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4.護短的二舅舅  
   
14.護短的二舅舅

禦史府書房

古樸清雅的書房里彌漫著淡淡的①3看網案後面當朝禦史大人平素儒雅清逸的神難得的有些陰郁,盯著書案上的一封信沉思著.

"清鋒,你這賢昭太妃是什麼意思?"半晌,禦史大人才抬起頭問道.

書案不遠處,一名俊逸青年肅手而立凝眉思索了片刻才道:"兒子愚鈍,會否是為了全定國王府的面子,所以才……"徐禦史搖了搖頭道:"皇家此舉在為父看來就是打定國王府的面子,打一巴掌給一顆甜棗?這種做法對一般的臣子或許有用,對定國王府卻是沒什麼用的."徐清鋒劍眉微皺,神色間很是忿然道:"皇家對定國王府如何,卻不該犧牲了表妹做筏子."徐家數代皆男多女少,上一代還有葉璃的母親一個女兒,到了徐清鋒這一代徐家直系兩房竟然都是兒子.一直在京城居住的徐清鋒對葉璃這個時候經常見面的表妹也是十分愛護的.

徐禦史輕歎一聲道:"在皇室的人眼里除了他們自己還有什麼人是不可以犧牲的?何況,璃兒自你姑母去世之後就不怎麼在京城露面,名聲早被葉家那惡婦糟蹋的差不多了.黎王自然是不願意娶璃兒的了."徐清鋒冷哼一聲道:"兒子看表妹不嫁那黎王是對的.這還沒成親了就在未婚妻家的鋪子里白拿東西,這也是皇室的做派?要表妹真嫁了他只怕咱們和姑媽留下的那點嫁妝都要被他給用光了."想起青霜過來時提到的事,徐清鋒心底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對那墨景黎的看法越發的惡劣起來.

徐禦史抬手捋了捋唇下的美髯,點頭道:"那黎王確實不是璃兒的良配.璃兒素來是個有主意的,想來她也不那麼看的中黎王的,不然也不會任由葉家那對母女那般行事."想起當年妹處逝,自己本想將重病的外甥女接回徐家教養,卻被葉家那老太婆攔著不許.璃兒竟拖著病體將自己的奶娘和嬤嬤給送回了云州,獨自一人在那孤立無援的葉府里過活.那葉王氏雖然數度想要對她不利,卻也還是讓她順利的避了過去.如今看來,外甥女不僅有妹的聰慧更有著妹所不及的堅強和敏銳,這讓徐禦史心中也頗幾分驕傲.

"可是定王……"黎王是不讓人滿意,但是至少還是個四肢健全的人啊,皇帝如今指的這婚,不僅是在羞辱定國王府,還在糟蹋徐氏的血脈.

"哼!比起黎王,我更相信定國王府的教養.那定王好歹是老定國王爺一手養大的."話間,徐禦史點燃了桌上放著的燭台,將桌上的書信燃成了灰燼方才對兒子道:"這些日子讓你大廳定國王府的事大廳的如何了?過幾日你娘去葉家的時候讓她一並告訴璃兒."徐清鋒有些無奈的道:"定國王府別的都好,只有那定王極少與人往來.這幾年見過他的人竟是一個手掌都能數的清.也探不出什麼有用的消息.只有一條,有那定王是個克妻的,之前有幾個未婚妻都是被他給克死了.還有一個過門的當晚被嚇死了."

"胡!"徐禦史叱道.他身為禦史,徐家老爺子又是桃李滿天下,知道的事自然比尋常人家多一些.比如那定王的第一任未婚妻乃是他沒有出事之前老太王定下的,卻並非如外人所的病死了,而是進了宮里是當今寵愛的貴妃.再比如那第二任未婚妻,是當今太後指的,原本就是個病秧子,活不過及笄也並非奇事.只那過門才死了的在徐禦史看來被嚇死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當年定王受傷回朝的時候他遠遠地看到過一眼,臉上那一道傷雖然有些猙獰,但是遠沒有到能嚇死人的地步,"罷了,你去見你娘吧.回頭爹親自去拜訪定王.現在我要寫折子."

"寫折子?爹要彈劾誰?"徐清鋒奇道.

徐禦史清癯的臉上顯出一絲冷笑道:"彈劾葉尚書教女無方,縱容四女在黎王未解除婚約之前與其私相授受."大楚皇朝的明文規定,官不獲罪.只要禦史彈劾的不是虛構汙蔑之語,無論什麼皇帝都是不能降罪的.黎王和葉家四姐的事滿京城的貴族誰人不知?只不過葉家人都不管,別人自然是裝作不知.如今有人明目張大的上折子,那些閑著沒事干的禦史們還有一些見不得這些的清流文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表面上彈劾的是葉尚書,實際上最後的事指向絕對是葉瑩和黎王.只怕最後連黎王平白拿走前未婚妻的財物這樣的事也隱瞞不住.

"這樣會不會給璃兒樹敵?"徐清鋒皺眉,有些擔憂的道.

徐禦史淡笑道:"不如此你看黎王的樣子像對璃兒心懷愧疚的樣子麼?至少咱們徐家的立場要擺給黎王和皇上看."徐家就是擺明車馬要護著外甥女了,"既然咱們一時想不出賢昭太妃是什麼意思,那就先找點事給黎王府做,免得他們閑著就想算計你表妹."在徐禦史心里是橫看豎看也沒看明白黎王為什麼要放棄自家外甥女娶那葉家四姐.除了容貌以外,論身份一個是嫡長女一個是繼室所生的.論才智德行,葉瑩那樣只會以色媚人的在徐家早被罰去跪祠堂了.就算是論嫁妝只怕葉家傾盡財力辦出來的嫁妝也未必有徐家給璃兒的豐盛.剛剛興起的暴發戶和百年大族的差別可不是一點半點.

聽了父親的話,徐清鋒不由得一樂,笑道:"還是父親想的周到,孩兒告退."

看著兒子關門而去的,徐禦史微微歎了口氣提起筆來寫折子.自己膝下有兒子,長子清銳隨著老父回了云州,在父親面前敬孝學習.次子清鋒從跟在自己身邊,雖然自己和妻子都出身書香門第,但是清鋒從對武學很有天賦,文采只是平平.想起去年葉璃過來拜年的時候勸自己的話,不由得苦笑:難不成百年書香的徐氏當真要出一名武將?停筆想了許久,徐禦史終于擱下筆起身走到一邊的書架旁,熟練的從第三層抽出一本書來低頭看了看書面上蒼勁的字跡——《太祖兵典》,揚聲道:"來人."

很快,門外候著的厮推門進來恭敬地叫道:"老爺."

"把這本書給二公子送過去,告訴他今年之內給我看完了.另外每月送一篇心得過來."

厮接過書,也不多問,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遠處就傳來徐清鋒爽朗的笑聲,顯然是還沒有走遠就被厮追了上去,"孩兒謝過爹爹,孩兒領命!"

"混子,不成體統!"徐禦史低聲罵道,臉上卻不由得露出了釋然的微笑.

上篇:13.花園舌戰     下篇:15.金殿上的唇槍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