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第223章,大結局(四)  
   
第223章,大結局(四)

第223章,大結局(四)



可能是當眾求婚的關系,瀾溪的臉皮也越發的厚起來,回到家里,她還從後面抱住他的腰,纏著問,"賀沉風,我們什麼時候去登記呀!"

"還冷不冷了?"賀沉風握著她的手回身,去摸她的臉.

感動和激動過後,他看到她**著大半個肩膀和凍的鼻頭就忍不住火大,直接開車載她回家.

"不冷."她笑著搖頭.

"賀以璿的主意吧?"他挑眉問.

"呃……"瀾溪舔了舔唇,吱唔著.

確實是賀以璿出的主意,詢問了她賀沉風是怎麼求婚的,她--了後,便給她了這麼個主意.

以賀以璿的分析來的話就是,重複了當時他的景,讓他受挫的自尊心得以安慰,再一個就是,江邊人那麼多,不管怎麼,他都不舍得給她難堪的!

"女方主動求婚,今天周末,江邊人那麼多,明早你等著上《生活報》的頭版頭條吧!"

"啊,會嗎?"她這會兒才開始緊張起來.

"你呢."他叱,眉眼慵懶.

聳了聳肩,她破罐子破摔,"反正也豁出去了."

賀沉風深深的凝著她,此時她一身潔白婚紗,看的他心神搖曳的蕩漾.

"那我們到底什麼時候去登記啦!"她又開始追問.

"現在有比登記還重要的事."眼睛掃過她露出的鎖骨,沉聲道.

"什麼事?"她不解的眨眼.

下一秒,便低呼出聲,"啊!"

賀沉風已經彎身將她扛在了肩膀上,快步的就往樓上走去,他現在緊急要做的事,就是將她的婚紗給剝下來!

又一日晨來,餐桌上早餐豐盛.

相比較男人的神清氣爽,體力不佳的瀾溪,毫無意外的精神懶懶,坐在那都有些像是沒骨頭一樣.

將一旁新送來的報紙拿過來翻開,一頁頁的找了遍,還是看到了那條跟她有關的新聞.

"還好不是頭版頭條."她還是有些欣慰道.

"好像標題也不吧."賀沉風抬眼睨過去,故意道.

瀾溪哼哼,那個標題的字好像確實用的大了點,不過還好一旁附帶的圖不算太大,是黑白頁面,不是非常清晰.

他也沒再多什麼,只是徑自的吃著早餐,偶爾偏頭看向桌角放著的日曆.

悶了半響,她低低道,"我可以跟經理請假晚去幾個時呃!"

"哦."他淡淡的應.

"賀沉風……"她抿唇,柔柔的看著他.

"今天不行,公司里有很重要的事."他低笑著看她道.

"那明天呢?"她眼睛暗了下又亮起.

賀沉風好像在認真思考一樣,最終給出個答案,"明天好像也不行,我再看看時間."

"我到車庫將車開出來等你,你去上樓換衣服,乖."著,他將杯里的牛奶全部喝光,直接站起來往外走著.

只是起身時,他刻意朝著日曆看了眼,距離他選定的好日子還差那麼幾天.

到時早上起來,也不,直接開車就載著她去民政局,應該也會是個驚喜吧!

勾了勾唇,他往玄關處繼續走,留下了一臉呆然的女人.

*****************************************

今年的雪好像下的特別頻繁,從十二月以來,這大半個月,幾乎隔幾天就要下一場雪.

而路潛因為去了趟家里和梅姨聊過後,就更加肆無忌憚的跑來接她,直接代替了她的司機職位.

從賀氏大廈里出來,她就看到了他的車子又穩穩的停在那里,坐進去後,她蹙眉問,"還有一周就元旦了,你都不回去迎新年麼."

"呵呵,回哪兒,香港麼,沒有人會在意是否少一個我."路潛淡淡的笑,眼里卻一點笑意都無.

賀以璿繼續道,"那你在美國生活這麼多年,應該也和美國人一樣,特別重視陽曆的新年啊."

路潛並沒有回答她,只是徑自的開著車,也很是專心的開著.

過了半響,他忽然問,"你對賀氏的野心也早都不複存在,有沒有想過去紐約分公司?"

"沒."賀以璿一怔,卻也還是搖頭.

"不喜歡那里?"路潛挑眉,神卻認真.

賀以璿見狀,想了下,同樣認真的回答,"我待在h市很好,而且我也確實不太喜歡去國外生活."

"嗯."路潛點了點頭,沒再多什麼.

她皺了皺眉,也是一頭霧水.

晚上還有個飯局參加,車子停在了一座酒樓,她剛想開口讓他回去,卻被他搶先.

"結束給我電話,我就在附近."

她抿了抿唇,最終並未什麼,打開車門朝酒樓走了進去.

服務生引領往里面走時,她還忍不住眯眼朝外面看去,那輛私家車還在,心里有些亂.

最近整個公司都在傳,璿副總新交了男朋友,而且描述的繪聲繪色,弄的她有時都不禁有錯覺,好像真的有了男朋友一樣.

酒局結束出來時,她一身酒氣,眼睛里也盡是蒙意.

還是路潛從車上下來,主動過來摟著她送進了車內,等他繞過車身重新坐進去後,她整個人就一頭歪過來,身子更是熱乎乎的貼了上來.

路潛喉結連著滾動了好幾下,才勉強抑制住下腹的緊繃.

瞥了她一眼,在發動車子時,他並未選擇通往賀宅的方向,反而就近去了自己所在的酒店.

到了後,他彎身過去,將她打橫抱在了懷里,一路電梯直往上.

掏房卡時,他暫時將她放下,她的手臂就軟弱無骨的朝他搭過來,若他不伸手提住她的腰,她就會立即軟下去.

"璿璿?"他扶著她往臥室里面走,用手輕捏著她的臉.

"……嗯……"賀以璿迷迷糊糊的,身子卻不停的朝他靠過去.

她掛在他的胸口,吐出來的酒氣就都噴在他的胸膛之上,本來兩人又不陌生,這很輕易的就能挑起他的興致來.

將她放在床上後,路潛也跟著單膝湊過去,捏著她的下巴便輕輕的吻,手連同著一塊在解她的衣服.被人的打.

她是醉著的,神識雖不至一點不清,但也還是不清明的.

將她整個剝光,路潛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凝著她看,眼里都是炙熱的.欲.

最終,腳步聲響起,然後是浴室的嘩嘩水聲.

賀以璿是在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的,酒醉後頭是炸裂開的疼,胃里也是極其的不舒服.

抬手擋在額頭上時,有男音響起,"喝點蘇打水,對胃好一些."

"嗯……"她含糊不清的應了一聲,掙紮的就坐了起來,迷瞪的將水接過來,直接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ui0y.

蘇打水很養胃,尤其是再最後的第二天喝上一瓶,胃部的難受就會瞬間減輕很多.

等著都喝完了後,她打了個飽嗝,瞅著瓶子時,順帶著看到了赤/裸的自己,頓時低叫了聲,"啊!"

"現在才叫,晚了吧?"男音又響起.

賀以璿朝聲音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靠著床頭的路潛,"你,你——"

"不用質問,我帶你來酒店的,衣服也是我幫你脫的."路潛拿過她手里的空瓶,隨手丟在了垃圾桶內.

"我們又……?"賀以璿抿唇看著他,拉緊了被子.

"昨晚沒有."路潛抱著肩膀.

"真的?"她驚訝的看著他.

細細盯了他半響,都覺得他不像是再開玩笑,也徑自感覺了下,好像也只有酒醉後的頭疼,身/體上並未有太多的酸痛.

"你現在酒勁過了嗎?"他懶懶的問.

賀以璿點頭,卻還是半信半疑的道,"嗯,就頭還有些疼."

"清醒著就好,我得讓你記住,我是怎麼要你的!"他卻忽然有了動作.

"什麼……"她還沒反應過來,就整個被他撲到.

抬手想掙紮時,卻都被他握住舉到了頭頂,擺成任人宰割的姿勢.

一記吻後,路潛笑的張揚,"璿璿,你知道我昨晚忍的多辛苦,可我總不能在你酒後,到時你又該找理由只是酒後亂性,所以,我得讓你清醒的知道發生的一切!"

"路潛,你放開我,你……"她掙紮,卻又被他重新堵住了唇.

和前兩次一樣,他就是擠進去後,她還是不安分的手腳亂蹬,長長的手指甲撓著他,下手沒輕重.

路潛也同樣激烈,在她身上噬/咬,渾身都散發著想要征服的力量.

等著她終于被他馴服成乖巧的貓時,他才漸漸減緩了力道和速度,卻仍舊是深深的占有著她.

賀以璿咬牙,卻抵擋不了他帶來的不斷攀升的快/感,不受控制的陷入肉/欲當中,甚至是渴望,渴望他將自己撕碎,吞掉.

他們倆人都清楚的知道,這次和之前的兩次,不同了.

*****************************************

好像從十二月下旬開始,日子就會越來越熱鬧起來.

外國的節日加上陽曆的新年,讓人感覺喜氣洋洋的,瀾溪卻不怎麼愉快,因為經理分配她去外地出差,重要的是還要在外地住一晚!

她推脫,可經理卻不干,因為年底忙,派不出去人,她之前在mike和奶奶來時請了假,就被他捉到了話柄,非要派她去.

瀾溪簡直郁悶死了,登記的事不順利,工作上也不順心,嗚!

晚上回來時,想要跟賀沉風,可他加班到很晚,她都睡著了,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每家公司企業,到了年底都是最忙碌的時候,他是總裁,要比平常人更加的忙,側頭看他時,即便是睡著著,還能感覺到他的疲憊.

所以瀾溪起來時就沒忍心叫醒他,想著等她到了機場後,在給他打電話.

洗漱完畢後,將自己的旅行包整理好,她輕手輕腳的走出了臥室,把早餐弄好了,放在餐桌上蓋好,看了眼時間,她才准備出發.

只是才走到玄關套鞋子時,就聽到樓梯處有了動靜,她抬眼看過去,就看到已經起來的賀沉風正走下來.

"你醒了呃!"她微怔了下,才開口道.

賀沉風剛要應,卻看到了她手旁放著的行李包,立即臉色一變.

"你要去哪兒!"他沉聲喝道.

"呃?"瀾溪被他清早起來的一聲喝給嚇到.

"拿著行李要去哪?"賀沉風大步走過來,步伐帶著勁風.

"我早上的航班要去機場,我……"她眨眼,張嘴解釋著.

"不准走!"他卻聽到一半,就打斷了她的話.

"不行啊,我……"她皺眉.

話被他再一次打斷,臉色陰沉,"又想這樣偷偷摸摸的走?還是去加拿大嗎!"

"賀沉風,你聽我啊!"瀾溪這才明白過來,哭笑不得的著.

墨眸緊眯,他卻回身拿了什麼後,拉著她就往外走著,"跟我走!"

"去哪兒啊?"她十分不解的被他拉著往外走.

"閉嘴."他吼,腳步更快.

從家門里出來,直接走向車庫,將她塞進車後,就猛的發動油門,一路行駛出區,路上狂奔著.

一路上,她好幾次開口都被他硬聲打斷,只能乖乖的坐在那,有些犯愁接下來的航班.

等車子終于停穩後,她才發現他的目的,民政局大樓赫然屹立在那.

"身份證給我."熄火時,他同時道.

"賀沉風……"她怔怔的看著他,喃喃而語.

"給我."他重複一遍,聲音頗沉.

她忍不住甜甜的笑開,試圖解釋著,"不著急呃,我今天得趕去機場,再戶口還……"

可他卻徑自的跳下了車,然後繞過車身,直接打開她這面的車門,拉著她下來就往大樓里面走.

這個時間也是剛剛上班時間,民政局的好多員工都才陸續往里面走,看到他們排隊時,還有忍不住打趣的,"剛開門就來了,真是恨嫁恨娶的著急心啊!"

瀾溪被調侃的臉色,卻又不去擔心其他的了,求婚後他總推脫公司事忙,沒時間登記,她還止不住失落來著,現在卻火急火燎的拉著她過來!

她還琢磨著戶口本和相關材料怎麼辦時,他卻已經拉著她走進去,將手里拿著的牛皮紙袋打開,里面所有的證件都在.

工作人員的辦公很有速度,在兩人都簽下字後,便蓋章將結婚證遞交給了兩人,同時嘴里著祝福的話.

在走出房間的那一秒,他就伸手將她摟在懷里,"你現在是我的,法律都保護,再去哪也跑不了!"

"賀沉風,我去機場是出差啊!"她好笑的著.

"出差?"他挑眉.

瀾溪點頭,"對啊,公司派我去外地出差,這會兒去機場,航班都趕不上了!"

聞,賀沉風又皺了皺眉,只是捏握著色本子不吭聲.

"你是不是以為,我像是上次那樣,一聲不響的離開?"瀾溪眯眼,笑眯眯是問.

賀沉風沒回,不過從他臉上微緊繃的神就能找得出答案.

早上醒來時,他的大腦其實還處于不算清明的狀態當中,看到她收拾出來的行李包,當下反應就是她要離開,後來她又去機場,他就慌亂了起來,能做的,就是趕緊把她給抓牢了.

"早知道,我以前就用這招騙你了,這樣你就能立即跟我登記了!"她伸手抱著他的胳膊,嬌笑仰頭看他.

賀沉風無奈的歎了口氣,"笨蛋,本來打算是平安夜過來登記的,剛好是我們最初相識那天,比較有紀念意義,可被你這麼一弄,只能今天了!"

"呃,原來你早有打算!"瀾溪一怔,這才明白過來.

原來他早就都有准備,怪不得那個牛皮紙袋里什麼資料都有,戶口本也應該是他在謝母那里要過去的.

"現在都被你這個笨蛋給毀了,這麼匆忙的領了證."賀沉風低聲的叱,看向結婚證的眸光卻有些動容.

他們應該是史上最快領結婚證的人,不過卻和每一對一樣,享受著初入婚姻的激動.

見她還呆呆的看著自己,賀沉風攬著她往外走.

"賀沉風."她伸手也摟著他的腰.

"嗯."他應.

將臉在他懷里蹭了蹭,避開迎面的目光,她清晰道,"我愛你!"

"……嗯."似乎是頓了下,他才應了聲.

"嗯?"她抬頭,學著他眯眼.

"嗯."喉結一動,他的眼神有些不自然.

"你不是也該同樣的話麼."她幽幽的指出來.

拳頭虛握在唇邊,清了下嗓子後,他才道,"你知道就行."

"你是不是害羞了?"看了他半響後,她狡黠的指出.

"沒有."他立即否認,俊容有些漲.

"賀沉風,你有,就是有,呃……你走那麼快做什麼啊!"

好不容易出了民政局大樓,他拉過她,直接將她抵在車子上,勾唇靠近,"還喊我名字,叫我老公."

"不要,等著婚禮儀式進行完之後,我才要."瀾溪記仇的哼哼.

賀沉風嘴角慢慢慢慢的笑意泛起,不和她計較的啄了下她的唇.

聲音低沉,"老婆."

……………………

一萬一,今天先更這些,明天有他們的婚禮,收尾了!好像也沒人投月票了,真悲傷.距結局還有兩萬多字左右,明天再繼續寫吧.還希望大家能投投月票,好可憐的票數.




上篇:第222章,大結局(三)     下篇:第224章,大結局(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