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6.沖撞嫡姐,欠揍!  
   
16.沖撞嫡姐,欠揍!

彈劾的事似乎以皇帝不咸不淡的處罰告終了,但是後續的影響卻遠遠沒有結束.葉尚書下朝之後還沒回到家里,早朝上的事就已經以風一般的速度在整個京城的世家中流傳開來.更不知從哪兒傳出來葉尚書賣女求榮見黎王不喜歡自家不出色的三女,便指使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稱的四女葉瑩誘惑黎王殿下.一個人的是謠,一百個人的似乎就是事實了.無論走到哪兒葉尚書似乎都覺得別人看他的目光跟往常不一樣了.最後只能忍著郁悶匆匆處理完政事回府去了.

當清霜一臉幸災樂禍的將外面的傳給葉璃聽的時候,葉璃只是淡淡一笑便置之不理了.只是心里有些擔心這番作為會不會為舅舅帶來什麼麻煩.不過二舅舅並不是不知分寸的莽夫,既然這麼做了自然有他的道理和想法.不過對于父親沒有因為這次的事遷怒自己葉璃倒是有些意外,畢竟昨兒葉尚書怒氣匆匆的回府之後就連王氏和葉瑩也吃了一頓排頭.或許並不是他不打算遷怒她,畢竟昨天他都已經沖進了清逸軒,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剛進了房間卻什麼都沒就轉身出去了.

或許是難得一見的突然內疚了?無所謂的掃了一眼房間里樸素的擺設,葉璃漫不經心的想著.

悠閑的坐在窗前低頭刺繡,一朵紫色的鳶尾花漸漸地在手下成形.刺繡是一件需要耐性的事,而前世曾經是狙擊手的葉璃最不缺的就是耐性.而這一世母親從六歲開始就親自教她刺繡,這些年她也漸漸愛上了這項藝術.因為曾經的記憶,葉璃自然擁有比這個時代的人更多的閱曆和見識,她手下的東西總是比別人的多處幾分特有的神韻和靈氣.

院子里隱約傳來一陣喧鬧,葉璃皺了皺眉抬起頭來,"清霞,外面怎麼回事?"

"回姐,是容少爺回來了.在院外吵著要見姐."清霞恭敬的回道.

葉璃淡淡一笑,隨手將繡針別在絲布上站起身來,"去瞧瞧吧."整個葉府唯一的男丁葉容,今年年方十三,在京城有名的書院學習.葉容受王氏影響,從就不喜歡葉璃這個嫡姐.徐氏過世之後他作為府中唯一的男孩兒又是嫡子對著葉璃更是直接用鼻孔看人了.一年能見幾次面就不錯了哪里有過他親自跑過來要見葉璃的況.不用自然是因為昨天王氏和葉瑩被父親罵了的事了.昨天剛從學堂里回來,今天就迫不及待來為母親和姐姐打抱不平了.

還沒出去就聽見清霜和葉容爭執的聲音傳來,"放肆!你不過是個低賤的丫頭,也敢攔爺!心爺把你賣到勾欄里去!"葉容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青衣丫頭.

別人或許顧忌這府里唯一的大少爺,清霜可沒那麼客氣.漂亮的眼睛瞪得遠遠地,昂首對著葉容冷笑道:"我就算再低賤也是姐的丫頭,要打要賣也輪不到容少爺你來做主.擅闖嫡姐的院子,這就是容少爺在學堂里學的禮儀?真是教得好,也學得好!"

"賤丫頭!給我打!"葉容氣急敗壞的指揮身後的厮教訓清霜.

"容兒,你在干什麼?"葉璃走出院子淡淡的看著眼前劍拔弩張的少年,目光落在厮抓著清霜的手上,"還不放手?"抓著清霜的兩個厮仿佛被火燒一般,連忙縮回了手躲到葉容身後.見自己身邊的人如此無用,葉容大感丟臉,不滿的哼了一聲對著葉璃道:"三姐,你這丫頭好生無禮,我幫你教訓教訓."

葉璃冷眼看著他,"我身邊的人我自會管教,你若是有空不如好好將規矩學幾遍."看著葉容這副模樣葉璃就知道父親為什麼對這個兒子又愛又恨了.唯一的一根獨苗,偏還是個沒腦子的.王氏居然還異想天開的以為自己這兒子能和柳家的那位二公子比.柳二公子年方十六已經是名動京城的少年才子了,今年更是獨身一人前往驪山書院求學,無論是柳家還是他的師長同學都對他寄予厚望,儼然就是未來的狀元之才.而自己這位異母弟弟,顯然在京城里只是個排不上好的紈绔罷了.葉容從就被葉老夫人和王氏捧在手心里長大,這家里既是當初的二姐和現在的四姐也不敢這麼跟他話.葉容頓時就被像一直被燒了毛的貓一般跳了起來,怒指著葉璃道:"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這麼我.我要告訴祖母絕對要你好看!"

跟這樣的孩子計較實在是有失體面,葉璃一直都想不明白,葉家雖然不是百年大族但在京城也算是有些分量的人家,怎麼就會養出葉容這樣白癡的性格來?懶得理會怒氣匆匆的男孩,葉璃轉身就要回房去了,"請容少爺出去."

"葉璃,你給我站住!"葉容大怒,"你好不要臉,明明是黎王姐夫不要你了,你居然讓你舅舅在皇上面前爹的壞話,害娘和三姐被爹罵.活該你這陰險的女人被黎王拋棄,活該……"

"孽畜!還不給我住口!"罵得興起的葉容並沒有看到葉璃眼中的冷意和唇邊劃過的一絲笑意.直到一聲怒吼從身後傳來才有些僵硬的回過頭,看到身邊的人一個個趴在地上發抖.而一向和藹可親的父親正臉色鐵青的瞪著自己,"爹……"

"這尚書府正是好教養啊.區區一個由妾扶正的繼室之子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辱罵原配嫡女,真是受教了."跟在葉尚書身邊的眾人中一個俊朗少年冷笑道.

聞,葉尚書的臉色更加難看,"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將這畜生給我拿下!給我重則二十大板!"

聽了葉尚書的話,葉容立刻嚇得慘叫起來.對著傍邊擁上來的兩個下人拳打腳踢,"爹…爹…孩兒知錯了…"可惜他年少力弱怎麼敵得過這些正當壯年的下人,很快就被拖到了不遠處去執行杖刑了.

葉璃神色淡然,卻帶著少有的欣喜,快步上前,"見過父親.舅母,表哥,你們怎麼來了?"

葉尚書看著對自己恭敬請安卻對著外人表現出難得的親昵的女兒,心里有些淡淡的不舒服.但是想到葉璃院子里那簡陋的陳設,卻怎麼也無法發作出來.只得面前笑道:"清鋒和你舅母來看你,為父就順道陪他們過來了."

徐清鋒冷冷一笑,道:"可不是麼,如果咱們今天不來還不知道妹在葉府里過的是這種日子呢."葉尚書臉上的笑容一僵,看著冷著臉的徐夫人和一臉不善的徐清鋒有些下不來台.葉璃淡淡微笑,上前拉著徐夫人的手笑道:"舅母,別在門口站著了.咱們進去喝杯茶吧."

上篇:15.金殿上的唇槍舌戰     下篇:17.家人,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