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40.史上最倒黴的婚禮(上)  
   
40.史上最倒黴的婚禮(上)

尚書府

一大早就人來人往喧喧嚷嚷.葉璃帶著葉珊和葉琳坐在葉老夫人的榮樂堂里陪著話.葉瑩住的院子天還沒亮就已經忙起來了,王氏嫌葉琳和葉珊礙手礙腳,更怕葉璃會趁機做什麼手腳,也不要她們陪著了,反而從自己娘家接了幾個兩個侄女來陪著葉瑩.葉璃自然樂的輕松,一早來給老夫人請了安就留在這里陪老夫人話了,橫豎今天她都不可能自己呆在清逸軒一整天的,那樣只會被人閑話.

葉老夫人滿臉喜色,連面對眾人的臉色也和藹可親了許多.葉琳和葉珊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在老夫人面前逗樂著奉承的話.葉璃一邊淡定的喝著茶,一邊默默地盤算著幾天要不要去湊熱鬧看一場戲.

等到臨近正午的時候,葉老夫人花白的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吩咐左右的人道:"你們出去看看,迎親的人來了沒有?"

過來半晌,被派出去的人來匆匆回來,一邊擦著汗一邊稟告,"老夫人…迎親的隊伍還沒到呢."

葉老夫人原本帶笑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馬上就要過午時了,下午才來迎親可是不吉利的.

"黎王不是真的又要拋棄四姐了吧?"年齡最的葉珊突然道.

"珊兒!"葉珊的生母嚇得臉色慘白.

"放肆!今天是四妹的大喜日子,胡八道什麼?還不下去!"葉璃厲聲道,趁著葉老夫人來沒有發怒掃了葉珊一眼.葉珊動了動嘴唇還想什麼,一邊的葉琳①3看網的拉住她與她的生母一起將葉珊拽了出去.

"珊兒年紀口不擇,是璃兒疏于管教.還請祖母息怒."葉璃看著葉老夫人輕聲道.

"三姐的是,六姐女兒家難免有些心思,好在這里都是咱們自家人,還請老夫人看在今天是四姐的大喜日子,息怒才好."因為有了身孕,趙姨娘被破例賜了座位,此時也連忙起身對葉老夫人求.葉老夫人此時哪有心真的去給葉珊計較,揮揮手道:"去請老爺過來一趟.還有,再派人去看看."知道老夫人心欠佳,侍候的人也不敢多什麼,匆忙地應聲去了.

榮樂堂里氣氛有些凝重,葉璃依舊安靜的端坐著喝茶.趙姨娘側坐著不時不著痕跡的偷瞧葉璃一兩眼,卻發現這位姐臉上完全沒有任何緒.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一時間,趙姨娘也拿不准今天的事到底和三姐有沒有關系了.似乎察覺到趙姨娘的眼神,葉璃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完全看不出任何意味的眼神反而讓趙姨娘心底一涼,微微的對著葉璃點了一下頭,然後側過頭去靠著椅背閉目養神.

眼看著午時已經過去,一直守在大門外的傳信的人也一直沒有回來,看來今天黎王的迎親注定要遲到了.葉尚書帶著王氏匆匆的進來,葉老夫人盯著兒子媳婦厲聲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們打探清楚了沒有?"葉尚書臉色也是烏云密布,沉聲道:"母親息怒,派去打探的人已經回來了.黎王府那邊…已經啟程了."

"已經啟程?"葉老夫人怒極反笑,連了幾個好字指著葉尚書道:"有哪家的女兒出嫁,夫家連迎親的良辰吉時也能忘了的?過了幾天,咱們葉家就是整個京城的笑話!黎王府到底是什麼意思?媳婦還沒進門就打咱們葉家的臉?"

葉尚書皺著眉道:"許是真的有什麼事耽擱了?"

葉老夫人冷哼一聲道:"有什麼事比迎親還重要?"

葉尚書頓時語塞,葉老夫人也只能長歎一聲一時無法.今天黎王府迎親遲了已經是個笑話,但是無論她們再怎麼生氣還是要將葉瑩送出門去.不然,葉瑩的名聲就當真是半點也剩不下了.惱怒的瞪了王氏一眼道:"還愣著干什麼?看看瑩兒那邊准備好了沒有,迎親的人來了立刻送瑩兒出門."王氏此時也顧不上委屈氣憤了,連忙道:"早就准備妥當了,就等著來拜別了老夫人就可以出門了."葉老夫人哼了一聲不在話.

等到下人終于來稟告迎親的隊伍快到了的時候已經是未時末了.葉瑩被身邊陪嫁的丫頭嬤嬤扶著到榮樂堂來拜別葉老夫人,雖然臉上畫中精致的妝容,葉璃坐的近還是看到那脂粉下的臉色有些蒼白,眼眶也有些腫,顯然之前葉瑩就已經哭過一場了.不過倒也不妨,新娘子出門不是還要哭嫁麼?葉老夫人親自扶起葉瑩,又了一些勉勵告誡的話,葉瑩又向葉尚書和王氏拜別之後才蓋上蓋頭被人扶著往葉府大廳而去,葉璃也起身跟在葉尚書和王氏身後而去了.

葉府大堂里

墨景黎穿著正色四爪金龍喜服,本就俊美的容顏更多出了幾分凜冽雍容的氣勢.但是葉璃卻清楚地從那冷漠的神色中看出了幾分和平時不同的僵硬.再看看那白得有些不自然的臉色和眼底遮不住的陰影.葉璃被迫悶坐了一大早的心奇跡般的轉好了不少.她敢用她大表哥的狀元名頭打賭,墨景黎臉上絕對上妝了.

墨景黎幾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跟在葉尚書身邊的穿著淡紫色衣衫的葉璃,眼底掠過一絲火光,眼神熱烈的連自己的新娘都給忽略過去了.

葉尚書有些不悅的輕咳了一聲,墨景黎這才不甘願的移開眼神向葉尚書見禮,"本王來遲,還請岳父大人恕罪."

他若是不提這事圓過去也就罷了,一提起來葉尚書更是滿肚子怒氣,語間也有些淡了道:"不敢,只盼著王爺以後好好待瑩兒就是了."

墨景黎自知理虧,連忙應是,保證會好好對待葉瑩.一抬頭卻正好看到葉璃臉上似笑非笑的臉,想起自己昨晚上的經曆,墨景黎就恨不得撲過去撕了葉璃.從到大,都是他折騰別人的份,除了從前的一個墨修堯,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整的這麼慘.天還沒亮他從昏睡中醒過來就發現自己被人綁著仍在水潭子里,但是無論他怎麼叫直到天亮之後他帶去送在樹林附近的侍衛才來找到他.雖然已經近五月,但是那一處水潭子卻是常年清寒,等到被人拉上來早就凍得動都動不了了.好不容易到了城外的別院喝了姜湯和驅寒的藥物,緩過神來又匆忙地趕回城里來撐著滿身的不適過來迎親卻依然還是誤了吉時.與自己相比,此時正一派從容微笑看著自己的葉璃簡直好的讓人咬牙切齒.

本王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墨景黎眼神陰森狠辣.

葉璃淡淡撇嘴,她對墨景黎的智商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還干脆的回給他一個眼神:恭候大駕!

葉璃卻不知道,她此時與墨景黎短暫的眼神交鋒在別有用心的人眼底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站在葉瑩身邊的王氏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里,半垂的①3看網的劃過一絲狠意.

------題外話------

好吧,墨景黎確實不是個有智商的男配,丫就炮灰到底吧.鳳還要研究一下有智商的炮灰是怎樣煉成的!

上篇:39.悲催的某人     下篇:41.風月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