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8.葉璃被劫  
   
38.葉璃被劫

葉璃和葉珍到了葉瑩院子里的時候,葉瑩正和王氏一起挑選著桌上琳琅滿目的飾品.見到兩人相攜而來,葉瑩有些驚訝,但是很快就掩蓋了過去,含笑起身迎了上來,"大姐姐,三姐姐,你們怎麼一起來了?"葉珍笑道:"聽四妹在忙我就先去三妹那里坐了坐.正好三妹也要過來我們就一起了."葉瑩淺笑道:"大姐的哪兒話,瑩兒能忙什麼事?大姐姐,三姐姐快坐吧."

葉璃跟在兩人後面,有趣的挑了挑眉.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葉瑩真的不帶半點傲氣和家里的姐妹話.特別還是她一向看不起的妾室所生的姐妹,看來老夫人的手段果然不容覷,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讓葉瑩改變這麼多.面對葉瑩如此熱親切的招呼,葉珍也有些不適宜.看了葉瑩好幾眼才任由她拉著進去,向王氏請安,"見過母親."

"夫人."葉璃淡淡的行禮.

王氏看著葉璃淡然從容的模樣,心中暗暗咬牙.雖然她被扶為正室已經很多年了,但是葉璃從來沒有開口教過她母親.雖然她也不想讓徐氏的女兒叫自己母親,但是葉府里真正的嫡女其實只有葉璃一個,這樣的感覺總會讓王氏有一種自己這個當家主母名不正不順的感覺.曾經她也在老爺耳邊吹過枕邊風,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無論她怎麼上眼藥,在這件事上老爺從來沒有堅持過.也從來沒有強要葉璃改變稱呼的意思.

"娘,瑩兒與大姐姐和三姐姐話兒,您還有事兒就先去忙吧."葉瑩拉著王氏的手撒著嬌.王氏寵溺而驕傲的看著美麗的女兒,心立刻好了起來.不管怎麼最後還是她贏了不是麼?她的女兒一個是宮里的娘娘一個是黎王嫡妃,她的兒子將來會是葉家的主人.而徐氏卻早早的就死了,她的親生女兒只能嫁給一個殘廢的王爺,她的養女也只能給人家當妾,"好吧,你們姐妹好好聊聊.前面還有些事兒要打點.娘先出去了."三姐妹起身送了王氏出去,葉瑩立刻拉著葉珍和葉璃坐下,歉疚的看著兩人道:"大姐姐,三姐姐,以前瑩兒不懂事,對兩位姐姐多有怠慢.還望姐姐大人有大量,不要怪罪瑩兒."聞,葉珍疑惑的看了一眼葉璃,面上帶笑道:"四妹笑了,自家姐妹什麼怪罪不怪罪的.以後姐姐還要仰仗四妹呢."

葉瑩展顏微笑道:"祖母的是,咱們都是自家姐妹,自然要互相幫襯才是.大姐姐也不要什麼仰仗了."

葉璃坐在一邊聽著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心里大概也明白葉老夫人到底和葉瑩了些什麼.不過對于葉瑩居然會如此聽葉老夫人的教導還是有些驚訝的.當然她更相信另一句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就算葉瑩真的聽了葉老夫人的教導,也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性格突變.看來…這些日子似乎發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深夜,原本早該寂靜的尚書府以為明天的婚事依然燈火通明.就連葉璃的清逸軒中的丫頭們也顯得有些興奮,畢竟府里四姐嫁入黎王府可是天大的喜事,府中上下都能得到一筆不菲的賞銀.葉璃遣退了身邊的丫頭,與尋常一樣拿起還沒看完的書坐在燈下閱讀,不時拿起筆寫寫停停.不知過了多久,原本遠遠地傳來的喧囂聲似乎漸漸的遠去,葉璃有些疲憊的抬手揉了揉眉心,靠著椅子坐的筆直的身子也慢慢的歪倒了一邊.沉靜的雙眸染上了幾分困頓,葉璃眨了眨眼睛終于還是熬不過困意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清冷的房間里一片寂然,只有偶爾燈花噼啪作響的聲音.

許久之後,一道黑影從清逸軒中閃出.似乎對府中的格局十分熟悉,輕易的避開了府中的守衛,躍過後院的圍牆消失在暗夜中.清逸軒中,清冷素雅的閨房里再也不見主人的蹤跡,只留下一本翻開的①3看網案邊的地上.

京城郊外

陰暗的樹林里,頎長的黑色身影扛著一個長條狀的物體在林間穿梭.直到看到不遠處佇立著的高大身影才停了下來.

"你來晚了."暗影下的男子沉聲道.

"不,是你來早了."黑衣人笑道,聲音有些懶洋洋的味道.戲謔的看著對面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我聽葉家四姐是京城第一美人,沒想到居然對第一美人沒興趣,卻要花錢去偷一個無才無貌的三姐.還是…其實這三姐才是個真正的絕色?剛才趕時間沒看清楚,現在看看也不錯."著便將扛在肩上的人放了下來,身上去撥昏睡中的人臉上的發絲.

"夠了!你可以走了."男子聲音中多了幾分怒氣,冷冷的道.

黑衣人聳聳肩,笑道:"既然如此,祝你好運."完也不耽擱,干脆利落的將女子放在地上,聳了聳肩幾個起落消失在林間.

暗影下的人打量了地上的女子一會兒,才從樹蔭下走了出來.昏暗的夜色下隱約的顯現出一張冷峻的容顏,狠狠地盯著地上的少女原本俊美的容顏在夜色下竟有幾分猙獰,"葉璃,休要怪本王心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就算是本王不要的東西也輪不到墨修堯撿去!"俯下身伸手去拉少女的衣領,卻在觸碰到的瞬間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脖子上一疼頓時倒了下去.原本昏睡不醒的少女睜開了清醒的雙眸,隨手一推讓原本倒像自己的人向後面倒去,至于那砰地一聲顯然撞上了什麼的響聲她很自然的忽略了.

葉璃慢條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才看向被放到在地上的男子,神色間略有些失望.察覺到房間里的香有問題的時候,還以為是什麼人想要對她下手,原來墨景黎,而且理由還是如此的白癡.圍著墨景黎轉了一圈,葉璃第一次真切的思考這個黎王殿下是不是被他的皇帝哥哥養的腦子出了問題,想了想無果也就不再費那個腦力了.悠然的從帶中取出一團不起眼的絲線,十分利落的將地上的人捆了起來.

看著被自己綁住的男人,葉璃滿意的點了點頭.別看她這團絲線不起眼,但是無論是堅硬度還是韌性都是非常好的.除非墨景黎有那種傳中的高深內功,否則以一個正常人的力量是絕對弄不斷的.至于自己的捆綁手法葉璃就更放心了,除非墨景黎有縮骨功,不然就只能等到有人來救他了.只是不知道墨景黎做這樣偷雞摸狗的事到底有沒有帶隨身侍衛,不過就目前的況看來是沒有了.但願他趕得上明天的婚禮,葉璃不負責任的想著.最後還是泄憤的踹了已經沒有知覺的某人一腳,才循著記憶中的來路往樹林外圍走去.

上篇:37.葉家大姐     下篇:39.悲催的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