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3.花園舌戰  
   
13.花園舌戰

13.花園的舌戰

葉璃雖然不愛湊熱鬧,卻也知道閨閣少女和出嫁的女子是不一樣.待字閨中的時候不願意參加閨秀們的聚會外人頂多覺得這姑娘內向喜靜,或者真的是身體不佳.但是成婚之後特別是要執掌中饋的女子若還是不肯融入其中不與人往來,人家就會覺得此人眼高于頂不識抬舉,嚴重的甚至會影響自己的夫家.定國王府如今的主子正是那已經殘疾了的定王墨修堯,雖然府里還有幾位女眷,但是她嫁過去之後必定是要執掌定國王府的.因此,聽了葉老夫人的話,葉璃也含笑應了下來,做出十分期待今年的百花盛會的模樣.

送走了賢昭太妃一行人,葉璃便向老夫人告退回清逸軒了.葉老夫人和王氏正為賢昭太妃親自上門下聘的榮耀歡喜,也沒有多留葉璃.葉璃出了榮樂堂,漫不經心的走在回廊了,一邊卻想起了賢昭太妃臨走時看自己的那一眼.不知怎麼的總覺得太妃那一眼里很有些意味深長的感覺.

"姐,你看."路過花園時,葉璃正想著心事,清霜在她耳邊輕聲提醒道.

抬頭一看,花園路邊的涼亭里正做著一對璧人,男子俊美肅然,女子絕色柔弱,不正是墨景黎和葉瑩是誰?葉璃有些不解,這兩個人不去花前月下,坐在這人進人出的花園路口做什麼?看上去倒像是特意在這里等她一般.移步上前,"見過黎王殿下."墨景黎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後的幾個丫頭,冷笑道:"你倒是會擺排場了."從前墨景黎也不遠不近的看過葉璃幾次,每次葉璃身邊都只跟著一個丫頭,看上去就讓人覺得家子氣.如今才剛剛被賜了婚,這葉璃不但膽敢給自己難堪,還擺起排場來了.不知為什麼,墨景黎總覺得看到葉璃就有些氣兒不順.想起落到葉璃手里的近兩萬兩銀子,就讓墨景黎咬牙切齒.不是他黎王府給不起這筆銀子,而是葉璃的舉動擺明了就是不在乎他所以才那麼大方的跟他要錢.

葉璃掩唇一笑,淡淡的目光在兩人身上流轉,"王爺笑了,這不過是姑娘家該有的規矩罷了.我知道四妹和王爺投意合自然難免…不過到底還沒大婚,四妹進出還是讓丫頭跟著為好…就算遠遠地跟著也是好的.也免了別人三道四."

"三姐,你怎麼這麼…"聽了葉璃的話,葉瑩明媚的水眸頓時了,晶瑩的淚珠在眼睛里打轉,萬分委屈的望著葉璃,"我和王爺清清白白的,就算是妹妹對不起三姐,可是…這並不是妹妹的意思啊,三姐為什麼要……"

葉璃微微抬手,從容的打算她的話,有些好笑的問道:"四妹誤會了,誰你和王爺不清不白了麼?你只管出來,就算祖母和父親不為你做主,三姐也會為你做主的."完一臉詢問的掃了一眼身後的眾人,清霜掩唇笑道:"奴婢沒聽到過.不過四姐既然這麼想必是有的,不如回了老夫人嚴查一番必然能揪出那汙蔑四姐和黎王殿下的人."葉瑩神色一變,含恨瞪了清霜一眼側過臉楚楚可憐的望著墨景黎,"王爺……"這是若是讓祖母知道了必定會訓斥自己,如果鬧大了只怕原本沒有的流也變成有了.

"夠了!葉璃你做什麼都沒用,本王不會看上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墨景黎寒聲斥道,盯著葉璃的目光仿佛充滿了嫌棄和厭惡.

葉璃驚訝的有些回不過神來.墨景黎在什麼?該不會以為自己這番模樣是在欲擒故縱吧?這人哪兒來的這麼好的自我感覺?

被葉璃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墨景黎有些惱羞成怒冷怒道:"你看夠了沒有,不知羞恥!"

葉璃無奈的在心里望天翻了個白眼,忍著沒將那句"你該吃藥了"出來.對著墨景黎福身行了禮,"夠了,王爺四妹慢聊.我先告辭了."也不等墨景黎答應,直接轉身往自己清逸軒的方向走去.

背後墨景黎盯著那揚長而去的清瘦身影臉色陰沉,葉瑩看在眼里心中一緊,柔聲道:"王爺,三姐一向是這樣,你別跟她計較."

看著跟前人兒美麗的面容上寫滿了擔憂和懇求,墨景黎臉色緩了一些,拉著葉瑩哼了一聲輕聲道:"你放心吧,既然她是你姐姐本王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跟她計較了."葉瑩眼神微閃,含羞的低下了頭,"多謝王爺."

剛進了清逸軒就聽到幾個閑著的粗使丫頭在嘰嘰咕咕的驚歎著今天黎王府送來的聘禮之豐盛,四姐能夠嫁給黎王做正妃真是好福氣云云.當然還免不了順便一三姐嫁給滿京城都知道的廢材王爺的不幸.清霜氣的臉色發白,不待葉璃開口厲聲斥道:"放肆!誰給你們的膽子議論主子的?!"那幾個丫頭許是的太過投入了,竟然連身後什麼時候站了六七個人都不知道.聽到清霜的聲音才轉過身來頓時嚇得身子一軟跪了一地.

葉璃神色淡然的從跪在地上的丫頭身邊走過,正當丫頭們以為逃過一劫心中慶幸的松了口氣的時候,只聽葉璃道:"下去各領二十板子."

"不要啊…姐恕罪,奴婢們不敢了……"雖然清逸軒這個院子在府里雖然不受寵,但是對于這些做粗使的丫頭來其實是沒有太大的差別的.橫豎在別的院子有什麼好事也輪不到粗使丫頭,而三姐卻是整個葉府最好伺候的主子.平時從來不會提什麼過分的要求為難下面的人,也不會生氣在丫頭身上發火,甚至基本上沒有處罰過院里的人,所以這些丫頭們難免就覺得三姐心軟自己也就松散起來了.卻沒想到今天她們只是了幾句閑話就被罰了二十板子.

"下去!"懶得聽那些求饒的話,葉璃淡淡的留下一句話拂而去.

"姐,何必與那起子人生氣,平白氣壞了自己多不值得."清霜跟在葉璃身後輕聲勸道.

葉璃回頭瞥了她一眼,笑道:"你以為我生氣了?"

"姐…那怎麼?"這幾年可很少看到姐處罰丫頭呢.

葉璃冷笑一聲道:"我罰她們不是因為她們嚼舌根,而是因為她們背主."

"咦?"

"你若是丫頭,嚼主子舌根你會站在院子里一進門的地方麼?"

清霜這才恍然大悟,有些不解的問道:"那到底是誰指使她們的?該不會是夫人吧,這樣做對她有什麼好處?除了氣一氣姐以外."而且還不一定氣得著.

葉璃秀眉微皺,搖了搖頭對清霜道:"明兒你親自去一趟禦史府,替我送一封信給二舅舅.對外就我有些事不明白想要請教二舅母,請她有空過來一趟.對了,跟舅母,不著急."

------題外話------

有木有親覺得劇進展太慢的,求收求留求評各種求~

上篇:12.賢昭太妃     下篇:14.護短的二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