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0.棲霞公主  
   
30.棲霞公主

楚香閣二樓

一道豔麗的倩影飛快的從雅間里沖了出來,眼看就要和端著慢慢的一托盤菜肴的二相撞.慕容婷在同一瞬間躍了出去想要拉住那女子,卻依舊慢了半拍讓那豔的衣從自己指尖滑過.

"心!"葉璃幾乎在二被那衣女子撞上的統一時間就計算出了那托盤里那鍋熱騰騰的湯將會被撞向的方位.隨手抓起桌上放置這的空碗扔了過去.猶豫精確地位置和力道,硬生生將剛剛離開托盤飛向某人頭頂的湯鍋向左側撞偏了一些.一陣乒乒乓乓湯鍋在不遠處的空地上跌落下地,而因為二死死護住托盤,剩下的幾個盤子除了一個跌落在跟前的地上湯汁濺上了一位客人的衣服,並沒有照成更嚴重的損失.

整個二樓頓時一片寂靜,二臉色慘白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湯鍋感激的看向旁邊坐著的青衣少女.如果不是那位姑娘即使擲出的碗,二很清楚那鍋剛剛下火的滾湯很有可能會落到靠樓梯邊背對著自己而坐的公子的頭,甚至可能飛落下一樓砸到下面的客人.那衣女子顯然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可能造成什麼樣的事故,在被慕容婷落後一步拉住之後還憤怒的甩開她的手怒斥道:"你放肆!居然敢攔本公主的怒!"

秦箏等人這才看清楚那衣少女正是前幾日在百花盛會上見到的南詔國棲霞公主.

慕容婷可不吃她這一套,冷笑道:"要擺你公主的架子會南詔擺去.酒樓里人來人往的你還橫沖直撞.要是傷了人怎麼辦?"

棲霞公主臉色難看,顯然心並不是十分美妙.不屑的嗤了一聲道:"不過是幾個賤民,本公主傷了又怎麼樣?"

這話一出口,整個二樓所有的客人臉色都變了.要知道這楚香閣是京城最好的酒樓之一,消費之高昂絕不是普通百姓能夠承擔的.出入其間的都是非富即貴,棲霞公主在這里大放厥詞,毫無疑問將在場的人都得罪了各光.華天香起身,美麗的俏臉也染上了一絲冷漠,笑容卻依舊矜持而高貴,"就算是賤民也是我大楚的賤民,似乎還輪不到區區一個南詔國的公主來輕賤."南詔國民弱,若不是幾百年來三大強國鼎力,征伐不斷又相互牽制,的南詔早就被吞並了.

"你好大的膽子!"棲霞公主臉色陰沉,滿臉怒氣的盯著華天香.華天香微微抬起下巴,毫不示弱的與她對視.一個國公主罷了,敬她三分是看在昭陽長公主面上,還真以為大楚的權貴都怕他了?

"棲霞公主,楚香閣是什麼地方你想必也清楚,若是傷了什麼人,只怕長公主也會為難的很."秦箏淡笑道,看著棲霞公主的眼睛里卻沒有平常的溫婉氣息.

棲霞公主臉色微變,輕哼了一聲瞟了一眼那差點被滾熱的湯洗頭的男子背影道:"他不是沒事麼?要你們多管閑事."

華天香收回盯著棲霞公主的目光,莞爾一笑對慕容婷道:"慕容,算了.到底是外邦來的公主連個道歉都不會.咱們平時走路碰到繞著走就是了,誰知道下次倒黴的會是誰."慕容婷煞有其事的上下打量了棲霞公主一下,點頭道:"天香你的對,還有大家今兒就自認倒黴吧.誰讓咱們偉大的棲霞公主心不好呢?二,沒嚇傻吧.還不收拾了?"被這突入其來的狀況嚇到的二連忙向被殃及的客人們道了歉,匆匆去收拾殘局了.

"賤人!"棲霞公主氣的臉色發青,扯下掛在腰間的長鞭對著華天香劈頭蓋臉的打了下來.

"天香!"秦箏驚呼道.

一道青影揮過卷住了迎面而來的長鞭,葉璃一只手拉開了華天香,一只手硬生生的抓住了眼前的鞭稍.手心微微的疼痛讓葉璃皺了皺眉,因為座位的問題她只能將華天香拉的片刻一點,然後自己卻硬接棲霞公主的鞭子.不過手心卻並沒有預計中的那麼疼,葉璃望過去原來棲霞公主手里的鞭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脫了手,正臉色蒼白的捂著手背瞪著葉璃.葉璃秀眉微挑,掃了一眼周圍的食客,最後將目光落在了靠著樓梯的那位一只沒有回頭的男子身上.

"棲霞公主,來者是客我大楚臣民敬你幾分.你這拎著鞭子到處揮的習慣恐怕並不是適合大楚還請你自重身份."揮手有些疑惑的目光,葉璃冷淡的眼光落在棲霞公主身上.慢慢將長鞭收回自己手中,葉璃並沒有將東西還給她的打算.這個時代的姑娘即使開朗活躍如慕容婷也知道分寸,這棲霞公主怎麼玩起這麼危險的玩具,"這個,我會讓人送到長公主府上."

"葉璃,你以為得了個什麼百花魁首就得意了麼?還不是比黎王拋棄了,還不是要嫁給定國王府那個廢物王爺.哼,本公主都替你可憐."

葉璃眼神清冷,"我想以棲霞公主的見識和頭腦,恐怕不能理解定國王府于大楚的意義和地位.自然也更無法理解當今聖上的如山恩德.或者棲霞公主健忘的腦子早就忘了你的那個廢物十五歲的時候就曾經橫掃南疆,南詔也是其中之一吧?連廢物都比不上的南詔國的公主殿下,你…何顏苟活?還能在這里大放厥詞?至于公主的憐憫我大概消受不起,還是留著自己用吧."葉璃的語調並不氣憤,也不急促,但是就好這樣緩慢的好似閑庭信步的語卻讓棲霞公主臉色又得意的幸災樂禍變的青了又紫,紫了又黑.在場的食客們又不少也低低的笑了起來.

被剛剛險些毀容嚇到的華天香此時回過神來,走到葉璃身邊笑道:"阿璃,你就被揭人短了.南詔國怎麼會懂那麼多.只希望以後有了長公主的教導某些人會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公主風范.畢竟…長公主可是我朝女子典范."

慕容婷氣鼓鼓的走了過來,剛剛沒來得及救華天香嚇得她差點膽子都破了,此時反應過來對棲霞公主哪里還有好臉色,"天香得對.棲霞公主只是羨慕阿璃而已,阿璃雖然做不了黎王妃卻能成為定王妃.不想某個公主,千里迢迢的…嘻嘻……"被秦箏暗地里捏了一把,慕容婷勉強收住了後面的話,以兩聲笑聲替代.不過那未盡的意思該明白的都明白了.

"你們…你們……"

"出了什麼事了?棲霞你在鬧什麼?"

雅間的門再次被打開,墨景黎冷著臉劍眉緊皺看著眼前這一幕,目光落到葉璃身上時臉色更加陰沉起來.

"景黎哥哥,她們欺負霞兒!"看到墨景黎出來,棲霞公主連忙靠了過去,臉上也多了一絲女兒家的嬌態.

哦……

在場的眾人各自做出認真吃飯的模樣,耳朵卻都豎得直直的.黎王殿下下個月初就要大婚了吧?怎麼會和棲霞公主在酒樓幽會?難道黎王殿下在拋棄葉家三姐之後終于又准備拋棄葉家四姐了麼?

墨景黎皺了下眉,盯著葉璃道:"些許事何必大題做.還是葉璃你想要嘩眾取寵?你死心吧,本王絕不會娶你的!"

如果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葉璃絕對會給他一個難忘的教訓.不自戀你會死麼?

"黎王殿下看太醫了麼?"

"什麼?"墨景黎一愣.

葉璃淡淡道:"隨時隨地毫無節制的幻想是病,趁早治吧."

撲哧——不知道是誰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

"葉璃你大膽!"墨景黎從來就不是好性子的人,被一個自己拋棄的女人這樣明目張大的嘲弄頓時勃然大怒.陰冷的雙眸綻出一絲戾氣,抬手就朝葉璃抓去.葉璃眼底冷光一閃,一翻手隱在衣里的右手里已經扣了一件東西,只等墨景黎到跟前來.

一道暗影飛快的掠過,墨景黎的手在葉璃一步遠停住就再也無法動彈.一個低沉溫和的聲音淡淡的響起,"黎王,你是對本王的未來王妃有什麼不滿麼?"

------題外話------

嗷嗷嗷~終于要見面了,某鳳很興奮有木有?

上篇:29.逛街     下篇:31.初次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