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5.悠閑生活vs水深火熱  
   
35.悠閑生活vs水深火熱

35.悠閑生活vs水生火熱

到了徐家葉璃才知道,徐清塵在葉府的時候自己需要學習許多東西並不完全是為了敷衍葉老夫人的.事實上葉璃在徐家別院住下的第二天二舅母就親自請了華國公夫人親自教導她如何管家還有皇族與達官貴人之間的人往來.另外還有從宮里出來的老嬤嬤教導葉璃宮中的禮儀規矩.然後是每天下午徐鴻羽親自為葉璃講解一些謀略心術,然後是徐清塵教導她古玩珍寶鑒賞,順帶著京城各家勢力詳細分解.葉璃一直自認為自己比別人多活了一輩子,學得東西應該也不算少了.現在才知道在徐家的舅舅和表哥們看來,自己離一個優秀的大家閨秀還差得遠.于是葉璃就過上了如前世考中考高考各種考的日子,力求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里將舅舅教授的知識最大程度的塞進腦子里.

"姐,秦姐來了."葉璃正坐在涼亭里和徐清柏下棋,徐清炎在一邊觀戰.清霜進來稟道.這些日子不僅是葉璃接受著近乎填鴨式的學習,就連跟著她一起來的清霜清霞也被林嬤嬤著實的調教了一番.雖然日子尚短,清霜卻也變得比從前穩重了不少.

徐清炎眼睛一亮,笑道:"咦?是未來二嫂?"

徐清柏放下棋子對葉璃笑道:"既然有客人到了,咱們明天再續吧."

葉璃自然求之不得,比起圍棋她其實更喜歡象棋.在葉璃看來圍棋是很重感覺的,需要宏觀的運籌帷幄,不動聲色,互相滲透.而象棋就要迅捷得多,縱馬橫槍,兵鋒相對.在葉璃的內心里,其實還是如同前世一般更加喜歡那樣淋漓盡致的痛快.隨著徐清柏一起放下棋子,葉璃抬頭笑道:"我不善對弈,只怕四哥早就不耐煩了吧?"徐清柏起身搖搖頭笑道:"跟五比起來,我甯願跟你下."徐五,徐家第一個棋癡——圍棋白癡.下得一手臭棋偏偏還對圍棋十分癡迷,只可惜在徐家連家里的下人都不屑跟他下棋.聽了徐清柏的話,徐清炎哭喪著臉哀怨的望著葉璃,葉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真不知道四哥這是在誇她還是在損她.

秦箏很快被請了進來,徐清柏也拎著徐清炎出去了.

"璃兒,看來你在徐家過得不錯?"秦箏站在涼亭外看著葉璃笑道.

葉璃滿臉土色,拉著秦箏進來,"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我還有那麼多東西要學."

秦箏掩唇偷笑,道:"葉伯母去得早,你要學的自然多一些.咱們這些誰不是從學到大的?何況,你要嫁的可不是普通人家,那是定國王府.也怨不得徐伯父他們這麼仔細了."葉璃想起自己還放在自己書房里的那兩本絕對稱得上大部頭的兵法書,不由得一臉黑線.不知道的還以為她不是要出嫁而是要去打仗呢.不過比起林嬤嬤和乳娘拿來的那些要求女子規范的書籍,葉璃還是明智的選擇了更有實用性和趣味性的兵書.

"呵呵,不這個.親姐姐見過我二哥了麼?"葉璃笑眯眯的看著秦箏問道.

秦箏嬌顏微酡,瞪了葉璃一眼才低聲道:"大公子和二公子都出門了."

葉璃有些惋惜的輕歎,那就是沒見過了.想了想又湊到秦箏身邊低聲笑道:"沒關系,他們總會回來的."

看著她笑的意味深長的模樣,秦箏臉色更了.氣不過得伸手去掐她,葉璃連忙一邊求饒一邊躲避,"哎呀,秦姐姐,我錯了…我知道錯了…饒命啊…"秦箏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才道:"你這丫頭!你…你那天見到定王怎麼一點也沒有……"葉璃那天淡定的表現還是給秦箏留下了頗深的印象.秦箏再一對比自己此時無法平靜的忐忑心,不由得有些沮喪和不安起來.

葉璃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她怎麼好意思告訴眼前的少女她早就過了對著個長得不錯的帥哥就臉的年紀了?

"咳咳,這個麼…平常心吧.也沒什麼的,大家都是第一次見誰又不比誰差什麼啊."葉璃不及義的勸著.

秦箏沒好氣的給了葉璃一個白眼,她算是明白了葉璃這個怪胎根本就不明白女兒家那一點細膩而美麗的心思.

葉璃喊冤:誰不明白啊……

葉璃在徐家別院過著忙碌又愉快的日子的時候,葉家和黎王府卻是一片水深火熱.那天在楚香閣的事通過各種渠道在京城里傳播開來,當然還附上廣大群眾的各種猜想推論.坊間的賭坊里甚至已經有人在下注賭黎王到底什麼時候會再拋棄葉四姐了.黎王和棲霞公主的緋色新聞也莫名其妙的流傳開來:南詔公主和大楚王爺一見鍾,卻因為各自的身份勞燕分飛.公主舊難忘萬里遠來郎卻已經另有佳人入懷…如此讓人心酸的愛悲劇,就差沒有讓人寫成話本子在茶樓酒肆傳唱了.為此葉瑩找到墨景黎哭訴,剛好墨景黎正被搞得焦頭爛額,兩人不歡而散.于是,傳聞愈加洶湧起來.

"王爺,太妃娘娘有請."

墨景黎臉色陰沉的踏進王府,早已等候多時的總管連忙上前來稟告.

墨景黎點點頭,原本准備回自己遠離的腳步一轉往賢昭太妃的院子而去.

"母妃."

賢昭太妃撐著額頭坐在軟榻上,神色有些難看.難道墨景黎進來才勉強擠出一點笑容道:"黎兒來了,過來坐吧."

"母妃可是有什麼吩咐?"墨景黎走到太妃下首坐下問道.

太妃搖搖頭道:"母妃就是問問你,事處理的怎麼樣了.眼看婚期就要到了,再出了什麼事皇上那里也不好看."墨景黎沉聲道:"母妃放心就是了,不過是些謠,不會有事的."賢昭太妃皺眉道:"原本母妃就不同意你娶那個葉瑩,但是看著她是葉昭儀的妹子也就忍了.如今鬧的這般不成體統.她以後還能撐得起黎王府的門面?"墨景黎冷眸中閃過一絲精光,恭聲道:"她不懂事,以後還有勞母妃好好教導."賢昭太妃擺擺手有些煩惱的道:"罷了,事已至此也只能這樣了.你去告訴葉瑩,這些日子給本宮安安分分的待嫁,既然要做黎王府的王妃就要有個王妃的抬舉.特別是…別去招惹她那個三姐!"

"母妃?"

太妃嗤笑一聲,無奈的看著墨景黎道:"黎兒,這次你當真是看走眼了.母妃雖然一時看不出那葉三姐的深淺,但是那女子怎麼會當真如別人所的是個三無千金?再了…她就算真是個三無千金,只要不是個傻子也比那葉瑩有價值的多.聽徐家的當家徐鴻羽,還有幾個公子都到京城了.現在你總該知道徐家對葉璃的重視了吧."

墨景黎冷哼一聲道:"徐家再怎麼是家世淵源也已經退出了朝堂.何況…那個葉璃毫無福婦德可,不堪為黎王府正妃."

太妃輕歎一聲,點頭道:"罷了,你心里有數就行了."

墨景黎卻不知道,最近的日子只是他倒黴的開始而已.就算是已經退出朝堂,跨越了兩個王朝的幾百年世家大族的能量也不是區區一個王爺能夠抵擋的.

------題外話------

此章過渡~

上篇:34.當世大儒     下篇:36.拜訪定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