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9.悲催的某人  
   
39.悲催的某人

"阿…阿堯,我看見了什麼?"

許久,昏暗的樹林里再次響起一個結結巴巴的聲音.三個人影從樹林中走了出來,鳳之遙翩翩公子的形象再次碎了一地,目瞪口呆的看著地上昏迷不醒的倒黴蛋.

墨修堯神色平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淡淡道:"就是你剛剛看到的那樣."

"本公子大半夜不睡覺陪你跑出來,就怕葉三姐出事!現在看來,會出事的都是別人吧?"要不是還勉強記得自己的形象,鳳之遙簡直想要學女人尖叫.看看他看到了什麼?接到有人要對葉璃不利的消息,他三更半夜從美人的被窩里爬出來匆匆趕了過來,結果就看到葉璃以連他都沒看清的手法放到了墨景黎.墨景黎笨是笨了點,但是好歹也算是京城數得上數的青年才俊吧?走到墨修堯身邊,學著葉璃的模樣圍著他轉了一圈,鳳之遙無聊的撐著下巴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扔到那邊的水潭子里去."墨修堯眉頭也不皺的道.

"那是寒潭,他會死的."鳳之遙沒什麼誠心的勸告.

"衣服也拔了吧."墨修堯淡淡道.

"恐怕不行,你未來王妃綁人的本事很高明."鳳之遙蹲在地上研究著墨景黎身上的繩結,"阿堯,以後別惹葉三姐生氣.女人太可怕了."想了許久,鳳之遙也沒想出來如果這樣的繩子綁在自己身上,在沒人幫忙的況下他要怎麼讓自己脫困,"不過,這個手法值得借鑒."

"阿謹."

"是,王爺."站在墨修堯身後推著輪椅的少年應了一聲,上前抓起地上的人往樹林深處而去,不一會兒傳來撲通一聲.顯然某人被丟進水里了.鳳之遙忍不住跳腳,"阿堯,你會教壞孩子的.墨景黎淹死了怎麼辦?"在京城里死了一個王爺,還是一個皇帝的親弟弟可不是什麼事.墨修堯平靜的打量著自己放在扶手上的手,淡然道:"阿謹一向知道分寸."

分寸?阿謹腦子里有分寸那種東西麼?鳳之遙一跺腳自己奔過去看了,頓時無語.

墨景黎被人仰著身子丟進水潭里,胸膛以上的地方還靠著岸邊露在水面上.最重要的是,那條綁著他的繩子明顯長了一大截,而那一大截的一頭現在正綁在水潭邊上的一棵樹上.可以確保墨景黎不會被任何意外帶到水潭子中間去.果然很有分寸.

"阿謹啊.我送你家王爺回去,你在這看著.看著太快亮了就把他帶來的人弄醒.別真把人泡死了."

阿謹皺了皺劍眉,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鳳之遙略帶同的掃了一眼墨景黎,才滿意的搖著扇子往墨修堯所在的方向而去.

"阿堯,我都要對你那個未來的王妃感到好奇了."鳳之遙晃回了樹林里,墨修堯依舊坐在林蔭下,昏暗的夜色里看起來神色不怎麼美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墨修堯抬起頭來,淡然道:"該回去了."

鳳之遙好奇的看著墨修堯,"這麼簡單就放過他?"別看墨修堯這些年修身養性,看上去脾氣不錯.深知他本性的鳳之遙卻清楚的很,墨修堯從來就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墨修堯溫和的眸中掠過冷意,"明天是景黎大婚,若是新郎出了什麼意外未免太過掃興."鳳之遙想要歎息,"我以為你不希望墨景黎和葉家扯上什麼關系.別忘了,若是他娶了葉瑩,你和他可就是……"連襟?正是讓人不怎麼愉快的關系不是麼?墨修堯輕哼一聲,手下一使力,輪椅轉了個方向往林外而去.鳳之遙挑了挑俊眉聳聳肩跟了上去.不知道明天的婚禮會發生什麼好玩的事,最好是事先去占個好位置好看戲.

"綁葉三姐那個家伙怎麼辦啊?"

"抓住他,送他一只手和一條腿去給墨景黎做新婚賀禮."

雖然城門早已關閉,不過葉璃稍微費了點事還是在天未亮之前回到了尚書府.剛剛翻進自己的房間,青霜和青玉就迎了上來.臉上的難掩的焦急也變成了如釋重負的輕松.青玉神色如常的為葉璃端來了茶水,似乎平時溫雅端莊的姐在自己面前身手矯健的翻窗而入絲毫也沒有給她帶來困擾一般.青霜輕拍著自己的心口呼氣道,"姐你終于回來了,青霜擔心死了."葉璃淺笑道:"有人跟著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是吧,青鸞?"

窗外輕飄飄的落下一個人影,正是跟青玉一起從徐家來的青鸞.青鸞抿唇笑道:"姐好厲害,青鸞跟了一路都沒有人發現,誰知竟然沒能瞞過姐."葉璃笑道:"其實我也沒發現你,不過一路上我似乎都聞到一股淡淡的很特別很熟悉的香味.抓我的那個人…自己身上的香味就不輕,所以才沒聞到吧."青鸞有些喪氣的垂下了頭,暗暗決定以後絕對不再用任何熏香.其實她用的熏香已經非常淺淡了,尋常人根本不會察覺.但是誰讓葉璃的感官確實比一般人靈敏了不少呢?

"我走了之後樹林里是否發生了什麼好玩的事?"葉璃坐下來喝著剛沏好的茶問道.

青鸞也學著葉璃的動作從窗口進來,笑道:"那位…被人扔進樹林深處的一個水潭子里去了."

"定王?"

"姐英明."青鸞心很好的笑道,想起在暗中看到某人被繩子拴在一棵樹上扔進水潭里德狼狽模樣,青鸞就覺得今晚一場擔心沒有白費.相信大公子也會非常喜歡這個消息的,"奴婢還看到一個人跟在定王身邊,似乎關系很好的樣子."

葉璃挑眉看著青鸞,青鸞也不賣關子,道:"是京城有名的鳳三公子."葉璃倒沒想到鳳之遙和墨修堯的關系,這倒也解釋了百花盛會的時候鳳之遙對自己明顯好奇的態度.

"原來定王殿下也去救姐了麼?姐沒有看到定王?"青霜眨巴著眼睛好奇的問道.

葉璃搖頭,她知道當時樹林里還有其他人.也隱約能夠猜到是什麼人,不過她並沒有與之碰面的打算,所以也就沒有理會.既然墨修堯沒有讓人攔下青鸞,想必也是明白她的意思的.和聰明人相處果然不需要多費口舌,很好.

隨手將一塊玉佩扔給青鸞道:"交給大表哥請他看看能不能查到這塊玉佩的主人是誰."

青鸞接在手里,幸災樂禍的笑道:"那奴婢可得快點,定王預定了他的一只手和一條腿給黎王做賀禮.若不是他跑得快,只怕今晚就要倒黴了."

"他的輕功不錯,如果來得及的話想辦法留下他.或許他可以幫我們辦點事兒."如果晚了那就沒辦法了,她可不認為一個會在三更半夜入府偷擄無辜女子的人會是什麼純良之人.只不過,那人明知道自己是醒著的卻依然把她帶去交給墨景黎,而且還完全沒有提醒墨景黎的意思.可見還是個很有趣的人,當然更大的可能性是墨景黎無意中的罪過此人.

青玉站在一邊,看看這個有看看那個,神色有些古怪的問道:"明天的婚禮還能如期舉行麼?"

青鸞不怎麼在意的揮揮手道:"應該沒事吧.我聽到鳳之遙吩咐定王的侍衛快天亮的時候就讓黎王的人去救他家主子."青玉點點頭,道:"既然如此,姐就趁時間還早快些休息吧.明天若是神色不好可是會讓人非議的."

青霜也連連點頭贊同,她可不想讓別人逮著機會再敗壞姐的名聲.

"……"

難道就沒人考慮過婚禮也是很費精神體力的麼?如果明天新郎在婚禮上暈倒了什麼的…葉璃不負責任的想著,任由幾個丫頭為自己換了衣服推上床去睡覺.

------題外話------

我劇透了麼?明天…史上最倒黴的婚禮~

上篇:38.葉璃被劫     下篇:40.史上最倒黴的婚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