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您慢走! 37艾清 
  
37艾清

綁架事件鬧得轟轟烈烈,卻悄然無息的落幕,每個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感觸,孫智宸每次給李芸臉上抹藥的時候,心都很不好,只覺得在她脖子上留下痕跡這個懲罰太輕了.

當發現李芸舌頭上的傷的時候,更是自責的不行,暗中有雇了保鏢,家里也請了保姆,並安排了司機.

"活著才有希望,你懂麼?"孫智宸用這句話告訴李芸自己的答案.

李芸眼眶一,點了點頭.

"我們結婚吧!"孫智宸上完藥,從抽屜里拿出戒指,放到李芸手中,輕聲.

李芸盯著手心的戒指,隱隱還能看見戒指內環刻著字,拿起來一看,里面刻著'SL’兩個字母.李芸當然知道這兩個字母代表的是他跟自己的名字,真的很感動,戒指的造型仔細看也是這兩個字母拼成的……

輕輕的點點頭,卸下上次匆忙買的訂婚戒指,李芸把手舉起來讓他把新戒指給自己套到無名指上.

過完二十歲生日的隔天,孫智宸就帶著李芸到了大使館進行婚姻登記.抱著前世今生唯一一本結婚證,李芸有些傻,自己竟然真的把自己嫁出去了.

拿到結婚證,孫智宸才算放下心來,開車載著李芸到了自己准備的新家.一棟獨門獨戶的別墅,所處的地方也是一個高級住宅區,治安完全可以保證.

"這就是我們第一個家!"孫智宸把車停到車庫中,帶著李芸來到房前,笑著.

房子的四周種著不知名的花,打開房門,里面裝飾的都是按照他們的喜好來的,畫室,琴房,書房,甚至臥室每個地方都讓李芸喜歡不已.

依舊是自己喜歡的四柱大床,甚至梳妝台上都還是自己平日用的保養品,甚至東西的擺設也按照自己的喜好來,李芸不知道該什麼,孫智宸不愛,但是他做的比那些把愛掛在嘴邊的男人多多了……

"老公,我愛你!"李芸回頭對自己這個心上任的丈夫.

孫智宸放東西的手一頓,笑了笑,沒有話.

李芸趕在大使館通知爺爺他們之前給家里打了電話,白琦沉默了一下,讓他們幾個月後畢業了回來補個婚禮.

自從領證之後,孫智宸就拋棄他以往的任何措施,真空上陣,想要李芸盡快懷孕,李芸又不想這麼年輕就懷孕,于是在飯菜上格外注意.兩個人斗智斗勇,最終李芸略敗一成,領畢業證那天早上起來,在洗手間干嘔半天.

"孫艾清來了麼?"孫智宸早就了不管孩子是男是女,他都要叫這個名字,李芸無語,這個名字女孩聽著還不錯,但是男孩聽著其實就不夠,于是磨著孫智宸換個名字.

"艾清聽著就像愛,這名字多土啊!"李芸蹲在馬桶邊邊吐邊吐槽.早在自己前幾日大姨媽沒有來,她就猜出來了,還買了驗孕棒確定了,只是不想孫智宸太得意,于是瞞著沒有.

孫智宸聽了李芸這話,顧不上跟李芸貧,激動地問:"真的有了?"

李芸翻翻白眼,不是真的難道是假的?等惡心勁過了之後,站起來在水槽前漱了漱口,結果回頭一看,孫智宸還傻在那里能自己的回答.于是拉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我們有孩子了!"

孫智宸近乎膜拜的摸著李芸的肚子,他從沒有如此期待過一個孩子,哪怕前世的時候,一個證明自己存在的孩子,一個自己在這個時代的延續……他真實的存在著,淚水一滴滴留下來……

李芸傻傻的站在那里,她沒有想到孩子對孫智宸影響這麼深,他竟然哭了……

聽了孫智宸的話兩個人去了醫院做了檢查,才到學校參加畢業禮,這個時候已經舉行了一半了,兩人悄悄地回到屬于自己的隊伍.

李芸直到拿到畢業證還暈暈乎乎的,孫智宸的反應是她始料未及的,沒有想到他如此激動.摸著肚子,心想,估計這個孩子才能證明自己和孫智宸真正的生活在這個時代.

自從懷孕以後,李芸享受的就是皇太後一般的待遇,孫智宸為了不讓李芸干活,什麼還學著下廚,只不過下了一次之後,李芸被他做的東西嚇到了,從此堅決不許他下廚,他在廚房能做的也只是兩件事:一,熱牛奶;二,燒開水.除了這兩件,堅決不許他進廚房.連白思遠這個只會煮泡面的都覺得自己比孫智宸有做飯的天分.

還好請的保姆做飯水平還不錯,否則被控制了自由,也不許下廚的李芸,吃不到自己想吃的東西,就要抓狂了.奶奶,媽媽每天三通電話,告訴李芸要吃什麼,要怎麼做對孩子才好……而且還專門挑李芸醒著的時候,完全不影響李芸的正常睡眠.

肚子一天天鼓起來,看了很多胎教書,甚至陪著李芸上了好幾堂媽媽課的孫智宸,沒事就會對李芸彈彈鋼琴,念念詩……

每次胎動,孫智宸看似比李芸還激動.弄得李芸哭笑不得,看著房中大量的嬰兒衣服,玩具,李芸覺得她都魔怔了.

"老公,我怎麼總感覺在你眼中,孩子比我重要多了?"李芸每天傍晚都堅持散散步,不管多忙,孫智宸都會把這個時間段空出來陪她散步.

孫智宸拉著她,注意著她的腳下沒有什麼障礙物後,捏捏她的手,無奈的:"沒有你,拿來的孩子?多大的人了,還跟自己肚里的孩子吃醋."

"你的表現,無一不證明著孩子比我重要!"李芸嘟著嘴,兩世為人,第一次生孩子,真的很緊張,可是自己身邊這個人看著貌似比自己還緊張,什麼風吹草動都緊張的不行.晚上睡覺他都能醒來幾回,自己無論何時醒來,他都醒著,本不想影響他,讓他去別的房間,他就是不去.這不是重視孩子,這是什麼?

孫智宸想到書上的,難著性子:"因為是你的孩子,我才重視的."

這話中聽,李芸摸摸肚子不再什麼了.孫智宸也松了口氣,開始跟她聊周圍的風景.

好不容易李芸到了生產的時候,因為這輩子被保護的幾乎沒受過什麼傷的李芸,疼的哭得頗為淒慘,抹著眼淚,淚眼汪汪的看著孫智宸.孫智宸本來就對生產有些害怕,畢竟他前世的媽就是難產死的,今生的媽也是因為生產拖垮了身子,最後沒了的.

"孫艾清你子趕緊給我出來!"早在懷孕四個月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健康的男孩,看著李芸疼的滿頭大汗,孫智宸在床邊忍不住低吼.

孫志晨一吼,李芸不只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突然覺得沒那麼疼了,還可喝了口水.

等李芸覺得自己疼的實在忍不住的時候,護士才:"進產房,先生要陪產麼?"

"不用!""要!"兩聲同時傳來.孫智宸這麼多年早已不在意什麼產房不乾淨的謠,堅持陪李芸進去.

推進手術室後,醫生看了看況,:"羊水已經流了不少了,可是產道未開,應該是難產."

孫智宸一下子就懵了,難產?又是難產?

"一定要保證我妻子的平安!"孫智宸一字一頓的對醫生.

醫生還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生孩子有什麼危險的?現在醫療這麼發達的,這簡直是對自己醫術的不信任.等到麻藥差不多了,拿著刀子對著李芸的肚子就劃了下去……

因為是半麻,李芸還清醒著,手還被孫智宸拉著,就直愣愣的看著孫智宸就那麼暈倒在地上……李芸看他暈了,傻了眼,心想,不至于吧?

孫智宸再次醒來,看到隔壁床的李芸,激動地爬下來,踉蹌的走到她身邊,顫抖的伸出手摸摸她的臉,是熱的……孫智宸忙擦了擦眼淚,心想,活著就好!

李芸睡醒看著身邊跟柱子一樣杵在那里的孫智宸,問:"去看過孩子沒?"

"孩子?"孫智宸疑惑的問.

李芸眨著眼睛回想一下,這位貌似在兒子還沒被從自己肚子里取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暈倒了.突然想到他前世的身世,于是笑盈盈的:"我跟兒子都沒事,思遠哥哥兒子長的像我,我還沒看呢?你去看看……在育嬰室."

孫智宸聽了李芸的話,眨了眨眼睛,抬手在自己胳膊上擰了一下,就轉身出門,拉住個人就問育嬰室在那里?

等到了那里,又看著白思遠跟李新抱著一個嬰兒笑著著什麼的時候,慢慢走到他們身邊看著白思遠懷里的孩子.

"爸爸來了!"白思遠笑著對孩子,然後把孩子遞給孫智宸.

"快八斤的胖子,怪不得那麼難生."李新沒有提孫智宸暈倒的事,笑著解釋難纏的原因.

機械的伸出手,抱著孩子,很輕,很軟,孫智宸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的重量,可是就是不感動,傻傻的伸著手,一動不動.

白思遠搖搖頭,孫智宸有多在乎妹妹他算了解了,笑著手把手教他如何抱孩子:"胳膊再彎一點,別這麼僵硬……"

新出生的嬰兒並沒有多好看,但是名石頭,大名孫艾清的這個嬰兒,在孫智宸眼中那是世界上長得最好的.孫智宸抱著他,幾經開始幫兒子規劃他以後要走的路,還有要如何教育他……

美國生孩子,順產兩天,剖腹產三天出院,孫智宸不放心硬是多磨了兩天,才帶著李芸跟兒子回家,到家的時候從唐人街高薪請來的月嫂也已經就位了.

孫智宸堅持遵循中國古法坐月子,並且因為李芸是剖腹產,還要求她至少做夠五十天.李芸無語問天,但是孫智宸已經聯系了國內的家人,奶奶千叮囑萬叮囑一定要好好坐月子,有列出了一大堆禁忌,媽媽也附和著……不過好歹月嫂沒有國內那麼不知變通,擦身子,洗澡……並沒有阻止自己.李芸也了解過一些,只要不吹風就行了,不過孫智宸始終不同意,了很久,孫智宸才算勉強同意他可以用棉布蘸熱水擦擦身子,等她生產滿半個月後,可以稍微快速洗個戰斗澡,不過必須是在他的幫助下.

"石頭,你爸爸討不討厭?不讓媽媽洗澡……吃,你就知道吃……"李芸抱著兒子喂奶的時候,忍不住埋怨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這麼可愛的肉球,真的是自己生的麼?

等寶寶吃飽以後,李芸熟練地抱起他,輕拍他的背部,直到他打完嗝才把他放下.

孫智宸回家洗了手,換了衣服,進來就看到李芸在幫孩子伸胳膊伸腿……低頭親親李芸,又親親兒子,笑著問:"今天石頭乖不乖?"

"老公,我想洗澡,都臭了……"李芸看他心好,趕緊撒嬌.

孫智宸湊在李芸身邊問了問,又親親她的臉頰,:"不臭,過兩天等兒子滿月了再洗吧!"

李芸煩躁的瞪他一眼,暗罵,老古板!

作者有話要:綁架事件鬧得轟轟烈烈,卻悄然無息的落幕,每個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感觸,孫智宸每次給李芸臉上抹藥的時候,心都很不好,只覺得在她脖子上留下痕跡這個懲罰太輕了.

當發現李芸舌頭上的傷的時候,更是自責的不行,暗中有雇了保鏢,家里也請了保姆,並安排了司機.

"活著才有希望,你懂麼?"孫智宸用這句話告訴李芸自己的答案.

李芸眼眶一,點了點頭.

"我們結婚吧!"孫智宸上完藥,從抽屜里拿出戒指,放到李芸手中,輕聲.

李芸盯著手心的戒指,隱隱還能看見戒指內環刻著字,拿起來一看,里面刻著'SL’兩個字母.李芸當然知道這兩個字母代表的是他跟自己的名字,真的很感動,戒指的造型仔細看也是這兩個字母拼成的……

輕輕的點點頭,卸下上次匆忙買的訂婚戒指,李芸把手舉起來讓他把新戒指給自己套到無名指上.

過完二十歲生日的隔天,孫智宸就帶著李芸到了大使館進行婚姻登記.抱著前世今生唯一一本結婚證,李芸有些傻,自己竟然真的把自己嫁出去了.

拿到結婚證,孫智宸才算放下心來,開車載著李芸到了自己准備的新家.一棟獨門獨戶的別墅,所處的地方也是一個高級住宅區,治安完全可以保證.

"這就是我們第一個家!"孫智宸把車停到車庫中,帶著李芸來到房前,笑著.

房子的四周種著不知名的花,打開房門,里面裝飾的都是按照他們的喜好來的,畫室,琴房,書房,甚至臥室每個地方都讓李芸喜歡不已.

依舊是自己喜歡的四柱大床,甚至梳妝台上都還是自己平日用的保養品,甚至東西的擺設也按照自己的喜好來,李芸不知道該什麼,孫智宸不愛,但是他做的比那些把愛掛在嘴邊的男人多多了……

"老公,我愛你!"李芸回頭對自己這個心上任的丈夫.

孫智宸放東西的手一頓,笑了笑,沒有話.

李芸趕在大使館通知爺爺他們之前給家里打了電話,白琦沉默了一下,讓他們幾個月後畢業了回來補個婚禮.

自從領證之後,孫智宸就拋棄他以往的任何措施,真空上陣,想要李芸盡快懷孕,李芸又不想這麼年輕就懷孕,于是在飯菜上格外注意.兩個人斗智斗勇,最終李芸略敗一成,領畢業證那天早上起來,在洗手間干嘔半天.

"孫艾清來了麼?"孫智宸早就了不管孩子是男是女,他都要叫這個名字,李芸無語,這個名字女孩聽著還不錯,但是男孩聽著其實就不夠,于是磨著孫智宸換個名字.

"艾清聽著就像愛,這名字多土啊!"李芸蹲在馬桶邊邊吐邊吐槽.早在自己前幾日大姨媽沒有來,她就猜出來了,還買了驗孕棒確定了,只是不想孫智宸太得意,于是瞞著沒有.

孫智宸聽了李芸這話,顧不上跟李芸貧,激動地問:"真的有了?"

李芸翻翻白眼,不是真的難道是假的?等惡心勁過了之後,站起來在水槽前漱了漱口,結果回頭一看,孫智宸還傻在那里能自己的回答.于是拉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我們有孩子了!"

孫智宸近乎膜拜的摸著李芸的肚子,他從沒有如此期待過一個孩子,哪怕前世的時候,一個證明自己存在的孩子,一個自己在這個時代的延續……他真實的存在著,淚水一滴滴留下來……

李芸傻傻的站在那里,她沒有想到孩子對孫智宸影響這麼深,他竟然哭了……

聽了孫智宸的話兩個人去了醫院做了檢查,才到學校參加畢業禮,這個時候已經舉行了一半了,兩人悄悄地回到屬于自己的隊伍.

李芸直到拿到畢業證還暈暈乎乎的,孫智宸的反應是她始料未及的,沒有想到他如此激動.摸著肚子,心想,估計這個孩子才能證明自己和孫智宸真正的生活在這個時代.

自從懷孕以後,李芸享受的就是皇太後一般的待遇,孫智宸為了不讓李芸干活,什麼還學著下廚,只不過下了一次之後,李芸被他做的東西嚇到了,從此堅決不許他下廚,他在廚房能做的也只是兩件事:一,熱牛奶;二,燒開水.除了這兩件,堅決不許他進廚房.連白思遠這個只會煮泡面的都覺得自己比孫智宸有做飯的天分.

還好請的保姆做飯水平還不錯,否則被控制了自由,也不許下廚的李芸,吃不到自己想吃的東西,就要抓狂了.奶奶,媽媽每天三通電話,告訴李芸要吃什麼,要怎麼做對孩子才好……而且還專門挑李芸醒著的時候,完全不影響李芸的正常睡眠.

肚子一天天鼓起來,看了很多胎教書,甚至陪著李芸上了好幾堂媽媽課的孫智宸,沒事就會對李芸彈彈鋼琴,念念詩……

每次胎動,孫智宸看似比李芸還激動.弄得李芸哭笑不得,看著房中大量的嬰兒衣服,玩具,李芸覺得她都魔怔了.

"老公,我怎麼總感覺在你眼中,孩子比我重要多了?"李芸每天傍晚都堅持散散步,不管多忙,孫智宸都會把這個時間段空出來陪她散步.

孫智宸拉著她,注意著她的腳下沒有什麼障礙物後,捏捏她的手,無奈的:"沒有你,拿來的孩子?多大的人了,還跟自己肚里的孩子吃醋."

"你的表現,無一不證明著孩子比我重要!"李芸嘟著嘴,兩世為人,第一次生孩子,真的很緊張,可是自己身邊這個人看著貌似比自己還緊張,什麼風吹草動都緊張的不行.晚上睡覺他都能醒來幾回,自己無論何時醒來,他都醒著,本不想影響他,讓他去別的房間,他就是不去.這不是重視孩子,這是什麼?

孫智宸想到書上的,難著性子:"因為是你的孩子,我才重視的."

這話中聽,李芸摸摸肚子不再什麼了.孫智宸也松了口氣,開始跟她聊周圍的風景.

好不容易李芸到了生產的時候,因為這輩子被保護的幾乎沒受過什麼傷的李芸,疼的哭得頗為淒慘,抹著眼淚,淚眼汪汪的看著孫智宸.孫智宸本來就對生產有些害怕,畢竟他前世的媽就是難產死的,今生的媽也是因為生產拖垮了身子,最後沒了的.

"孫艾清你子趕緊給我出來!"早在懷孕四個月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健康的男孩,看著李芸疼的滿頭大汗,孫智宸在床邊忍不住低吼.

孫志晨一吼,李芸不只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突然覺得沒那麼疼了,還可喝了口水.

等李芸覺得自己疼的實在忍不住的時候,護士才:"進產房,先生要陪產麼?"

"不用!""要!"兩聲同時傳來.孫智宸這麼多年早已不在意什麼產房不乾淨的謠,堅持陪李芸進去.

推進手術室後,醫生看了看況,:"羊水已經流了不少了,可是產道未開,應該是難產."

孫智宸一下子就懵了,難產?又是難產?

"一定要保證我妻子的平安!"孫智宸一字一頓的對醫生.

醫生還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生孩子有什麼危險的?現在醫療這麼發達的,這簡直是對自己醫術的不信任.等到麻藥差不多了,拿著刀子對著李芸的肚子就劃了下去……

因為是半麻,李芸還清醒著,手還被孫智宸拉著,就直愣愣的看著孫智宸就那麼暈倒在地上……李芸看他暈了,傻了眼,心想,不至于吧?

孫智宸再次醒來,看到隔壁床的李芸,激動地爬下來,踉蹌的走到她身邊,顫抖的伸出手摸摸她的臉,是熱的……孫智宸忙擦了擦眼淚,心想,活著就好!

李芸睡醒看著身邊跟柱子一樣杵在那里的孫智宸,問:"去看過孩子沒?"

"孩子?"孫智宸疑惑的問.

李芸眨著眼睛回想一下,這位貌似在兒子還沒被從自己肚子里取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暈倒了.突然想到他前世的身世,于是笑盈盈的:"我跟兒子都沒事,思遠哥哥兒子長的像我,我還沒看呢?你去看看……在育嬰室."

孫智宸聽了李芸的話,眨了眨眼睛,抬手在自己胳膊上擰了一下,就轉身出門,拉住個人就問育嬰室在那里?

等到了那里,又看著白思遠跟李新抱著一個嬰兒笑著著什麼的時候,慢慢走到他們身邊看著白思遠懷里的孩子.

"爸爸來了!"白思遠笑著對孩子,然後把孩子遞給孫智宸.

"快八斤的胖子,怪不得那麼難生."李新沒有提孫智宸暈倒的事,笑著解釋難纏的原因.

機械的伸出手,抱著孩子,很輕,很軟,孫智宸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的重量,可是就是不感動,傻傻的伸著手,一動不動.

白思遠搖搖頭,孫智宸有多在乎妹妹他算了解了,笑著手把手教他如何抱孩子:"胳膊再彎一點,別這麼僵硬……"

新出生的嬰兒並沒有多好看,但是名石頭,大名孫艾清的這個嬰兒,在孫智宸眼中那是世界上長得最好的.孫智宸抱著他,幾經開始幫兒子規劃他以後要走的路,還有要如何教育他……

美國生孩子,順產兩天,剖腹產三天出院,孫智宸不放心硬是多磨了兩天,才帶著李芸跟兒子回家,到家的時候從唐人街高薪請來的月嫂也已經就位了.

孫智宸堅持遵循中國古法坐月子,並且因為李芸是剖腹產,還要求她至少做夠五十天.李芸無語問天,但是孫智宸已經聯系了國內的家人,奶奶千叮囑萬叮囑一定要好好坐月子,有列出了一大堆禁忌,媽媽也附和著……不過好歹月嫂沒有國內那麼不知變通,擦身子,洗澡……並沒有阻止自己.李芸也了解過一些,只要不吹風就行了,不過孫智宸始終不同意,了很久,孫智宸才算勉強同意他可以用棉布蘸熱水擦擦身子,等她生產滿半個月後,可以稍微快速洗個戰斗澡,不過必須是在他的幫助下.

"石頭,你爸爸討不討厭?不讓媽媽洗澡……吃,你就知道吃……"李芸抱著兒子喂奶的時候,忍不住埋怨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這麼可愛的肉球,真的是自己生的麼?

等寶寶吃飽以後,李芸熟練地抱起他,輕拍他的背部,直到他打完嗝才把他放下.

孫智宸回家洗了手,換了衣服,進來就看到李芸在幫孩子伸胳膊伸腿……低頭親親李芸,又親親兒子,笑著問:"今天石頭乖不乖?"

"老公,我想洗澡,都臭了……"李芸看他心好,趕緊撒嬌.

孫智宸湊在李芸身邊問了問,又親親她的臉頰,:"不臭,過兩天等兒子滿月了再洗吧!"

李芸煩躁的瞪他一眼,暗罵,老古板!

上篇:36援救    下篇:38婚禮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