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06章,試下車震  
   
番外:《明知相思苦》06章,試下車震

番外:《明知相思苦》06章,試下車震



"你有沒有點廉恥心?穿成這樣給人拍照,就為了五百塊錢?要是給的多,拍裸/體你是不是都干?我過的話你是當耳旁風了,還是給我直接吃了?做什麼事都要我允許,你不懂嗎!"

李相思聽著,沒有反駁,卻也像是什麼都沒有聽進去.

見狀,紀川堯大怒,最恨她這種清清冷冷的調子.

驀地冷笑一聲,他便扭身朝著樓上大步走去,相思沒有抬頭去看,確定他腳步聲到了二樓後,緊繃的身子才終于是松緩下來.

只是,還沒等過一分鍾,他便又腳步疾快的走了下來,手里還多了樣東西.

感覺到有戾氣逼來,相思下意識的想要躲,眼前卻被陰影籠罩,她心里有些發毛的抬頭.

紀川堯直挺挺的站在她面前,冷冷的盯著她笑,手里拎著的是一台照相機,是那種專業的單反,鏡頭蓋已開.

正當她不解他要干什麼時,他毫無預兆的伸手上前,精准的去撕/扯她的衣服.

"你干什麼!瘋了嗎,不要——"

相思開始掙紮,可反而確實更加助長了他的大力,很快,已經壞掉一根肩帶的抹胸,被他扯落,連帶著里面的胸/衣.

她緊緊的抱著自己,整個上身都赤/裸的呈現在他面前,抖的不成樣子.樣在我.

"這會跟我這兒又什麼好矯的?不是願意拍照賺錢嗎,來啊,我給你拍,一次五百是不是,我給你五千!"紀川堯拎著相機冷聲著,笑的陰森.

相思咬牙瞪著他,牙齒都在打顫.

"褲子怎麼還沒脫,我可是要拍**的,有錢賺還不好嗎,給我脫!"著,他又俯身去扒她的褲子.

"到時拍好了,沒准你哪天打開個網頁,就能看到你的照片,不挺好的嘛!來啊,我給你錢,我給你拍!"

眼看褲子就要被他扒掉,相思惶惶的搖頭,"不要,我不要拍了,我以後都不會拍了……"

聞,他的動作頓住,眯著桃花眼審度了她半天.

"以後都不會拍了?"他勾著唇,笑著問.

"是!"她重重的點頭.

"早這樣,不就結了."紀川堯很滿意的拍了拍她的頭,站直了身子.

他的威懾力消失後,相思提著的心這才放下,緊緊的縮成一團抱著自己.

身上一暖,之前被他扯掉的外套又扔了回來,她忙伸手拉起,牢牢的套在自己身上,好不曝光.

"很缺錢?"將相機放在茶幾上,紀川堯在她身旁坐下.

她皺了皺眉,否認著,"不是."

"那為什麼去做這種工作?"他側眼斜斜睨著她.

相思沒吭聲,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可下意識的,沒必要告訴他這麼多.

"缺多少."他也不執拗的問,反而換了個方式.

"我自己可以解決."她看了他一眼,挺直了些背脊.

終于,紀川堯的耐心不足了,"到底是多少?"

雖是聽出他聲音的下沉,相思也沒有畏懼,也不吭聲,無聲表達著她立場的堅定.uvac.

此時,有門鈴聲響起.

紀川堯起身,朝著門口走去,過了半響,他又重新走回來,手里多了兩個袋子,一個是裝衣服的,一個裝的飯店的外賣.

"先吃東西,然後洗個澡去休息."將外賣的袋子扔到她面前,他淡淡吩咐著.

放下後逐一打開,他就拿起一旁的相機又上了樓,沒有像是剛才那樣很快又下來,而是半響都沒有動靜傳來.

相思抬眼看了下面前的餐盒,都是些清淡的菜,還有香甜的米飯,但她並沒有動作,雖然胃里饑腸轆轆,卻一點胃口都沒.

她就這樣坐在那發呆,想著下午經曆的事,真的是還心有余悸.

若不是她幸運,剛好有送外賣的過來,那她很有可能就被逼著拍攝照片了……

將臉埋在膝蓋之間,她僵硬的像是一只蝦米.

*****************************************

紀川堯下來時,外面的天色都已經黑下來了.

感覺到身旁的沙發有塌陷,她驀地抬起頭來,就看到他正側頭看著她,一雙桃花眼,深深的凝著.

視線一相交,似是有火花撞出,她率先避開了視線.

他應該是剛洗過澡的,這會兒裹著浴袍,頭發還濕著滴水,滲透在肩膀上面.

"怎麼不吃?沒有辣的,還是不合胃口?"瞥到茶幾上未動過絲毫的飯菜,他挑眉問.

"不是."相思動了動唇.

紀川堯瞥了她一眼,然後又站起身來,同時將面前的餐盒都疊摞在一起拿著,往廚房走去.

在微波爐里一個個熱過之後,他又返身走了回來,像是之前那樣,重新打開,逐一拜訪在她面前.

"我常常也是這樣,很餓,但是什麼都吃不下."

聞,相思不由的抬眼去看他,發現他臉上神淡淡,眼底有那麼一絲落寞.

視線不經意的上抬,就看到了他額頭上的那道疤,因為當時傷口很深,留疤是必不可免的,但好在愈合的不錯,遠距離看不太出來.

不過現在,她還是能看的很清晰.

見狀,他抬手摸了摸自己額頭上的疤,輕笑著,"那個家長被你用刀捅穿了大腸,強迫你拍照的被你用鐵架砸穿了鼻骨.嘖嘖,看來,相比較來,你對我還是挺心慈手軟的."

他的一番話,的帶些揶揄,可最後,又帶了幾分挑逗.

相思微握著手指,有些不自在起來.

"吃吧,總不能餓死,餓死了誰管你外婆?"他頓了下,又懶懶的繼續,"你是孩兒麼,還需要人喂你的?"

著,他當真伸手去拿一旁的筷子.

相思害怕他真的會做出那樣的舉動來,搶先一步拿起了筷子,"我自己來!"

紀川堯收回手,懶懶的靠坐在沙發上,像是在觀賞什麼娛樂節目一樣,勾唇看著她吃.

被人目不轉睛的盯著吃飯,一定會很不自然,但她卻一點都沒,就是不動聲色的吃著,反正她也沒什麼食欲,只是填飽肚子而已,旁人想看,就看好了.

"不就是療養院的費用還差些,至于跑去接這種工作麼,你要是跟我張個口,我還能不給你啊?"在她放下筷子的同時,一旁男音又再度響起.

相思也不想和他爭辯,只是再次重申了遍,"我開始時,並不知道是這樣的工作,以後我不會了."

"這里有張卡,你拿著,缺錢就從里面取."面前忽然多出一張銀行卡,男音淡淡.

"我不要."她皺眉,毫不猶豫的回絕.

聞,紀川堯勾了勾唇,"敢你不喜歡用卡,行,現金也行."

著,他也沒強求的將卡收了回來,手里卻又多出了一遝現金,一百一遝,應該是一萬塊.

並不是很高的數目,對相思來,卻也不少.

"我的事,我可以自己解決."她並未接,很堅定的著.

"拿著."紀川堯皺眉,將錢又遞過去了些.

相思仍舊沒有接,而且背脊挺的更加直,好像身上都散發出那種不屈服的力量.

他也沒有不怒和不悅,只是痞痞的笑了起來,"我看你今晚是不想好好睡覺了?"

她聽的頭皮一麻,朝他看過去,那桃花眼里卷起的東西,都是炙/熱的危險.

"謝謝."吸了口氣,她還是伸手接了過來.

握在掌心里,很沉,一直沉甸甸到她心底.

*****************************************

睡在陌生的大床上,相思很久才入眠.

一直在反複做著一個夢,夢里,她被四五個猥瑣的男人控制著,有人不停的去拉扯她的衣服,手惡心的在她身上摸,還有閃光燈,快門的聲音,她害怕的尖叫,低喊,可仍舊躲避不開……

忽然,這些人忽然全部消失,有人緊緊的抱住了她,暖流遠遠不斷的傳來.

然後聲音在耳邊散開:你讓我擔心壞了.

猛地,相思從床上坐了起來,轉動著干澀的眼球,茫茫然的將房間掃了一圈後,才又重新躺了回去.

外面的天色才剛剛露出魚肚白,應該也就是凌晨四點多的樣子.

她閉上眼睛想要再睡一會兒,可詭異的是,那聲音,仍舊還在盤旋.

昨晚熬夜看了幾個卷宗,紀川堯早上醒來時,都已經八點多,從臥室里走出來,路過客臥時,他頓了頓腳步.

伸手將門推開,一切都在預料之中的,里面空無一人,床褥也整整齊齊,好似昨晚有人躺在那里,不過只是個幻覺而已.

他也沒太在意,伸展著胳膊從樓上走下來,想要去廚房倒杯水喝.

路過客廳時,桃花眼一緊.

抬腿朝里面走過去,一眼就看到,茶幾上,放著一遝色的紙幣,正是他昨晚給她的.

嘴角微動,終究是散開了淺笑.

*****************************************

深秋,刮著的風很涼,滿個校園都是枯黃的落葉.

最後一節課結束後,相思正收拾課本時,坐在後排的同學湊了過來,緊張的看著她.

"相思,你還好吧?"

"我沒事啊."相思頓住動作,搖了搖頭.

"我都知道了,你去的那個兼職,根本不是拍什麼雜志照,而是拍一些裸照!"同學咬牙著,隨即又垂著頭,很是懊惱道,"對不起啊相思,我是真的不知道!幸虧你沒事,不然我干脆死了算了,竟然介紹你去那種地方!"

"別這樣,你也是不知,況且我現在沒事,他們也都被警察拘留了."相思笑著安撫.

然後又皺眉,不禁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是那個學姐啦,她跑來跟我的,知道你去了還很愧疚,要中午一塊吃飯,想要彌補你呢!"同學回答著.

"呵呵,不用的."相思笑著搖了搖頭.

"還是去吧,不然她也過意不去,你看她都等在外面了!"同學著,朝教室外面指著.

見狀,相思也抬眼朝外面看過去,果然,看到門口那里有個身材高挑的倩影.

躊躇間,就很被動的被同學拉著往教室外面走去.

只是她沒有想到,那個學姐,竟然會是她!

那個初遇紀川堯時在酒店的女人,被他來學校開車張揚接走的女大學生.

"你就是相思吧,兼職的事我都知道了,真是抱歉啊!"女人轉過來,臉上是精致的妝容,嘴角是抱歉的笑意.

相思不動聲色的看著她,不太確定她是否沒有認出自己,因為她的態度,就是初次見面的樣子.

想必當時也只是一面之緣,雖有奚落和幸災樂禍,也不過是過過嘴癮,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這樣一想,倒是輕松了許多,她笑著搖頭,"沒關系."

"我是汪詩詩,你叫我學姐,或者直接叫詩詩姐都可以."汪詩詩大方的介紹.

"學姐好,我是李相思."相思只是禮貌道.

汪詩詩也沒什麼,假睫毛上下扇動,又猶豫著問道,"你真的沒什麼事吧?有沒有被他們……"

"沒有,沒拍到之前,我就已經逃跑報了警."她搖頭,甚至是笑著道.

"那就好,那就好."聞,汪詩詩點頭,連著還重複了遍.

眼底有什麼東西掩飾掉後,她很親昵的挽起她們兩人的胳膊,"走吧,我請你們去吃飯,別推辭,就當讓我心里好過一些."

"哎呀,謝謝學姐,要讓你破費啦!"

相思還沒等開口時,一旁的同學就已經搶先應道.

*****************************************

汪詩詩帶她們去的,是學校附近最貴的一家餐館,很少有學生過來,因為消費稍高了些.

同學到了後,明顯很興奮,偷偷的摩拳擦掌,相思倒是反應淡淡.

逐一坐下,汪詩詩點菜也特別的大方,連著點了幾道招牌菜,又讓服務員推薦了兩道,供四人吃飯的餐桌上,擺滿了八道菜,連放水杯的地方都有些不夠.

畢竟他們只有三個人,餐館的菜碼也不,幾乎都是剩下了大半.

汪詩詩連眼睛都沒眨一下,也不打包,直接起身去前台埋單,闊綽的刷卡簽字.

"學姐有個特有錢的男朋友,是個律師,光是卡我就看到她錢夾里好幾張!"結賬時,同學偷偷的在相思耳邊道,語帶羨慕.

相思聞,笑了笑,沒什麼,心里卻知道那個律師男朋友是誰.

臨要走出餐館時,同學驚呼起來,手機落在了餐桌上,忙原路往樓上跑回去取.

她就只好和汪詩詩站在門口等,秋風瑟瑟,吹的人皮膚干干.

"相思."汪詩詩忽然開口喚,語氣親熱.

"怎麼了,學姐?"相思不解的看過去.

汪詩詩盯著她,嘴角一抹笑,"你欠川堯的錢,還了麼?"

"沒."相思怔了下,然後道.

有關那件西服的賠償,她確實沒有還,因為以結婚為代價,他自己的,不僅幫她解決那件棘手的事,欠他的錢也是一筆勾銷,這算是條件的交換,所以她並不覺得是虧欠.

但汪詩詩這樣問的話,她還是要老實回答,她也確實沒還,不過是不用還.

相思眉心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看來,她其實一直都是記得自己的.

"我可以去幫你跟他一下."汪詩詩挽起她的胳膊,很好心的笑著道,"或者,我也可以借給你……"

"不用的."她搖頭打斷,態度清清淡淡.

汪詩詩表似乎僵了下,不過很快,笑的更加明媚.

因為離的不遠,三人是走回學校的,臨近學校大門口時,有一輛私家車停在那里,特別的紮眼.

走在她們中間的汪詩詩匆匆道別,然後就像是一只花蝴蝶一樣,撲騰著翅膀朝著那輛車子跑了過去,腳下踩著的是幾寸高的鞋子,卻仍舊健步如飛.

"應該是學姐的男朋友吧,那車可真帶勁啊!"同學在一旁感歎著.

相思聞,也只是朝那邊看了眼,透過放下的車窗,能看到駕駛席上男人的側面輪廓.

淡淡的收回目光後,她挽起同學的手,笑著道,"不是要去超市嗎,我們現在去吧."

兩人手挽著手,越過那輛轎車,直接進入校園,順著筆直的路往里面走,然後進入校內的一家學生超市.

在里面逛了有半個多時,她們才走出來,同學結賬時就接著男朋友的電話,一路走出超市門口,都還沒掛斷.

"滴——"

有清脆的喇叭聲響起.

相思下意識的抬頭看去,那輛私家車闖入眼簾時,她嚇了一跳.

目光鎖定到那雙桃花眼時,心尖一顫.

歎了口氣,她側頭看向同學,道,"你先回宿舍吧,我得去趟圖書館,一會兒就回去!"

接著電話的同學得不出空來,就是點了點頭,然後拎著袋子就繼續往前走著.

看到同學身影走遠一些後,她有些認命的走了過去,直接繞過車身,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紀川堯視線一直凝在她身上,在她上車後,更是注意力都專注在她身上,也不知找到什麼有趣的,嘴角上揚的弧度很大.

"能往前開開麼."相思坐好後,皺眉道.

這里在超市門口,來來往往的學生太多,他的車又太紮眼,人更是,會吸引太多的注目.

"行."紀川堯一口答應,笑著發動引擎.

*****************************************

車子最後停在了操場的一顆大樹下,偶爾有枯黃的樹葉飄落而下.

熄火後,他半天不吭聲,就是支撐著腦袋側眼盯著她瞧,也不知道到底要瞧出什麼來.

"你來,有什麼事嗎?"相思打破了沉默.

"沒事就不能來了?"紀川堯挑眉,笑著反問.

相思皺眉,沒有吭聲的看著他.

"剛剛看你看到我,有些驚訝?"他懶懶的勾唇,又問道.

"嗯."她點頭,淡淡道,"我沒想到你是來找我."

"呵呵."紀川堯聽後,笑的很是愉悅,眼里都頻頻閃著輕芒.

相思被他笑的有些不自然,抬眼淡淡的看著車窗外,遠處籃球場上,有幾個大男孩在搶著籃球.

"又找什麼兼職了?"他忽然轉了話題.

"沒,還是只做家教."相思拉回視線,搖頭道.

紀川堯手在方向盤上輕敲,聽後一頓,"那療養院的錢,是管誰借的?"

"同學."她擰眉,不知道他怎麼會這麼清楚.

他從錢夾里抽出些紙幣來,直接塞到她的手里,"拿著去還,管誰借的就換給誰."

"再有兩周,家教的錢就發了,我自己能還上."相思伸手推回去.

兩人就保持著這樣的狀態半響,紀川堯朝前面看過去,慵懶的抬著下巴示意,"前面走過來那個,是你同學吧?"

聞,相思朝前面看過去,果然看到迎面有個女孩子悶頭走過來,正是好友謝瀾溪.

"你錢是管她借的麼."

完,他就伸手打開車門,拿著錢就要下車.

相思忙伸手拉住他,急急且無奈道,"別,這錢我收下,我自己去還!"

紀川堯收回所有動作,眯眼笑著看她將錢放在包里,很滿意的摸了摸她的頭,"你要是總一開始就這麼識趣該多好,也讓我省心."

相思抿著唇,沒有任何回應,好似就是這樣,哪怕她會用自己的方式拒絕,他最後也會用他的方式讓她服從.

眼看著好友謝瀾溪走過來,她下意識的埋下頭去,怕被發現,直到好友身影走過,她才緩緩抬起了頭.

她的動作全程都被紀川堯看在眼里,緒不動聲色的在悄變.

有什麼頂在喉嚨口,他眯眼伸手過去,猛的捏住她的肩膀帶到自己懷里,另一只手直接罩在了她的胸/部上,呼吸重重的噴在她臉上.

相思根本是措手不及,大驚失色的看著他.

唇貼在她的上,話間,斯磨開來:"我們試下車震,會不會很刺激?"

………………………

今天6000字完畢,望大家瀏覽愉快!昨天下午去了躺外地,早上八點多才回來,渾身的骨頭都累散架了,啊啊啊,煩死了!




上篇:番外:《明知相思苦》05章,熱了眼眶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07章,喉結一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