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舅母來了  
   
3.舅母來了

"姐,徐夫人來了."

葉璃抬起頭來,正看見自己的二舅母從外面進來,連忙起身相迎,"二舅母."

徐夫人今年也不過三十六七,保養得宜的容貌只是堪稱清秀,但渾身上下自然流露的氣質卻顯示出她出身名門的教養.

皺著眉打量了一圈兒葉璃的房間忍不住戳著她的腦門道:"舅母和你舅舅早就跟你了搬到舅舅家去住,你偏不聽.現在你看看你住的什麼樣子?你看看你那婚事…你是存心要你娘在底下也不安心是不是?"葉璃揉了揉腦門,拉著徐夫人坐下道:"舅舅這些年也不容易,何況祖母父親都在,哪有女兒家搬到舅舅家去住的?平白讓旁人笑話母親不會教養女兒."自從當今皇上登基,便一力打壓先皇時候的老臣.外公和大舅舅還有徐氏族人先後退出了官場,如今也只有二舅舅還在翰林院做著給三品的翰林學士.在外人看來百年大族的徐氏早已沒落了.

聽葉璃這麼一,徐夫人也不由得歎了口氣道:"只是看你這麼委屈自己,你外公知道了多心疼."徐家幾代都是男多女少,到徐老太爺這一代只有葉璃的母親一個女兒,自然是千疼萬寵的.若是知道了唯一的外孫女過的這般委屈,以徐老太爺的脾氣只怕就要沖進京來按著女婿臭罵一頓了.葉璃笑道:"哪有什麼委屈的,璃兒可不會讓自己吃虧的."徐夫人憂慮的看著她道:"如今你這婚事…定王實在不是良配啊.你那個妹妹也太不是東西了,搶自己的姐姐的夫婿,這樣的事也是她大家子姐能做得出來的?"葉璃眼波流轉,全沒有平常在府里的文弱不爭,淺笑道:"定王也有定王的好處.舅母和舅舅不必為璃兒擔憂."定國王府在大楚的地位超然,除非定王去謀反篡位,否則就算是皇帝也不敢輕易動搖定國王府的地位.而如今的定王因為身體原因更是完全超脫與朝政以外,嫁給他自然不必心煩那些亂七八糟的煩心事.對葉璃來,不過是從葉府搬到定王府的差別罷了,前世她實在是太累了,今生只要能安安心心的混吃等死就行了.

不錯,混吃等死,這就是葉璃今生為自己定下的目標.前世她是一名軍人,一個特殊部隊的軍人.為了國家出生入死最後為國捐軀也算是死得其所.她沒有滿腔的悲憤也沒有震驚天下的抱負,她自認對得起國家,國家也沒有對不起她.馬革裹尸是身為軍人的義務和責任,只是腥風血雨十來年,她經曆的太多實在是有些累了.所以,今生只要平安平淡就好.

看她如此坦然的模樣,徐夫人又是放心又是擔憂,最後也只能化成一聲歎息.不滿又如何?皇上親自下旨賜婚誰又能違抗?

"這是你外公離京之前交給我和你舅舅的,是你外公替你置辦的嫁妝.咱們也沒法子光明正大的給你都換成了銀票壓箱底吧."徐夫人將一疊銀票遞了過來放在葉璃手里,葉璃展開一看竟是一千兩的金票一張五百兩的銀票十張,還有幾張額的金票和銀票,算來也有兩萬兩銀兩了.徐夫人不讓她話,繼續道:"我聽人那葉王氏還想要扣了你娘留給你的嫁妝?這事兒你放心,舅母定會幫你辦好的.哼,我徐家哪個女兒不是風風光光的出嫁的,便是沒落了也做不出那原配的嫁妝貼妾的女兒的破事兒.這些年你娘的嫁妝被她們糟蹋的還少麼?那幾個莊子和鋪子舅母一定給你拿回來."葉璃皺眉道:"這事璃兒自己可以處理,舅母還是不要……"

徐夫人笑道:"你放心,你那個爹官職確實比你舅舅高,不過皇上若是還想要面子就斷不會再為難你舅舅的."徐家本就是開國功臣之後,更是天下清流之首.即使不在朝中了影響力也不是區區葉家和王家能夠比得上的.皇上登基之後明里暗里逼得徐氏一族辭官就已經很不好看了,若是自家老爺再出了什麼事,沒有個極重要的借口,天下人的唾沫也能將皇家給淹了.葉璃凝眉一想,也確實不是什麼大事,便點頭謝過了舅母.徐夫人這才滿意的笑道:"以後你這娘家只怕也不會替你出頭,成親之後多到家里走動.也讓你舅舅和外公放心."

"夫人來了."門外一陣腳步聲,王氏帶著丫頭婆子出現在門口,站在門口看著徐夫人挑了挑眉道:"徐夫人來了怎麼不一聲,也沒來得及讓人迎接."

徐夫人素來看不慣王氏的做派,輕哼一聲淡淡道:"我不過奉我家老爺的命來瞧瞧璃兒,葉家門第高哪里敢讓葉夫人迎接."

徐家是鍾鼎之家書香之族,從來就沒有過將妾扶正了做正室的事.徐氏對王氏的身份也是從來都看不上的,何況自家姑子郁郁而終多少也是因為王氏,因此哪里會有什麼好臉色.王氏也深恨徐夫人看不起自己的臉色,明明自己是二品的夫人,這徐氏不過是個三品淑人,憑什麼看不起自己?王氏嫌棄的打量了一眼葉璃的房間,徑自走到一邊坐了對徐夫人道:"咱們已經將三姑娘的八字送去定王府了,大約過幾日婚期就能定下來了.本夫人身為嫡母自然會讓三姑娘風風光光的出嫁,徐夫人倒是不必擔心."徐夫人淡然一笑,也都到一邊坐下,道:"要真是風光大嫁自然是好的.璃兒雖然姓葉卻也是我們徐家的血脈,徐家的姑娘若是嫁的委屈了,就是我們家老太爺也是不能同意的.對了…貴府的容哥兒尚在念書吧?不知明年的科舉可會下場一試?"

徐夫人淡淡的幾句話,卻讓王氏心中一緊.自家容哥兒如今正在族里的宗學念書,她竟然忘了這徐家雖然沒落了,但是卻掌管著天下最好的四大書院之一的驪山書院.也是大楚境內最好的書院,沒有之一.容哥兒今年正想去驪山①3看網,明年科舉也好多一些把握.若是自己在葉璃的嫁妝上做手腳,只怕……想到這里不由忿恨的瞪了徐夫人一眼,徐夫人並不在意淡然微笑.王氏冷著臉道:"我們容哥兒可是昭儀娘娘的親弟弟,區區科舉又有何難?"徐夫人點頭稱是,笑道:"容哥兒有信心自然是最好.倒是柳貴妃的兄弟,明明在京中連中案首,解元,偏偏對自己不放心,不遠千里去了驪山向老太爺求教,這也太過了一些.想必令公子是不用的,必然是連中三元為昭儀娘娘爭光."

聞,王氏臉色更加難看.柳貴妃在閨中便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稱,進宮之後也是盛寵不斷.在加上連續誕下兩位皇子一位公主被封為貴妃,生生的壓了自家女兒一頭.柳家那公子也是才名素著,將自己兒子壓得在京城里默默無聞.若是明年讓柳家那子中了狀元,昭儀娘娘必定大怒.

王氏輕哼了一聲,有些不甘的看了葉璃一眼才道:"若是能有徐老先生指點,容哥兒自然更有把握一些."這句話算是服輸了,徐氏也沒有表態,只是微笑道:"我不過白一句罷了.葉夫人賢名遠播,怎麼也不會虧待了原配的女兒才是.回頭我便請我們老爺將當年我們家大姑娘的嫁妝單子一並送到官府去重新備案,免得耽誤了璃兒的婚期."

最後,王氏鐵青著臉拂而去,只換來徐夫人一聲不屑的冷笑.

上篇:2.嫁妝     下篇:4.王氏的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