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醉沉歡:總裁,你真粗魯 番外:《明知相思苦》36章,你自由了  
   
番外:《明知相思苦》36章,你自由了

番外:《明知相思苦》36章,你自由了



此時夕陽無限好,若不是左右房屋的簡陋,這里景色美麗的如同世外/桃源.

相思的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但還沒回學校去上課,還在家里靜靜休養著.

云南雖然氣候一年四季如春,但早晚的溫差很大,尤其現在是冬天,她雖然套了件薄毛衣,風刮起來,還是有些瑟瑟發抖.

她伸手抱著胳膊搓著,抬眼時,就看到紀川堯提著一桶水從外面走進來,兩旁還圍著院里住著的三兩個孩子,嘰嘰喳喳的.

孩子還沒到可以上學的年紀,對任何事物也都很懵懂,此時追著他詢問著大城市里的生活,從他嘴里聽到那些高樓大廈和車水馬龍,都心生著向往.

原本這些孩子,以前是總愛纏著她的,後來生病王書維來了,他們便又換了人,現在,又換成了紀川堯,可能是他的那雙桃花眼魅力太大,就連孩子們,也對他抗拒不了.

相思不動聲色的留意著他的動作,要親自打水洗臉,似乎不該發生這樣養尊處優的他身上.

肩膀上忽然一暖,她側頭看過去,是從屋里面走出來的王書維,剛將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還細心的將前面的領口拉好,不讓風在透進去.

"身子還沒徹底好呢,就穿這麼少,不是你難受的時候了?"王書維像是長者一樣吧著.

"沒事,我就打算站一會兒透透氣,就回屋了."相思心虛的笑了笑.

"多透透氣是好的,但得多穿點!"

"嗯,我知道了."

"再等會兒,飯就做好了,等著吃完飯,我陪你去散散步?"

"好."相思點了點頭,看著他又返身回了屋.

將頭再重新扭回來時,就看到在對面住著的紀川堯正朝她這邊凝望,桃花眼深深.

她以為,他會像是之前兩次那樣,一聲不吭的扭身進屋,但他卻放下了水桶,分別拍了拍圍在他身邊孩子的腦袋瓜,然後徑直的朝著她走了過來.

"看到他,我才覺得自己對你不夠好."他走到她身邊並排而站,和她共同眺望著遠處的山色.

相思一時間無,不聲不響.

他又咕噥了句,更像是自自語,"挺好的."

"嗯."她還是給出了一聲淡淡的低應.

紀川堯眯了眯眼,又垂頭了一會兒,然後朝她看過來,細細的端詳著,才道,"你的氣色看起來好多了."

"嗯."相思點頭,迎上他的目光後,她問,"這一次,真的不會再騙我了?"

他薄唇扯動了半天,才擠出一個字,"……是."

"什麼時候可以走,就告訴我一聲,我會讓人訂機票."

最後扔下這樣一句話,他就抬腿按照原路走回去了,在他身影消失在視線的那一瞬,相思也緩緩轉身,往屋內走去.

王書維正站在里面,眉頭緊皺的看著她.

"飯好了嗎?"她笑著詢問.

"相思."王書維張嘴,卻並沒有回答她,"你真的要跟他回去離婚?"

相思怔了兩秒,點了點頭.

王書維急道,"相思,萬一他又像是上次在紐約那樣騙你回去怎麼辦?到時候,又是無限制的拖延,你……"

"吃飯吧."相思輕聲的打斷他.

她自己下定決心時的心境她最清楚,所以,她能確定他亦是.

院內,有半個月前才新過來不久的年輕支教老師,一天教課下來,休息時總會聽他從城市過來前下載來的一些流行歌曲.

聲音從簡陋的屋內溢出來,女音粵語的咬字,唱的聲聲心碎:

互纏著到老,不死都疲勞

還是跟你痛快結束

去吧,猶如候鳥飛走吧……

是我太過愛你,願意放生你

無謂你抱陣我也這麼的晦氣

我亦算知丑,無謂強迫你

難道要我對著你句句要生要死

就當愛錯了你,就當放生你

無謂你話里有這麼多怨氣

我就放開手,無謂再忍你

明白放過你是放過自己,這個道理……

*****************************************

h市,相思還是跟他回來了.

民政局大樓的街道修著高架橋,兩邊都用鐵欄圍著,阻擋了大部分的空間,連個停車的位置都沒有,不過兩人不用為這點發愁,是打車直接過來的.

不知道是不是周五,眼看著就要到雙休日的關系,工作人員的辦事效率很高.

"最後再問一邊,離婚你們協商好了嗎?"

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面無表的詢問,和辦理結婚登記的滿臉笑容,大不相同.

"嗯."相思點了點頭.

工作人員朝紀川堯看去時,他才遲緩的應了一聲,"……嗯."

"啪啪"兩聲,印章落下,送上去的結婚證又被退回來,連帶著多了一份離婚證.

相思伸手拿過來,還沒有從剛才響聲中回過神來,或者,還沒有從真的離婚了的這個事實當中回過神來.

原本為了兩人之間的事彷徨掙紮了那麼久,如今終于結束了,她竟開心不起來.

椅子和地面摩擦出難聽的聲音,對面的工作人員喊著下一位,一旁的紀川堯也已經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聲音微沙,"走吧."

她這才從位置上站起來,將那兩個意義不同的本子,都塞在了包里.

沒有像是上次那樣,浩浩蕩蕩的找來好友來作陪,半個時不到,他們就已經出了民政局.

陰沉的天氣,終于將這一場雪憋了下來,橋上的施工隊已經都撤了,到處都被雪覆蓋著.

站在台階上,紀川堯眯著桃花眼,忽然開口著,"以後再不能陪你過生日了."

"嗯."她點頭,忽然想不起第一次過生日時是什麼樣的形了.vod4.

"相思."他側過身來,伸手握住了她的兩邊肩膀,將她也扳過來面對著自己.

桃花眼沉默的凝望著她,上下細細的端詳著,好似要將她的輪廓模樣都深深印在腦海里一樣.

薄唇扯動了半響,那句"祝你幸福"實在是無法出口,最終只能轉換成一句,"你自由了."

他話的時候,有大團大團的白氣呵出,近距離看的話,就連他的眉眼,都仿佛覆了層寒霜.

他就像是真的在放飛一直被他禁錮在掌心的鳥一樣.

還沒等她回應時,他就已經松開她的手,選擇先一步的離開.

漫天的風雪里,他的身影,逐漸淡成最遙遠的一幅畫.

*****************************************

兩個半月後,新西蘭.

這里正是氣候溫適的初夏,也是處處洋溢著愛的味道,好友謝瀾溪和賀沉風終于步入了婚姻.

相思是替她高興的,畢竟也是見證著他們兩人愛的分分合合,到了此時,甚至是很羨慕,反觀自己,不知道現狀是否是值得高興的.然靜但無.

以賀以璿帶頭,他們一群人都抱著想要在晚上宴席後鬧洞房的,接過新郎官醉成一灘爛泥,所以也就無疾而終了.

酒店的一樓的後院內,諾大一片的游泳池,設立著許多桌椅,有dj播放著輕揚的音樂,時不時會有服務生端著酒盤在其中穿梭,很多入住的客人在這里休閑放松.

因為賀沉風和瀾溪大婚的關系,所以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邀請過來的親朋好友,不過上了年紀的,也都很早的回房間去睡了,留下來的,大部分的都是一些年輕人,歡聲笑語熱鬧一片.

漸漸的,隨著時間越來越晚,人也越來越少,很多桌子都有服務生在收拾著.

相思坐在泳池旁的一排木質矮凳上,看著池水的波光粼粼,折射著燈光.

感覺到有氣息逼近時,她呼吸一緊,一旁的位置已經有人坐了下來.

紀川堯已經換下了白天婚禮時的那身正裝,換上了炭灰色的休閑褲,豎條紋款式的襯衫,即便是坐著,也能將他的身形修的更加挺拔.

他和路潛是今天早上才趕到的,搶親時,她也才看到他.

當時門被她們從里面打開,所有人都一哄而進,都沖著新娘子而去,後來注意力都在賀以璿為難自己弟弟上.

她不經意朝他看過去時,就發現他也正凝眸望著她,只一眼,就讓她心神俱蕩,忽覺心痛.

"嗨."她主動開了口,大大方方.

雖然已經分開了,倆人也都還有著共同的朋友,也畢竟曾經綁在一起那麼多的歲月,人生,又能有幾個九年呢.

此時這樣抬眸朝他看過去,不知道是不是好久未見的關系,他側臉的輪廓越發的深刻分明,可能是因為消瘦,所以比從前更甚.

紀川堯愣了下,也側頭回了句,"嗨."

倆人都是兩雙分別很特殊的眼睛,對望了許久,竟是他率先別過了目光.

離婚後,沒有見面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又是步入新的一年,他卻始終沒有辦法受到那氣氛的感染,如今這樣子直直的正面凝望,對他來,足以窒息許久,即將頻臨死亡.

"相思,你生氣麼."他忽然丟出來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她蹙著秀氣的眉,不解的看著他.

紀川堯沉默的露出一抹笑容,繼續著,"當時連婚禮都沒有給你,你會生氣麼?"

"都過去的事了."相思眼神恍了幾秒,淡淡道.

紀川堯的眼神漸漸散開,里面盤踞了太多的緒.

"他怎麼沒跟你一起來?"半響後,他忽然又開口問.

相思怔了下,才明白過來他所指的是王書維,抿唇笑了笑,道,"噢,他有事過不來."

"喔."他低低的應了一聲.

"你怎麼樣?"相思找著話題問.

"還成."紀川堯勾唇,漸漸恢複了漫不經心.

"聽你將事務所的股份也都轉出去了?之前不是想要當股東,每年輕松的獲盈利麼,怎麼就都轉出去了?而且我聽,你已經接手你爸的公司了?"

她時,他像是被支教的那群孩子一樣,很認真的聆聽.

聽.是啊,他們之間,已經只能用聽了.

"嗯,接手了."紀川堯點了點頭,單手揉了揉太陽xue,有些自嘲道,"讀大學時還叛逆的改了志願,可到頭來,還是得按照他們安排的路走,挺嘲諷的是不是?可是沒辦法,我爸生病了,也老了,如果我再不站出來,沒有人能幫他了."

相思聽後,感慨道:"其實,你和你父母之間的關系,也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僵."

紀川堯笑了笑,沒有什麼,眉宇之間的深沉,一如頭頂沉郁的夜空.

"你跟沉風瀾溪他們一塊回去嗎?"他又問.

相思搖頭,"不,我明早就走,來時就訂好的航班."

"喔,是這樣."紀川堯聽後點了點頭,繼續問,"還回云南去麼?"

"不回去了,我這次來參加瀾溪婚禮,就已經跟那邊的校長和孩子們告別了,可能以後有機會的話,還會去吧."相思彎了彎唇,想到那群純真的孩子和純樸的村民,還是無限的懷念.

"那你要回h市過年嗎?"聞,他的桃花眼深處竄出一絲光亮來.

相思並未看到,只是盯著前方的池水搖頭道,"不,去紐約."

紀川堯的喉嚨忽然被疼痛堵住,那種鈍鈍的痛感逐漸強烈,從喉嚨蔓延而下,直抵心髒.

一時間,兩人之間再無話題,也無人再開口.

"時間不早了,我要回房間了."相思有些受不住的率先起身.

才一動,就顫巍的要倒下,長時間的保持一個姿勢,雙腳交叉的別到麻木,起來的又猛,所以根本站不穩.

一只有力的手環過她的身體,將她支撐在了懷里.

他的呼吸就在她的頭頂吹拂,她問道了他的味道,久違的味道,淡到不行,卻深入了她的肺腑,無法消散.

他們像是被導演喊"cut"的前一秒定格畫面,誰都沒有動.

相思咬著唇,輕聲著,"腳不麻了."

紀川堯面上掙紮了下,才松開了手,看著她脫離出自己的懷抱.

"我回去了,你……要不要一起回去?"她有些吱唔的向他詢問著.

喉結上下滾動,他違心的拒絕,"不了,我再待一會兒."

"喔."相思點頭,扭身朝著酒店里走去.

在愛里,若有一百步,她的成長環境造就了她冷漠卻又膽怯的性格,所以,她只敢邁出一步,若那前方荊棘布滿,她便不敢再向前,只得退後.

紀川堯坐回剛才的位置上,疲憊的閉上眼睛,屏息的聽著那腳步聲漸漸遠去,就像是她的人一樣,不管他想不想承認,她都在一點點走出他的世界.

*****************************************

賀沉風和謝瀾溪的婚禮過後,緊接著,便是喜氣洋洋的農曆年.

因為紀父身/體狀況的關系,在北京的爺爺奶奶也是趕來了這邊,在h市一塊過著新年.

初五的時候,他送爺爺奶奶去機場,順帶著也去送要去度蜜月的那對新婚夫妻.

在爺爺奶奶上了飛機後,他和謝瀾溪賀沉風夫妻倆笑談著.

謝瀾溪欲又止著終于開口提到,"相思她……就在紐約."

"嗯,我知道."紀川堯勾唇,慵懶著.

別人若是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緒的變化,可賀沉風懂,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凝聲著,"紀,男人麼,就得主動一點,如果你還放不下的話."

他笑了笑,只是道,"廣播已經提醒了,你們快入安檢吧."

夫妻倆互看了一眼,都是歎了口氣,隨即笑著道別後,雙雙步入了安檢口.

人海中央,紀川堯轉身,熱鬧散去,只剩下他一人獨自的往機場外走著.

之後,賀沉風夫妻倆的蜜月之行結束,緊接著就是賀以璿的婚禮,還有公司里繁忙的事物,好似都沒給人喘息的空檔.

他畢竟不是學商出身,即便是有再過人的頭腦,管理起公司來也很是吃力,一天幾乎十二個時都在工作,還有數不清的應酬.可即便這樣,夜深人靜回到家里,躺在那張舒適柔/軟的大床上,卻每每都是入眠艱難.

紀父生病的關系,雖然出了院,但狀況時常還不穩定,他將其接到了自己所住的公寓里,又聘請了兩名保姆.本來是想聯系以前的許阿姨,可她去了外地女兒那里後,女兒懷孕,一直都照顧著,打電話來抱歉著不能再回來工作,他也就欣然應允,提到太太的時候,他就很慌忙的將電話切斷了.

又一整天的忙碌結束,紀川堯有些搖晃的進了屋,酒精上頭,像是要炸開一樣,疼,卻清醒.

坐在輪椅上的紀父還沒有睡,正在看著晚間新聞,聽到他回來,忙出聲著.

"還沒睡."紀川堯邊喝水邊走過來.

紀父看著兒子臉上的疲憊,心疼道,"公司的事順其自然,別把自己搞的這麼累!"

"早知道會有這樣一天,我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學商."紀川堯笑了笑,坐在了沙發上,難得的,和紀父的對話不是火藥味十足的開場.

紀父聽著,心里五味陳雜,"川堯,你是不是其實也很喜歡當律師?當初那樣選擇,也不完全是叛逆?"

"一半一半吧."紀川堯老實的,將杯子里的水一飲而盡後,又道,"別這個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那姑娘……"紀父張嘴,猶豫了下,才繼續著,"你們倆真離婚了?"

"離婚證不都給您看了."紀川堯聲音散漫,音卻很顫.

"她是你自己選的人,去年過年在你爺爺奶奶那里看起來還好端端的,你怎麼就跟人家姑娘離婚了?"紀父擰眉,關切的問著.

"其實她在那之前就早就跟我提離婚了,是我不想離."紀川堯低低的著,最後,又重複了句,"我也不想離的."

紀父見狀,大為不解的問,"那怎麼還離了?"

紀川堯自失的笑了笑,並沒有吭聲,只是沉默的上了樓.

明月當空,他站在臥室的窗邊眺望著城市的燈火,獨自黯然到傷神.

*****************************************

夜降晨起,開春的陽光很是暖和,道路兩邊的樹木都在複蘇著.

雖然公司的事他上手已經順利許多,卻也還有很多吃力的地方,經驗還需要慢慢的積累.

下班後要去好友賀沉風那里,想給君君朋友買些吃的,就在路過的一家超市門口停了下來,將車子泊好後,他熄火下車正要關上車門之際,就看到一道熟悉的倩影從超市里面走出來,手里拎著購物袋,直接走到路邊,攔上一輛計程車離去.

腦袋空白了兩秒,身體最先有了意識,重新坐回車子,不顧後面倒車要出去的人,直接就車橫過去,跟上路邊剛剛開走的那輛計程車.

一路上跟蹤而來,她在一座安靜的區門口下車,然後緩緩走進了一個門洞.

十多分鍾後,他才掉頭將車子開走,卻在心里記下了地址.

時間扔在不停的走,一天,兩天,三天……

一周後,相思拎著在超市里買回來的半成品,往區里面走著.

臨要走進樓門洞時,後面一陣疾快的腳步聲,隨即,手臂被人從後面抓住,那樣強悍的力量.

她一驚,轉過身來後,瞳孔睜大.

還沒等她開口質問,他就已經率先開了口,"怎麼就你一個人?王書維呢,他沒有跟你回來嗎?"

"你怎麼就知道他沒有跟我一起!"相思大力甩開他,冷漠道.

他卻又再度上前抓住她,一連串的咄咄逼問,"你騙誰!我跟蹤你一周了,你來來回回都是自己一個人!而且,我找到了房東問過了,你住的是一室半的單身公寓,還繳了半年的房租!你不是讓我成全你們嗎,為什麼沒和他在一起?李相思,你最好給我清楚!"

…………………………

今天的6000字完畢,還有點糾結劇,就要寫完了啊!又開始不舍得了,後面我看看是否寫一些倆人甜蜜的事,好像這樣慢熱的感,溫馨的畫面很少.




上篇:番外:《明知相思苦》35章,不再騙你     下篇:番外:《明知相思苦》37章,跟我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