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208章,換做他  
   
第208章,換做他

第208章,換做他



日曆一頁頁的翻,日子也一天天的過,春去秋來,時光流水,一晃八個月.

瀾溪在加拿大的生活很平靜,在一家私立的學里當臨時的美術老師,雖然只是臨時代課,但也有相當的報酬,足以令她和兒子很好的生活.

因學校統一收錢,買畫筆和畫紙,到最後工作,也都落在老師頭上.

周末休息,瀾溪約了學校的甘老師一起,因為甘老師同樣是華人,婚後和老公一塊定居加拿大,來這邊已有十多個年頭,所以哪里都比較熟悉,對她也有很多的幫助.

倆人去的是稍偏遠的綜合商廈,屬于批發類的,價格比較便宜,里面不僅有文具用品,還有日常的生活也都齊全,又是周末,人很多,擁擁擠擠的.

因為是班級很多,選購的畫紙和畫筆也很多,分裝在兩個袋子里,滿滿的,還很沉.

等她在里面跟老板付完錢,提著袋子走出來時,卻發現找不到了甘老師,店鋪外面,人來人往,各類人都有,她忽然有些慌亂起來.

兩手都拎著袋子,沉沉的墜著肩膀,此番場景,那樣相似.

不時有人從她面前或者身後經過,而她就一直傻傻的站在那里,像是誰家擺的雕像一樣.

不知多久,回過神來時,是口袋里的手機鬧騰的響了起來,她忙空出一只手去接,里面傳來甘老師的呼喚,"哎呀,謝,你買沒買完啊!我在扶梯這邊都等半天了!"

"你在扶梯啊那邊嗎?我這就過去!"聞,瀾溪才掛斷了電話,匆匆往扶梯方向走著.

看她走過來後,甘老師不滿道,"謝啊,付款怎麼還這麼半天,是不是老板多收你錢了?"

"沒!"瀾溪忙搖頭,不好意思的道,"我出來時沒找到你,有些害怕,就在門口等來著."

"謝啊,你可真愁人啊,一直在原地等我來著?"

"嗯……"她悶悶的點了點頭.

甘老師大咧咧的,"我待在那里太悶,就來這邊出口等你,又不是孩子了,怎麼還在原地等呢?怎麼也過來找找我啊,再,不是有手機嘛!"

"是我一時懵住了."瀾溪撓了撓頭.

"以後可別這麼笨啦,待在原地能等到啥!"甘老師語重心長道.

瀾溪點了點頭,忍不住輕聲道,"以前有人和我過,找不到的話就乖乖在原地等,不能亂跑."

"喲,是男人吧?"甘老師一聽,立即來了興趣.

她聽後,抿了抿唇,很淡的笑了開來,並沒有直接回答.

"是不是喜歡的人?"見她默認,甘老師繼續追問.

"不是."瀾溪似乎是微怔了下,然後搖了搖頭.

"喔."甘老師見狀,興趣頓時消失,只是拉著她嚷嚷著,"快走吧,我們去一樓看看,正好看有啥缺的東西,一起買點回去."

瀾溪任由她拉著走,不知是對著誰在,亦或者在自自語,聲音輕而低,"是很愛的人."

嗯,不是喜歡的人.對她來,是很愛的人.

很愛很愛的人.

*****************************************

從綜合商廈出來後,甘老師家里來了電話,就匆匆忙忙的回去了,瀾溪也自己叫了輛計程車,往家里走著.

她所住的那棟樓,稍微陳舊一些,不過里面住的人,雖然國籍不同,卻都相處融洽,樓上樓下的鄰居,走動的也都特別勤.

房子比較大,她是帶著兒子和別人合租,對方也是個單親媽媽,來自台灣,起話來,會有很嗲的聲調.

開門進去後,客廳里,有兩個孩子正圍在茶幾那里,手里各自捧著一個積木.

女孩是合租的單親媽媽的孩子,此時明顯很不高興,嘴巴撅的老高.而自己的寶貝兒子,有些手忙腳亂的正在安撫著什麼,好像做錯了什麼事,場面看起來特別的滑稽.

"那你,到底你是願意和那個欣欣玩,還是願意和我玩!"

"都願意啊!"

"哼!"女孩很用力的哼出來.

君君忙解釋著,"欣欣是我在中國的伙伴,你是在加拿大的,你們都是啊!"

"我不管,我就要你以後只和我玩!"

女孩一甩手,整個身子背過去,後面比她高出一頭的君君,捏的積木都快出水.

見狀,瀾溪莞爾一笑,心軟的上前幫兒子解圍,"來來,我剛剛在樓下買了些提子,真的是好新鮮啊,兩位朋友,要不要嘗一嘗呀?"

"好呀!"一聽有好吃的,兩個孩子異口同聲道.

瀾溪放下買來的畫紙畫筆,去廚房放水清洗著,拿出來後,兩個孩子都一同圍著她,剛剛還鬧不和,這會兒又都喜笑顏開的並排吃提子.

她不由的笑,還是孩子啊,什麼事,都能很快的煙消云散.

聽著兩個孩子的嘰嘰喳喳,本來以為生活也會這樣平平淡淡的過渡下去,沒想到,卻傳來了一個消息,或者,是一個噩耗.

*****************************************

h市,4s汽車維修店.

賀沉風將車開進去後,車門甩上,直接從里面走到門口,站在那等著,沒到五分鍾,就有一輛商務車開了過來,副駕駛的車門打開,秘書謙快步走過來.

又到十一月入冬,北方天氣年複一年的寒冷.

賀沉風淡淡的揮手示意,然後便越過謙,朝著商務車走去,拉開車門就直接坐了進去.

謙頷首後,再往里面快步的走,去前台交代著修理事宜.

無論是什麼車子,開的年頭久了,總歸會有內部零件磨損需要換新的況.

賀沉風的車子一直都在這里維修,經理和秘書謙也都熟絡,手握著筆,正在刷刷的開票.

"秘書,我看賀總這車子都開了快七年了吧,廠家都早都停產了,咋還一直不換呢?喜歡路虎的話,可以試試新款嘛!"經理挑眉問著.

也不怪他好奇,那些總裁經理之類的,哪個不是一有好車就換啊,就只看賀沉風,始終如一的開著這白色的路虎.

謙一直都是微微的笑,等著刷卡付了修理費後,他也朝著那白色的路虎看了眼,然後道,"我們賀總,念舊."

經理看著他離開的身影,聳了聳肩.

回到賀氏,並沒有直接回辦公室,而是直接去了會議室,里面都等著各個部門的經理負責人.

謙坐在會議桌左邊的第二個位置上,認真的參與著會議,不時的將重點記下,坐在中間的賀沉風,都是沉默的聽,臉上神無波,偶爾會在哪個經理提出來的方案上指出不妥之處.

就是到現在,他一直都還在查著謝瀾溪的消息,可是一直都沒有,每次在賀沉風詢問時,他都不忍彙報.

因為每次彙報完,賀沉風都會很低的一句,"我知道了."

語氣並不哀傷,但那份無奈比哀傷還要讓人心里泛酸.

賀沉風會議的整個過程里,臉上緒基本很少有變化,中間時進來一通電話,他皺了皺眉,按掉後,很快,對方又打了進來.

選擇接起電話後,他冷漠的俊容上,神開始慢慢龜裂.

會議提前結束,賀沉風為首,秘書謙尾隨其後,其他人都陸續從會議室里大步的走出來,像是在電影里的畫面一樣.

前腳剛剛回到辦公室,後面便跟進來一個人,卻不是秘書眼前,而是副總賀以璿.

"賀沉風,你知道消息了嗎,謝父去世,瀾溪回來了!"賀以璿匆匆忙忙的,腳下高跟鞋被她踩的頻頻響.

然而,沒有她預料中的目瞪口呆,他只是瞥了自己一眼.我一會.

"喂,你傻了,怎麼連個反應都沒有?我是瀾溪回來了,謝瀾溪!"賀以璿皺眉,十分不解的問道.

賀沉風仍舊只是沉默,背在伸手的手臂,卻因緒激動,而肌肉奮起.

賀以璿簡直急的要跺腳了,正要上前推他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響,然後便是秘書謙走進來,恭敬的報告著,"賀總,所有的行程全部推掉,車子已經准備好,現在就可出發!"

"嗯!"賀沉風點頭,夾過外套,便大步往外走著.

會議時,李相思的關系,紀川堯給他打了電話,他便立即中斷了會議,讓謙立即去安排事宜.

路過一臉木然的賀以璿身邊時,終是放松了緒,嗓音低沉,"我就知道,她會回來的!"

嗯,他一直都知道,她總會回來的.uf3j.

雖然是因為知道,謝父癌症晚期,總會有走的一天,作為女兒,她不會不露面的!他知道自己有些過分了,在謝父去世這樣悲痛的消息里,竟然還會激動.

這次,是他找不到她了,所以只能換做他在原地等她.

(現在開始的是尾卷:錦瑟年伴君三生,愛愛愛)

…………………

今天6000字完畢!我得趕緊收拾收拾出門了,約了朋友逛街,好久沒逛商場了,咋還有點興奮了,是不是宅在家里太久了,哇哦!明天光棍節,大家別忘了給我這個光棍投票推薦噢!




上篇:第207章,春暖花開時     下篇:第209章,明明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