喜歡我麼?"

"咳!"忽然被她這麼一問,賀沉風驚天動地的咳嗽了起來.

然後便是滿臉的不自然,別過眼去,語氣很硬的問,"吃不吃糖葫蘆!"

"吃."她嘴角笑的抽搐.

其實他就是這樣一個人,脾氣壞,性格冷,嘴巴又很毒,不出什麼甜蜜語的話,只會實實在在的做出來.

而且,若每次到這方面時,他都會有些別扭,甚至是害羞,她雖聽不到直接的表達,卻很幸福,因為這樣的他,是她獨享的.

她的賀沉風啊!

"我也是."在他往糖葫蘆販那里走時,她低聲道.

你喜歡百合,像我.

我知道你是想你喜歡我,所以我想,我也是.

等他買回來糖葫蘆遞給她,又將她手里的花束接過來,然後攬著她繼續在城市里漫步.

"你也是什麼?"走了一會兒,他忽然湊到她耳邊問.

"呃?"她呼吸一陣變慢.

"剛剛你你也是,也是什麼?"挑眉,繼續問.

"沒什麼."有些羞澀的搖頭,將手里的冰糖葫蘆遞過去,她轉移著話題,"你要吃糖葫蘆麼,很甜,很好吃!"

"喂我吃."賀沉風邪氣的看著她,勾唇道.

瀾溪一聽,有些局促的看了他一會兒,心里掙紮了下,然後著臉咬下了一塊,踮腳就朝他湊了過去.

自己女人主動送吻,他哪有拒絕的道理,過渡到嘴里後,他也沒放開,溫軟的舌將他唇齒都掃蕩了遍,才放開她,慢慢的咀嚼著.

"好吃嗎?"她臉通的問.

"嗯."賀沉風滿足的點頭.

然後又促狹的看著她,懶懶道,"瀟瀟,你要是想吻我就直接."

"什麼?"她咬唇.

"我讓你喂我,又沒讓你用嘴喂我."

"你!"她瞪大眼睛.

被他越來越促狹的眼神看的害羞,她干脆掙脫他,大步往前面走,"不理你了!"

賀沉風幾步便追上,重新將她撈回來,固定在懷里,比方才還要深的吻,在這樣甜蜜的節日里,如此的景象處處可見.

等將她吻的一聲不吭時,才勉強放開,墨眸微轉,朝著對面的某個建築物望去.

瀾溪被他吻的有些眼神迷離,也不由的朝他看的方向看去.

"看到那兒了麼."湛清的下巴微抬,示意著.

"嗯."瀾溪點了點頭.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從繁華商圈走了出來,路對面,一棟建築物立在那,上面民政局三個大字清晰可見.

和平時相對比較,現在要冷清一些,因為政府各個部門機關,都在放著年假.

賀沉風聲音再度傳來,"我們之前去過一次,陪紀他們倆離婚."

"是啊,當時我嚇壞了,幸虧他們兩個沒離成!"她點頭,想到當時,還曆久彌新.

"我們還會去第二次."薄唇一勾.

"呃……"聽著他的話,瀾溪再度暈眩.

俊容微俯,他凝著她淡淡道,"現在知道,除夕晚上我要做的事是什麼了嗎."

先是愣了一會兒,然後她便像是鳥啄米一般點頭.

"沒什麼表示?"他語氣有些痞痞.

"表示……"她咬唇,有些木訥的看著他.

賀沉風湊過去,吐著熱氣,"今晚陪我好好做一夜."

"一夜?"她瞪圓了眼睛.

"嗯哼."男人點頭,那模樣不容置否.

"……好."想了想,她垂頭低低像是蚊子一樣道.

賀沉風怔了下,原本只是故意逗逗她,想看她嬌羞又慌亂的可愛模樣,可她這麼一答應,令他有些反應不及,隨即便是百爪撓心,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就道,"現在就回去開始做!"

*****************************************

一夜**,代價便是第二天爬不起來床,隨便動一下,都是酸疼到骨頭里.

本來是打算上午就過去賀宅的,可劇烈運動後,她實在是太需要恢複體力,所以便只能拖到下午,剛好賀沉風今天公事不多,下午忙完回來接她,一塊兒去.

吃過午飯,兩人一塊開車去了賀宅,瀾溪知道賀父喜歡聽戲,所以特意訂了票,想要跟他一塊去.

到了賀宅後,美婦人穿著裘皮大衣,正指揮著傭人往外清理著積雪,看到他們後,便迎了上來.

"梅姨,伯父在做什麼呢,又畫畫麼?"瀾溪率先從車上下來,微笑著問.

"他沒在家,中午時就坐車出去了."美婦人搖頭.

"呃,去哪兒了啊?"瀾溪一愣.

"我也不太清楚,他出門時也沒,可能一會兒就回來了吧."

聽到美婦人這麼,瀾溪不由的皺眉,朝後面跟著的賀沉風望去,"賀沉風,那怎麼辦,我們今天還陪不陪伯父去看?"

知道他們想找賀父看戲後,美婦人提議道,"不然,你打個電話問問他."

賀沉風沉默的點頭,然後掏出手機撥了過去,道,"關機."

"那可能是他沒帶手機,那你給司機打過去問問看!"

"嗯."他又再度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詢問後那邊回答,他的薄唇便緊抿了起來,然後漠漠道,"好,我知道了."

"賀沉風,伯父什麼時候回來?"見他切斷線路,瀾溪問.

"他有事,今天看不成了,上車,我送你回去."賀沉風聲音無溫道.

"呃,這樣啊,早知道提前打電話了."瀾溪有些遺憾,然後對著美婦人道,"梅姨,那我們先走了,改天再過來."

等路虎又一路從賀宅原路開出來,車子最終停在了謝父謝母租住的樓下,他卻沒有跟著一塊兒下車.

"賀沉風,你不上去麼?"她疑惑的看著他.

"嗯."賀沉風應,頓了頓,又補充了句,"公司有事."

"噢,那你開車心."瀾溪點了點頭,囑咐一句,才上了樓.

等她的身影消失在樓門洞間時,一腳油門便踩住,車輪有些叫囂的轉起,速度有些快,直接奔著市區外的高速公路行駛著.u8zh.

時間分分秒秒後,白色的路虎開進了蒲縣,最後,停在了郊外的一座墓園,一座從不陌生的墓園.

山下,熟悉的賀家轎車停在那里,甚至忘了要將車熄火,他便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瞥了眼那轎車,薄唇緊抿,踩著沉沉的步伐上山,走到一半時,他驀地頓住了腳步.

……………………

後面還有更,會補上前天的,然後盡量再加更點.速度不快,還望大家理解,辛苦等待下!下卷這兩三天內會結束,然後進入尾卷,也是步入結局的腳步了!希望大家多多投推薦票,月票留到月底翻倍時!




上篇:第200章,領證     下篇:第20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