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家人,親人  
   
17.家人,親人

"舅母,別在門口站著了.咱們進去喝杯茶吧."

聽了愛如親女的外甥女的話,徐夫人原本冷著的臉立刻多了幾分笑意.牽著葉璃的手憐惜的歎道:"好孩子,你受委屈了."葉璃淺笑不語,挽著徐夫人的手臂往院子里去不忘回頭對站在一邊一臉尷尬的父親道:"父親如果不忙的話也一起嘗嘗女兒的茶吧."葉文華這才勉強笑了笑點頭道:"那就嘗嘗看璃兒的茶吧."

原本有些緊繃的氣氛總算緩和了一些,一行人正要進清逸軒,不遠處王氏被人扶著跌跌撞撞的沖了過來.看到正被人押著挨板子叫的驚天動地的葉容,王氏哀叫一聲撲了過去將葉容護在懷里.王氏是當家主母,她出面了旁人自然不敢再動手只得站到了一邊.葉容一看王氏到了,立刻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抓著王氏哀哀叫疼,一邊還不忘指著葉璃道:"娘,她害兒子挨打,你一定要替兒子報仇啊.好痛…嗚嗚……"

王氏摟著葉容跪在地上,一臉悲痛怨恨的望著葉文華質問道:"老爺,容兒究竟做錯了什麼事你要這樣打他?他…他還這麼,他是你唯一的兒子啊…嗚嗚…三姐,就算容兒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可是你們是親姐弟啊……"

"璃兒,隨舅母進屋去.這府里都是些什麼牛鬼蛇神?傳了出去想什麼樣子.若是實在不成,讓你舅舅奏明了皇上,接了你從禦史府出嫁就是了.想來你的婚事你外公還是做得了主的,咱們禦史府也不會辱了定國王府的臉面."看著不遠處跪在地上哭的一臉委屈的王氏徐夫人頓時再次沉下了臉,拉著葉璃就往里走.這葉家王氏母女還有宮里的葉昭儀倒都是一個德行,但是這葉瑩和葉玥哭一哭也就算了,這個王氏都一把年紀了也不知道羞恥.

葉璃點了點頭,回頭對王氏淡然道:"夫人重了,容兒是父親罰的.不過起來,蓉兒也該好好管管了,免得外人咱們尚書府沒有家教."完也不再理會一邊葉文華的臉色,挽著徐夫人的手進院子去了.徐清鋒跟在後面,饒有興致的看了王氏幾眼笑道:"姑父這位繼室…還真有趣."就沒見過誰家的夫人是這副德行的.名門世家的正室無論私下怎麼樣,在外人面前永遠都是雍容端莊的,這位這一邊哭一邊還不忘勾人的哀怨模樣明顯是妾的模樣麼.也是,這位可不是妾室出身的麼?完也轉身跟著母親和表妹去了,將外面留給臉色已經黑得向墨一般的尚書大人解決.

布置的清雅幽靜的花廳里,葉璃奉上親自沏好的茶給猶自帶著怒意的舅母和表哥.

徐夫人喝了一口茶,覺得怒氣緩了一些才無奈的看著葉璃道:"你看看你這性子,連個繼室的庶子都敢欺到你頭上來了."葉璃不以為意,笑容恬然的看著護短的舅母道:"她到底是葉家的當家主母,還是宮中昭儀的生母.何況,璃兒可沒有吃什麼虧呢.舅母你是麼?"

徐清鋒皺眉道:"今天是咱們來了,你父親當著外人的面不能不罰.若是平時哪有這麼容易?"別以為他不知道,區區二十板子居然拖拖拉拉到那王氏趕來真正落在葉容身上的也不過是不輕不重的幾下罷了.若不是葉文華授意的,下人豈會有這麼大的膽子陽奉陰違?

葉璃挑眉笑道:"讓表哥和舅舅舅母擔心了.他到底是父親唯一的兒子,豈有不偏心的理.但是璃兒也不是吃素的,若真是犯到了我,豈會讓他那麼容易脫身?"在葉璃看來,葉容不過是個被寵壞了的讓人不怎麼喜歡的孩子罷了.太跟他計較反而無趣的很.

想起這段時間倒黴事纏身的某人,徐清鋒也不由得一樂.但還是忍不住叮囑自家表妹一切心云云.

徐夫人將一封密封的信交到葉璃手里,葉璃捏著明顯不薄的信封,心中一暖抬起頭來就看到徐夫人溫和慈愛的雙眼.葉璃心里微酸,"舅母……"自從母親去世,要不是舅舅和舅母不時照應著,自己這些年也不能過的這麼逍遙.不待她出感謝的話,徐夫人伸手握住她的手笑道:"傻孩子,無論如何你都是徐家的血脈不是麼?你舅舅這輩子就你娘一個妹妹,做這些又能費什麼事?"

"舅母……"葉璃垂下眼眸,不想讓徐夫人看到自己眼底的淚光.

徐清鋒見氣氛有些傷感,連忙笑道:"娘的不錯,咱們徐家這一代可只有璃兒一個女兒家呢.等到璃兒大婚的時候大伯還有大哥二哥四弟五弟都會進京呢.要不是爺爺今年身體有些不適,大夫不讓遠行,他也想來呢."

葉璃也連忙忍下心中翻湧的思緒,"外公身子不好?那大舅舅他們…"

"別急,爺爺年紀大了自然免不了一些病.京城的氣候也不及云州適合養身罷了.至于大哥他們原本也要進京來准備明年的春闈,現在不過是因為你的婚期而提前幾個月進京罷了."生怕葉璃多想,徐清鋒連忙安慰道.葉璃忍住笑,現在才不過三月底,明年的春闈還有將近一年時間,提前的也太早了一些.明白表哥是想要安慰自己,葉璃也順著他的話換了話題奇道:"二表哥四表哥和五弟都要參加春闈?"徐家這一代行二的徐清澤今年十九,今年十六行四的徐清柏和年方十三的徐清炎.至于最年長的徐清塵今年二十二,早在十四歲那年就已經取得了金榜第一的狀元之名.成為大楚開國以來年紀最的少年狀元.不過徐清塵不喜官場是非,十五歲便辭官游學各地去了.年僅二十就成為了驪山書院最年輕的先生.這位表哥,用驚采絕豔來形容也絕不為過.葉璃雖然只在幾年前見過他幾次,對這位表哥的映像卻十分深刻.只是,徐家三位公子同時參加科舉,以徐家人的能力落榜的可能性也極低,會不會太過顯眼了?

徐清鋒聳肩道:"原本是二哥和四弟,老五是自己要來的.據要超過大哥當年十四歲少年狀元的名頭.大哥是二月生的,他是九月麼.如果真的中了狀元還真算是超過大哥了,不過機會不大就是了."他從喜武,就算看①3看網,對考不考狀元沒有什麼興趣.其實徐家人對科舉的興趣都不大,反正也沒打算做官.只不過不下場一試並考上一定的名次憑他們的年紀即使真的學富五車也無法在驪山書院授課.那些天之驕子們怎麼可能會服氣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人做老師?

徐夫人也笑道:"其實真正要考的只有清澤,清柏和清炎兩個子不過是借機來湊熱鬧罷了."

"二哥可是打算留在京城?"葉璃問道.

徐清鋒笑贊道:"還是璃兒聰明.不過二哥留在京城,你表哥我卻要遠行了."

看著徐清鋒神采飛揚的模樣,葉璃心中一動喜道:"難道二舅舅答應表哥了?"

徐夫人有些無奈又欣慰的點頭道:"可不是麼?這子終于如願以償了.你舅舅正打算著讓他進軍中磨練磨練呢."其實禦史大人的心思還是很複雜的,既盼著這個兒子在軍中磨練一陣子受不了乖乖回家傳承徐家書香世家的傳統,但是如果徐清鋒真的敢混了幾個月又跑回來,只怕也免不了一場好打.

"那可恭喜表哥了."葉璃笑道.二舅舅一直不贊成表哥從軍,如今終于松口了,難怪徐清鋒這麼高興.

"承璃兒吉.等表哥我當了大將軍那定王若是敢欺負你,表哥替你出氣!"

"……"葉璃一臉黑線,就算是大將軍也不足以和大楚唯一的世襲王爺相抗衡吧.何況等他從一個卒成了大將軍,黃花菜都涼了.

上篇:16.沖撞嫡姐,欠揍!     下篇:18.偏心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