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42.史上最倒黴的婚禮(中)  
   
42.史上最倒黴的婚禮(中)

妹妹大婚,不在送嫁之列的葉璃原本是不用去的.但是竟然墨修堯都讓鳳三來傳訊了,葉璃相信到時候必定是有好戲看的.而且她也覺得有必要親自跟她的未婚夫溝通一下關于韓明月的事,良好溝通更有助于相互間的信任.換了一身適合的衣服,葉璃讓人去稟告了老夫人一聲,還沒出門下人就進來稟告定王來接三姐了.老夫人知道墨修堯不方便,也不敢耽擱時間連忙讓葉璃去了.

出了葉府大門,果然看到有著定國王府標記的馬車停在門口.叫阿謹的少年侍衛見葉璃出來立刻上前來,"阿謹見過王妃."

葉璃有些窘然,雖然這只是第二次見面,但是葉璃還是看出來了這個叫阿謹的少年似乎不是很機靈的樣子.點點頭了聲有勞,葉璃邊上了馬車.

墨修堯靠著馬車坐著,正低頭看著手里的一本書.見葉璃上來隨手將書放到一邊,淡淡一笑道:"坐吧,昨晚可受驚了?"葉璃走到他對面坐下,笑道:"還好,麻煩你特意趕過去."墨修堯恍如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眼底淡淡的笑意也多了兩分真實,"幸好趕去了,不然我還不知道王妃有那樣的手段."葉璃無所謂的聳聳肩,她並不在意自己的某些真面目讓墨修堯看到,畢竟他們將來會是夫妻,很多事相瞞也是瞞不住的,"雕蟲技,讓王爺見笑了."

墨修堯眉頭微皺,"我們要一直王爺王妃的稱呼麼?"

葉璃抬眼看著他,有些不解,"那應該怎麼稱呼?爺?老爺?夫君?官人?"還沒完,葉璃先打了個哆嗦.平時聽著別人稱呼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但是到了自己嘴里怎麼這麼別扭?跟這些稱呼比起來,葉璃還是甯願隨大流一點稱呼王爺王妃比較好.

墨修堯笑道:"你可以叫我名字."

"墨…修堯?"

"修堯."墨修堯更正,"我可以教你阿璃麼?"

葉璃點頭,很慶幸他沒有選擇叫璃兒.實話,除了長輩她很難習慣那樣親昵的稱呼.

"我放了昨天那個人,你不介意吧?"葉璃看著墨修堯正色道.

墨修堯搖頭,表很是輕松笑道:"不妨事.既然你不計較那便算了,畢竟韓明月也不是好得罪的."

葉璃挑眉,"你似乎一點也不吃驚他和韓明月的關系?"

"少年時候,我和韓明月有點交."

葉璃了然,能讓墨修堯承認有點交的,想必都不是普通的交了.

"王爺,黎王府到了."

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閑聊中,已經到了黎王府外.兩個人都不是健談的人,但是葉璃卻發現跟墨修堯話絕對不會無聊.

"阿璃."

葉璃起身正准備下車,墨修堯突然叫道.

葉璃回頭,疑惑的看著他.墨修堯安靜的看著她,"你真的准備好了麼?"

"需要准備什麼嗎?"葉璃秀眉輕挑,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自己是不是真的忘記了什麼.

墨修堯一愣,唇邊勾起一絲極淺的笑意,輕聲道:"沒什麼.下去吧."

定王親自道賀,黎王府自然不能怠慢.特別是在定王已經有將近八年沒有在京城露面的現在,親自參加黎王的婚禮可以是給足了黎王的面子.而按照皇室排行的輩分,與黎王年紀相當的定王更要高黎王一輩,因此不僅是黎王本人,就連來參加婚禮的皇親們也一同出門來迎接.定國王府並沒有擺什麼排場,在眾目睽睽之下,馬車里最先下來的卻是一名紫衣少女.丁香色的衣裙上繡著清雅的纏枝蓮花,一頭青絲松松的挽起,發間寶石蝴蝶穿花步搖熠熠生輝.只是微微一側臉,就讓眾人看到一張略施粉黛的清麗容顏.很快,兩名侍衛掀起馬車的簾子,輕如無物一般的將墨修堯連同坐下的輪椅一起抬下了馬車.墨修堯淡淡的掃了一眼黎王府門口似乎有些呆住了的人們,側過頭看著站在一邊的葉璃向她伸出了手.

葉璃抬手任由墨修堯握住自己的手,身後阿謹已經推起輪椅往黎王府門口而去了.

"咳…見過定國王爺."

終于有人反應過來,瞄了一眼還死死盯著走近的定王毫無反應的黎王,回過神來的人輕咳了一聲算是提醒主人迎客.

"見過定國王爺."

"今天是黎王的婚禮,諸位不必多禮."墨修堯溫聲道,然後看著墨景黎笑道:"景黎,恭喜你了."

"多謝!"墨景黎狠狠地盯著站在墨修堯身邊的葉璃,咬牙道.

墨修堯挑眉,"不請我們進去麼?"

墨景黎只得側身讓出了道請兩人進去,嘴里卻再也不肯蹦出半個字來.墨修堯顯然很了解墨景黎的脾氣,抬頭對葉璃笑道:"咱們進去吧."葉璃抿唇微笑,點頭不語.跟著墨修堯一起踏入黎王府大門,眼角的余光正好撇到鳳之遙站在不起眼的角落,看著門口的三人笑的格外的…欠揍.

進了黎王府,賢昭太妃也親自等在大廳里相迎.見墨修堯和葉璃並肩進來,也只是眼神微閃了一下,很快便起身含笑上前,"黎兒大婚,難得修堯肯親自前來.真是讓黎王府蓬蓽生輝啊.看來修堯和未來的王妃感也是極好的.等到你們大婚本宮也自當送上一份厚禮."墨修堯微微點頭,露在外面的半邊臉上的表顯得恭謹而溫和,"讓太妃掛念了.介時修堯必定恭候太妃和景黎大駕."葉黎安靜的站在墨修堯身邊,並不開口插嘴.不知道為何,自從上次見過賢昭太妃之後,這位看似雍容和藹的太妃總是讓她心生幾分警惕.

"這兒也沒有外人,葉三姐也請坐吧."賢昭太妃與墨修堯敘話之余也不忘招呼葉璃.葉璃輕聲謝過在墨修堯身邊的位置坐下,卻有些不幸的正好坐在了墨景黎對面.不用抬頭去看也能感覺到墨景黎正狠狠的盯著自己,在這種形下被人這樣盯著看讓葉璃生出了幾分惱怒.要結婚的人不是應該忙的頭暈腦脹嗎?為什麼這個墨景黎卻閑的坐在這里聽人磕牙?

"喲,景黎這是怎麼麼?怎麼一直盯著葉三姐看呢?"一道有些刺耳的女聲在大廳里響起,葉璃皺了皺眉抬起頭向那人看去.這大廳里的不過做了區區七八個人,但是由賢昭太妃親自陪著的自然都不是尋常客人,至少都不是葉璃這個尚書府的姑娘能夠得罪的起的.話的人也正挑著鳳眼一臉挑剔的盯著葉璃看,一身鳳紋牡丹錦衣顯示出來人的身份不凡.她的話一出口,原本還將注意力放在許久不見的墨修堯身上的人一瞬間都將目光投到了葉璃身上,那人卻並不准備善罷甘休,精明的鳳眼里展出冷冷的光芒,輕笑一聲尖聲道:"起來本宮還差點忘了,葉三姐不就是景黎的前未婚妻麼?"

"想必,景黎只是有些好奇新一任的京城第一才女罷了.在座的諸位不也一樣好奇麼?"墨修堯的聲音淡淡的在大廳里響起,聲音似乎溫潤的不帶半絲火氣,卻很明顯的能讓人聽出他對未婚妻的維護.葉璃低下頭,沉默的看著自己的手被一只微涼的大手握住.

"定王的正是.葉三姐才真是應了那句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回想起來,當年葉夫人也是個沉靜不爭的性子,但是那文采風華,便是如今咱們也記憶猶新呐."坐在最前面的白發老夫人朗聲笑道,看著葉璃的目光也很是和善.葉璃淺淺微笑,"老夫人過獎了,先母風采葉璃難及項背,只希望能繼承一兩分便足以."老夫人贊賞的點點頭,道:"是個謙虛的好孩子."

"這位是華國公夫老夫人."墨修堯輕聲為葉璃介紹.

葉璃這才了然,原來這位竟然是天香的祖母.

然後墨修堯一一為葉璃介紹了在座的幾位,毫無意外不是位極人臣的高官眷屬就是皇室宗親.而那位最先開口的錦衣婦人正是當今皇上和黎王的姑姑,昭仁長公主.也正是榮華郡主的親生母親.想起榮華郡主在百花盛會上那副眼高于頂的模樣,葉璃只能歎息果然是母女.只是不知道這位昭仁公主對自己如此顯而易見的敵意又是為了什麼?總不會是因為榮華郡主的原因吧?

在墨修堯為葉璃引薦之時,在座的人也暗暗在心底重新評估了一下這位被黎王退婚又轉而指給定王的葉三姐.定王會親自為她引見大楚最有權勢的貴族們,就已經足見對她的重視了.因此除了臉色更加難看的墨景黎外,大廳里的氣氛還是一貫的和睦而友好的.

上篇:41.風月公子     下篇:43.史上最倒黴的婚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