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46.悲催的新婚生活  
   
46.悲催的新婚生活

46.葉瑩悲催的新婚

"黎王和黎王妃也在?老臣見過王爺王妃."華老國公一眼掃過廳中眾人,在葉璃身上略作停留才向墨景黎和葉瑩見禮.

墨景黎點點頭,將目光從跟在華國公身後進來的墨修堯身上移開,皺眉道:"老國公這是?"

華國公捋著白須,得意非凡的笑道:"老夫來給修堯做個媒人,來下聘的.葉老夫人,快來看看這聘禮葉府可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三姐也來看看,差了什麼咱們立刻再叫人補上來."葉老夫人原本就粗粗的看過一次聘禮單子,哪里還敢有什麼不滿意.連忙笑容滿臉的道:"老國公和蘇老先生親自辦的,豈會有什麼差錯."順手便將單子交給了葉璃,葉璃也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轉身遞給身邊的青鸞,淺笑道:"有勞國公和蘇老了."

華國公打量了葉璃一番,回頭對墨修堯點頭笑道:"葉家果然會教姑娘,修堯好福氣."

墨修堯看了葉璃一眼,含笑不語.

蘇哲也很是贊同的笑道:"老國公的不錯,三姐詩書畫皆堪稱京城閨秀中翹楚.葉家好家教."

又是一番稱贊謙虛中,華老夫人以婚前應該培養感為理由將兩位准新人遣了出去.站在樂榮堂外,葉璃和墨修堯不由得面面相覷最後化作了一絲淺笑.

"我來吧."葉璃走到墨修堯身後接手了阿瑾的位置,阿瑾猶豫了一下並沒有立即放手.墨修堯抬手道:"阿瑾,你先退下吧."少年看向葉璃的臉上多了一絲驚詫,然後更多了一些原本沒有的敬意,恭敬地將輪椅交給葉璃,轉身一躍消失在兩人眼前.

葉璃緩慢的推著輪椅沿著平坦的道往花園走去,墨修堯微微側首輕聲道:"如果累的話可以停下,其實…我可以自己來."

"我知道,不過你也該知道我並不是弱不禁風的大家閨秀."葉璃笑道.輪椅顯然是精心打造的,推起來並不需要費太多的力氣.葉璃也絕對相信即使沒有人推輪椅墨修堯自己也絕對能夠行動自如,否則他絕對不會將身邊的心腹遣走.聽了葉璃的話,墨修堯似乎想起了什麼輕咳了一聲,低低的笑出聲來,"最近心一些.景黎這人別的毛病還好,就是愛記仇,可以是睚眦必報.最近在你手里栽了幾個大跟頭,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葉璃點頭,有些無奈的道:"我還是不明白我到底哪兒惹到他了."

墨修堯淡笑的眼中有些嘲諷的意味,"如果你被退婚之後表現的潦倒一些,失落一些甚至尋死覓活一番的話,他應該不會針對你做什麼.甚至…還可能會因為某些原因而彌補你一些什麼."葉璃無語,"所以,他之所以那麼對我就是因為我的表現不如他的意?"

"顯而易見."

"……"真是欠抽!

走到荷花池邊的石桌邊葉璃停了下來,笑道:"就在這兒歇一會兒吧."正是五月初的天氣,荷花池里只有一片碧綠,卻讓人覺得清爽怡人.遠遠地跟著的丫頭們機靈的送上了茶點便立刻告退,只留下青霜幾個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等候差遣.墨修堯含笑道:"你身邊的人都很不錯.那個丫頭是那晚城外的那個?功夫不錯."

葉璃回頭看了看正和青霜話的青鸞,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青鸞和青玉都是跟著大舅舅過來的.只有青霜是一直跟著我的."她並沒有仔細明哪個是青玉哪個是青霜,相信對于她身邊的人墨修堯都是知道大概的.墨修堯笑道:"原來是徐家的人,難怪.阿璃的眼光也很好.這樣以後到了定王府我也不用擔心了."

葉璃皺了皺眉,"你不是在跟我以後定王府的事務吧?"讓她管著一群身手不凡的特種兵她沒問題,甚至管著一個團的士兵她也可以勝任.但是讓她去打理一個王府的事務和產業,即使有這些日子的學習和練手,心里多少還是有些犯怵.葉璃糾結的表顯然取悅了墨修堯,眼中的笑意更甚,道:"你是定國王府未來的當家主母,王府的事提前跟你一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有什麼不對麼?"

"沒有."葉璃搖頭,身在其位就要謀其政的道理她還是懂的,"希望我不會把王府弄得一團糟."

"我對阿璃有信心."墨修堯微笑道.

葉璃無奈的揚眉,"為了你的信心,我好像也沒有推托的理由."私心里葉璃很喜歡這種感覺,其實她跟墨修堯相處不太像未婚夫妻,反倒更像是朋友.都明白彼此的心思,也清楚彼此的底線.現在也許分不深,但是相處起來卻比真正的未婚夫妻更加自在.也許他們一輩子都只能有朋友的分,也或許有一天他們會成為彼此的家人,但是未來的事誰能的定呢?但是可以期待不是麼?

"我現在的形,不太適合去拜會徐先生和徐大人.還望兩位長輩不要見怪."墨修堯將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看著葉璃有些歉然的道.

"大舅舅已經知道如今定國王府的境況,他們也不是講究那些虛禮的人.不過…上次大哥好像是去過定國王府?"葉璃好奇的看著他,心里實在有些好奇徐清塵那樣溫文爾雅的翩翩公子會怎樣表達對未來妹夫的挑剔和不滿.

墨修堯無奈的淡淡苦笑,"多年不見,徐公子風采依舊讓人豔羨."

"見過黎王,見過黎王妃."不遠處的路口,青鸞青霜雙雙擋住了路.

墨景黎冷笑一聲,"怎麼?這條道本王走不得?"

青鸞青霜對視一眼,這條道只是到荷花池,前面根本沒有別的路.黎王明明看到自家姐和定王在此還執意向前,不是找茬麼?青霜正要話,那邊墨修堯已經開口道:"請黎王和黎王妃過來吧."兩人這才垂首恭敬地道:"王爺,王妃請."

墨景黎冷哼一聲,快步走向荷花池邊靜坐的一對璧人.葉瑩跟在他身後,幽怨的咬著唇角.

墨景黎站在桌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葉璃.葉璃皺了皺眉,對墨景黎這樣肆無忌憚的目光十分的不喜.

"景黎,坐吧."墨修堯淡淡道,一面向葉璃伸出手.葉璃十分配合的握住他的手起身坐到了墨修堯的身邊,將對面的位置讓給了墨景黎和葉瑩.墨景黎一不發的坐下,葉瑩才帶著微微的喘息走到了三人跟前.顯然墨景黎這樣毫無顧忌的步伐並不是葉瑩這樣身體嬌弱的女子能跟的上的.

"三姐姐,定王."葉瑩輕聲道.

葉璃點頭,微笑道:"四妹,坐下吧.這幾日可還好?"

葉瑩微微垂眸,輕聲道:"有勞三姐關心,妹妹一切都好."

葉璃點點頭,見葉瑩如此也就不再多問了.雖然葉瑩的樣子實在看不出來一切都好,不過她也不是真的在關心她.如果葉瑩真的跟她訴苦她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墨景黎輕哼一聲,道:"瑩兒自然好得很,到不知道璃兒這幾日可好?"葉璃挑眉,側首看了墨修堯一眼,才笑道:"多謝王爺關心,這幾日除了有點忙,一切都好."

墨景黎臉色一冷,目光陰沉的盯著葉璃許久,才對墨修堯道:"本王有些話想單獨和葉三姐談談."

葉璃心里忍不住覺得好笑.其實從第一次見到墨修堯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墨景黎特別愛在墨修堯面前擺架子.比如有墨修堯在場,墨景黎必定比平常更喜歡仰著下巴一臉輕蔑的看人.其實葉璃很想告訴他,墨修堯坐在輪椅上大多時候會看到他的鼻孔.所以墨修堯其實真的很少抬頭看他.還有就是只要和墨修堯話,他必定用本王之內的自稱.仿佛這樣話就能高人一等一般.事實上大家都知道,雖然墨景黎是先皇之子,當今之弟.除非他干掉他哥哥自己當皇帝,否則他這輩子的爵位都在超一品的定國親王之下.

"瑩兒先行告退,王爺和姐姐慢聊."葉瑩首先起身響應墨景黎的話,雖然她看著葉璃的目光已經幽怨的能淬出毒來了.看著葉瑩帶著留戀和不甘的目光離去的身影,葉璃在心中輕歎了一聲.短短兩三天,葉瑩就已經從一個驕傲的閨閣千金變成一個豪門怨婦了麼?這樣看來,墨景黎也未必有傳中的那麼喜歡葉瑩,既然如此,當初墨景黎又到底是為了什麼甯可違背先皇的遺命也要去葉瑩為妻?真的只是一時意氣?

"墨修堯!"見墨修堯和葉璃對自己的話都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墨景黎惱怒的低吼道.

"景黎,你的規矩真該好好學學了!"墨修堯淡淡的盯著墨景黎陰沉的臉孔,一種無形之中的威壓讓墨景黎忍不住一滯,"是皇上允許你這麼跟本王話的?嗯?"比起墨景黎那陰沉冷酷的臉孔,墨修堯淡然的神色即使帶著半張面具也不知道要親切多少倍,但是即使如此,墨景黎還是驚怒的發現自己竟然對著眼前的男子產生了一絲隱秘的恐懼.這讓他又是惱怒又是羞愧,更加的不敢相信.他對墨修堯最後的映像已經是**年前的事.那時候他們的身份處境很相似,他們出身大楚最尊貴的家族,他們都有個兄長.他的哥哥是皇帝,墨修堯的哥哥是定國王爺.他們不需要繼承爵位,沒有任何負擔,就算混吃混喝也能錦衣玉食一輩子.只除了墨修堯無論做什麼都比他優秀!所以他從就看墨修堯不順眼,他在埋頭苦讀想要獲得父皇誇獎的時候墨修堯已經得到包括父皇在內所有人稱贊的目光,他為了自己高超的武藝而暗暗得意的時候,墨修堯已經縱橫沙場,為定國王府不敗戰神的名譽增添更多的輝煌.少年時候,他討厭墨修堯,但是不怕他.看不順眼就打一架,就算輸了也沒關系,總有一天他會打贏的.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在他已經將他歸類為廢物的八年後,他——居然會怕他!

奇恥大辱!

"黎王殿下."葉璃皺眉看著墨景黎陰狠猙獰的神色,毫不懷疑如果換一個地方,換一個人,墨景黎此時絕對已經將對面的人撕碎了,"王爺有什麼事直就是.我與修堯並沒有什麼不可明的事."

"沒有不可明的事?"墨景黎很快冷靜下來,換上了一副嘲諷的神色,"葉璃,你確定?"

葉璃不解的看著他,墨景黎卻顯然以為自己抓住了葉璃的辮子,"那麼要不要談一談本王大婚前一晚以及大婚當天發生的事?"

葉璃有些同的看著他,這家伙絕對不知道他大婚當天會那麼丟臉的當場暈倒少不了墨修堯出得一份力,"大婚當天?王爺是你當場暈倒耽誤了拜堂的事麼?此時…葉璃深表遺憾."和同.

"葉璃!"墨景黎咬牙切齒的瞪著對面一臉無辜和同的女人,"本王不能拜堂難道不是如了你的意?"

葉璃茫然,"王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葉璃雖然平時和四妹有些不愉快,但是也不至于惡毒到希望她拜不成堂啊.王爺這樣汙蔑葉璃,叫我…叫我還有何面目再見四妹?"想陷害她讓墨修堯誤會?墨景黎的段數顯然還不夠.葉璃帶著淡淡的委屈,倔強的瞪著墨景黎.完美的演繹了一個被冤枉了千金姐的角色.

原本還打算開口替葉璃解圍的墨修堯閑適的看著眼前的清麗少女,即使是他也忍不住想為她得精彩表演而喝彩.看來葉璃確實不需要他提點她什麼,她自己就能夠將大多數事處理的比他預料之中的還要好.低眉想了想,就在墨景黎要再次發怒的時候墨修堯才開口道:"阿璃不必如此,無論別人怎麼,本王總還是相信阿璃的."

葉璃垂眸,輕聲道:"修堯能相信我,那真是太好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葉璃,你好樣的!"墨景黎終于甩下一句話,如一陣風一般的呼嘯而去.

葉璃無奈的聳聳肩輕歎了一口氣,墨景黎這種人你稍微得罪他一點他能記仇記到死.除非你願意把自己踩到泥里去送上門去給他賠禮道歉任他折辱夠了,只是普通的退讓是絕對不夠的.偏偏這人還有極為強大的靠山,當今皇上和當今太後,"我好像給你樹敵了?"

"不,他和我從來就沒友好過."墨修堯淡然的道.

葉璃眨眼,"可以看麼?"

"年幼的時候他藏了我的功課,害我被父王揍了一頓.我回他一頓先皇的板子.少年時他懷疑我引誘他的心上人,讓人在宴會上在我酒里下藥,最後那杯酒被他自己喝了.有一次比武我一不心把他踢到擂台下面去了,第二天我被十幾個大內高了悶棍,十天後我和鳳之遙把他吊到京城里的某顆大柳樹上.嗯…正好被他的心上人看到了."

"果然是…仇深似海."葉璃無語.雖然早就聽人起過墨修堯少年時如何的神采飛揚,但是看著如今溫潤甯靜的男子葉璃還是很難想象出墨修堯也有調皮搗蛋惡作劇的年紀.

"鳳之遙告訴我,大婚那天他在黎王府的花園假山後面撿到了昏迷的黎王殿下."少了礙事的人,墨修堯含笑看著葉璃道.

葉璃笑的一臉純然,"看來墨景黎果然得罪了很多人."她絕對可以保證沒有任何人看到她對墨景黎動手,即使是鳳之遙也應該只是推測出來的.墨修堯眼中閃過笑意,點頭道:"確實如此.不過…景黎雖然一貫的沒什麼腦子,但是宮里的那兩位還有賢昭太妃卻不是沒有腦子的.所以……"

葉璃認真的點頭,"我明白了."宮里的那兩位還有賢昭太妃可以是在先皇那幾十個妃子十幾個兒子的血路中殺出來的.自然不是墨景黎這個被保護的太好的王爺可以相比的.太過惹她們的眼絕對是有害無益.低頭想了想,葉璃道:"我只怕…已經被人盯上了."

墨修堯若有所思的掃了一眼不遠處侍立的幾個丫頭,微微點頭道:"不管是誰,他們都不會放心的.並不是針對的你,只不過,你更加容易讓她們注意罷了.大婚之前,宮里應該會找借口召見你一次.到時候…把你那個叫青玉的丫頭帶上吧."葉璃疑惑的看著他,墨修堯輕聲解釋道:"徐大公子跟我過,那個丫頭似乎醫術不錯."

葉璃了然,抬手輕觸眉心有點頭痛.墨修堯含笑倒了杯熱茶給她,笑道:"頭痛了?"

葉璃老實的點頭,"我覺得不大概還是不擅長這些."這些勾心斗角的心機算計,真的讓人頭痛.這些人難道就不知道累麼?

"抱歉."墨修堯淡淡的看著她.

葉璃擺擺手,不怎麼在意的道:"我猜就算皇上不把我指給你也會指給他看不順眼的人家."徐家的背景太過特別,把她指給誰皇帝都不會讓心.就像徐家的幾位公子,徐清塵已經二十二了,既沒有成親也沒有婚約,皇帝卻從來沒有考慮過給他指婚的事.她甚至懷疑皇帝巴不得徐清塵這輩子都不要成親,就算成親最好也像徐清澤一樣娶一個空有名聲而沒有任何權利的家族女子.要不然,就是娶公主了.想到這里,葉璃抬頭問道:"如今宮里可還有沒出嫁的公主?"

墨修堯點頭道:"先皇最的公主琳琅公主,還有當今皇上的大公主芳菲公主今年都十二歲了.怎麼?"

葉璃搖搖頭,希望自己是想得太多了.徐清塵不太可能娶一個十二歲的丫頭吧.不過還有徐清柏和徐清炎……

一看葉璃的表,墨修堯就猜到她在想些什麼了.點頭道:"當年皇上甚至是先皇確實都曾經暗示想要將公主嫁給徐清塵,不過被青云先生拒絕了."徐家不娶皇室女子這也算是大楚豪門世族之中的一個奇特的例子.要知道,雖然娶一個意味著從此與朝堂和權勢再無關系,只能掛著一個駙馬的虛銜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這對有志氣有野心的豪門子弟來絕對是個噩夢.但是很多豪門大族權貴世家還是樂意讓他們沒有繼承權的嫡次子娶回一位公主的.畢竟這意味著家族的血脈從此與皇室相溶,意味著皇帝的恩寵和榮耀.但是曆經兩朝傳承數百年的徐家曆史上至少有五位子弟拒絕迎娶公主.百年前徐家家主更是立下了徐家子弟不得與皇室聯姻的家規,就算是庶子也不能.因此,皇室也就不再自找沒趣的提嫁公主到徐家的事了.

"宮里應該已經知道大舅舅他們進京的事吧."葉璃問道.

墨修堯點頭道:"雖然是私下進京,但是鴻羽先生並沒有刻意隱藏行蹤.這種事真要查也是藏不住的,葉尚書對當今可是一片赤忱忠心.掩掩藏藏反而引人疑竇."

葉璃笑道:"之有理.回頭我還是需要去給大舅舅請個安,正好也有許多事向他求教."

"替我向鴻羽先生問好."

王氏的芳宜院里,葉瑩伏在王氏懷里嗚嗚咽咽的哭的好不淒慘.王氏揮退了房里的丫頭,心疼的摟著女兒安撫著,"瑩兒,這是怎麼了?好好地這才剛成親怎麼就這樣了?難道黎王虧待你了?"葉瑩抬起頭來看著母親擔憂憐愛的臉,悲從中來哭的更加悲痛了,"嗚嗚…娘,瑩兒好苦啊…"

"到底是怎麼了?難道黎王真的對你不好?好女兒別怕,咱們回頭去告訴你爹爹.你爹爹最疼你了,一定會為你出頭的."王氏連忙道.

葉瑩抹著眼淚哭道:"爹爹能有什麼用?他敢對黎王府做什麼?當初黎王府那麼隨意的下聘他還不是什麼都沒!爹爹根本就不疼我."

王氏無與對,黎王府聘禮差也只是相對定王府的隆重而的.有賢昭太妃親自打理的聘禮怎麼也不可能丟了黎王府的顏面,何況葉瑩當時也是很滿意的.只是現在看到定王府這樣鄭重其事的請了華國公和蘇老大人來下聘,讓葉瑩覺得比不上葉璃沒有面子而已.王氏自己心里雖然也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還是知道些輕重的.輕輕拍著葉瑩哭的有些哽咽的背道:"傻孩子,這事兒怎麼能怪你爹爹?當初黎王府的聘禮並沒有什麼不對你自己也是清楚的不是麼?若真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爹爹和祖母如何能讓你就這麼嫁了?只是葉璃那丫頭的婚期定在你後面,定王府就算為了撐面子也得讓她得聘禮比你厚一些才是.但是你好好想想,出了聘禮她還有什麼?黎王是皇上的親弟弟,文武雙全容貌也是京城里數一數二的.那個定王如今不過是個無權無勢的閑散王爺,還坐著輪椅,又毀了容.怎麼你也比她好得多不是麼?"

葉瑩委屈的咬著櫻唇,低聲道:"可是…王爺他府里還有幾個妾啊."

王氏一愣,隨即笑開了,摟著葉瑩笑道:"傻女兒啊,哪個男人房里沒有幾個女人?你要記得你才是黎王的嫡妃.你看看咱們家里不也有好些女人,那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被娘治的服服帖帖的?來,你好好跟娘一,這幾天你到底怎麼過的?"

提起葉瑩的新婚生活,簡直不是悲催兩個字能夠形容的出來的了.大婚當天迎親錯過吉時,拜堂新郎暈倒就不了.墨景黎暈倒之後被送回新房,請了太醫喝了藥卻一直沒有醒過來.而身為新婚妻子的葉瑩卻只能自己揭了蓋頭,然後餓著肚子照顧昏睡中的丈夫.等到墨景黎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接近五更天,別是洞房了,葉瑩連休息一下都來不及匆匆的梳洗打扮好了去給賢昭太妃請安.賢昭太妃對這個兒媳本身就不滿意,再看看葉瑩即使上了濃妝也掩蓋不住的難看臉色,當場就發作了.將葉瑩從衣著打扮到舉止行為批得一無是處,最讓她難以忍受的是被賢昭太妃拿來做對比的正是葉瑩最討厭的葉璃.原本對自己自信慢慢的葉瑩聽著賢昭太妃念叨著昨天看到葉璃的時候對方如何的舉止高雅端莊,而葉瑩如何的輕浮無禮.葉璃如何的談吐得體,而葉瑩又如何的不知進退,葉瑩終于忍不住爆發了,回嘴了.然後惹得賢昭太妃勃然大怒,敬茶的時候足足讓葉瑩跪了半刻鍾.最後還是墨景黎等得不耐煩了才讓葉瑩起來.如果是葉璃的話,一定會告訴葉瑩:可憐的孩子,你上了賢昭太妃的當了.她就是故意折騰你的.賢昭太妃在深宮里幾十年如魚得水,怎麼可能真的那麼容易生氣?分明是故意撿著葉瑩的弱點使勁戳,好借機發作葉瑩.也可以是想要給她一個下馬威.

如果倒黴的事到此為止葉瑩還不至于如何.但是好不容易侍候太妃用過早膳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看到等候多時的四五個穿著光鮮豔麗,容貌也是各有千秋的女子的時候,葉瑩一口心頭血險些就要噴了出來.她竟然從來都不知道,墨景黎早在大婚之前就已經有了五個妾.而且她還不能對這些妾如何,因為她們不是太妃賜的就是太後賜的.不是官吏的嫡女,就是高官的庶女.葉瑩不停的回想著祖母對自己的教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壓抑著自己的怒氣應付完那些女人.回到房里等待她的不是溫柔的新婚丈夫,而是府里的總管和管事捧著的冷冰冰的賬冊.葉瑩確實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才女,但是並表示她擅長理家和算賬.曾經她嫌棄這些俗氣,會玷汙自己的清雅飄逸的氣質.但是在太妃和管事們皺眉撇嘴的神態下,她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個笨蛋.兩天後,在她還沒將那仿佛永遠也看不完的賬冊搞清楚的時候,賢昭太妃冷冰冰的告訴她,以後這些賬目不用她再管了.葉瑩松了口氣的同時卻也還是明白,她失去了管理黎王府的權利.

聽完葉瑩的話,王氏的臉色也經不住難看起來.如果葉瑩沒有管理王府的權利,那麼她這個黎王妃就完全是個擺設.王氏第一次後悔起自己對這個女兒太過寵愛和放縱了,若是當初多教她一些,也不至于遇到這樣的問題.但是王氏不明白的事,與賢昭太妃相比,別是多教一些,就算是她自己親自去也沒什麼用.從一開始葉瑩就注定得不到一個王府主母應有的權利.

"那…黎王是什麼意思?"王氏拉著葉瑩問道.

葉瑩垂淚道:"王爺太妃憐惜我年輕才幫著我打理王府.等過兩年有了孩子了我也學的差不多了再接手也不遲."

王氏靈光一閃,"對了,孩子.王爺的不錯,瑩兒你確實應該盡快為王爺生下嫡長子.你要記得,是嫡長子.絕不能讓那些女人在你之前生下黎王的子嗣."葉瑩一驚,有些猶豫的看著王氏,王氏輕聲道:"好孩子,別怕.娘會告訴你該怎麼做的.你是黎王的正妻,為黎王生下嫡子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那些女人絕對不能比你更先懷孕.明白麼?"看著王氏眼中的寒光,葉瑩飛快的點了點頭.王氏這才滿意的展露出笑容,拉著葉瑩坐下來細.

母女倆一個教一個學,正的在入神的時候,門外侍候的丫頭來稟告老爺來了.

王氏大喜,拉著葉瑩笑道:"你看看,你爹爹還是關心你的."連忙拉著葉瑩一起起身迎接葉尚①3看網進來看到葉瑩先是一怔,才道:"瑩兒怎麼在此?"葉瑩幽怨的垂下了頭道:"瑩兒回門,自然是在娘親這里話.爹爹以為女兒在哪兒?"葉尚書微微皺眉,忍不住多看了葉瑩一眼.總覺得這個女兒幾天不見似乎有些不一樣了.不過很快又被他歸結與已經成親嫁為人婦的女兒長大了便不再多問了.

等到葉尚書坐下了奉上了茶水,王氏才問道:"老爺不陪著華國公和蘇老大人,這個時候過來是?"

葉尚書道:"老國公和蘇老大人吃了酒席已經回去了,我來和你商量一下璃兒的嫁妝的事."王氏心中湧起一絲不太好的預感,"璃兒的嫁妝?不是已經准備妥當了麼?老爺覺得還有什麼問題?"葉尚書點點頭,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的葉瑩道:"我和母親商量了一下,璃兒的嫁妝里另外在添兩個莊子一處院子兩間鋪子和八千兩銀子."

"什麼?!"王氏忍不住尖叫,險些打翻了跟前的茶杯.葉瑩也一臉不敢置信的望著葉尚書.

葉尚書不滿的皺了皺眉,道:"這是老夫人的意思."

王氏竭力不讓自己尖叫,著眼睛望著葉尚書道:"為什麼?玥兒和瑩兒也是老爺的嫡女,老夫人的親孫女啊.老夫人未免也太過厚此薄彼了一些.玥兒在宮里也就算了,這讓瑩兒以後如何在黎王府立足?"葉尚書不耐煩的道:"你在胡些什麼?瑩兒的嫁妝是怎麼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到底拿了多少貼進去你以為我和老夫人不知道?"王氏有些不甘的輕聲道:"璃兒難道就沒有另外貼進去的?大姑娘當年出嫁的時候的嫁妝還不及她的零頭多."

葉尚書冷冷道:"璃兒她娘留給珍兒的嫁妝去了哪兒你不知道?還有,璃兒的嫁妝多出來的是她娘留給她的,是徐家出得.瑩兒多出來都是葉家的!"

"老爺…"王氏滿臉悲痛的望著葉尚書,身子也是搖搖欲墜的模樣,"我就知道…老爺你一直都看不起我.就因為我娘家出身寒微不及姐姐出身顯貴…"還沒完,王氏已經哭得眼淚涕零,"嗚嗚…早知道如此,還連累我的女兒被老爺輕賤,我…我當初還不如死了算了……"

"你在胡些什麼?!"看著妻子如此悲痛的模樣,葉尚書心中一軟.想起自己這些日子來為了趙氏一直有些冷落她,無奈的道.

王氏含著淚,哀怨的望著葉尚書,"難道老爺沒有看不起我麼?"

葉尚書道:"好好地別胡思亂想,我何時看不起你了?"

王氏這才止住了淚水,感動的望著葉尚書,"碧兒知道老爺一定會永遠對碧兒好的."

葉尚書看了看葉瑩,有些不自在的嗯了一聲.坐在一邊的葉瑩也若有所思,對于母親籠絡父親的手段她還是十分驚訝的.雖然她當場看著覺得娘親作出這少女的羞澀模樣很讓人覺得有些受不了,但是父親明顯很吃這一套.當年的大夫人她也是記得的.可以,葉瑩從就是以大夫人那樣的女子為目標的努力著的.所以她其實一直都不太明白,為什麼父親會舍棄大夫人那樣美麗優雅才華橫溢的女子而更加垂青自己的娘親.有一度她甚至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努力錯了方向.但是長大之後在京城閨秀中的贊譽和男子傾慕的目光讓她明白,她並沒有錯.

"老爺,那…璃兒的嫁妝……"

葉尚書皺眉道:"這是老夫人決定的事.你若是還有意見就去跟老夫人."葉尚書雖然自己房里的私事上有點擰不清,但是正事上還不算太暈.立刻把葉老夫人推出來做擋箭牌.

王氏當然不敢去問葉老夫人,她要是敢和葉老夫人叫板的話這些年早就想辦法毒死那個老是用鼻孔看自己還愛指手畫腳的老虔婆了.

見妻子和女兒都是委屈又不敢的模樣,葉尚書歎了口氣道:"你也知道定王府送的聘禮是什麼樣子的.雖然有璃兒她娘留給她的嫁妝撐著外人看不出來什麼.但是京城的權貴誰家不是知根知底的?若是傳出了什麼嫌話來,咱們葉家也不用在京城做人了."貪了女婿家的豐厚聘禮,卻給不出相應的陪嫁那可是要被人戳著脊梁骨指指點點的.

王氏想起定王府那長長地聘禮單子,也不得不承認定國王府即使沒落了也依然是家大業大家底豐厚.

"這事傳出去,難看的可不是定國王府和璃兒.而是咱們葉家,還有宮里的昭儀娘娘."葉尚書繼續道.

一提起宮里的葉昭儀,王氏神色更是動搖了.只是想起一下子又要多給出去好幾萬兩銀子,心里又是一陣抽疼.思量了一番,才幽幽道:"老爺和老夫人考慮的周全,是我一時想左了.還請老爺不要見怪.就按老爺的辦吧,我如今也沒有心思管這些事了."

葉尚書一聽,詫異的看著她,"怎麼?瑩兒出什麼事了?"

王氏拉著葉瑩,將黎王府里的事仔仔細細的了一遍.聽得葉尚書也忍不住怒氣高漲.葉瑩或許看不出來賢昭太妃是故意想要收了她管家的權利,王氏和葉尚書又怎麼會看不出來?有誰聽過新媳婦進門第一天就要管家理賬的?而且還是兩天後就直接斷定葉瑩不適合管家?就算是最苛刻的惡婆婆也沒有這樣的.

"欺人太甚!我去找黎王,一定要他給我葉家一個交代!"葉尚書怒道.

葉瑩連忙拉著葉尚書不讓他走,葉尚書皺眉道:"瑩兒,你這是做什麼?"葉瑩低聲道:"爹爹,這事兒先緩一緩吧.王爺已經答應太妃了,現在即使去了也只會讓王爺不高興的."哭了一場,又有王氏開解,葉瑩很清楚自己現在唯一的靠山就是墨景黎,所以絕對不能讓他不高興.

"難道就這麼算了?"葉尚書道,對比一下溫文有禮的墨修堯和眼高于頂的墨景黎,葉尚書對這個女婿更加不滿意了.為什麼偏偏定王是這麼個身份處境呢?葉尚書不無遺憾的想著.

"瑩兒會想辦法的,若還是不行再求爹爹做主."

葉尚書輕歎一聲,憐惜的對女兒道:"好吧,黎王雖然是太後的親兒子但是咱們也不必那麼怕他.皇上並不是不講理的人,實在不行咱們求皇上做主就是了.回頭多給瑩兒准備一些銀兩備用吧."

"是,妾身替瑩兒謝過老爺."

------題外話------

手殘黨討厭萬更~手指頭真的要抽搐了有木有?今天才看到我有好多花花和鑽石,還有幾位親們的打賞.謝謝啦~全部按住親一個~哈哈~

上篇:45.下聘與回門     下篇:47.皇帝,太後,貴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