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03章,碰我的人  
   
番外:《明知相思苦》03章,碰我的人

番外:《明知相思苦》03章,碰我的人



桃花眼里的光,似是不經意的朝這邊看來,但相思卻很敏銳的能感覺到,那目光,是從她臉上掃過,停在她腰際間的那條手臂上的.

"相思?"方劍清朗的聲音還在詢問.

驀地,像是被刺到,她有些慌的掙脫開來.

"相思,你還好吧?"方劍還以為她被剛剛的籃球嚇到,擔心的問著.

李相思抿著唇搖頭,依舊能感覺到鋒芒紮人.

定了定神,她抬眼朝方劍看過去,心頭上也有幾分遺憾劃過.

"方劍,你剛剛的問題,我……"

她是打算跟他清楚,畢竟現在的她已經無法接受這樣美好的戀,也不想耽擱他.

只是方劍似乎是意識到況的不妙,所以急急的打斷了她的話,"不著急,相思,我不著急的,你還可以繼續考慮的,直到真正考慮好了為止!我得去體育館那邊了,他們還等著我!"

一口氣完,方劍挺拔的身影就朝體育館的方向跑去.

相思幽幽的看了一會兒,歎了口氣.

下意識的,她朝圖書館的方向望過去,陽光強烈,她眯著眼,清楚的看到男人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

此時,圖書館也走出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大學生,不過穿搭明顯的很新潮,和普通大學生不太一樣,成熟且性感,妝容也很精致,配著一頭直發,有種沖突的美.

相思看著,不由的皺了皺眉,感覺那位女大學生有些熟悉.

腦袋里過濾了半天,終于想起來,是那天早上在酒店里,只裹著一條浴巾的女人!

抱著兩本書走出來的女人,看到他之後,立即撲上來,熱的一吻後,才雙雙上了車.

車子行駛離開後許久,兩邊的碎聲碎語卻久久未平.

"聽那是最具潛力的律師,業內有評價,不出兩年,一定會榮升為金牌律師,到時他可就是獲得這項殊榮的最年輕律師了!"

"是啊,你看到沒,他好帥啊,你還沒看到那期雜志的封面!"

"沒想到他的女朋友竟然是咱們學校的誒,可真幸福啊!"

"哼,沒准就是個/人呢!"

直到拐了個路口後,後面的交談聲才終是消失.

李相思原地頓了半秒後,才抬腿繼續往宿舍方向走,不知怎地,她顯得有些心慌意亂.

*****************************************

再見到他是一周以後.

雖然入秋,但天氣還是很暖,她穿著半長褲,從校園里出來直穿馬路,在公交站牌上尋找的最近的站名.

下午只有一門學科,那位教授比較好話,對于少不少學生,點名時被人帶過,他也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所以很多學生,會選擇在他的課上翹.

相思翹課有個原因,是要去一家醫院,因為她已經快一周都沒有再收到方劍的書,她也沒太在意,後來還是好友謝瀾溪帶給她的消息,他住院了,斷了右臂,好多同學都陸續去看了.

本來謝瀾溪是拉著她要一起去的,可出來後,她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又匆匆的回宿舍了,她就只好一人去.

在站牌上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她只好坐計程車過去,路過一家花店時,她特意進去選了幾支不同顏色的康乃馨包成花束,然後捧著去攔車.

等了一會兒,沿途而過的都是載客的車,碰到一輛空車時,卻是要交班的,司機放下車窗詢問著她去哪里,看是否會順路.

她將自己要去的醫院地址報上後,司機朝她伸手向後面車座示意.

相思不禁一喜,正要拉開後面車門坐進去時,計程車後面不知何時停了一輛黑色轎車,正沖著他們按著喇叭.

黑色轎車的後面車門同樣被打開,穿著休閑裝扮的男人走下來,桃花眼懶懶的看向她,意思在明顯不過.

"姐,我還等著交班,你到底走不走了啊!"司機不耐煩的催促著.

再次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紀川堯,吸了口氣,相思最終將車門關上,看著那輛計程車在眼前消失而過.

在被他目光緊攫的狀況下,她挪動著腳步朝他走過去.

轎車的後面的空間十分寬敞,他們兩個各坐一邊,中間隔出不少的距離,一點曖昧都沒有.

前面的司機一不語的開著車,紀川堯也是一不語,單挑手臂支撐在車窗沿處,桃花眼夾帶著笑看她.

李相思坐的端正,眼觀鼻,鼻觀心,一點不為所動.

倆人都不話,像是在做一場無聲的較勁.

"是去看病人的花兒?"他伸手,扯掉了她花束中的一朵.

"嗯."她點頭.

"看誰?"他仍舊帶著笑容.

"一個同學."相思朝他看了眼,淡淡道.

紀川堯聽後,徑自點了點頭,懶懶著,"喔,那個斷了條手臂的?"

"你怎麼知道!"聞,她驚訝的看著他.

"去球場."紀川堯臉色一冷,沖著前面司機吩咐著.

"是,紀先生."司機立即領命,在前面路口,轉了線路.

相思皺眉,看了眼前面的司機後,扭頭沖著他道,"我要下車."

紀川堯卻充耳不聞,懶懶的把玩著手里剛剛扯下拉的花,興趣很高.

"我要下車!"她咬牙,冷冷的重複.

他驀地抬眼,朝她看過來,在她屏息之間,伸手一把奪過了她手里捧著的花束,直接放下車窗,毫不猶豫的扔了出去,花瓣飄揚了一路.

"你……"她氣的臉頰憋的瞪著他.

紀川堯不緊不慢的將車窗放上,冷笑道,"你想這次我打斷他的哪?左臂?還是連兩條腿都打斷算了?"

"是你做的!"身子一震,她不敢置信的道.

見他並不否認,反而笑的更加的愉悅,她又感覺到那股強烈的寒意,頭皮都跟著發麻.道要有里.

垂著眼,她慌亂的喃喃著,"你怎麼可以這樣,怎麼能隨便打人,他可是個體育生,你這樣打斷他的右臂未免也太過分了……你,你有病!"

最後三個字,她幾乎是咬牙切齒.

紀川堯任何怒意沒有,比剛才緒還要高漲,嘴角勾的更深,輕笑著,"呵,他活該,誰讓他碰我的人."

李相思一窒,只覺得她像是地獄里的黑色撒旦,背後有黑色的翅膀張狂著.

紀川堯也一直盯著她在看,看到那雙丹鳳眼里,騰起了無數的火焰,卻又在某個瞬間,全數消失.

在忍什麼?他不由的皺了眉.

*****************************************

車子最後停到的是一家高爾夫球場,到了後,他瞥了她一眼,她就只能跟在他身後.

到了里面後,她還穿著原本的一身,而他已經換上了球衣,黑白兩色相間的,看起來特別的精神,尤其是穿在他這樣倒三角的身材上,更加的奪目.

走到場地後,那邊就有正在打球的人大步迎上來,高興的道,"哎呀,紀律師,我還以為你不給面子了呢!"

"怎麼會,陳局邀請我來打球,怎麼敢不來."紀川堯挑眉,笑的散漫.

"來來,我也剛開始,我們來一局."陳局哈哈笑著拍他的肩膀.

"好."紀川堯點頭,將手里的高爾夫球袋扔給球童後,朝著前面球區走去.

而李相思就被忽略在了原地,沒有人管她,只留下一名球童紋絲不動的站在那里,像是在服侍她,又像是在看著她.

她瞥了眼一旁的椅子,走過去坐下,兩條手都搭在桌上,遙遙看著那邊打球的男人.

她還不能走,還有件事沒有辦妥,想到此,她咬緊的牙齒.

"太無聊了?"不知何時,頭頂有聲音傳來.

相思不動聲色的抬眼看過去,他正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這樣的角度,更能看清楚,桃花眼里的笑,都很冷.

"我還要待多久?"她沒回答,只是反問.

"喲,這話的,我可沒綁著你不讓你走."紀川堯將球杆扛在肩膀上,吊兒郎當的語氣.

吸了口氣,放在桌上的手指虛握成拳頭,正想開口時,他卻又忽然道:"會打球麼?"

"不會."她皺眉,搖了搖頭.

她也沒有撒謊,對于這種球類的運動,她是真的不太會,可能會的也就是能拍拍籃球吧,更何況,高爾夫都是些有錢人消遣的運動,她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這個.

"走,我教你."紀川堯直接拉著她的胳膊起來,扭頭吩咐著球童,"去,再給我那套球具."

"是,紀先生."球童領命,立即朝館內跑了去.

她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選擇忤逆他,任由他不憐香惜玉的帶著她往里面走.

兩人來到指定位置後沒等多久,球童就將球杆恭敬的遞了過來,她伸手握住,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辦.

不知所措時,身後有熱度貼過來,她一僵,耳邊便有他的呼吸伴隨而來,紀川堯整個從後面環住了她的身子,很自然的握住她的手,再一同握住那根球杆.

"肩膀不要繃的太緊,雙/腿也在站開一點,對,就是這樣."他似乎是很認真的在教,可卻也貼的她很緊,嘴里一直不停,"眼睛盯好那顆球,再看一眼前面的方向,然後就轉動球杆,明白了嗎?"

李相思不吭聲,因為她不明白,一點都不明白.

"我們現在將這顆球打出去."他著,又握緊了一些她的手.

因為離得近,能清晰的感覺到她身體的緊繃,他勾唇,貼在她耳邊道,"要集中注意力!"

"喔."她應,吸了口氣,卻始終無法集中.

他的唇,甚至都已經吻在了她的肌膚上,都能感覺到他薄唇的軟度……

不知覺間,手臂被他帶動著走,球杆拉動出去,那顆球就被打了出去,一個完美的拋物線後,准確入洞.

"進了."他笑著道.

聞,相思抬起一只手,放在額頭上面,眯眼張望著,那里有球童站著比著手勢,果然進了!

"來,繼續打."他著,執過她放在額頭上面的手,又重新的握緊.

"剛剛是我用的力量,這回你來,我幫你擺好姿勢,你自己瞄准,自己主導著力量."

"嗯……"咽了咽唾沫,她又無法放松了.

等他在她耳邊指揮揮動球杆時,相思閉上眼,不管不顧的就用力出去.

那顆球被她的大力揮出去,拋物線後,並沒有入洞,卻打出了很遠.

她皺眉,卻沒有一絲失落和懊惱,本來她就不會打球,不過是瞎打而已.

他卻歪頭看著她,勾唇輕笑著,"真聰明!"

相思一怔,他這是誇獎?聽在耳里,怎麼都像是在嘲諷.

"對于初學者來,才打第二杆,就能准確掌握要領,已經很不錯,繼續打下去,一定會進洞."他著,又開始貼了過來.

"我可以讓教練來教."相思眼角余光瞥著他,蠕著唇.

"請教練要額外花錢,我免費教你還不好啊?"紀川堯眯著桃花眼看她.

不吭聲了半響,她略微掙紮開他的手,向一旁退了兩步,對視兩秒後,她將球杆遞交給一旁站著的球童.

"我想休息一下."完,她也不看他,直接朝著那邊的休息區走過去.

紀川堯不動聲色的挑了挑眉,一旁休息後的陳局再次走過來,兩人又開始了新的一輪.

回到休息區的相思,坐在椅子上,手放在桌上半個腦袋枕上去發呆.

快睡著時,對面有動靜傳來,她迷蒙著眼睛抬頭看過去,打過球的紀川堯正坐在對面,咕咚咕咚的喝著水.

見狀,她坐直了身子,醞釀了半天後,開口,"我……"

"餓了,去吃東西."他卻驀地起身,將水瓶擲到桌上,吐出一句.

*****************************************

從球場出來,坐上車子,一路開回市區,到達一家飯店時,天色都已經降了下來.

紀川堯瞥了眼窗外,扭頭問著她,"能吃辣麼?"

"不太能吃……"她老實的回答著.

"嗯."他點頭,隨即就推開車門下了車,率先往里面走著.

尾隨其後的李相思,從車上下來後,抬眼看了下面前的餐廳,是一家很大型的川菜飯店.

想到他剛剛問話,明顯知道卻還要進來,想必是故意,她的手指又悄聲的握起了拳頭,腳步卻還得跟著他繼續往里面走.

被領班帶到一處偏安靜的位置,雙雙坐下後,他也根本不在意她,只是翻閱著菜單,點上了幾道招牌菜.

飯店雖大,生意也火爆,但上菜的速度卻一點不怠慢,服務員剛將餐具和特制的花茶端上來時,菜也都陸續的做好,擺在桌面上,每個碗盤里,都是辣辣的一片油,光是看著,就覺得胃難以負荷.

見她不動,紀川堯頓住動作,明知故問著,"怎麼,沒胃口?"

"不是."相思搖了搖頭.

"那就是不餓?"他懶懶的看著她.

"……嗯."她遲緩的點了下頭,其實她很餓,在球場折騰了那麼久,可她真的不太能吃辣,尤其是這種的一片.

紀川堯似乎明白的點了點頭,下一秒,卻命令著,"不餓也吃."

相思暗自咬了咬牙,只好伸著筷子,夾了一塊牛肉到碗里,將上面的辣椒籽都撥掉,才放在嘴里咀嚼.

一頓簡單的晚飯,讓兩人吃的有些氣氛詭異.

她埋著頭吃,神色清清冷冷的,很明顯的在強烈抑制著什麼緒,卻又一點都不表現出來.

紀川堯看的有趣,吃的也很悠閑,直到她整張臉都被辣,鼻頭上都微有薄汗出來後,他才放下筷子,端著一旁的水杯淡淡道,"吧,有什麼要跟我的."

聞,她似乎是松了口氣,也放下了筷子.

她張嘴著,"關于我同學方劍的事……"

"你過來下."他將水杯放下,又一次打斷了她.

李相思看了他幾秒,從位置上站起來,朝他一步步走過去.

臨近時,他伸手,就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下,強勢的固定住,"別動!"

"很多人在看!"相思咬牙,按捺著脾氣.

"有什麼的,沒見過人調/麼."他卻一點不在意.

聽到那兩個關鍵字時,她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看著她.

一條手臂從她的腰後繞過來,聲音低且冷,"你只能被我碰,別的男人誰都不許,懂嗎?"

"他只是幫我擋了下籃球."她皺眉解釋著,有些恐懼于這個男人的占有欲.

"我可不管,我只知道他碰了你."紀川堯散漫的扯動著唇.

"我可以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和方劍有任何的見面和交談,別再找他的麻煩了,他很無辜."無聲瞅了他半響,她認真的著.

聞,他漫不經心的眯眼看著她,語氣不喜不樂的,"行."

答應後,他就松開了手,讓她從自己腿上起來走回位置上.

"上兩道清淡的菜,不加麻辣,盡量快點."紀川堯叫來服務員,吩咐著.

服務員點頭後,立即回到廚房下單.usbu.

"不用了,我已經吃的差不多了."李相思看著他,急急的著.

"我已經吩咐去做了."他看都沒看她,只是轉動著手里的打火機玩,語氣里有著不容拒絕的強勢.

她也只好繼續坐在位置上,等著服務員將那兩道清淡的菜端上來.

上來後,被擺在了她的面前,她抬頭看了他一眼後,拿起筷子,各自夾了一筷子吃過後,就站了起來.

"我吃飽了,希望你能到做到.我回學校了."

"我讓司機送你回去."他這會兒的聲音有些沉了.

相思毫不畏懼的著,"不用了,不是很遠,我自己走就可以."

語畢,她也沒等他再吩咐什麼,扭身就大步往飯店出口的方向走著,背脊挺的流直,帶著她面對他時所特有的清冷.

紀川堯手里的打火機捏緊,似是被她給惹怒到了,手背青筋直曝.

可很快,他卻又急劇變化的笑了起來,有些慎人.

*****************************************

霓虹燈影,夜色迷人.

李相思腳步趔趄,好幾次都差點摔倒,都是靠前面男人拉扯著手臂才沒有.

她從飯店走出來後,沒走一步,就忽然被人從後面拽住了手腕,然後就丟到了車上,一路直奔這里.

下了車時,她還掙紮,被他二話不的就直接往樓內扯,這會兒他不管是眼里還是嘴角,都是一點笑意都沒,臉上也不出陰沉,就是面無表.

"你要干什麼!"她低吼,到了這個程度,也不跟他抑制脾氣了.

紀川堯上樓的動作沒有停頓,回頭冷冷道,"你呢."

這座公寓她來過,那晚她拿刀捅了那個要強/暴她的家長後,被他差點撞到,然後就被他帶來了這里,雖然之後她一直都待在臥室里,卻還是對這座公寓熟悉的.

"放開,你放開我!"她開始使勁掙紮,甚至低頭去咬他的手.

他吃痛,卻並沒有放開她,反而更加大力的拽她,一點都不客氣.

燈也沒開,紀川堯就直接拽著她往大床方向奔去,到了時,用力一甩,就將她扔了上去.

床墊承受著她的重量,以及隨之覆蓋下來的紀川堯.

"不要,你做什麼,你這個流氓,你這個禽獸!"雙手被他扣著舉過頭頂,兩條腿也都被他的膝蓋頂著,幾乎是任人宰割的狀態,能反擊的只有她的一張嘴.

紀川堯聽後,終于是露出了笑容,"對,叫大聲點,我就喜歡女人大聲的叫."

"不——"

她尖叫,卻阻擋不了身上的衣服被他扒掉.

…………………………

後面還有一更,今天首頁有個推薦,所以給大家加更啦.月票月票,月票多,我才知道你們還喜歡文文嘛,才有動力繼續寫呀,下面的更新估計在下午了.




上篇:番外:《明知相思苦》02章,所謂結婚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04章,猛然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