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30章,有我在呢  
   
番外:《明知相思苦》30章,有我在呢

番外:《明知相思苦》30章,有我在呢



"成麼?"他仍舊瞅著她,屏息著問.

眸光漸漸垂下,相思回答不出來,卻也沒辦法搖頭.

轉過臉,想要起身從沙發上站起來離開時,他忽然伸手,從側面將她抱住,體溫無聲無息的襲來.

相思一僵,聽到他在耳邊的歎息,幾不可聞,"相思."

"為什麼."她咬著唇,側過頭去看著他,將心里的話問出,"為什麼不同意,為什麼不要離婚?"

她不止一次的分析過,他到底為何會這樣.也許是因為離婚是她提出來的,讓他措不及防,亦或者,是他一貫強烈的占有欲,在他還沒丟掉她時,怎麼會容許她私自離開?

她如今詢問他,很想聽到他的答案會反駁了她心中所想,她甚至在期待,在無聲的呐喊,快告訴我,不是我想的那樣,不是我想的那樣!

聞,紀川堯橫在她胸/前的手臂微緊了幾分,桃花眼也是微緊,嘴角蠕動,那樣的目光也仿佛是有什麼話要.

這種感覺就像是被堤壩險險攔住的洪水,眼看著就要傾泄而出.

相思所有的神經都緊繃著,好似也感應到了,屏息的等待著,可最後,卻只聽到他的一聲輕歎,"相思……"

有手機鈴聲也在他尾音落下的同時響了起來,是紀川堯的,他頓了兩秒松開了她,掏出了手機起身朝窗邊走著接電話.

身後的體溫消失,相思心底里一片冰冷的失望.

"有什麼事就!"紀川堯接著電話,語氣很沉.

電話是紀父打/過來的,那端有些雷霆爆/發,大怒著,"結婚是兒戲嗎!你是當我和你媽是死的嗎,竟然偷偷摸摸的結婚,而且還這麼多年,你簡直要將我們給氣死!"

"話聲這麼洪亮,一時半會是死不了."他勾唇,冷淡的笑.

"逆子!"紀父大罵,話筒間急促的喘息可聞,"那女人到底是做什麼的?快給我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你把她……"

"這是我的事,不用您跟著攙和."紀川堯直接打斷,隨即切斷了線路.

將手機放下,手指摳在邊緣處,眼眸發緊的瞅著外面的夜空,似乎是在努力平靜著緒.

等著他轉過身來,扭頭朝著沙發上看去,那里早已沒有了相思的身影,只有從窗外傾瀉而入的冰冷月光.

*****************************************

夜.

相思坐在臥室里的桌子邊,上面擺放著筆記本電腦,不時有消息提示著,她耐心的逐一回複著買家詢問,處理著成交事宜.

臥室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推開,紀川堯慵懶的走了進來,一屁股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單條手臂拄在了桌邊.

"不知道敲門麼!"相思瞥了他一眼,冷淡著.vdsl.

"敲了你沒聽見!"紀川堯臉不的反駁著.

見她不搭理自己,他舒服的靠在椅子上,伸手將她放在一旁還沒得空吃的蘋果拿過來,直接放到嘴里,大口的咬了起來.

"你——"她瞪向他.

"給你也咬兩口好了,我不嫌你."他痞痞的將咬了的蘋果遞向她.

相思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後,繼續對著屏幕敲打著.

將一個蘋果很快的吞掉,扔掉蘋果核,他手拍摸在胃部上,哀哀的叫,"真是一點都不當事啊,還是餓的慌!"

"你沒吃晚飯?"聞,她不由的又瞥向他.

"吃是吃了,可也沒怎麼吃,晚上去的沉風家里,他爸過生日."他勾著唇,不緊不慢的繼續,"對了,你朋友謝瀾溪也去了,沉風可真猛啊,本來他爸就看不上謝瀾溪,竟然還帶到家里了,而且他未婚妻都在,嘖嘖!"

他的抑揚頓挫,一旁本還專心對著電腦的相思已經無心思繼續,扭頭看著他,眸光擔憂.

"那況如何?他們是不是欺負瀾溪了?"相思急急的問,她太了解好友瀾溪的脾氣,安安靜靜柔柔弱弱的,一定會被欺負!

"唔."紀川堯抬手,懶懶的摩挲著下巴.

"你快點啊!"相思更急了.

"那你求求我!"他湊近她,彎著桃花眼.

見狀,她簡直火大,"你到底不?"

"你求我,我不就了麼."他撇嘴,眸光灼灼的瞅著她.

"算了,我找手機給瀾溪打電話,直接問就好了."相思干脆放下鼠標,就勢著從椅子上站起來.

"得,我跟你還不成麼,就不能跟我撒撒嬌."紀川堯忙伸手按住她,抱怨著.

相思咬著唇角,對他的後半句保持沉默,撒什麼嬌!

"受點委屈是指定的了,不過我去的晚,到時都已經開飯了,後面就是想欺負她也沒機會了,沉風中途接了個電話後,就帶著她匆匆離開賀宅了!"他開始緩緩的.

聽後,相思點了點頭,又問,"賀沉風的爸爸,很不喜歡瀾溪嗎?"

"嗯,畢竟他早就有未婚妻麼."紀川堯也點頭.

相思低低的歎了口氣,臉上開始滋長出愁容來,為好友擔憂著.

紀川堯伸手,有些寵溺的拍了拍她的頭,"行了,擔心人那事做什麼,你又幫不上什麼忙,只能瞎著急!有那心思,還不如關心關心我!"

相思睨了他一眼,張嘴冷反駁,卻還是吞咽了回去.

想來想去還是擔心,還想著給好友打電話詢問一下,起身將手機拿過來,開機等待著.

本來先前去紐約,她的手機一直也都呈現關機狀態,回來後也都沒怎麼用,也覺得沒什麼人聯系.

五六秒後,手機系統運行起來,待穩定後,就提示著有短信進來,一條接著一條.

手指去觸碰,提示的信息就被打開,連著十多條,都是王書維發來的.

一旁的紀川堯是一直湊著頭過來的,此時也是清楚的看到,臉上神就瞬間沉了下來.

相思抿唇,淡淡的將目光朝他瞥過去,已經等待著他的爆/發.

明明已經拳頭收攏,他卻又將怒氣不留痕跡的掩了開,從椅子上站起來,聲音沒有起伏一句,"時間不早了,早些睡."

隨即,他便抬腿朝著臥室外走去.

相思扭頭看著他的背影,忽然覺得,他似乎真的在改變.

*****************************************

晴朗的冬日,外面卻冷的凍牙,不過北方就是這點好,屋里的暖氣充足的如春天.

一向略顯寂靜的公寓里,此時顯得特別的熱鬧,因為多了一個人.

"相思阿姨,這里才是你的家嗎?"君君歪著頭,趴在她膝蓋上問.

家伙是被她從謝母那里接過來的,早上吃過飯後,就想著去探望一下,到了後謝母正要陪著謝父去醫院,打算將君君送到鄰居家,她去了,就直接將君君給領了回來,等著晚飯過後再送回去.

她一向很喜歡君君,瀾溪剛來h市時,很多時候她都是摟著家伙睡覺的,而且身邊認識的也只有這一個孩子,又這麼招人喜歡.

聽到他這樣問,相思蹙著眉,正想搖頭回答時,君君卻忽然扭頭,沖著客廳外喊著,"紀叔叔!"

"喲,我怎麼這麼熱鬧,原來是你這個家伙過來了!"紀川堯邊脫著大衣邊往里面走著.

"因為想紀叔叔了呀!"君君跑過去,嘴巴很甜著道.

紀川堯彎身,將家伙抱在懷里,很是寵溺的逗著他.

看著他坐在沙發上,相思詫異著,"你怎麼回來了?"

"嗯,事務所沒什麼事."他勾唇回著,其實是想帶她出去的,可沒想到家里還有了客人.

家伙眨巴著眼睛,在兩人臉上各自梭巡了一圈,很是煩惱的問,"相思阿姨,媽媽你和紀叔叔是結婚的噢,那我要怎麼叫呢,是以後要叫你嬸嬸,還是要叫紀叔叔姨夫呀?"

"這個隨你,怎麼高興怎麼叫!"紀川堯大手撫著家伙的頭頂,慵懶道.

君君歪著腦袋半響,還是很苦惱的樣子,兩只手扒拉著腦袋瓜,模樣可愛極了,讓一旁的兩個大人看的都忍俊不禁.

剛將洗的水果切好的許阿姨從廚房里走出來,也是一臉的笑容,"快來吃水果了,中午我去買菜時再給你買回點糕點,好不好?"

"謝謝許奶奶!"家伙嘴角咧開,甜甜的.

"哎喲,真招人喜歡啊!"許阿姨見狀,更加的合不攏嘴.

"他啊,最會討人喜歡了!"相思伸手,將家伙抱在自己的腿上,拿著切好的橙子遞給他,又細心的拿過紙巾,等著吃後給他擦嘴擦手.

許阿姨雙手交合在前面看著,忍不住道,"家里有個孩子就是熱鬧!先生和太太也該考慮考慮啦!"

話一出,相思的眼神滯了下,笑了笑沒出聲,卻想到了自己那個來了又走的孩子,心里一慟.

紀川堯也是擰了眉,氣氛變得凝窒起來,只有家伙一臉天真無邪.

主臥室里,家伙盤著腿坐在椅子上,一旁的相思正對著電腦屏幕.

"相思阿姨,你又在網上賣東西嗎?"君君邊往嘴巴里塞點心,邊詢問著.

"是啊."相思笑著回.

"都賣什麼?"

相思剛要回答,卻陡然發現聲音不對,扭頭就看到走進來的紀川堯.

"沒什麼."她淡淡的轉回頭.

"是睡衣啦!"君君卻幫忙回著.

"睡衣?"紀川堯微挑著眉,幾分興趣的湊過去,不由分的就覆蓋在她手上,挪動著鼠標,在頁面的商品上逐一瀏覽.

半響後,徑自的咕噥一句,"怎麼也沒有個趣睡衣?"

相思聞,臉有些微,沒好氣的甩開他的手,連帶著瞪了他一眼.

這人!睡覺睡衣還得要趣的!

"什麼是趣睡衣呀?"君君耳尖的聽到,很是求知的問.

"君君乖,你別聽他亂."相思忙道,隨即又再度瞪了他一眼,呵斥著,"你別教壞孩子!"

紀川堯聳著肩,伸手將家伙抱過來,"成,那君君,過來紀叔叔這里,我教你寫字好了!"

"好呀好呀!"家伙一向喜歡學知識,聽後立即高興的點頭.

接下來,臥室里相思還對著電腦忙碌,而貴妃榻那邊,紀川堯正在教著君君朋友寫字,他很是耐心,反反複複的教著複雜的字,側臉線條很柔和.君君朋友也很是認真,雙手交疊著,在他的教導下有模有樣的寫.

相思不經意的瞥過去目光,卻有些癡了.

從沒有哪一個午後,讓她覺得,他那樣的讓人心動.

下午的陽光淡淡的,從窗戶外照進來.

主臥室的大床/上,相思支著手臂側躺在床上,懷里是睡著了的家伙,嘴巴微張,睡的十分香甜.

一旁的紀川堯走過來,她便覺得有些尷尬.

因為此時熟睡著的家伙,一只手正抓在她的胸前,偶爾囈語當中,還有著,"軟軟……"

瞥到他的那雙桃花眼里的顏色漸漸轉身,她心中忽然也跟著燥/熱了起來.

"咳,他睡著了!"相思清了下嗓子後就坐直了身子,順帶著,將家伙的手也輕輕拿開.

"嗯."紀川堯隨口應,聲線卻有些沙.

他走過來半蹲下,拿過毯子細心的蓋在君君身上,將他的兩個不老實的胳膊都放好蓋住,收回手時,在他臉上摸了摸.

外面的陽光也同時照在兩人的身上,淡出光暈來,倆人一左一右,熟睡著的孩子.

氣氛不知怎的,在不知不覺間悄然變化.

相思渾身都不自在,想起身下床,他卻在此時出了聲.

"相思."他開口,目光卻還是看著熟睡的家伙.

"嗯?"她咽了下唾沫,應.

"我其實很喜歡孩子."他勾著唇,聲音低沉道.

"……喔."呼吸窒了下,她瞥向君君,吱唔的應了下.

紀川堯將眉眼抬起來,散漫的桃花眼深處,積聚了深邃的光醞.

他扯唇繼續著,"包括我們的."

像是被什麼戳到,相思怔怔的看著他,完全失聲.

*****************************************

除夕的腳步越來越近,年的味道越來越濃.

電視機里播放著好笑的綜藝節目,相思無法用心思,等到玄關處傳來聲響後,她忙抬眼看過去.

等了一會兒,脫掉大衣的紀川堯走了進來,見她丹鳳眼正遙遙的望著自己,嘴角不由的揚起.

"喲,今太陽是打那邊出來了,這麼含脈脈的望著我,我萬一把持不住怎麼辦,嗯?"他的痞,走過來坐下後,就想朝著她伸手.

相思打掉他探過來的手,蹙眉嚴肅道,"今天我接了個電話."

"嗯?難不成是三打來的?可是紀太太,你在意了麼?"紀川堯挑眉,眼神灼灼的看著她,不過是調侃的話,可他卻似乎也是有著期待.

"是你奶奶打來的."她沉沉道.

聞,紀川堯收起了吊兒郎當,皺眉問,"她跟你什麼了?"

相思咬了咬唇,她當時接到電話時也嚇了一跳,座機響時,她就直接接了起來,那邊直接來了句"我是你奶奶",她還沒等反應過來,那邊又問紀川堯,她吱唔的回答他去上班了,那邊就氣呼呼的掛了電話.

聽她完,紀川堯默了一會兒,扭身過去拿起了座機,按下了號碼撥了過去.

聽不到那邊什麼,只聽到他一副的討好,末了,電話掛斷,就看到他轉過頭來,有幾分無奈道,"過兩天我們得走了."

"去哪兒?"相思不解.

他扯動著薄唇,"我爺爺奶奶要見你."

聲發搖出.兩個時的飛機,到達祖國的首都,比h市要相對來暖和了許多,此時已經是年二十八,再有一天就是年三十除夕夜了,托運的東西不少,大包包的,卻幾乎都是他拎著.

從機場到了市區內,北京的堵車仍舊如一,兩邊的車輛也都是龜速行駛著,相思手里只抱著個裝著換洗衣物的包,瞥著外面的輝煌燈火,她的一顆心,始終砰砰跳的厲害.

倆人登記結婚的那一秒開始,她就早清楚他們的婚姻和其他人不同.可如今,她卻要跟著他來見他的家里人,這讓她無法坦然自若.

她是不想來,可是老人張了口,她再怎麼也不可能不來,畢竟倆人現在還是有著關系,但卻無法不緊張,甚至幻想著自己會面對怎樣的場景.

"到了."車子不知何時停下,一旁的紀川堯忽然對著她道.

她扭頭朝他看過去,丹鳳眼里的驚慌怎麼也掩飾不住.

他朝她伸過了手,將她的掌心牢牢的包裹住,用著最沉穩的聲音,"別怕,他們只是見見你,不會吃了你,有我在呢."

有我在呢.

他的眼神和聲音,記憶從手里渡過來力量,都讓她倍感安心.

…………………………

今天元旦,就更5000字吧!新年新氣象,祝大家新年快樂,幸福開心!感謝大家上個月對番外的月票支持,沒想到竟然還能摘個名次,簡直太意外啦,開心死啦!




上篇:番外:《明知相思苦》29章,忽然難過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31章,想跟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