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222章,大結局(三)  
   
第222章,大結局(三)

第222章,大結局(三)



夜色恬靜.

將窗簾都拉的嚴實後,瀾溪走到床邊坐下,拿過一旁的枕頭抱在懷里,徑自的發呆著.

浴室里水聲停止,拉門被拉開,已換好睡衣的賀沉風從里面走出來,將手里捏著的毛巾直接朝她扔過來,隨即自己大步跨過來,直接橫躺在她的腿上,像是只懶洋洋的豹.

瀾溪垂著眼接過,很默契的給他擦拭著還濕著的濃密發絲,手下動作很是輕柔.

可能是太舒服,過程里,賀沉風閉著眼,棱角分明的臉上盡是放松的線條,唇角微勾,夜里有種蠱惑人心的味道.

擦拭的差不多大半干後,瀾溪將毛巾攤開後疊好,嘴里柔聲著,"擦好了."

"嗯——"賀沉風孩子氣的乖乖應,抬手就去抱她的腰,提著往床頭送.

側身將她摟在懷里躺下,柔軟輕細的骨骼貼著他的,舒服的他直用下巴去磨她的額.

"賀沉風."她輕輕的開口.

"唔."他應.

"這個鑽戒好漂亮啊."將左手抬起送到他眼前,輕晃.

"嗯."他聲音依舊淡淡的.

咬了咬唇,她繼續道,"你還沒跟我,你怎麼設計出來的?"

"想著你,就設計出來了."他挑眉,鑽石在燈光下,閃閃爍爍.

"噢,是這樣啊!"瀾溪點了點頭,又問,"那你求婚時緊張嗎?"

"不緊張."賀沉風皺了下眉,有些硬聲道.

不緊張嗎?

假的吧,當時他從餐廳出來後,步行街到江邊那一路,放在口袋里的鑽戒盒子,都快被他捏出水來,設想著一萬遍接下來要怎麼做,怎麼.

瀾溪笑了笑,沒什麼,似乎一切都心知肚明.

舔了下唇,循環漸進了半天,她開始進入主題,"接下來我們的行程應該是去登記結婚了吧,還有一個多月就除夕了呃,是得盡快吧?"

聞,睨向她的墨眸微微眯了起來,嘴角也狡詐的勾起.

"嗯?"她咬唇,語調里幾分催促.

賀沉風卻仍舊沒開口,只是眼里閃過的精光很多,在她還准備追問時,他的吻就落了下來.

開始時她還掙紮抗議著,到最後都變成嗯嗯呃呃的呻.吟聲.

等著他將自己壓著,從後面進入時,她還氣喘籲籲的發不出聲音來,隨著他越來越快的沖撞,她更是神識都開始飄離起來.聲開上聲.

泛的眼輕眯,凝著倆人相扣在一起的手指,心里哼哼:到時主動求婚,看你還敢不從!

*****************************************

同樣的夜.

熱鬧的私房菜館,服務員在領班的監督下,忙碌的穿梭著.

賀以璿邊系著衣扣,邊往電梯方向走著,一旁身姿卓越的男人,懶懶跟著.

倆人從醫院出來,他就直接開車去了江邊,也沒話,好像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緒里久久,等回過神來時天色都降了下來,就一起過來這里用晚飯.

在紀川堯跟她講了自己的經曆後,她對他稍稍的和顏悅色了一些,至少看法上有很大的改變.

"璿璿."踏入電梯,他驀地開口.

賀以璿下意識的皺眉,毫無意外的一眼瞪過去,已然猜到他後面會什麼.

也果不其然,路潛挑/逗道,"今晚要不要跟我共度良宵?"

"你覺得呢!"賀以璿咬牙,伸手按下了數字"1".

"考慮考慮,年齡大的女人不是容易寂寞麼."路潛卻纏著道.

"你給我閉嘴!"她有些爆發的前兆,吼完後,還身後擰了他胳膊一下.

"璿璿,我還是比較喜歡你在床上暴力."他卻笑的更加妖異,湊的更近吐氣.

賀以璿臉色驀地一下就瞬間漲了,眼睛睜的圓圓的瞪他.

閉合的電梯也就是在此時又緩緩的拉開,倆人這樣曖.昧的一幕,就被外面的人看的真切.

知道有人進來,本想怒吼幾句的賀以璿也只好作罷,往一旁挪著腳步,只是抬眼時,渾身的血液都開始倒流.

電梯外站的也同樣是一對男女,似是夫妻,相互挽著,畫面看起來很和諧.

只是男人的眸光和里面的賀以璿一樣,無法抑制的茫.

"亮亮,你認識的朋友?"還是女人開口打破了沉默.

喚聲一出,不動聲色的路潛,明顯感覺到,身旁的賀以璿呼吸停頓.

"啊,是."男人點頭,一塊進去了電梯.

電梯門緩緩合上後,幽閉的空間里,承載著四個人,空氣不流動的關系,悶悶的.

"亮亮,你怎麼都不介紹一下呢?"

"璿兒……咳!"男人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又連忙改著稱呼道,"以璿,這是我太太."

背脊挺直,賀以璿伸出了手,"你好,賀以璿."

"你好!"女人笑了笑,輕握了她的,"亮亮的朋友我都認識,就是賀姐還是第一次見到呢,看來還是走動太少的關系."

"呵呵."賀以璿笑的有些干.

"不過以後恐怕也沒機會了,下周我和亮亮就移民到澳大利亞了!"女人聳肩著.

"移民?你不是在北京軍區……"賀以璿大驚,看向男人.

男人似乎目光一直是凝著她的,見狀,嘴巴微張.

只是,女人卻幫他回答著,"我也覺得亮亮可惜了首長的軍銜,可他還是偏要放棄,因為我懷孕了嘛,家里人都在澳大利亞,還是得去那邊,能被多照顧!回h市是來辦手續的!"

"懷孕了啊,恭喜你們."像是被注入了什麼,賀以璿聲音尤為的不自然.

女人彎唇點頭,似一點都沒感覺出,反而笑容越發幸福.

瞥向路潛時,她又問道,"這位是你老公麼?"

"不是."賀以璿搖頭.

"那就是男朋友了?"

"呵呵是."這回回答的卻是一直不出聲的路潛.

很自然的伸手攬過賀以璿,大方的對他們兩人笑,"你們好."

"真的很相配呢,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結婚,不過就是結婚了,我們恐怕也參加不了了,太可惜了!"女人由衷的著,面露惋惜.

不知道是不是結婚二字刺激到了男人的哪里,他的表有些僵硬,攬著女人道,"電梯到了,我們走吧."

女人點頭,依舊是之前親昵的姿勢,兩人走出了電梯.

回頭時,男人唇角輕動,"再見."

"再見."賀以璿亦是,語畢後,眼神別開.

前面的兩人已經走遠一段距離,電梯口還有等待著進來的顧客,路潛攬著賀以璿往外面走著.

眉角微挑,微藍的眼睛朝她看去,又眯了眯.

她今天失常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因為若是以往,他這樣親昵的舉動下來,她一定是掙紮加怒吼,可今天卻一點反應都沒,出奇的溫順.

俯著俊容湊近了一些她,扯唇道,"嘖,兩個曾經傾心相許的男女,要這樣寒暄,可真叫人辛酸啊!"

賀以璿瞪他,唇角抿的很緊.

"璿璿,你裝若無其事的模樣,真的好丑!"他卻懶懶的繼續.

聞,賀以璿的手指攥握成拳,已被戳中.

出來後,因為他們是在上面結賬過的,所以直接往餐廳外面走,那對男女還在收銀台那里,似乎在兌換發票.

踏出餐廳時,賀以璿還不自覺的扭頭往回看,看著那記憶最深處的翩翩少年,似一如當初.

有人將她的頭扭了過來,她皺眉,卻聽到路潛認真道,"人,要朝前走,向前看."

*****************************************

賀以璿偏頭看著車窗外,那不時掠過的霓虹燈影,像是她眼底極力掩飾的淚光.

冰城的夜晚,依舊那麼的美,有些人與事,卻早不複當初.

亮亮,旋兒,以前是誰那麼愛喚,閉眼時,耳邊還一陣陣的回蕩.

"原來你的舊人結婚了."路潛握著方向盤,瞥著她道.

賀以璿沒出聲,卻也是同樣默認了.

"還是個當兵的,挺男人的,我這輩子最想的就是當兵,可惜天不遂人願."

她想要調侃他幾句的,可卻是有心無力,腦海里還停留在之前的電梯里.

"我看他還沒忘了你,你也是吧?"似是不經意的,他丟出來這麼一句,眼角余光卻一直攫著她的神變化.

"忘了,沒忘了,又有什麼區別."賀以璿淡淡的蠕唇.

"沒忘的話,不是可以爭取."路潛眯眼,語氣森森.

"有什麼好爭取的,你不是也看到了,他結婚了,妻子現在懷孕了,就要移民了.怎麼爭取,難不成讓他離婚,拋棄妻子?那也只是在電影里才有的節,人都要生活的.更何況,若爭取的話,當年早爭取了,就不會主動放棄了."

"你主動放棄的?"路潛聽到最後,不由的問.

賀以璿笑了笑,又緩緩道,"軍校畢業後,他就進了北京軍區,他家里人希望他盡早成婚,最好也能找到個當兵的,在軍區里能有個照應.他是要娶我的,可我那時候還懷著野心,怎麼可能嫁人,怎麼可能放棄一切,怎麼可能跟他去北京?"

"現在挺好的,他的太太跟他很配,聽是軍區里的政委,結婚這麼多年了,現在也有孩子了,真的挺好的……"

她最後的聲音已然是喃喃,眯眼看過去,能看到霓虹燈影下,她眼底的閃爍再也掩飾不住.

路潛沉了一口氣在心底,知她和舊人的不再可能,眉眼竟不自覺的彎彎.

之後沒有再交談,車子很快開入了賀宅,停在門口時,賀以璿低頭解著安全帶,聲音疲乏著,"我走了."

"路潛."車鎖卻沒開,她只好扭過頭去,卻連瞪眼都沒力氣了.

路潛將她所有表收斂入眼,很明顯的,她因為見到老人,這一路都是心神不甯,就連現在看著他,眼神都是空茫到不行,魂早就飄到十萬八千里.

"我要下車."她皺眉,繼續著.

正想著自己伸手主動去開鎖時,他卻驀地向前,好不預兆的,直接咬上了她的唇.

她睜大了眼睛,能清晰感覺到他的舌伸進來,在每顆牙齒上舔過.

他們兩個的關系起來好像很奇妙,若不熟吧,太掩耳盜鈴,可若熟吧,好像也不太是,至少沒熟到可以做侶之間這樣親昵的事.

雖然已經睡過兩次覺,可都是在她喝醉的況下,她強調的讓其當是酒後亂性.之後的相處下來,他們也都沒什麼進一步,雖然他總是挑逗,向她發出曖/昧的邀請,但也止于此而已.

"你干什麼!"終于放開時,她立即用力推他.

"我嘴唇軟麼?"路潛有些春風得意,笑眯眯的看她.

"你!"賀以璿惱羞成怒,狠狠的瞪著他.

他卻很是開心,揚唇道,"璿璿,你一整晚都心神不甯,不過,剛剛接吻時,你是不是把老人從腦里拋出去了?"

"我……"賀以璿皺眉,只了一個字,失語了.

因為他的都對,剛剛那一瞬到現在,她好似很輕易的就將其他事和過往都丟掉了,心神都被他的吻給主導了.

"不用太感謝我."路潛有些欠揍的著.

"感謝你個大頭鬼!"她氣呼呼道,臉上溫度卻在攀升.

想要動手時,路潛一旁的車窗玻璃,忽然就被敲出了聲響,賀以璿一怔,看過去,立即睜大眼睛.

本來吃過晚飯後到院子內散步的梅姨,就看到車子停在家門口,她好奇的走過去,就隱約看到里面女兒的輪廓,等著她下車時,將剛剛車里發生的那一幕也是看在眼里,頓時就快步走了過來.

路潛將車窗放下,就看到一名美婦人站在那,他是認識的,因為今天在醫院時看過.

"以璿,是你的朋友嗎?"梅姨忙問.

"阿姨您好."路潛很恭敬的笑著點頭.

*****************************************

客廳里,梅姨高興的吩咐著傭人,不停的拿著水果和茶水上來.

"路先生吧?看你像是混血啊!家在哪住啊?是h市人嗎?"梅姨慈愛的詢問著.

路潛微微笑著回應,"我爸是香港人,我媽是美國人,我現在長居的地點是紐約,不是h市人,不過我和沉風是多年好友."

"啊,是沉風的朋友啊!"梅姨一聽,低呼著,隨即又問,"那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二."路潛答.

"三十二,可是跟以璿同歲呢!這個年紀的話,成家了嗎?"梅姨一聽,朝女兒看了眼.

"還沒."路潛搖了搖頭,嘴角笑容更深.

"怎麼不著急呢,看你的樣子也是事業有成了,人生大事也得抓緊啊!其實我家以璿挺不錯的!"

"媽!"聽到最後一句,賀以璿實在坐不住了.

路潛卻不聲不響的接過來一句,"阿姨,我覺得也是."

"呵呵呵,是吧!"梅姨聽後,高興的不得了.

沉風和瀾溪也都是要准備步入婚姻的人了,就是自家的女兒,年紀不了,卻一直沒個人,做母親的著急啊,今天看到這位陸先生,頓時看到了光明.

"時間不早了,你快回去吧."賀以璿開始逐客.

"哪里不早,陸先生才待多大一會兒啊!"梅姨不高興道.

路潛瞥向對面的賀以璿,忍住笑意,正色著,"阿姨,您直接叫我路潛就行,更親近,今天確實晚了,等改天我再登門拜訪!"

梅姨有些惋惜的點頭,起身熱的送著他出門.

"路潛啊,有空就常過來,和以璿你們都是年輕人,多走動走動比較好!"

"好的."路潛笑著點頭.

臨出門口時,賀以璿硬是被梅姨給推了出來,也就只好繼續送著他往院子外走.

自己母親剛剛的表現,讓她無地自容到要死,一向氣勢十足的她,這會兒卻渾身都是不自在,甚至有些抬不起頭來.

這樣一直走到了院子外,賀以璿頓住腳步,"你慢走."

"嗯."路潛淡淡的應.

腳步卻沒動,反而是很認真的問上了句,"璿璿,你或許可以考慮考慮我?"

賀以璿聞,心里極沉的震了下,以為他又是挑逗,可抬眼卻發現他眼里神都是那樣認真.

"不懂你在什麼!"心慌的丟下一句後,她便扭頭跑了回去.

路潛看著她身影直至消失在視線里,笑容擴散在冬夜里.

*****************************************

進入十二月,早已封江,可來江邊的人卻一直都不少,尤其是周末,依舊是熱熱鬧鬧的.

江邊的商廈里,門口拐角處站著三個女人,嘀嘀咕咕的也不知在著什麼,卻不時的吸引周邊的目光.

"瀾溪姐,你別太緊張了,你臉部肌肉都在抖呢!"正在給她整理裙擺的七七,仰頭著.

"呼!"瀾溪往外長長的舒了口氣.

"來了來了!沉風已經走到江邊那里了!"在玻璃門上趴著觀望的賀以璿,立即低喊著.

"瀾溪姐,快去吧!"七七推著她往外走.

裙擺很蓬,看不到里面,她踩的是一雙雪地鞋,明明可以走很穩的,她卻腳步踉蹌.

"璿姐,怎麼辦,我不想繼續了,我我我……"走到門口時,她哭喪著臉看向賀以璿,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更加讓她緊張了.

"別這麼沒出息,都到這個份上了!快點出去!"賀以璿橫眉,更加大力的推著她出去,嘴里還念叨著,"你別管其他,就直接朝他走過去!"

瀾溪提著裙擺,有些抖著手往外走著,心里雖然也是一遍遍默念著,要鎮定,只看著他.

可她想的太簡單了,從她一走出商廈,外面就立即傳來低呼聲,相互傳著後,就都朝著她投遞過來目光.

也不能怪其他人,誰叫她穿著一襲婚紗款款走過來,周旁有沒有別人,怎麼可能不吸引人目光呢.

閉了閉眼,瀾溪不停的給自己做著心里建設,咬牙堅定的,一步步朝著那里站著的高大男人走,大有豁出去的魄力.

賀沉風正准備拿手機給她打電話,約好了地點人卻不在,聽到周圍騷動時,他也只是不經意的看過去,卻瞬間怔在原地.uhtu.

妖異的冬夜,繁星矜持的閃爍,他愛的女人,穿著潔白的婚紗,正朝著自己步步走來.

他的瀟瀟啊……

終于走到了他的面前,瀾溪眸光如同頭頂的月亮,柔柔亮亮.

"瀟瀟……"賀沉風開口,臉上的震驚還未消散.

學著他之前在江邊的摸樣,她也單膝跪在地上,手里沒有任何東西,只是將自己的右手輕抬,頓在半空.

"賀沉風."她出聲,又頓了頓,吸了好大一口夜風才道,"從你帶我見伯父的那天起,我每天都做著同一個夢,我是多想多想嫁給你啊!這一路走來,我每分每秒都在慶幸,慶幸遇到你,慶幸你看上這麼平凡的我,慶幸我們如今仍舊在一起!我今年二十九了,馬上快三十,還有個孩子,他很招人喜愛,你想不想照顧我們母子?"

"你要不要娶我?你娶我好不好?"最後的一句,她放低一切,近乎哀求.

賀沉風一生中的呆若木雞,就是在這一時刻.

他就是有些惡意,想要看她著急,誰叫她之前讓他受那麼大的憋屈了.

可卻沒想到,她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還在這麼多人面前,這是他內斂安靜的瀟瀟,絕對不會做出來的,卻為他.

風刮著,眼眶的熱度卻不減,他朝她邁了一大步,握住她的手,強勢的拉她起來.

"笨蛋!"他狠狠的叱,眼里卻是綿綿的深.

他每天,也都做著同一個夢.

…………………………

今天分兩章放吧,不然怕更的晚,下午還有一章長更.又到28,還是拉一下票吧,最後一個月爭奪了,希望大家還能繼續支持吧!我會努力將這個結局寫的完滿一些!




上篇:第221章,大結局(二)     下篇:第223章,大結局(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