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01章,睡都陌生  
   
番外:《明知相思苦》01章,睡都陌生

番外:《明知相思苦》01章,睡都陌生



夜很深,尋不到星,只有掛著一輪孤寂的懸月.

一棟高檔的住宅樓內,十一層的住戶里微有光亮,在這個凌晨的時間段,不太多見.

寬敞的臥室內,牆壁里鑲嵌的水晶燈開著,燈光細膩的暈染出來,同樣照清了一地的狼藉和床/上交/纏的男女.

"不要,不要了……"李相思被折成妖嬈的姿勢,頭不停的搖,嘴里囈語不清.

可任憑她怎麼掙紮,他們都是緊緊連著的,而且越來越深.

終于是無法承受,她仰起頭,咬著牙怒吼,"紀川堯,我不要了!"

大汗淋漓的紀川堯聞,動作一頓,似乎被她毫無預兆的這麼一吼,當下有些愣住.

可下一秒,桃花眼里的/欲就更加的張狂,唇勾起時,便又更加重的繼續著動作,直接撞的她連聲音都發不出.

到最後,她真的是發不出任何聲音了,喘息都十分艱難,只是潛意識里不停的搖頭,無法再承受太多.

"相思,叫我阿堯."

紀川堯俯身看著身/下軟成一團的李相思,沙啞的道,"叫我阿堯,我現在就放過你."

"……阿堯……"她聲音入蚊響,吃力的撐著眼皮看他.

聽到這個稱呼後,他似乎很是滿足,大力進出幾次後,終于是頹然倒下.

水晶燈細膩的光從李相思的眼角縫隙間刺入,她垂著一只手臂在床邊,像是條離了岸的魚,艱難存活.

翌日,她在他還沉睡時,就已經窸窣的穿好了衣服.

這棟房子,這間臥室,八年來,她一直很少來,所有的一切對于她來都是陌生的,有時就連看著他,這個在法律上和她有著婚姻關系的男人,她甚至都會覺得陌生,即便睡過,仍舊陌生.

入秋的天,已經沒有夏日的燥熱,清晨時,會感覺到有涼意侵襲,她站在公交站等了快二十分鍾,首發車才緩緩而來.

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後,一如既往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向浴室,嘩嘩的水流而下,她往身上打滿著沐浴液,不停的搓揉,想將某人的氣息清除掉.

可等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後,翻身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時,還是有某人強悍的氣息.

八年抗戰,多麼長久的歲月,相思都不太敢想象,自己竟然和那個人結婚長達八年之久,好漫長的歲月.

再醒過來時,她抱著筆記本窩在床上,登陸了旺旺後,一條條回複著買家的留詢問.

正在將新品逐一上架時,胃里又開始有那種往上反的惡心感,伸手捂著唇,相思將筆記本扔到一旁,直接往浴室里沖著,整個人都埋在洗臉池里,不停的干嘔.

將水龍頭擰開,攤著掌心掬滿了水後,不停的拍打在臉上,好平息那股惡心感.

這種感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而且最近越來越頻繁,她雖然沒什麼經驗,但或多或少也會知道,這背後有可能會是什麼……

想到這個可能,相思的身子都開始抖了起來.

生只到川.不要,千萬不要……

眼角余光瞥向一旁的垃圾桶,里面已然有兩個拆封不久的驗孕棒,卻都沒有用.

都是她之前買回來的,拆了後卻都遲遲不敢用,她太過害怕那個結果,因為她和紀川堯之間,根本不可以,也不該有孩子.

微微垂眼看著自己的腹部,唇抿的越發緊.

這樣一味的逃避,似乎也不是辦法……

*****************************************

醫院,婦科的樓層內,消毒水的味道浮在鼻尖處,隨著呼吸,侵入肺脾.

椅子上等待著的,也有和相思一樣獨自一人的,不過卻都面帶笑容,不像她這樣面部僵硬.

有護士從里面走出來喊著她的名字時,她還是怔了下,才捏著手里瀾溪之後轉交給她的化驗單走過去.

一切檢查結束後,她坐在醫生的辦公桌面前,一雙丹鳳眼靜靜的瞅著.

"現在胎兒剛滿五周多,還不是很穩定,切記一定要多加注意."醫生到這里,從單子上抬起頭來看她,微皺眉道,"床事一定不可再有了,不然會對孩子造成很嚴重的後果,知道了嗎?"

"……嗯."她有些機械的點了點頭.

又被醫生交代了幾句,她才神恍惚的起身從位置上站起來,快走到門口時,又被醫生叫住.

"李姐."

"嗯?"李相思轉過頭去.

醫生抬頭看著她,一針見血道,"你是不是不打算要這個孩子?"

"我……"被醫生那毫不忌憚的目光直挺挺的掃過來,她忽然就吱唔起來.

她今天來醫院,其實就是不要這個孩子的,可一項項檢查下來,聽著醫生的叮囑,她竟開始躊躇起來.

"如果有這個打算就趁早下決定,別拖的太久."醫生歎了口氣道.

"謝謝."相思點頭,身/體更加僵硬走了出去.

回到家里,就接到了瀾溪的電話,用盡量歡快的聲音告訴她自己沒事,等著線路切斷時,瞥到一旁的鏡子,她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之後手機又一直在響,屏幕上面顯示的是一串號碼,雖沒有姓名,相思卻也知道是誰.

最清楚他的耐心不多,果然,再響了第三遍後,就再也沒有打過,二十分鍾左右後,自家的門被人大力的敲起,震的屋內玻璃都在顫.

她倒是沒怎麼怕,因為這樣也不是一次兩次,他還甚至找過開鎖的人來.

也是,他那樣的人,什麼事做不了啊.

歎了口氣,她至少朝著門口走去,門一拉開,就看到那雙桃花眼里卷著怒氣.

"又給我裝死?"紀川堯收回抬起來的手,冷笑的看她.

"睡著了,沒有聽到."相思抬眼,迎上他的目光.

"喲,能睡的這麼死?"紀川堯挑眉,是笑著的,卻很冷.

聞,她也不吭聲,就不咸不淡的站在那,也沒有讓他進來的意思.

紀川堯也一點不在意她沒有讓自己進去,而是揚聲命令著,"去拿衣服,跟我走,今晚我缺個女伴."

"聾了?"見她未動,他沉聲.

"我不太舒服."相思抿唇,淡淡道.

"哪不舒服?"紀川堯眉角高挑,眯著桃花眼看她.

她只是微微的皺眉,微微的咬唇,並未回答他,有些無聲跟他抗議的意思.

紀川堯冷哼一聲,直接越過她就要往里面走,一貫的作風,親自去執行自己要做的事.

一只白皙的手抓上了他的手臂,他動作頓住,朝她不動聲色的看過去.

歎了口氣,她的聲音和態度都放軟了下來,"我真的不太舒服,好像吃壞了東西,有些胃腸感冒.你找別人陪你行麼,阿堯?"

果然,這樣低聲下氣的態度對于他來很受用,紀川堯眯著的眼睛也緩緩的恢複平常.

"行."他一口答應.

門板關上,李相思整個背脊都貼過去,直到確定那腳步聲漸行漸遠後,她才邁著腳步往里面走.

一直走回到臥室的窗邊,往下看去時,那輛車子還沒走,男人靠在那里吸煙,當煙頭在腳下撚滅時,他也抬頭看過來.

李相思沒有躲,因為此時陽光正強烈,是看不清屋內的人與物的.

放在腹部上的手,來回的摸了摸,若不是那些異常反應和醫生的話,她還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身/體里,孕育了一個鮮活的生命,因為摸來摸去,都只是肉而已.

這個孩子不僅是她的,還是樓下那個男人的,她忽然有些恍惚,這段長達半年的婚姻是怎麼樣開始的了?

李相思望著樓下的男人,不由的陷入了回憶當中……

*****************************************

八年前.

李相思揉著眼睛醒過來,第一反應就是頭疼,隨即就是咽唾沫時,嘴里難聞的味道.

有些吃力的撐著手臂坐起來,身上的被單往下滑落,她立即察覺到異常,看著自己光裸的肌膚,不由的睜大眼睛.

"啊——"她尖叫,左右看了看,床上只有她一個.

雙手抱住腦袋,她吃力的去回想,昨天是大二新學期的開學,他們系的同學都聚在一起去泡吧,她喝的很多,最後回去時,卻不知上的是哪輛車……

越想,驚悚感越大,喘息加快時,她身子驀地一僵.

幾秒後,她緩慢的抬頭,朝著窗邊望過去,所有血液瞬間麻痹.

晨光溢滿的窗邊,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正背對著她站在那,只穿了一條休閑長褲,裸/露著結實的上半身.

"你--"她伸手指著,嘴唇有些抖.

男人不急不緩的轉過身來,暗棕色的頭發還半濕著,一雙桃花眼,懶洋洋的朝她看過來.

李相思徹底石化,那種深深的恐懼攫取著她.

昨晚,昨晚……

紀川堯也不話,就款步朝她走過來,每一步都刻意很慢,狡猾的心理戰術.

相思被迫的抬頭,因為他不話,可存在感太強,尤其是那雙桃花眼,明明此時里面都噙著笑意,可卻有一種旁人無法近的冷.

腳步邁到床邊,眼瞅著倆人只剩下一條手臂的距離,只要他一向前——

相思雙手悄然握拳,將警備提升到最高境界.

"你把我怎麼了?你現在要做什麼,別過來,我會報警的!"她開始緊張的低呼.

紀川堯輕笑,繼續向前,單膝跪了上去,床褥立即塌陷一塊.

正當他要有進一步動作時,一旁門口處傳來聲響,然後就是一名只裹著浴巾的妙齡女子走進來,直接撲到了他懷里.

"討厭,醒來也不叫醒我,害的我到處找你!"女人聲音很嗲,聽的人骨頭都酥.

"還不是看你太累了."紀川堯輕笑,伸手捏著女人的腰.

"好壞,人家累還不是因為你昨晚……"女人一聽,立即捶了他一下,嬌羞的笑.

兩人就這麼旁若無人的**起來,看的李相思云里霧里.

"我為什麼會在這里!"她忍不住大聲打斷的質問.

紀川堯側頭斜睨過來,充斥笑意的桃花眼,冰冰涼涼的視線.

"昨晚有個醉鬼爬上了我的車,我好心沒給扔在路邊,帶回了酒店.現在明白了?"

聞,李相思松了口氣,看著面對這對男女的親昵模樣,想必昨晚他們是一起的,這就表示,她沒有發生任何事.

心里一陣竊喜,但隨即又皺眉道,"那我的衣服……"

"我脫的."紀川堯大方的承認.

"什麼,那你豈不是——"李相思睜大眼睛.

"又沒什麼看頭,身材不怎麼樣."紀川堯聳肩,平靜的著.

掛在他身上的女人聽後,很不客氣的笑出聲來,花枝爛顫.

"謝謝你,酒店的費用我會自己付清的."相思垂著頭,將被單裹的更緊.

"嗯."紀川堯點頭,又笑著繼續道,"不過還有這個."

完,他打了個指向,很快,有一名服務生從外面走進來,手里還提著一件西裝外套,只是隨之而來的還要一股難聞的氣味.

李相思皺鼻,那邊的女人都已經不滿的叫起來,"什麼味道啊,難聞死了!"

"世界知名品牌,gucci的設計師frida-ginanni獨家設計的限量款,僅此一件,昨天早上剛從米蘭空運回來,我只穿了一次,可惜,只是最後一次."紀川堯推開身上掛著的女人,走過去懶懶的著.

相思不解的看著他,又看了看那件西裝外套,上面都是一些嘔吐物,此時都已經凝固了.

猛地,她才反應過來,不可思議的盯著,嘴巴一張一合.

"沒錯,你的傑作."紀川堯抱著肩膀,淡淡道.

"……"聞,相思腦海里似乎有了些殘余的印象,不敢吭聲.

"四舍五入好了,算你一萬美元."紀川堯伸手示意,服務生頷首後,提著西裝外套離開.

"一萬美元?那不就是六萬多人民幣?就只是一件西裝!"她大驚,聲音拔高著.

一旁的女人搶著回答道,"這可是frida-ginanni獨家設計的,而且是限量款,僅此一件,若是按照收藏品來估算的話,二十萬都不少."

"我沒有那麼多錢……"相思聽的臉色有些白,咬唇著.

她的表似乎是娛樂了紀川堯,他仍舊懶懶的問,"那可怎麼辦呢."

"我可以給你寫欠條,我一定會還上的!"想了想,她抬頭咬牙道.

女人卻"噗"的一聲笑出來,嘲諷道,"看你那樣還是大學生吧,就是做家教到畢業,也恐怕還不上吧?"

相思握拳,就只是看著紀川堯,眼里倔強中,又有一絲懇求.

有意思!

看到那雙丹鳳眼里的緒,紀川堯挑眉,勾唇,"好,就寫欠條."

*****************************************

他們倆人誰都沒有想到,會在一周內,那麼短的時間內再碰到第二次.

從臨近傍晚時就雷聲滾滾,伴隨著閃電,瓢潑大雨一直都未停過,紀川堯手握方向盤,臉色陰鷙的在雨夜里狂飆,車輪碾過,水花濺起無數.

下了高架橋後,路況就有些堵,他干脆轉了方向,從其他窄街道里行駛.

之前回到家里,看到客廳里,自己的父親摟著蜜公然坐在沙發上**的畫面,還清晰眼前,手指的力道收緊,腳下油門力道也在加大.

猛地,似有什麼從一旁的胡同里竄出來,他驚到,忙去踩刹車.

車燈大亮時,他也看到了是個女人慘白扭曲的臉,驚惶的跌倒在地.

**!

他忍不住咒罵,按了半天喇叭,女人依舊癱在地上不動,他直接打開車門下了車.

車子刹車踩的及時,和地上的女人中間,還隔著有五厘米的距離,沒有擦碰到任何.

"你瞎了嗎,過路不看車的!"紀川堯本身心里就隱著怒意,這會兒吼聲堪比夜空雷鳴.

女人卻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眼神渙散,嘴唇蠕動著,不知道在喃喃念著什麼.

"給我提來!"紀川堯伸手便將她提起來.

態度不算太好,因為他並沒有撞到,而且是她自己忽然沖出來,見她一直不動,當成她是故意訛人,可惜碰到的是個律師,怎麼可能被牽著鼻子走.

"不要,不要報警……不要報警……"被提起來的女人,仍舊念著,不停的搖頭.

"是你."紀川堯近看後,頓時眯眼.

是前些天爬上他車的女人,當時有保安上前,想要幫忙將她弄下去,可不知怎麼的,他卻擺手了.

之後的兩天,偶爾有兩個瞬間,他會想起她的那雙丹鳳眼,很特別的一雙眼睛,不是很大,卻很亮.

想到她那張工整字跡的欠條,他有些想笑.

李相思這會兒像是個癡呆兒,只是不停的重複著,"不要報警,不要……"

紀川堯皺眉,不明白她到底什麼,沉默了半秒後,提著她就往車上走,直接塞在了後面的車座里,然後自己才回到駕駛席,重新發動著車子.

李相思就保持著他塞進去的那個姿勢,腦袋紮在座椅上,仍舊不停的重複.

*****************************************

回到自己的公寓,他提著她一路到臥室,松手扔在床位的貴妃榻上.

李相思像是被施了魔咒一樣,雙臂緊緊的抱著自己,嘴巴一張一合的.

"去洗個澡."紀川堯解著自己濕噠噠的衣服.

她卻沒有反應,仍舊保持著那一個姿勢,也仍舊不停的喃聲重複著那一句.

"成傻子了嗎!"紀川堯有些不耐,再度提起她,直接大步的丟進浴室里.

拿過起一旁的花灑,開了開關,照著她的頭就迎面的澆下去.upam.

水流猛烈的澆灑下來,她掙紮時,嗆到嘴里,不停的咳嗽起來.

"現在精神了?你……"他冷笑著,話到一半,卻驀地頓住,因為他看到,從她身上順下去的水流,竟伴有色的血跡!

忙將花灑扔到一旁,他皺眉去扯她的衣服,想要檢查著,之前並沒有撞到她,他很確定.

"不要!"她卻奮力的掙紮起來,驚惶的瞪著他,不停的搖頭,"不要碰我!不要過來!"

紀川堯這才發現,她身上的扣子都是掉落的,一直都是她環抱著自己,才讓衣服拉攏上的,而且,那血跡應該是從她衣服上透出來的.

他看著,眉頭擰的更緊.

相思卻緩緩的平靜下來,卻仍舊驚惶的看著他,啜泣著,"不要報警,求你,不要報警……"

"不要報警?"紀川堯眯眼,沉沉的重複.

聽到他出"報警"二字後,她的反應又激烈起來,"不要,我不是故意要殺他的,我不是……是他自己非要撲過來,是他……我不是故意的……不要報警……"

"你殺了人?"聞,他瞳孔緊縮的看她.

相思搖頭,渾身顫抖著,"我沒有,我沒有!他要強/暴我,我只是拿水果刀刺了他腰一下,好多的血,我也不知道他死沒死……"

紀川堯漠漠盯了她一會兒,然後站起了身子,眼里沒有一絲同道,"我可不多管閑事,如何交給警方來處理."

完,他便挪動著腳步要走出浴室,想拿著手機去報警,或者干脆將她送到警察局.

他為自己帶她回來的舉動,真是覺得莫名其妙!

才走兩步,就忽然被人從身後抱住,濕噠噠的衣料服帖,能清晰感覺到她的曲線和她的抖.

"求你,不要報警,我不要被抓,不要報警……"李相思抱著他,緊緊的,前面交/合的手指都用力到青紫,像是抓住了這世界上唯一的浮木.

紀川堯喉結微動,他很輕易的就能甩開她,可卻遲遲無法有動作.

……………………………

今天的6000字完畢.大家有月票的現在就投給我吧,不用留到月底,這樣能在榜上有名,可以多增加些曝光率,支持《一醉》的,現在就快快投出來吧,謝謝啦,明兒見!




上篇:第226章,大結局(完)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02章,所謂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