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6.王爺,買東西是要付錢的  
   
6.王爺,買東西是要付錢的

"呵呵…修堯,你這個未婚妻很有點意思啊."

慎德軒外不知何時停了一輛寬大樸素的馬車,雖然坐在馬車里的人並不能看到里面的形,但是卻顯然聽力比尋常人好了許多,將慎德軒里正在發生的事聽得一清二楚.

馬車里,一身色錦衣的男子飛眉入鬢,俊美出塵.一臉笑意懶洋洋的靠著馬車戲謔的看著對面的沉靜男子.

"鳳之遙,你太閑了麼?"男子一身素色衣衫,端正的坐在輪椅里淡淡的看著眼前笑個不停地男人.雖然坐著輪椅,但是他的背卻挺得筆直,仿佛無論什麼事都不能將他壓塌一般.清俊的容顏上帶著一絲溫文的氣息,那雙清澈的眼眸卻讓被他直視的人無端感受到一陣寒意.他側過頭看著錦衣男子,一道略顯猙獰的傷痕在左臉上顯露無疑,頓時破壞了原本的溫文爾雅,令人不敢直視.

刷的一聲展開手里的折扇,鳳之遙悠然的扇著道:"可不是太閑了麼?老爺子不讓我出京.不過最近應該不會太無聊,畢竟一個月內黎王和定王殿下可是都要大婚了.這皇上也太偏心了,葉瑩號稱京城第一美人,這葉璃確實京城有名的三無千金啊.修堯,你真的要娶?皇上這不是擺明了讓你難看麼?"三無千金也就算了,還是被墨景黎退了婚的,這皇家是想把定國王府的面子放到腳下踩啊.

素衣男子,正是當今定國王爺墨修堯.墨修堯淡淡一笑,馬車外面,慎德軒里女子清淡卻沒有絲毫軟弱的聲音輕柔的傳進他耳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況只是賜婚?你不是也葉三姐很有點意思."

鳳之遙皺眉,神色擔憂的看著他,"這事你的終身大事,娶個王妃可不同于納妾,你當真想清楚了?"

"想不清楚又如何?只是…我這個模樣,只怕是委屈了人家."

鳳之遙默然.確實,想清楚想不清楚又如何?皇帝的旨意不能違抗,否則只能為定國王府帶來滅頂之災.何況墨修堯已經二十有五,早就是該成婚的年紀了.但是京城里數得上的大家閨秀那個不避之如蛇蠍?如今…只希望這個葉家姐真的是個不錯的女子.但是,皇帝會指一個好妻子給墨修堯麼?

還沒來得及送走那賣畫的青年男子,一對俊男美女便從門外走了進來.那掌櫃仿佛見了救星一般連聲叫道:"瑩兒…瑩兒,王爺,救命啊……"

相攜進來的正是名滿京城的黎王墨景黎和葉瑩.葉瑩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俊美男子,款步走到葉璃身邊嬌聲道:"三姐,你這是在做什麼呀?可是堂舅做錯了什麼惹您生氣了?還請你看在他是長輩的面上就不要多計較了吧."輕輕地幾句話就將葉璃定在了不敬長輩上.墨景黎聞盯著葉璃皺了皺眉.葉璃似笑非笑的看著葉瑩,淡淡道:"四妹認錯人了吧,我外祖父家里只有三個舅舅.如今也只有二舅在京城呢.何況,這慎德軒雖然是我娘的陪嫁,但是舅舅們再不放心用不著親自來當掌櫃的.這不過是家里的一個下人罷了,四妹怎麼會以為這是三姐的長輩?"葉瑩氣的漲了一張粉臉,心中更是惱怒.葉璃這話里的意思她若是聽不明白就是傻子.在葉璃眼里根本就不把她們王家的親戚當親戚,自然更不認王家的長輩是長輩.所以自己的堂舅既然在慎德軒做掌櫃,在葉璃眼里那就是她的下人.這個女人平時一片溫和無爭的模樣,居然敢在黎王面前如此落她面子!

咬了咬櫻唇,葉瑩勉強笑道:"三姐笑了,不過是之前這慎德軒沒人管理,堂舅才受娘之托代為料理罷了,怎麼會是下人呢?"

葉璃點點頭,了然的笑道:"原來如此,倒是姐姐誤會了.以後此事倒不用麻煩夫人娘家的兄長了,我自會讓人料理的.一會兒就麻煩這位王…老爺隨我去葉府當著父親和祖母做個交接吧."

掌櫃的和葉瑩臉色都是一變.掌櫃的自然是為了這油水豐厚的差事.如今王氏的長女雖是宮里的昭儀娘娘,但是王家根基太薄要不當初王家的嫡女也不會嫁進葉府做妾.雖然這些年有了起色,但是在朝為官的也就那麼幾個,這掌櫃的是王氏的堂兄,原本只在家里無所事事,哪里能有如今管著慎德軒的日子過得舒心?而葉瑩也知道自己娘親每年從這慎德軒得了多少銀子,就是她自己平時看上了什麼珍奇古玩也是直接就拿走的,因此在京城的閨秀中頗為風光.若是失去了對這慎德軒的掌控,將來可沒那麼便宜了.

葉璃可不管這兩人心里在想什麼,含笑拉著葉瑩道:"且不管這些,倒是四妹這個時候來慎德軒做什麼?"

葉瑩臉色一僵,猶豫了一會兒才道:"黎王殿下看中了店里的一尊觀音像想要送給太後…我陪王爺過來看看."

葉璃笑容不改,依舊從容淡然,半點沒有見到退了自己婚的男子的幽怨和難過.甚至笑的更加親切了一些,側首對墨景黎笑道:"原來是黎王殿下啊,女見過.只是…四妹怎麼讓黎王殿下親自來店里,咱們直接送去黎王府不就行了?"

葉瑩皺著眉看著葉璃,心道難不成她還不死心想要討好黎王?墨景黎負手站在一邊,看著葉璃眼底閃過淡淡的不屑,顯然也是認為葉璃此舉是想要討好自己.只聽葉璃繼續笑道:"不過既然王爺來了,何師傅,將觀音像包好給王爺吧.不知…王爺您是付現銀還是銀票?"眾人解釋一愣,墨景黎臉色有些難看,盯著葉璃道:"你什麼?"

葉璃皺眉,一臉茫然不解的道:"王爺不是要買觀音像麼?不過既然是四妹的未婚夫,又是獻給太後娘娘的.何師傅,就打個八折罷,倒也吉利."

那邊何師傅已經心的取了觀音像出來,葉璃看了一眼,是一尊白玉觀音像.雖然只是遠遠地一眼就已經讓人清楚的感受到觀音悲憫世人的模樣,顯見無論是玉質還是雕工都是極品的.倒是沒想到慎德軒還有這樣的珍品,若是今天沒來只怕就要虧大了.

"姐,裝好了.共計五千一百兩."何師傅也看出來了三姐的意思.他原本就是顧家陪著嫁妝一起到葉家的老人,如今三姐接掌了慎德軒,自然是向著自家的主子的.葉璃對何師傅的上道也很是滿意,點了點頭對墨景黎淺笑道:"再去了零頭,就五千兩,王爺你看如何?"

"三姐!你……"葉瑩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墨景黎,一臉委屈的對葉璃叫道.

葉璃心里冷笑,這些年王氏不知道暗中拿了多少銀兩和東西,如今葉瑩更高一層,為了討好墨景黎竟然想帶著他白拿店里的東西.真當她是冤大頭麼?

清霜心里不屑葉瑩的故作柔弱,笑嘻嘻道:"四姐怎麼了?咱們姐可是看著黎王殿下是未來四姑爺的面上折了好幾百兩了.換了別的家可沒有這個價的.還是…奴婢知道了,想必是王爺身上沒帶那麼多現銀."

葉璃淺笑道:"那倒無所謂,我自然是相信王爺的.東西王爺不妨先帶走,回頭我讓人將賬單送到府上去順便取銀兩也不妨.王爺你看如何?"墨景黎臉色有些難看,他能如何?若是拒絕別人只當他想白拿人家的東西,若是不買了在場的人都知道是送給太後的東西,嫌貴就不買是為不孝.這葉璃京城都無貌無才無德,卻沒心性居然如此狡詐.冷哼了一聲,墨景黎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仿佛片刻也不願在這店里多待,拉起葉瑩就往外走去.連那王掌櫃的呼叫也不管了.葉璃滿意的一笑,揮手對何師傅笑道:"王爺果然爽快.何師傅,回頭派人將賬單送去王府就是了.對了,順便看看之前還有沒有記賬,一並給王爺結了吧.堂堂王府,斷不會少了咱們這點兒錢的."

聞,剛走出門口的墨景黎臉色鐵青,腳下頓了頓拉著葉瑩頭也不回的離開.

------題外話------

呵呵,楠竹出來晃一圈,順便讓人吐點血~求收藏啊~嗚嗚,為神馬沒人理偶?

上篇:5.強買強賣     下篇:7.告狀與反告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