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26章,我們離婚  
   
番外:《明知相思苦》26章,我們離婚

番外:《明知相思苦》26章,我們離婚



一室一廳的房子,租金合適,樓層也比較合適,相思在看過房子後,就定了下來.

她是在去公司遞交了辭職信,將薪資結算後就回到了公寓,趁著許阿姨出去買菜的時候,將自己的東西整理好,這才發現,東西並不多,還是從紐約回來時帶的那幾樣,卻已經是她全部的家當.

在整理櫃子里的幾件職業套裝時,她的動作頓了頓,在那件薄荷綠的套裝上停滯了好幾秒,才將櫃門關上.

到現如今,她已經搬過來入住三天了,暖氣給的也夠充足,此時她光著腳,坐在椅子上,手指在鍵盤上飛舞,音響里除了音樂聲,還有消息的提示聲.

她平時就喜歡在網上購物,還想過,以後有時間了自己也經營個網店,沒想到這麼快就實現.

不再想去公司上班,里面接觸的人多,她也保不准,又會因為和誰走的親近些後,會害到誰,不如如今這樣,樂的自在.

外面天色漸黑,看了眼屏幕右下方的時間,已經是快傍晚了,找出快遞的電話,叫了份外賣,三十分鍾左右,外面有人敲門,她揚聲應了聲,便踩著拖鞋往出跑著.

門一打開,卻不是送外賣的,而是那位應該和舊人膩在一起的紀川堯.

相思看到他,只是眼神稍頓了下,並沒有任何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他總會找上門來的.

紀川堯擰著眉,直接揮開她,大步邁了進來,雙手掐著腰,目光在屋子內四處梭巡著,每個角落都看的仔仔細細.

"你什麼意思?"他扭身過來,微抬著下巴看她.

"你來了也剛好,我有兩件事跟你."相思將門關上,平靜的看著他,緩緩道,"第一件事是,我辭職了."

"什麼時候?"紀川堯薄唇微抿,犀利的問.

"四天前."她老實交代,隨即,聳了聳肩繼續著,"第二件事你也看到了,我搬出來了."

他瞬間變臉,聲音拔高道,"誰准你搬出來的,看不出啊,翅膀什麼時候長這麼硬了?"

相思恬靜的笑著,好整以暇的看著他,對他表現出來的怒意毫無反應.

"現在立即給我收拾東西,回家!"紀川堯更加火大.

"哪是家?"相思卻沒動,淡淡的反問.

"李相思,你別惹毛我!"他快被她這樣不痛不癢的態度給弄的發狂,怒喝著.

她仍舊沒有任何畏懼,只是仰頭目光凝著他,聲音輕渺著,"公寓不是家,那里更不是家."

不是不是,從來都不是!

也許有段時間,她以為是,但卻是她的迷失……

以往很容易波動的心,此時已經激不起什麼來,好似一灘死水.

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的,也許是日積月累,也許是那位宋姐的回歸,也許是那次烏龍的懷孕事件……

紀川堯喉結滾動了兩下,語氣回緩了不少,道,"如果你不喜歡那間公寓,很簡單,改天有時間,我們去新開發的樓盤看,你相中哪個就買哪個住!"

他的輕松,語氣也是帶幾分寵溺的,她卻不為所動.

只是淡淡著,"我跟你的倆件事,不是在尋求你的同意,而是通知你."

紀川堯眯眼看了她一會兒,猛然上前,直接抓著她兩邊肩膀抵在牆壁上,磨牙霍霍,"怎麼,好端端的要搬出來住,是想跟誰偷/啊?是琢磨著想給我帶綠帽子呢?"

"如果需要解除關系時,你隨時通知我."

他本來還等著她的還擊,後者冷漠的神,但她卻輕飄飄丟出來上面一句.

眉眼驟冷,他問,"你什麼?"

"你和宋姐……我不會阻礙你們的."相思迎著他的目光沒有躲閃.

紀川堯冷笑,正要開口時,口袋里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煩躁的去摸出來,看到上面顯示的名字頓了下,又抬眼瞥了她一眼,還是接了起來.

"喂,佳人."

聽到他口里念出來的名字,相思習慣性的別過眼,想要從他的掌下掙脫出來.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他掛電話的同時,也再次收緊著手中力道,仍舊將她控制住.

"放開我吧,別耽誤了你."她笑了下,道.

紀川堯勾了勾唇,眉眼冷冷的看著她,沒話,卻拽著她往外走著.

************************************************

機場大廳里,時時刻刻都是噪雜一片.

相思被紀川堯一路拉扯著往里面走,沿途經過,兩旁都有目光投遞,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被綁架了.

等著他腳步站定,她趔趄了下,也跟著站定,就看到頭等艙的候機廳里,宋佳人手里拿著護照和登機牌站在那,遙遙的凝著微笑.

相思微怔,步伐遲緩的跟著他走過去.

宋佳人在看到她也過來時,笑容僵硬了兩秒,很快又恢複如常,"相思也過來了!"

"你這是……?"相思看著她手里拿著的東西,不解的問.

"一個時後的飛機."宋佳人笑著回.

"你要走?"她很吃驚.

宋佳人點了點頭,隨即走到了紀川堯面前,柔柔的看了他好一會兒,才輕動著唇道,"堯,回去的話我也就會安心的做我的新娘子了,下次我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回來了,再見到你……如果可以,你一定要去看我,好嗎?"

本來,就是要籌備婚禮的,可她總覺得,有什麼不甘心的,有什麼放不下的,所以她還是決定回國,回到h市,回來找他.如果他原諒她了,如果他還沒有忘記她,如果他還像是她一樣那麼愛他,那麼她可以拋卻掉一切,只跟他在一起!

可是她太天真了,她的堯,早已不在原地.

"好."紀川堯勾著唇角,點頭.

他和相思在家中吵架那晚,她的電話打來,他還是趕了過去,倆人在外吃了飯,不僅告訴他她要回去,也將她那邊的事都告訴了他,他也只能微笑著跟她抱歉,畢竟,錯過就是錯過了.

"堯……"宋佳人聲音哽咽,飽含著深.

紀川堯歎息,伸手在她的長發上撫/摸著.

宋佳人再也忍不住,撲到他的懷里,手在他背後緊緊的環著,多麼希望時間能夠停止在這一刹那啊!

相思在一旁靜靜的瞅著,兩人的輕聲細語她聽不到,但那神卻是看的真切的,看到宋佳人撲倒在他懷里,踮腳將唇湊過去輕吻,他溫柔的凝視……

像是電影里定格的畫面,而她身處一旁,突兀到不行.

可腳下像是生了根,動彈不得.

不知道多久,那親昵的兩人才分開,然後女子眼皮微的走過來,雙手伸過來,拉起她的.

"相思,我嫉妒你."宋佳人開口,聲音里還有著哭腔.

相思皺了皺眉,清麗的臉上,是一片不解的迷茫.

等著有廣播提示著航班時,宋佳人朝著安檢口方向看了眼,對著兩人道,"我爸還在那邊等我,我得過去了!"

"你,真的要走?"相思忍不住再一次的問.

"是啊,要回去了."宋佳人點頭,聲音惆悵.

又頓了又幾秒,她才轉身往安檢口方向走去,一步三回頭,還不忘對著紀川堯道,"堯,一定要去看我,不許忘了我!"

人流擁擠的安檢口,又漸漸變得安靜,接下來等待的是下一個航班的旅客.

相思朝他看過去,見他薄唇微抿著,還凝望著安檢口的方向,桃花眼里有著很深沉的緒.

心里一刺,她冷笑著道,"既然不舍,為什麼不去追?"

"呵呵,我急什麼."紀川堯收回目光,懶懶的對著她笑.

"你完全可以跟我解除關系,去追宋姐,和她重新開始."相思聲調提高著,完全的搞不懂他.

"如意算盤打的挺好啊!我看你不是為我著想吧,其實都是為了你自己吧?就像是你絕對不會懷孕一樣……"到這里,他眼里閃過什麼,很快又仍舊笑的邪氣,"反正你也都不在意,又影響不到,何必費事去解除關系?你不愛我,我不愛你,這樣純肉/體的關系多好玩."

他伸手,貼在她的右臉頰上,像是人一樣的輕撫,聲音卻冷到不行,"李相思,我可不會輕易的放開你."

相思不敢置信的看著他,搖頭道,"難不成,我們的婚姻真要維持一輩子?"

不會輕易放開她,難不成,他真的想要這樣霸占她一輩子嗎!

"真聰明."紀川堯笑的愉悅.

"這樣下去,有意思嗎?"相思提著一口氣.

吊著的桃花眼陡然眯了起來,好半響,他才笑著吐出來一個字,"有."

************************************************

病房里,消毒水味充斥著.

外面夜色深沉,從窗戶透進來一些,病房內的燈光也很暗,相思幽幽的轉醒.

和術後剛醒過來時一樣,總覺得身/體里好像缺少了什麼東西,也是,那樣一條鮮活的生命流逝,哪怕是還未成形,卻也能真實的感覺到.

昏厥前還記著和他的大吵大鬧,嘴角彎出冷淡的笑意,那樣又是為何,難不成,他是想要留下孩子的嗎.

當年的烏龍懷孕事件她還記得清清楚楚,那樣不由分的帶她去了醫院,那樣冷硬的態度,似乎若真的有,也是不會留的,更何況,他們之間也真的不適合有孩子的存在.

都孩子是愛的結晶,沒有愛,怎麼可以不負責任的有了孩子呢.

流掉了也好,也好.

至少她不比在為它糾結,為它躊躇,在它的去與留之間做著強烈的掙紮.

下意識的抬手想要撫摸自己的腹部,卻感覺到右手被一股溫熱包裹著,側眼看過去,就看到男人坐在病床邊的椅子上,兩只大手包裹著她的,俊容歪在那里,已是入眠.

只是在睡夢中,他的眉頭是緊皺著的,偶爾睫毛會顫.

沒有過多緒的起伏,她試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沒有太大的力氣,而且他握的也很緊.

靜靜的凝了他一會兒,心里無聲的再次問:這樣的婚姻,真的有意思嗎?

八年,一頭一尾.

************************************************

紐約,元旦.

很應景的,從早上就開始下雪,美/國和中國不一樣,他們都是按照陽曆年來過,所以元旦當天格外的重視.

王書維這些年在紐約的發展越來越好,已經將h市的父母全部接了過來,一家人都在這邊定居,過個節日也都是熱熱鬧鬧的.

"相思啊,我記得上次你來家里過年,都是快八年前了吧?"王媽媽熱的給她夾著菜.

"是啊."相思想了下,點了點頭.

那時候是外婆去世的那年,她剛跟紀川堯結婚的那年,還是大學生的那年.

"時間過的可真快啊,你瞅你都結婚了,這書維還一點著落都沒有!哎呀,你老公怎麼也不陪著你一塊過來這邊呢!"

相思頓了下,淡淡道,"他比較忙."

"聽書維,也是位律師?"王媽媽繼續問.西遞趁許.

"嗯."她點了點頭.

見她神色不太對,王書維皺眉,打斷還要張口繼續聊的母親,"媽,先吃飯吧,一會兒菜涼了,等著吃完飯你再和相思聊!"

"好好好,這孩子!"王媽媽連口答應.

因為住的是酒店,在吃過晚飯後沒多久,王書維就提出去走走,順路送她回去.

本來相思是沒打算來紐約的,只是想散散心,在h市,他逼的太緊,每天都幾乎去她那里報道,送上他親手熬的湯.她也能感覺到,好似冥冥之中,他想要彌補著什麼.

可好友謝瀾溪那里有著機票,詢問她時,她也不知道去哪,索性就直接將去紐約的機票改簽到了她那里,和程少臣一起結伴坐飛機飛到了這里,來這邊也還好,有年少時的伙伴王書維,而且,紐約她也曾生活了近五年,比較熟悉.

飄著雪,兩邊人行道上都堆滿了些,踩在上面,一步一個腳印.

"相思."王書維側過頭去看她.

"嗯?"她應上一聲.

"你來紐約後,我就沒見你笑過."王書維心疼道.

"怎麼沒?我現在不就是笑呢嘛!"相思眨眼,兩邊唇角都用力彎著.

"不是這樣的."王書維卻搖頭,歎了口氣的問著,"相思,你過的不好,是不是?他欺負你了,傷你心了?"

相思清淺的笑了笑,搖頭否認著.

"上次回h市給瀾溪打官司時,我也覺得你不開心,你跟他的婚姻,是不是出了問題?"王書維卻仍舊徑自的問道.

當她主動給他打電話,是有個案子想讓他幫忙時,他簡直欣喜若狂,自從知道她和紀川堯結婚後,他一直都忍著不敢再去聯系她,畢竟對方已為人妻,而且他也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感.

看到她獨自在外面租房住時,他還以為他們結束了,可當天晚上,她卻被紀川堯接走,隔天回來時,即便是穿著厚實的毛衣,可彎身之間,鎖骨上的青紫卻掩蓋不住.

相思聽後,眼神飄忽著,是出了問題的,或者,這段婚姻從開始就是出了問題的.

"我懷孕了."她開口道,卻又繼續著,"卻又流掉了."

王書維原本呼吸凝窒,聽到後面一句又睜大眼睛,緊繃著神松懈了一點.

"怎麼流掉的?是他的原因嗎?"他問.

"不是,是個意外."相思搖了搖頭,喃喃著,"不流掉的話,也是要打掉的."

聞,王書維停下了腳步,認真的問道,"相思,你老實跟我講,你到底願不願意跟他在一起?"

"……"她咬唇,竟回答不出來.

她也不出自己是什麼樣的心,原本渾渾噩噩的,春去冬來,一年一年的也這麼糾/纏著過來了,抱著無謂的態度,可自從這個孩子來了又走,她忽然覺得前所未有的疲憊.

"如果你不願意,你大可以提出離婚啊,沒必要跟他一直糾纏下去!現在不是什麼舊時代,沒辦法在一起離婚也是很正常,如果他抓著你不放,我可以幫你打官司!"

相思怔怔的看著他,第一次去想關于"離婚"這兩個字.

************************************************

新年新氣象,紐約處處都感覺有嶄新的味道.

一待有好多天,白天時她基本都是自己到處走,傍晚時王書維會從事務所趕過來,或是去他家里,或是兩人在外面用餐,好似暫且忘記了一切事,卻也在夜深人靜時,摸著自己平坦的腹部,徑自失神.

"相思,不如我給你租一處房子,就在紐約常住下來好了."王書維也不止一次的提議著.

"還是算了,我只是想散散心."她往往都是這麼敷衍過去.

今天吃過飯,兩人仍舊沒有坐車,想在夜色雪景下漫步著往回走,只是天有不測風云,在穿過一條路時,兩邊都是緊湊的住宅樓,走到一半時,就有一盆水毫無預兆的潑了下來.

相思低呼一聲,便被王書維推到了一旁,頭發上卻還是被淋濕,反過頭來去看他,上半身幾乎全濕.

仰頭朝樓上看去,三樓窗戶有人頭縮了回去,一句毫無誠意的,"sorry——"

隨即,便是窗戶被緊關的聲音.

相思和王書維面面相覷,都不禁搖頭笑了起來,平常在電視電影里看到的滑稽場面,竟也會經曆.

"這邊租房子的比較多,大多數都沒有素質,前兩天報紙還報道,扔垃圾有砸到孩子的."王書維聳肩著.

相思抖弄著澆濕的頭發,"先別了,前面就到我住的酒店了,去弄一下吧!"

回到房間,王書維將濕噠噠的大衣脫掉,里面的棉質襯衫也是半濕著,好在酒店里有快洗烘干,所以脫下來交給服務生拿去,有個半時就會乾淨整潔的送回來.

"相思,你去洗個熱水澡吧,別再感冒了!"王書維看向她,擔憂道.

相思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頭發,之前已經凍住,這會兒回溫後又持續往下滴著水珠,還有著一股味道,也不知是洗過什麼的髒水.

她點了點頭,拿過一旁的毛毯遞給他,"行,那你在這兒等著吧,一會兒服務生就會把你衣服送回來,我也很快就出來."

"快去吧."王書維催促著,接過毛毯,披在了赤/裸的上半身上.

相思很快的洗完,將頭發擰成個發髻後,將水蓬頭的開關關掉,准備擦干自己後再穿好衣服,因為王書維還在.

只是水聲才一停止,她便聽到外面傳來打斗的聲音,開始時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是電視傳來的聲音,可凝神聽了半響,越覺得越不對勁,抓過浴巾直接將自己圍上,匆匆的跑了出來.

這一出來,闖入眼前的景象嚇了她一大跳.

不知從哪里來的紀川堯,整個將王書維撲到,正騎在他身上,沖著他的臉左右開弓著揮拳,下手的力道又狠又准.

"這是在干什麼!"她睜大眼睛的喊.

這樣的一幕,完全的讓她措手不及.

紀川堯抬頭瞥了她一眼,見到她此時只圍著浴巾的模樣,眼里更加猩,揮拳的速度加快,力道也更重,恨不得直接打死面前的王書維.

他按響了門鈴,甚至還在醞釀著緒,想著要以怎樣的姿態來面對她.

知道她不在h市的那一瞬,他甚至是有些慌的,害怕會再也找不到她,一連幾天,他事務所的事幾乎都無法上心,拼力的尋找著,到了紐約,各大酒店幾乎翻了個遍.

終于知道她所在酒店,和所住房間時,他是欣喜的,比幫當事人打贏了官司還要激動.

可他還沒等張口,便看到了站在里面,赤/裸著上半身的王書維,當下,所有的火便如數的竄了上了腦門,眼前也都在變著顏色.

"相思呢!"他幾乎是咬碎了牙齒的發出聲音.

王書維看到他也是驚訝的,眉頭皺的死死的,輕飄飄的回,"噢,洗澡呢."

這一句話便讓紀川堯的緒無法再控制,大腦有意識時,已經猛然上前將他推倒,整個人跟進,直接騎上去揍他.

事出突然,王書維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他接下來的拳頭打的沒有還手之力,甚至能感覺到牙齒的松動.

"紀川堯,你瘋了嗎,你怎麼又打人!你快住手,你要打死書維嗎,你快住手啊!"相思上前,急忙的用力拽著他,試圖想要將他拽起來.

紀川堯卻已經打了眼,完全聽不進去任何.

"紀川堯,住手,住手啊!"相思去抱他的胳膊,沒拽動他,反而被他的力道甩的趔趄.

她差點撞到一旁的桌角,紀川堯這才回過神來,忙起身去拉她,焦急道,"你沒事吧?"

"紀川堯,你到底是在做什麼,跑到紐約來抽什麼風!"相思怒瞪著他.

紀川堯咬牙冷笑,怒到了極致,"我抽風?我倒是想問問你,你到底在做什麼,一聲不響的離開h市跑來紐約,來會你的青梅竹馬了嗎?你還敢跟我你和他之間沒什麼,這不是偷/是什麼!"

"你干什麼?"見他完後拿起電話,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他笑的更加森然,"報警,讓警察過來捉奸."

"你胡什麼!"相思大震,完全沒料到他會這樣.

"他勾引我太太,難道不是嗎!"紀川堯著便暴怒,額頭上青筋直冒,桃花眼都快充血了,"我要是沒來你們會怎麼樣,要做什麼,脫/光了上/床嗎!"

相思忍過心里的刺痛,嘶聲吼著,"你有完沒完,紀川堯,不許打電話!"

"看來你還是向著他啊!"見狀,他笑的幽暗,又有幾分落魄.

相思卻已沒有精力去細細撲捉那些,只是蹲下,擔憂的看著躺在那的王書維,此時已經毫無意識,只是本能的直哼哼.

看著他嘴角止不住的血流,她氣怒的瞪著他,伸手指著他,"你簡直是不可理喻,你看看書維,他都已經被你打昏過去了,不叫救護車,竟然還要報警!"

"呵,他活該!這就是他勾引別人老婆的下場!"紀川堯卻勾起了薄唇,毫無歉意.

相思用了好大的力吸了口氣,看著此時眉眼嘲諷,冷冷笑著的他,只覺得血液呼啦啦的直往腦門上沖,太陽xue更是一跳一跳的.

張了張嘴,話就那麼不假思索的脫口吼出來,"紀川堯,我們離婚,我要跟你離婚!"vvik.

………………………

今天7000字完畢!多寫了一千字,更晚了些.大家有月票的多投投吧,如果月票多一些,明天我也多更一些.上不了名次也沒關系,能上就最好啦,哈哈.




上篇:番外:《明知相思苦》25章,該搬出去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27章,完全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