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10章,是瞎操心  
   
番外:《明知相思苦》10章,是瞎操心

番外:《明知相思苦》10章,是瞎操心



從火化到出殯下葬,相思完全沒有任何需要操心的,一切都被紀川堯安排的有條不紊,而且排場也不,不知的還以為是哪個有錢人家的老人去世.

因為根本沒什麼親戚,出殯的就幾個人,一些還都是療養院的人.

下葬之後,眾人都陸續離開,相思還站在墓碑面前未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上面外婆的照片.

盯了良久,似乎是有些累,她閉上了眼睛.

背後,還能隱約聽到紀川堯在跟墓園的工作人員交談著什麼.

抽完手里的煙,他才朝著她走過來,想要開口,卻發現她正閉著眼睛,不禁細細的打量她.

也是察覺到他在看自己,相思緩緩的睜開眼睛,朝著他看了過來.

紀川堯一怔,他以為在她睜開眼睛後會有淚水流出來,可什麼都沒有,那雙丹鳳眼里仍舊有著淡淡的光,水晶一樣的亮.

"謝謝."她張嘴,聲音有些干.

聞,他眉頭緊蹙,這兩個字讓他很不爽.

伸手拉她的手想要離開時,她微微掙紮,"我想再待一會兒."

紀川堯沒再有動作,卻也沒有松開她的手,反而握的很緊,冰冰涼涼的,許久都握不暖.

"想哭就哭."他側目瞥著她,扯唇.

相思兩道眉蹙在一起,神卻是不出的惆悵,"哭有什麼用,能把外婆哭回來麼,既然不能,何必哭."

紀川堯聽著,心有些複雜,做律師的,一向口才是最好的,可此時此刻他卻顯得有些詞窮,甚至是很笨拙,不知道要點什麼.

醞釀半天,也只能吐出句再平常不過的,"人都要經曆生老病死."

"是."她開口應,眼神不可抑制的茫然起來,"可外婆走了,我連唯一的親人也失去了."

以前,她的世界里都是和外婆相依為命,每周休息准時去療養院看外婆,為了外婆努力的生活,還打算著等畢業將外婆從療養院接出來.可現在外婆走了,她忽然連方向都找不到了,感覺孤零零的就只剩下她一個.

身子被人抱住,頭也同時被按入胸膛之間,男音在頭頂盤旋,"外婆走了,你還有我."

沒有嘲諷,沒有調侃,語調和聲音都很認真.

相思將臉埋在了他的懷里,像是抓住了這個世界上僅存的暖.

外婆走了,你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孤單,還是有家人在的,你還有我.

她閉上眼睛,心底有個聲音在反駁著:你不是.

*****************************************

傍晚的時候,相思回到療養院收拾外婆的遺物,紀川堯一直都跟著她,此時正在走廊里打著電話,好似在著案件相關的事.

他應該是身上還有事的,見到他時,他身上還有著風塵仆仆的氣息,之前他也過,有事處理要年後才回h市.

現在突然回來,單純僅僅只為了她麼?

他那四個字好像還響在耳邊,可他先前在車里對她所做的事……

相思定了定神,不願去想,繼續將物品往行李包里面逐樣放著.

"叩叩叩——"

門被敲響時,她也沒回身,就繼續著手里的動作,充耳不聞.

"相思!"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當下一怔,放下手里的東西轉過頭去,就看到一名身穿黑色長款羽絨服的男人走過來,戴著眼鏡,特別的文質彬彬.

"書維?"相思眨了眨眼,她還以為是紀川堯.

"是我,相思!"王書維有些激動,大步上前站定在她面前.

她還有些驚訝的著,"你學校也放假了嗎?"

外婆還沒生病時,帶著她一直住在平房區,和王書維幾乎是從一塊長大,後者比她大半歲,所以都很照顧她,從學到初中,兩人幾乎都是同上下學,後來外婆倒下,他們一家人還幫了她不少的忙.直她開相.

再後來外婆住進療養院,高中畢業後,所住的地方也都拆遷,他們也分別考上的是不同的大學.王書維的所在的校區是在江北,離市區很遠,法學專業也比較忙,他一個學期下來都鮮少回來,所以他們倆見面的機會也都很少,不過卻也都沒斷過聯系,畢竟是從一塊長大的朋友.

"嗯,上周就放了."王書維笑著點了點頭,隨即神凝重著,"我從學校回到市區後給你打了電話,不過一直關機,在家待了兩天後,想著來療養院看看外婆,這才得知外婆她……相思,你還好嗎?"

"都安葬好了,我沒事."相思搖了搖頭.

"那就好,我很擔心你."王書維點了點頭,眸光仍舊擔憂的鎖著他.

彎唇微微笑了笑,她道,"放心,我真的沒事."

"還沒事,我看你都瘦了一圈!"王書維在她臉上梭巡了一圈,皺眉道.

"這兩天沒睡好覺的關系,過些日子就好了."相思柔聲寬慰著.

王書維雖然是點了點頭,卻也仍舊是皺著眉頭,見她如此,心里很是心疼.

見狀,相思張嘴,還想什麼時,門口突兀的傳來了動靜,她抬眼看過去,捏著手機的紀川堯站在那,懶懶的靠在門板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兩人.

"還沒收拾完?"他的聲音也如同他的姿態一般,懶懶的.

王書維朝聲音方向看過去,不禁暗暗打量,對方和他們不同,不像是學生,但看起來年紀應該也只是大兩三歲左右,可渾身卻散發著強烈的氣勢,雖懶懶的笑著,卻很有威懾力.

他不解的問著,"相思,你朋友?"

相思皺了皺眉,看了王書維一眼,算是回答.

"你好,我是王書維."見狀,他很朝紀川堯走過去,友好的伸手.

"你好."紀川堯也沒伸手,還是笑臉應著.

隨即,他便站直了身子,越過王書維,直接瞥向李相思,又重複的問了遍,"還沒收拾完?"

"收拾完了."相思低著頭,將剩下幾樣東西都放進了包內,然後將拉鏈拉上.

"相思,晚上……"王書維張口,話才到一半,被人猛的打斷.

"還不走?"紀川堯眯眼,話里有幾分威脅之意.

相思蹙眉看向他,幾秒後,她似乎妥協,將行李包拎在了手里.

"書維,我還有事,改天我們再約吧."她只好對著一頭霧水的王書維道.

那邊,紀川堯已經轉身,抬起步伐朝著樓梯方向走去,相思腳步慢慢的尾隨其後.

*****************************************

出了療養院,他走到車邊後,也沒有立即上車,反而拉開著副駕駛的門,懶懶的在那等著她,一副體貼的紳士模樣.

相思見狀,也沒什麼感覺,徑直的走過去上了車,車門被他關上後,他便繞到了車的另一邊.

將行李包緊緊的抱在懷里,她有些發呆,感覺就像是抱著生前的外婆一樣.

坐上車後,紀川堯將車打著火後,卻不著急發動,手指在方向盤上漫不經心的敲,桃花眼瞥著後車鏡,不知在看著什麼.

直到王書維的身影從車前走過,等過一個信號燈後,筆直的穿過了馬路,他的聲音才終是響起.

"你朋友?"他開口,問的是和之前王書維一樣的話.

"……嗯."相思點了點頭,側眼看過去時震了下,那雙桃花眼里都是涼涼的冷意.

頭皮有些發麻,她又補上了句,"是以前的鄰居."

"鄰居?"紀川堯散漫的重複.

"嗯,時候都在一個胡同里."她再次點頭,淡淡著.

"喲,這可是青梅竹馬."聞,他濃眉一挑,聲音里帶著調侃.

相思也沒反駁,隨他怎麼.

眯了眯眼,他很是生硬的問著,"他對有你意思?"

"沒."她微皺著眉,簡單的否認.

"那你對他有意思?"紀川堯繼續問.

"沒."眉頭皺的更深,她仍舊回答的毫不遲疑.

"嗯."他低低笑著應了聲,隨即開始發動了車子.

在車子駛出的那一瞬,她聽到他喜怒難辨的笑聲傳來:"最好是這樣."

中間等信號燈時,他接了個電話,只聽到他對著話筒有條不紊的交代著:"嗯,我一會兒去機場,晚上的航班飛回去,把我要的那幾點找出來後發在我郵箱里,別的等我到了再!"

相思在一旁聽著,心里有些亂.

他似乎很忙,早上匆匆趕回h市,幫她把外婆的事高效率的都處理好了之後,甚至休息一下都沒,就又要去忙碌……

等車停在餐廳門口時,她不禁詫異的看向他,"你不是要去機場?"

"你肚子不是餓的直叫?"紀川堯一邊熄火,一邊解著安全帶.

她尷尬的著,"我自己回去吃就可以……"

話還未話,男人就已經跳下了車,很快繞過來,直接將她拽下來,往餐廳里面走.

車子在一棟樓下面停穩,相思朝外瞥了眼,伸手解著安全帶.

學校放假的期間里,她都會在外租住,是那種便宜到家的床位,會住好幾個人,跟宿舍一樣,倒是也蠻熱鬧的.

"我走了."她張口,嘴里辣辣的感覺還在.

晚飯毫無意外吃的又都是辣,雖然她現在已經能吃一些,但還是會辣的直冒汗,舌尖發麻.

手卻被人毫無預兆的捉住.

吸著一口氣,相思側過頭去看他.

桃花眼掃過她懷里抱著的行李包,微眯了眼,聲音格外低的問,"你自己一人行麼."

外婆去世,想到先前她在墓地里茫然恍惚的模樣,他心里又有些揪起來.

"嗯……"第一次,她有些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想要下車,手卻被他攥握的很緊,抽了幾次都沒抽出,感覺到車內溫度有些高.

見狀,紀川堯笑的十分愉悅,指腹在她手背上摩挲了幾下後,才是松開了她的手.

懶懶吐出句,"去吧,別讓我操心."

手被放開之際,相思便立即推開車門下了車,抱著行李包往里面走,明明心跳的厲害,卻仍舊背脊挺直,保持著勻速的腳步,好似要極力掩飾著什麼.

*****************************************

誰走誰離,日子還得繼續.

相思很快從外婆離開的陰影里走出來,不過卻也在每個周末時,會習慣性的想要去療養院,然後很快就會驚覺,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悵然若失.

她做著家教之余,還在超市里做促銷員,時間剛好都能竄開,假期的日子也很充足.

除夕當天,她是白班,下了班後就碰到了王書維,似乎就是專門等著她,然後不由分的就拉著她去家里過年.到了他家里,因為以前就都是街坊鄰里的,處的像是親人一樣,很是高興的招待著她.

豐盛的年夜飯,相思在王書維家的氛圍里,格外的感覺到溫暖.

吃過餃子後,王書維送她往住處回,計程車停在街口,兩人悠閑的散著步往里面走.

"書維,謝謝你啊."相思雙手插在羽絨服兜里,由衷的道.

每年過年,她都是和外婆在療養院過的,今年外婆走了,若不是王書維拉她去他們家,恐怕她就要獨自一人過了吧.

王書維推著鼻梁上的眼鏡,嘟嚷著,"客氣什麼,以前外婆沒進療養院的時候,我們過年不也都是一塊玩."

聞,相思面上神頓了頓,歎息著,"是啊,要是外婆還在就好了……"

"相思,你可別難過啊,大過年的!"王書維有些懊惱著.

"我沒事的,只是."見他的模樣,相思忍不住笑了出來.

王書維不禁也跟著一塊笑著,夜空不時有煙火竄上,兩人邊走邊看著.

"送我到這里就行了,你快回去吧."快到樓下時,相思停住腳步,對著他道.

"嗯好."王書維點了點頭.

在相思要繼續走時,他又喊住了她,"相思."

"嗯?"相思再次停住腳步.

"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事和需要幫忙的都可以找我,什麼時候都別忘了還有我這個朋友."

她點了點頭,很是動容.

她自己其實朋友很少,除了大學里覺得投脾氣的謝瀾溪外,就是這個時候的玩伴了.

王書維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眼神很是真摯,"別怕有什麼麻煩,我們時候就一塊兒玩,要怕麻煩早就怕了,對不?"

"好,我會的."相思彎了彎唇,出聲道.

即便看她微微笑著,王書維卻還是很心疼,忍不住伸手將她虛攬在懷里,很溫暖的一個擁抱.

剛開始時,相思僵了下,不過卻也並沒有推開.

擁抱並沒有煽的停留很長時間,兩三秒後,王書維就放開了她,鏡片後的目光暖暖的.

"我先回去了,上樓後,記得給我發個信息."囑咐完之後,他便轉身離開了.

相思也是同一時間轉身繼續往樓里走,只是才走兩步,漫天的煙火里,一道車燈明晃晃的朝她支了過來.

*****************************************

電梯一層層往上,色的數字不停的跳躍著,"叮"的一聲後,樓層到達.

被紀川堯蠻橫的拉著往外走,相思有些往後使著勁,抗拒著和他來這里,可力氣根本不能跟他抗衡.

一路直接上了二樓的臥室,也沒開燈,他直接拉著她往里面走.

也沒開燈,他拉著她在窗邊站定,窗外不停竄起的煙火,將兩人的輪廓影影綽綽出來.

他眯著桃花眼打量著她的神,笑的很邪,"喲,大過年的,見到我這麼不高興呢?"

"太晚了,我想回去睡覺."相思挺直了些背脊,淡淡道.

"在這兒不能睡?"他勾唇,瞥了眼身側的大床.

她斂著神色,沒有吭聲,眼底的防備卻加深了一些.

正無聲對峙時,她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低頭看了眼,按了拒接鍵後,將手機塞了回去,只是沒幾秒,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抬頭瞥了眼他,剛要有動作時,他比她還快,握著她的手就將手機一並拿了出來,從後面整個將她抱住.

看著屏幕上面顯示的名字,他在她耳邊念,咬字很重,"書,維?"

"是那天去療養院找你,剛剛在樓下抱你的那個竹馬?"

"我們是鄰居."相思淡然的強調.

紀川堯笑著看她,眼底聚集起風暴,"那你怎麼不接?"

話音落下後,他就幫她接了起來,而且故意是按了免提,線路那邊焦急的男音立即從話筒里散出來,"相思,你沒事吧?這會兒應該上樓到家了吧?"

相思恨恨的瞪著他,只能咬牙回著,"嗯,到家了."v2eb.

身後抱著她的紀川堯,將俊容埋在了她的脖頸之間,像是電影里的吸血鬼一樣,在大力的汲取著她身上的氣息,下一秒隨時會出擊.

"我坐上計程車了,看你一直沒給我發信息,有些惦記,所以給你打電話問問……"

掙紮了兩下,他的手臂卻收的更緊,她只得平靜的回著,"抱歉啊,我給忘記了."

"你到家了,我就放心了."那邊,王書維的聲音還是笑著的.

"呵."她的耳邊,紀川堯也是輕笑了一聲,格外森然.

感覺到男人的舌正在她肌/膚上舔,相思忍過那股酥/麻,蠕動著雙唇,"書維,那我掛了."

完,她就直接將電話掛斷,然後冷聲著,"你放開我!"

"我就不放."紀川堯像是個無賴一樣,貼著她的皮膚道.

"還以為大過年的,你一個人得孤苦伶仃的,看來我都是瞎操心了."

"我不用你來操心!"她清冷的回,繼續奮力著,想要快些掙脫開來他的懷抱.

他眼眸凜然的側臉盯著她,笑的很冷,"別人抱你時百依百順,到我這兒怎麼就不能老實兒點?"

她咬牙,丹鳳眼無畏的回瞪著他,用動作無聲的表達著她的抗議與嫌惡.

見狀,紀川堯倒是來了興致,摟的她更緊不,纏在她腰間的手也向上,扣著她的胸,隔著衣服就力道曖昧的揉.

"看來你就喜歡被人馴服."他笑的大聲,手下動作也不含糊.

相思掙紮不開,眼里閃過狠色,毫不猶豫的就低頭咬上了他的手背.

"你怎麼咬人!"紀川堯揚聲怒喝,不由松開了扣在她胸上的手.

拿到面前一瞧,牙印邊沿處都滲出了血,嘖,可見下了狠口.

紀川堯另一只手仍舊沒有松開她,卻也不再抱她那麼緊,很輕松的將她身子扳過來,嘴角露出了一抹笑,"你的那個竹馬,不會也是體育系的吧?"

"你又想干什麼!"她頓時一驚.

"你呢,他抱了你那麼半天."他懶懶的看著她,一副她明知故問的樣子.

想到之前的方劍,相思一下子緊張起來,"你別亂來!"

"那可得看我心."紀川堯眯著桃花眼看她,左邊眉角挑著.

"紀川堯,你有病!"她喊著他的名字,咬牙切齒的罵著.

"這不是你第一次了."他聽後,卻無謂的聳肩著.

隨即,又笑的更歡,勾著唇曖/昧著,"而且,我還是喜歡你在床/上叫我阿堯."

"這樣好了,你可以為你那個竹馬好話來求求我,沒准我心就好了."

胸膛內有熊熊火焰燃燒著,相思有些氣的發抖,愣是一句話也不,冷傲的瞪著他.

她並沒有開口求,紀川堯反而很是愉悅,十分滿意的在她臉上捏了一把,然後便提著她往一旁大/床走去.

幾步他就走到,整個將她摔了上去,重重的一聲悶響.

被柔/軟的床褥彈起來,相思用手抵著,想要坐起來,卻被隨之而下的他給重新壓住.

"你要做什麼!"她臉色微白的看著他.

"做,愛!"紀川堯勾起一邊嘴角,邪肆惡意.

………………………………

今天6000字終于寫完了,實在實在是沒狀態,都想斷更了,憋了一天終于是寫出來了,長歎一聲,太不容易了,此時此刻,我真的很想去shi啊!




上篇:番外:《明知相思苦》09章,都交給我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11章,休想忤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