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強買強賣  
   
5.強買強賣

還沒進門,店里的喧鬧就讓葉璃皺眉.古玩店並不是人來人往的地方,一般幽靜清雅,這店里的聲音人來沒進去就能聽得清清楚楚了.

一進門,店里倒是擺的琳琅滿目,穿著一身錦衣富貴逼人的掌櫃正一臉輕蔑的看著一個衣衫陳舊的青年男子.那男子臉色憔悴,一臉病容.還算清俊的容貌顯得蠟黃干澀,身上的衣服雖然陳舊,卻洗的十分乾淨看上去也並不讓人覺得厭惡,反而有一些淡淡的文人氣質.此時那男子卻是一臉尷尬和焦急,還有些喘喘不安的模樣,"掌櫃的,你再看清楚一些.這幅畫真的是前朝吳之愷先生的真跡啊."

掌櫃的一臉嫌棄的睨著男子道:"看你一臉窮酸怎麼會有吳…吳之愷的真跡?這副畫分明就是贗品!不過本店也收仿品,看你這畫仿的還不錯,給你二百兩就是了."

男子氣的漲了臉,"你…你…"吳之愷是前朝大家,一副真跡就算不是其中極品至少也要兩千兩,如果再抬一抬還能更高.這掌櫃居然想以十分之一的價格買了他家祖傳的珍寶.如果不是真的繼續要錢,他又怎麼舍得就這麼賣了這幅畫?"豈有此理!我不賣了!"男子憤怒的卷起畫卷要走人.

"等等!"掌櫃的一看男子要走,眼中閃過一絲陰狠,惡狠狠地盯著男子道:"爺給你兩百兩是給你面子!這話該不會是你偷來的吧?的也是,看你這幅窮酸樣怎麼會有這樣的名畫,咱們官府走一趟吧."

"見官就見官,我怕你不成?你這掌櫃的開店居然如此不講道理!"男子怒極道.

那掌櫃輕蔑的一笑,"道理?你可知道我們這店是誰家的?告訴你,這是宮里昭儀娘娘娘家的生意,咱們府里四姑娘馬上就要成黎王妃了.你官府是信我還是信你這個窮酸?"

"你…"

"這位公子,你這話我要了.兩千兩."葉璃走進店里,輕聲道.

還在爭執的兩個人頓時一愣,那男子反應過來看到跟前清麗幽雅的女子不由道:"你…你相信我麼?"

其實葉璃也未必能看出來這畫是真是假,只是從這掌櫃和男子的反應,還有櫃台里鑒畫的師傅臉上一閃而過的愧疚得出的結論.何況,這畫就算是假的,今天她也買了!

掌櫃的一看到手的生意居然被一個黃毛丫頭攪局,不由大怒.再看葉璃衣著面料並不名貴,想必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出身,陰測測的道:"姑娘最好不要多管閑事."葉璃掃了他一眼,淡笑道:"這位公子不肯賣給你,現在我賣了.怎麼算是多管閑事?"掌櫃的冷哼一聲道:"今天是買也得買不買也得買!咱們家四姐大婚,正要尋些古董字畫壓箱呢."

葉璃冷笑,"好一個不賣也得賣.正好,本姑娘今天非買不可了.清霜,給錢."

清霜機靈的取出兩千兩的銀票塞進那男子手里,順手取過了畫笑道:"公子,給你錢,你快走吧."

男子猶豫道:"不成,兩位姑娘……"他若是走了,這兩位姑娘拿著畫只怕走不出這店門了.雖然自己急需用錢,卻也不能害了兩位好心的女子.看著幾個已經過去堵住門的伙計,男子堅定的搖了搖頭道:"這畫我不賣了,姑娘把畫還我吧."

葉璃從清霜手里接過畫,打開看了看滿意的點頭笑道:"正好,這幅《清江望月圖》本姑娘要拿來送人.公子拿著錢走就是了.我倒要看看這天子腳下還有沒有王法了."

"既然如此,你們就都別走了!"掌櫃的威脅道.

葉璃好笑的看著他,"難不成,你還敢殺了我們不成?"

掌櫃的神色僵硬,森冷的道:"我雖然不敢殺了你們,卻能拉你們去官府坐牢!來人,請了夫人的名帖,抓這三個賊子去官府!"

"放肆!心本姑娘剁了你們的爪子!"清霜擋在葉璃前面,搶先撂倒了想要抓葉璃的一個伙計,怒瞪著掌櫃道:"你這狗奴才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慎德軒是我家姐的!"

眾人又是一愣,那掌櫃的臉色有些發白,有些懷疑的看著葉璃,"你…你是…"

葉璃定定的看著他,淡淡道:"我姓葉,行三."

"三姐?"掌櫃的失聲叫道,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葉璃將手中的畫卷遞給清霜,掃了一眼圍著的伙計寒聲道:"還不退開,不想做了?"幾個伙計懨懨的看了看掌櫃,再看看葉璃退到了一邊.

掌櫃的反應不慢,只遲疑了一下便上前賠笑道:"三姐,你怎麼來了?"

悠閑的在店里走了一圈,葉璃才回頭當作沒看到一個伙計悄悄的溜出了門.問道:"慎德軒之名乃我大舅親自提的.何為慎德?掌櫃的想必不知道,何師傅,你來看."

躲在櫃台里的鑒畫師傅戰戰兢兢的走了出來,低聲道:"回…回三姐,舅老爺希望咱們做古玩的注重德行,慎,慎行,慎德."

"得好,那麼…你們在做什麼?將真品作贗品強買?"

掌櫃的強辯道:"三姐不懂做生意的,我們也是為了這慎德軒的生意.這年頭生意可不好做."

葉璃冷笑道:"我確實不會做生意,卻也知道經商重在一個信字.更知道人無信不立,沒有信譽誰會跟你做生意?更何況…你這生意做得…如今這慎德軒賬面上可是一片慘淡啊."

"我…"

葉璃打算他冷冷道:"你不用解釋.從現在開始你不用做了.至于之前的賬目是怎麼回事,你們其他人最好給我解釋清楚.清楚了,若是跟你們沒關系願意留下的可以留下,我另外每人賞五十倆銀子.若是還是不清不楚的,你們就去大牢里呆著吧.我看看你們的主子到底會不會來撈你們出去!"幾個伙計都猶豫起來,三姐要嫁給定王他們都聽了.如今這鋪子回到三姐手里自然是要陪嫁去定王府的.如果了他們還可以去定王府,不就要去牢里了.何況,五十倆銀子可不是個數目,幾乎能抵得上他們兩年的工錢了.

掌櫃的一見眾人動搖,連忙上前叫道:"三姐,我是夫人的人,你無權趕我走."

葉璃淺笑,"抱歉,這慎德軒是我的.交代清楚了店里的賬目你哪兒來的回哪兒去.交代不清楚…你就是夫人的親弟弟也沒用.該不會你王家的人都喜歡拿別人的東西用慣了就當是自己的吧?"

"你…你…"掌櫃的臉一陣一陣白.

葉璃不再看她轉身看向那呆立的年輕公子.她早就知道這慎德軒的掌櫃在幾年前就被換成了王氏最的弟弟,"這位公子,讓公子受此羞辱,是我約束無方,還請見諒."

"不…沒,沒關系."青年有些拘束的擺擺手,他也沒想到這位嫻靜幽雅的姑娘居然會是這家鋪子的主人.想了想,雖然覺得有些多事,青年還是忍不住道:"既然姑娘是這慎德軒的主人,還請…多多費心才是.萬一…"如果今天不是遇到這姑娘,只怕自己就這麼被冤進大牢里了.看那掌櫃的行事只怕這也不是第一次.

葉璃也不生氣,點頭笑道:"多謝公子提醒.女也是剛剛接手這鋪子以後必定嚴加管教.我看公子對這幅畫頗為不舍,這畫公子就先帶回去,銀兩算我借公子的,以後方便再還就是了."

那男子連連搖頭,心里卻也實在有些舍不得這幅傳家的畫,道:"無功不受祿.只求姑娘將這《清江望月圖》暫留兩個月,兩個月內在下一定設法還上姑娘的銀兩."

葉璃見他執意如此,也不在意笑道:"這畫我便放在店里,公子可隨時來贖回.清霜,另外在加一百兩算是給這位公子賠罪."

上篇:4.王氏的算計     下篇:6.王爺,買東西是要付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