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1.初次見面  
   
31.初次見面

"黎王,你是對本王的未來王妃有什麼不滿麼?"

整個二樓一片寂靜,就連樓下的喧囂似乎也離得非常遙遠了.所有人目光怔怔的望著在葉璃跟前一步遠的地方,一名穿著褐色勁裝的少年牢牢的抓住了墨景黎伸向葉璃的手腕.但是在場的眾人包括墨景黎在內都沒有看到這個少年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墨景黎狠狠地瞪了那少年一①3看網的將目光射向那聲音的來源處.葉璃並沒有去看那攔著墨景黎的人,在那道聲音響起的同時便將目光轉向了樓梯口的那道挺得筆直的素色背影.

人們這才注意到這人一身並不起眼的素衣,身下坐的卻並不是酒樓的椅子而是一輛樣式不俗的輪椅.只是因為他來得早,作為的一側又被半人高花瓶擋住了,注意到這一點的人並不多.他原本似乎正從雕花的欄杆處往下觀賞樓下大堂的形,直到此時才微微側過頭來,讓人見到半邊俊雅的容顏.他抬手在輪椅上一使力,輪椅慢慢的轉了過來面向眾人.

端坐在輪椅上的男子一身普通布衣,卻沒有一般雙腿殘疾的人的頹廢和潦倒.即使是站著的人在他面前卻依然仿佛比他矮了幾分只能仰視一般.有一種人,不需要華服寶玉,不需要滔天權勢侍衛如云,只要他在那里,他就是凌駕所有人之上的存在.男子的半邊容顏俊雅清俊,自有一股仿佛與生俱來的清貴威儀.左臉上帶著一張不知是什麼材料制成的霜色面具,將整個左半邊臉都遮了起來卻更給人一種神秘的想要探看的感覺,即使知道那下面定然是猙獰的傷痕.

"墨,修,堯!"許久,墨景黎終于慢慢的吐出了三個字.

墨修堯三個字仿佛有魔力一般,讓原本愣住的人們終于都回過神來,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位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在人們的實現中,即使坐在輪椅上也依然雍容自若的定王.看著眼前和他們想象中完全不一樣的男子,早已習慣了定王是個殘廢的廢物這樣的想法的人們才驀然想起來這個男子曾經有過何等的驚采絕豔的少年時期.這位曾經定國王府獨寵的嫡次子,曾經是整個大楚少年羨慕的對象,他文采風流與天下第一少年狀元並稱雙壁,他武功卓絕,如他的先祖一般兵法如神,十五歲縱橫南疆數國所向披靡.他曾經擁有京城最美麗最有才華的女子做未婚妻,男才女貌羨煞天下.然而,他的好運似乎從十八歲那年突然結束.唯一的兄長病逝,匆匆繼承了定王爵位的少年再次出征卻險些折戟沉沙大敗而歸.雖然最後少年力挽狂瀾卻也付出了永遠無法磨滅的代價.重傷,毀容,雙腿殘疾.似乎上天還嫌給這位天之驕子的打擊不夠,三個月後訂婚數載兩相悅的未婚妻病逝,從此,京城里只有極少數人才偶爾能見到這位定王的身影.

如果少年時期的墨修堯驚采絕豔神采飛揚,如烈火般耀眼奪目.那麼幾年後再見的他卻如玉一般的溫潤端方,如水一般的沉靜優雅.而這其間的改變,到底經曆了多少痛苦又有幾人知道?

"景黎,許多年不見你倒是出息了."墨修堯看了正盯著自己看的葉璃一眼,才將目光轉向墨景黎.

墨景黎本來就表匱乏的臉上更加僵硬,硬聲道:"本王如何,與你無關."

墨修堯贊同的點頭,"你要如何本王確實沒有打算管,不過…就算你不想注意自己的身份,最好還是注意一下別人的身份."

墨景黎劍眉一皺,看了看葉璃臉上露出一絲譏誚的意味,揮開鉗制著自己的少年,回頭看著墨修堯道:"你想為她出頭?墨修堯,你該不會真的看上這個女人了吧?"

"你知道的,你我的眼光從就是天壤之別."墨修堯並沒有動怒,面上甚至多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另外,對未來的定國王府當家主母不敬,景黎,你確定要這麼做麼?"

墨景黎臉色一沉,狠狠地瞪了葉璃一眼.不屑的對墨修堯笑道:"哈,定國王府未來的當家主母?墨修堯,你確定你的是這個女人麼?"定王妃和定國王府的當家主母對皇室來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如果僅僅是定王妃的話還可以不當一回事,但是如果這個女人真的執掌定國王府……墨景黎突然發現當初慫恿皇帝哥哥把這個女人指給墨修堯是一個很大的錯誤.

"黎王殿下,請你注意辭!"退守到一邊的褐衣少年神色不善的盯著墨景黎.

墨景黎哼了一聲,連聲告辭也沒直接轉身下樓去了.跟在他身邊的棲霞公主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形,皺了皺眉也連忙追了上去.

好戲散了場,許多被今天得到的信息刺激到的人們也三三兩兩的故作無事的離開了.沒一會兒功夫,整個二樓剩下的竟只有葉璃他們這一桌與墨修堯那一桌了.葉璃在心里無奈的苦笑,今天以後京城里肯定會很熱鬧.

"咳咳,見過王爺.我突然響起來還有點東西要買,箏兒慕容你們陪我去吧."華天香輕咳了一聲,很沒義氣的准備落跑了.

秦箏和慕容婷也連忙點頭,看到墨修堯點頭同意之後連忙往樓下走去,秦箏臨走時還不忘對葉璃投去一個擔憂又鼓勵的眼神.看著好友們的身影在樓梯口消失,葉璃有些好笑的歎了口氣.她們該不會以為她和別的姑娘一樣不好意思什麼的吧?好吧,在這樣的況下見到素未謀面的未婚夫,好像的確應該表示處某種程度的羞怯.想了想,葉璃還是決定放棄如此高難度的表演,抬頭正視著同樣也在打量自己的墨修堯,"王爺,不如咱們換個地方談.畢竟…這里人家還要做生意的."

墨修堯眼中閃現一絲意外,沉默的點了點頭.于是,兩人移駕到楚香閣三樓的雅間.

"葉姐…讓我有些意外."三樓唯一的一間雅間里,墨修堯靠著打開的窗戶坐著,看著眼前沒有半點拘束不安的青衣少女開口道.

葉璃啟唇微笑,"王爺也讓我有些意外呢."如果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外傳的因為殘疾而變成廢物的定王,那麼可見京城的八卦新聞已經不可靠到什麼地步了.

"這麼多年…看來景黎的眼光確實是出了問題."墨修堯輕歎道,溫潤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葉璃淺笑道:"是王爺的態度讓葉璃輕歎.其實我一直以為我會收到第二封退婚書."

"你不怕麼?"

"怕?"葉璃疑惑的看著他,很快又反映過來道:"我會盡量心.何況,皇命如山.與其抗命何不試著往前走,也許會有另一番光緊呢."

墨修堯抬手取下臉上的面具,面具下猙獰的傷痕立刻暴露在葉璃的眼前.

那略顯猙獰的傷痕確實有些破壞美感,不過對于連殘肢斷臂,炸彈碎尸都見過的葉璃來連驚訝的程度都夠不上.所以她只是眨了下眼睛,有些歉疚的問道:"王爺這是准備嚇我嗎?"

墨修堯一愣,唇邊勾起一縷極淺的笑意,"不,其實我不喜歡戴這個."即使半邊臉已經被毀了,但是獨自一人的時候墨修堯是從不帶面具的.他並不是不敢面對自己的人.

葉璃贊同的點頭,"我也不喜歡戴面具的人."隔著一層面具,很難看清楚人的表和想法.

墨修堯啞然.眼前的少女與鳳之遙多事的調查來的,以及自己猜想的都完全不同.看著那一派從容平靜的秀麗容顏,墨修堯突然覺得鳳之遙的沒錯,葉璃確是是個很有趣的女子,而且是他所能選擇的最好的一個.一個非常合適定國王府未來當家主母的女子.

------題外話------

呃…想了半天還是感覺這兩個人第一次見面不會有神馬激烈滴沖突,是不是太平淡了一點?

上篇:30.棲霞公主     下篇:32.表哥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