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212章,愛  
   
第212章,愛

第212章,愛



瀾溪不想,卻被他硬是抓住了手腕.

此時正是下班時間,寫字樓外人來人往,賀沉風本身就是那種會吸附人目光的男人,這樣一掙紮,更是引人注目.

微微躊躇間,就被他強勢的拉著,然後塞進了車內.

他也只是在繞過駕駛席位上來後看了她一眼,然後便發動著車子,在車水馬龍的街頭,緩緩移動.

瀾溪偏著頭,看著車窗外的h市夜景,霓虹連綿成舞動的一條線,細而瑣碎,像是她眼底隱隱閃動的光.

車子停在一家高檔飯店內,外面有門童手勢指揮著停車,車子停穩熄火後,她即便再怎麼不想下車,卻也得打開車門下去.

往飯店大堂內走時,她的腳步很慢,到最終停在了原地.

"怎麼不走."賀沉風扭身,重新走到了她面前.

"你沒必要介紹給我認識的."她抿著唇,努力讓聲音平靜.

"喔?"他挑眉,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這是你的事,和我無關!"咬字發音稍重了些,她迎著他的目光.

賀沉風嘴角微勾,"可這人你也不會太陌生."

"……"聞,瀾溪不由的蹙眉,不懂他這話丟出來是什麼意思.

他卻沒有繼續解釋下去的意思,也沒去抓她的手腕,反而是伸臂橫攬著她,強硬的往電梯方向帶著走.

電梯很快,就到達了指定樓層,瀾溪一直被他主導著,腳步跟著他往里面包廂內走.

門推開的一瞬,她的雙手都是緊握成拳,卻被同時響起的一道女音,而怔了神識.

"沉風哥哥——"

這聲音?

瀾溪抬頭,朝里面看去,果然,看到了許久不見的丫頭從位置上站起來,興沖沖的跑向賀沉風身邊,親昵的抱住了他的胳膊.

"沉風哥哥,你好壞!大老遠的讓我從香港飛過來,都不去機場接我,讓秘書就直接給我塞到飯店來了!"

"你不是最愛這里的醬骨,替你安排好了,還不舒心?"賀沉風挑眉.

"嘿嘿,還是沉風哥哥最好,那就原諒你啦!"丫頭立即將頭貼在他的肩膀上,甜甜的笑.

這視線一歪,才注意到一旁還有個人,眨了眨眼,頓時驚呼道,"咦,瀾溪姐?"

"七七……"瀾溪蠕動著雙唇.

賀沉風看了眼兩人,淡淡道,"先坐吧."

瀾溪走過桌邊,拉開椅子坐了下去,眼角余光瞥到,七七一直挽著賀沉風,挨著他一塊坐下,和以前一樣,不忘將椅子搬的更近一些.

明明是來見未婚妻的,怎麼會是七七出現在這里?還是,臨時改了約會?

她有些懵,甚至思緒也都亂成了一團,沒有辦法理清出來什麼.

賀沉風抽了抽自己的胳膊,沒抽出來後,只好作罷,問道,"點菜了嗎."

"沒有呀,等著你來才能點!"七七搖頭,渾身依舊散發著無限的青春活力.

他寵溺的笑了笑,拿過菜單,逐一翻閱著點,時不時的會問上七七喜不喜歡,後者點頭了,才會吩咐服務員.

"瀾溪姐,你想吃什麼就自己點,又不是孩子!"七七看向她,有些別扭道.

"嗯……我都行的."她點頭,找回了聲音.

點好菜後,服務員拿著菜單離開,很禮貌的將包廂門關上.

"七七,你什麼時候來的?"瀾溪抬頭,微彎著眉眼看著她問.

七七揚眉,回答,"唔,一個時前下的飛機!"

"噢."她點了點頭.

膝蓋上蜷縮的手指攥握成一團,她咬唇看向賀沉風,眼神困惑不解.

猶豫了半響,終于吱唔道,"賀沉風,你,你不是要介紹未婚妻……"

"嗯,這不就是."賀沉風朝一旁微挪著下巴示意.

"你和七七?"她瞪大眼睛,艱難的沿著唾沫道,"可我記得不是香港黎氏的千金……"

"我就是呀!"七七調皮的對著她眨眼.

"你……?"瀾溪還是一頭霧水.

"對呀,我就是那位千金,我姓黎."七七點頭,定定的著.

和丫頭其實接觸時間不長,一向也都是只叫七七,還未曾知道她姓什麼的,這會兒聽到她什麼,瀾溪只覺得,這個世界有種癲狂的感覺.

她微垂下眸光,聲音喃喃,"原來是你們訂婚……"

"瀾溪姐,你看我沉風哥哥,是不是很配?"七七又朝賀沉風湊近了一些,故意道.

見狀,賀沉風倒是沒什麼,只是伸手揉了揉七七的頭,像是看孩子搞怪一樣,寵溺的笑.

可這笑容看在瀾溪眼里,卻不是一星半點的刺眼.

她也不知自己是怎麼回事,之前看hedy和他在一起時,覺得他們很配,現在換做丫頭七七,兩人一起的模樣,也覺得很配.

還記得最初相識見面時,丫頭很義正辭的宣告著:等我長大以後是要嫁給沉風哥哥的,你明白嗎!

"七七,你的心願終于達成了."轉了轉干澀的眼珠,她低聲道.

七七當然心領神會,神氣道,"嘿嘿,是的呀!"

"什麼心願?"正在倒著茶水的賀沉風聞,挑眉看向兩人.

"秘密."七七一揚頭,模樣特別的可愛.

"喲,這丫頭長大了,也知道存秘密了?"他眯眼,故意調侃道.

"沉風哥哥,你討厭!"七七氣呼呼的嚷著.

兩人之間的親昵,瀾溪一直都是知道的,但此時關系的轉變,總覺得,他們倆的相處,反而有種曖昧在蔓延.

剛好這會兒,外面包廂的門被人敲響,服務員端著菜品推門而入,職業的微笑著上菜.

"抱歉,我先去趟洗手間."瀾溪也借此機會站起來,低聲一句.

"等我下,我正好也過去!"一旁的七七也跟著站起來,顛顛的跟在了她身後.

*****************************************

洗手間內,里面淨化空氣,噴的是很濃郁的香水,有些嗆鼻.

一旁的七七跟她並排站在洗手池面前,正對著鏡子整理著自己的頭發,牙齒咬著皮筋,兩只手將有些凌亂的馬尾重新攏好,然後紮起來,一系列的動作,都讓人看著特別有朝氣.

瀾溪彎腰將手伸在水龍頭下面,水柱流下來,有點涼,不過卻能讓她清醒.

"七七,沒想到你會是那位黎氏千金."瀾溪悶著頭,覺得涼水蔓延過指間,有些刺骨了.

"哈哈,沒想到吧!"七七依舊得意洋洋.

"恭喜你."她抬頭,用力微笑,右眼皮卻跳痛的厲害.

聞,七七一怔,看了她半響後,眼珠骨碌骨碌轉了半響,昂著下巴,高傲道,"是該恭喜我啦,我不是過嗎,我是要嫁給沉風哥哥的!你看,我沒有大話吧!"

"可你的年紀……"瀾溪點了點頭,遲疑的問著.

"所以才訂婚的呀,我已經滿十八周歲了!"七七眉眼彎彎,見她眼神微暗,繼續補著道,"沒准我們到時是先辦婚禮,然後再等我到了法定年齡再去登記!"

"噢."瀾溪很低的應上了一聲.

丫頭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觀察了她半響的神色,竊笑道,"瀾溪姐,你好像不怎麼開心呢,不是恭喜我嗎?"

"開心,替你開心."吸了口氣,她覺得自己臉部肌肉都有些不自然了.

"那走吧,我們快回包廂去吧,我都餓死啦,飛機上的餐難吃到要死!"七七上前,拉了拉她的胳膊.

"好."瀾溪點頭,跟著她往洗手間外面走著,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看著一旁七七青春蓬勃的嬌容,她咽了咽唾沫,彎唇道,"七七,你先回去,我打個電話."

"那你快點!"七七皺了皺眉,不耐道.

"嗯……"她點頭,看著丫頭輕快的身影往里面的包廂走去.

回到包廂內,七七坐下後,陪著賀沉風聊了幾句,又等了一會兒,卻仍舊不見瀾溪進門.

賀沉風當下皺眉,七七也是一頭霧水.

等她在跑回去洗手間找人,卻哪里還能見到瀾溪的身影,頓時兩人都措手不及起來.

"啊,那位和您們一塊的姐啊,剛剛她就下電梯走了!"還是服務員好心告訴.

賀沉風眯眼,臉色越發的沉,一旁的七七,捏著手指低下頭.

*****************************************

從飯店里出來,瀾溪像是游魂一樣,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

覺得餓,卻又沒什麼胃口,青春活潑的七七,以及沉穩內斂的賀沉風,好似這樣的兩個人湊到一塊兒,也是特別的搭.

她知道自己挺沒用,可她真的是沒辦法繼續待下去,也許選擇再回h市,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等終于找到公交站後,她研究著線路,中間還倒了輛公車,才回到了家.

現在才十一月下旬,還沒有到北方大冷的時候,可夜風從領口灌進來,卻也同樣刺骨的冷.

從區進去,一直往自己所住的住宅樓方向走,走到樓下時,她卻愣在那里.

因為那里停著輛白色的路虎,里面儀表盤亮著光,男人深邃的俊容若隱若現.

賀沉風也是瞧見她的,直接打開車門下來,冷峻的眉眼盯著她,大步直直的朝她走過來.uk0z.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里?"她驚詫的看著他.

"你自己跑什麼!"賀沉風卻沒回答她,反而沉聲的叱.

"也都介紹過了,我也剛好有事,就先走了."她眼神散亂,淡淡的.

"有事,你有什麼事."他皺眉.

胃里有些空,夜風又很冷,她動了動唇,"太晚了,我想回去睡覺了!"

完,不等他反應,就快步往樓門洞里面走,似乎是想逃避他,所以腳下步伐走的很快.

可身後男人追著的腳步更快,那麼用力的將往上踩著台階的她拖了下來,強硬的抵在角落里,眸子里的顏色,越來越黑.

"你放開我!"她咬牙.

"不放."眉眼雖然冷峻,但聲音卻懶懶.

"你!"她抬眼瞪著他.

賀沉風眉角微挑,熾熱的眼睛盯著她,像是那種獵人終于找回丟失的獵物那種眼神,牢牢的.

"瀟瀟,你還愛不愛我?"

各自屏息之間,他忽然毫無預兆的開口問,眉目之間,是難掩的深.

瀾溪嗓子發緊,怔怔的看著他.

丫看的去.以前兩人在一塊時,誰也都沒主動提過愛這個字,就連喜歡,他也都是在個別時候,不經意間表達出來的.

可他們彼此卻都知道,他愛她,她亦是愛他的.

"如果你能告訴我,你不愛我了,我就信你忘了也放下了,我也就不糾纏你了."他時,甚至還是慵懶笑著的.

她像是忽然失聲,什麼話也不出.

"!"他喝道,似是故意在逼她.

我不愛你了.

其實只是簡單的五個字,但她卻拼盡全力也不出口.

就這樣僵持著,兩人互相對視著彼此,都能在對方瞳仁下,看到自己.

"真乖!"她沒有出聲,反而讓他更加愉快.

在她皺眉抿唇的當下,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臉,低沉道,"上去吧."

*****************************************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去上班,謝母帶著家伙去區公園里散步,她待在家里看電視.

電視上還熱熱鬧鬧的放著綜藝節目,她卻沒辦法專心去看,腦袋里不停回放的都是賀沉風最後的神,揪在她心里.

驀地,外面有敲門聲響起,她愣了下,起身朝著門口走去,還以為是謝母忘記帶了鑰匙,卻沒想到,外面站著的竟是七七.

"瀾溪姐……"丫頭看到她,低眉順眼的叫人.

"你怎麼會來?"瀾溪驚訝,卻也連忙讓過身子,"快進來吧!"

坐到沙發上後,丫頭還悶著頭,連一旁瀾溪遞過來的果汁也沒有喝.

"瀾溪姐,對不起呃!"

"怎麼忽然上對不起了?"瀾溪一頭霧水的看著她.

"你是誤會我和沉風哥哥了吧?"七七咬唇,可憐兮兮道.

聞,瀾溪捏著手指道,"你們都訂婚了,我哪有什麼誤會的,倒是你別誤會了……"

"哎呀,不是啦!昨天我是故意想要逗一逗你的,誰知道你竟然中途走了!"七七打斷她的話,急急解釋道.

見瀾溪一臉茫然,七七不由的低呼道,"我和沉風哥哥沒有真的訂婚啦!"

"可賀氏是宣布了訂婚消息的……"瀾溪將一口唾沫咽下去,驚訝的喃喃.

七七歎了口氣,第一次臉上多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惆悵,"我姓黎,是香港黎氏家族的私生女,因為我爸不想我被家族里的紛爭卷到,所以一直被寄養在法國!和沉風哥哥認識後,他一直都很照顧我."

"會對外宣布是訂婚,其實就是個煙霧彈而已!因為我爸若是平白無故的為我拿錢給沉風哥哥注資,家里會鬧翻天了的,所以才美名其曰是訂婚,這樣注資也就理所當然一些!我雖然我長大後要嫁給沉風哥哥,可其實也只是嘴上的,我沒真想讓他做我老公的,我就只是比較黏他而已!"

到最後,丫頭有些委屈的看著她,其實就是開個玩笑嘛!

瀾溪遲緩的腦袋微微轉動著,好像以前賀沉風真的和她過,丫頭的家世比較複雜,一兩句話不太好清楚.

這些都不重要,她現在只有一條思緒是最清晰的.

賀沉風沒有訂婚……

*****************************************

瀾溪是被七七連拖帶拽弄下樓的,連大衣的扣子都沒有系好,一從樓門洞出來,就看到那輛白色的路虎停在那里.

"快走啦!"七七催促著,拽著她更加快步的走.

終于走到車面前,七七將車門打開,也不知丫頭哪里來的那麼大的勁兒,就將她推上了車,還特別豪邁的拍了拍手.

"好啦,我的任務完成啦!"完,丫頭就腳底抹油的跑開了.

車門被甩上,那聲音還震在耳膜里嗡嗡的響.

瀾溪屏著呼吸,側頭朝一旁看去,男人單手支撐在方向盤上,臉部線條流暢,一雙墨眸,正深深的看著自己,里面星星點點的,盡是輕芒.

他是等待的姿勢,很有耐心,就像是這八個月一樣,一直都在耐心的等.

"都清楚了?"他慵懶的扯唇.

"……嗯."瀾溪遲緩的點了點頭,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還有什麼誤會嗎?"他繼續問,將眼睛眯起來了些.

"……"她咬著唇角,怔怔的看著他.

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此時的感覺,原本以為一切都已從手中流逝,一個恍惚間,卻又都失而複得.

她不太敢相信,一切是真的.

賀沉風棲身朝她湊近過來,眉眼放大,"那你現在可不可以告訴我了,你還愛不愛我?"

"愛!"

誰的聲音,那麼肯定,那麼清晰.

…………………………

後面還有更新,會很晚!昨晚做了一個夢,夢里有個好男人,早上時,真不願意醒來.




上篇:第211章,一直在等你     下篇:第214章,每一天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