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47.皇帝,太後,貴妃  
   
47.皇帝,太後,貴妃

墨修堯的猜測果然沒有出錯,下聘還沒過兩天功夫宮里就來人傳了葉昭儀的旨意是想念三姐了,請三姐進宮相見.到底是誰想要見自己葉璃心知肚明,葉玥在家的時候跟她的關系雖然沒差到人盡皆知的地步,但是也絕對不會比和葉瑩更好.可惜,葉玥雖然還只是個昭儀,但是還沒有正式成為定王妃的葉璃並沒有資格拒絕她.所以只得領了旨意回自己院里換了一身得體的衣服然後帶著青鸞和青玉跟著來傳話的太監進宮去了.

楚京在大楚的北方,宮殿多是巍峨雄偉氣勢非凡.一下馬車,恢弘的皇家氣勢就迎面而來.不同于尋常權貴之間的精雕細琢,皇城更加凸顯的是它的大氣和磅礴.盤踞在巨大的石柱上的五爪金龍仿佛在告誡著世人皇權的不可侵犯.初次到來的人必定懾于它的宏偉壯麗,而早已看慣了百尺高樓,中外名勝古跡的葉璃只能給予它淡淡的贊賞.在宮門口下了馬車,葉璃跟隨著引路的太監一起進入內宮.邊走一邊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宮里的環境,順便記下自己所在的位置.

穿過了一重一重的宮門,終于在一座華麗的宮殿前停了下來.葉璃抬頭一看——瑤華宮.葉璃記得葉玥正是被賜住在瑤華宮的.

"葉三姐請稍後,咱家進去通報一聲."領路的太監尖聲道.

葉璃點頭道:"公公請便."

那太監進去通報之後,卻並沒有很快就出來.葉璃一站就站了將近一炷香的時間也不見有人出來.青玉低聲道:"姐,昭儀娘娘這是什麼意思?!"青鸞低聲斥道:"休得多,姐沒話你多什麼嘴?"青玉也明白皇宮並不是尋常在家里的地方可以隨意話,有些羞愧的眨了眨眼,閉口不.葉璃淺笑道:"稍安勿躁."青鸞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才低聲問道:"姐,難不成昭儀娘娘……"葉璃搖頭笑道:"葉昭儀不會用這樣不入流的手段."青玉和青鸞都是極聰慧的,聽葉璃這麼一心中立刻明白過來.都閉上嘴不再多,不就是站著等麼.她們一個是習武之人,一個從研習醫術,誰都不是弱不禁風的人.

又過了半刻鍾,瑤華宮里依然沒有人出來,反倒是不遠處有一行人搖搖晃晃的過來了.看那排場也知道必定是什麼貴人出行了.葉璃三人側身避到一邊,免得沖撞了對方.很快,一行人已經走到了瑤華宮門口,一群宮女太監簇擁著兩名宮裝女子過來.在葉璃跟前不遠處停下了腳步.其中一個藍衣女子一臉好奇的打量著葉璃道:"咦?這位姐看著眼生呢,怎麼在這兒站著?"葉璃只得上前,盈盈一拜,"戶部尚書三女葉璃見過兩位貴人."

"原來是未來的定王妃啊.咱們可不敢當."粉衣的宮裝女子連忙讓過,掩唇笑道,"葉三姐怎麼在這兒站著?可是來探望葉昭儀的?"

葉璃點頭笑道:"正是奉昭儀娘娘之命前來覲見."

"既如此,咱們一起進去就是了."那藍衣女子來拉葉璃.葉璃含笑道:"葉璃初次進宮不懂規矩,未得昭儀召見不敢入內.就不耽擱兩位貴人的時間了,葉璃再次謝過."兩女對視了一眼,那粉衣女子笑道:"既然如此,咱們就先進去了.昭儀姐姐如今有了身子容易疲乏,想必是睡著了下面的人不敢打擾.葉三姐稍等."

"多謝."

"姐,咱們為什麼不跟她們一起進去?"青玉輕聲問道.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這條道上過往的人似乎比她們剛來的時候多了一些.

葉璃回頭看她,輕聲笑問,"你猜我們跟著進去會不會被趕出來?"

"應該…不會吧?"青玉有些不確定的道,葉家姐被趕出來自己姐誠然是丟臉,葉昭儀也不會好到哪兒去吧.

"嗨…這邊,這邊…"

葉璃回過頭,不遠處殿角的一顆花樹下探出一顆的腦袋正笑眯眯的對自己招手.葉璃看了看四周,才抬起手指了指自己.大半個身子都隱藏在花樹里的孩子沖她點點頭,"過來呀."

"姐?"

葉璃擺擺手,緩步走了過去,"你就是定王叔的未來王妃?"樹叢中蹲著一個容貌精致可愛的姑娘,七八歲左右的年紀頭上梳著可愛的包包頭.發髻上還挽著兩串晶瑩的珍珠,做工精致的衣服上繡著金色的鳳紋,先見這孩子身份不凡.

"我是,你又是誰?"

"我不告訴你."姑娘睜著明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著她.

葉璃也不在意,笑道:"那你認識定王?你見過他?撒謊可不是好孩子,誰都知道定王好多年沒出過門了.大概就有你的年齡那麼多年."

姑娘給了她一個鄙視的眼神,"我沒見過難道不能聽別人麼?香香表姐告訴我的,定王叔是天下武功最好,最聰明最好看最厲害的人.我長大了要嫁給他!"

香香表姐?

葉璃看著一臉認真的姑娘,忍不住想笑.不過她並不想打擊姑娘脆弱的心靈,"你知不知道定王多大了?等你長大了他都老了.到時候就會有人武功比他高,比他聰明,也比他好看.到時候他也就不是最厲害的人了.你要怎麼辦?"

唔?姑娘茫然了,"那…那該怎麼辦?不對,你騙我.你自己要嫁給定王叔,才騙我的!"

"我沒騙你,你看我現在比你大很多對麼?你要長到我這麼大了才能嫁.那個時候我也已經老了.定王比我們兩個都大,你看到時候……"

姑娘哀怨的歎了口氣,"到時候定王叔一定老的比外公還老了.我如果嫁給他一定會被大皇姐笑話的.好吧,定王叔就讓給你了."

葉璃忍住笑,點點頭誠懇的道:"好,謝謝公主殿下."

"你怎麼知道我是公主的?"

葉璃眨眨眼睛,"我不但知道你是公主,我還知道你是哪位公主."

"我不信,你又沒見過本公主."

葉璃微笑道:"我猜你是皇後娘娘的女兒長樂公主對不對?"

公主偏著腦袋打量了葉璃一會兒,才點頭道:"好吧,我同意香香表姐的話,你的確很聰明.本公主勉強交你這個朋友了."

看著的姑娘努力的做出大人的模樣和公主的氣派望著自己,葉璃展顏笑道:"好,多謝公主殿下賞識.公主怎麼會來這里,還…嗯?"指了指公主藏身的花樹.長樂公主毫不在意的扭了扭身子,繼續躲在樹叢里,"本公主聽葉家出美人兒.葉昭儀還有那個風一吹就要飄走了的葉瑩就是出了名的大美人.所以本公主就來看看葉家是不是真的全是美人.現在本公主承認,你比葉昭儀和葉瑩看著順眼一些.勉強算個美人.我猜你還要等很久,怎麼樣,跟本公主去玩玩吧?"

葉璃不解,"你怎麼知道還要等很久?"

長樂公主撇撇嘴,"我母後了宮里的女人都閑著沒事做,所以就努力給別人找事做.看誰不順眼請安的時候就讓她多等一會兒,多跪一會兒什麼的,是這些女人最愛做的事了.不過你放心,我母後不會這樣做的."

葉璃含笑不語,長樂公主不滿的瞪著她,"你到底跟不跟我出去玩?"

葉璃無奈的搖頭,"我還要等葉昭儀召見呢.你知道的萬一她要見我的時候去找不到人,會很麻煩的.還有…有人來了."

長樂公主往外望了一眼,立刻將腦袋縮了回去,"柳貴妃來了,不要見過我哦.她最討厭了."葉璃點點頭,順手幫她把花樹恢複原樣,"知道了,快回去吧.被讓皇後娘娘擔心了."弄好了樹叢,葉璃才站起身來走回了青鸞和青玉站立的地方,等候著比剛才更加盛大的隊伍過來.

遠遠地就能聞到一陣淡淡的花香,成群的宮女和太監簇擁著而來的女子一身鵝黃色芙蓉鳳紋宮裝,窈窕的身形包裹在合身的宮裝里顯露出優美的曲線.雪膚如畫,櫻唇微點,帶著七分的嫵媚和三分冷意.葉璃這些日子見過的諸多美麗女子,秦箏如蘭花之幽雅,華天香如牡丹之雍容,棲霞公主如桃花之絕豔,而這位柳貴妃則是如梨花,純白的嫵媚,看似柔弱卻帶著一絲高不可攀的冷意.

"你是葉璃?"柳貴妃走到葉璃跟前停下了腳步,淡淡的問道.

"臣女正是.見過柳貴妃."葉璃微微屈膝行禮.

柳貴妃精致的柳眉微微挑起,"你應該沒有進過宮吧?怎麼知道本宮是誰的?"

葉璃淺笑道:"前幾年皇上祭天臣女有幸一睹娘娘芳容,所以還記得."

柳貴妃微怔,有些感歎的道:"那…應該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吧?虧你當時年紀竟能記得."

"娘娘芳華絕代,自然能讓人過目難忘."葉璃微笑道.

"你倒是比你那二姐姐討人喜歡一些.怎麼在這里站著,跟本宮一道兒進去吧.葉昭儀大約是睡過去了,竟然將未來的定王妃放在這宮門口不管."柳貴妃淡淡道,語氣卻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葉璃頓了一下,微微一福道:"如此請娘娘先行."

瑤華宮里,當葉玥看到和柳貴妃一起進來的葉璃時不由得愣了一愣.柳貴妃淡淡的看著她,"姐姐看到葉三姐在門外候著,就請她一起進來了.妹妹不會怪姐姐多事吧?"話雖這麼,柳貴妃的神色卻沒有半點怕她見怪的意思.葉玥扯了扯唇角,強笑道:"貴妃姐姐笑了.都怪妹妹這些日子總是沒什麼精神,還總是忘這忘那的.若不是姐姐帶三妹進來,豈不是讓三妹委屈許多時候.都是你們這些奴才,怎麼也不提醒本宮!"嬌媚的鳳眼橫了一眼滿殿的宮女太監,頓時宮殿里只是一片求饒聲.

柳貴妃有些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道:"好了妹妹,忘了就算了折騰底下的人做什麼?想必葉三姐也不會怪你的.是不是?"

葉璃只得順著她的話道:"貴妃娘娘笑了,臣女不過是稍等了片刻哪有什麼見怪的."

葉玥這才展顏,拉著葉璃到自己跟前坐下,笑道:"三妹也不愛出門,自從我進宮來沒見過三妹呢.如今可算見到了,一兩年不見,三妹倒是越發的出挑了.家里可還好?"葉璃一一答了.葉玥一直挑一些家常的話問葉璃,葉璃也只是恭敬地回答著.奇怪的是柳貴妃竟像是完全沒有意識到人家姐妹家人相會一般,就那麼端坐在那里聽著.完全沒有她能插上嘴的地方她也毫不在意,只是帶著略帶冷意的笑容坐在那里.葉玥似乎也習慣了柳貴妃這個樣子,也完全沒有請她回避或者自己帶著葉璃回避的意思.

"四妹成親我也不得去,她和黎王可還好?"葉玥輕撫這微微凸起的腹部,一邊含笑問著葉璃.

葉璃想起前兩天葉瑩回府的時候黯然的臉色,實在算不上好.不過現在倒也沒有打算出來給葉玥添堵,只是含笑道:"四妹和黎王新婚燕爾自然是好的.我…如今也有些忙,竟沒來得及和四妹話."葉玥早就知道葉璃和葉瑩的關系不好,也不在意.只是拉著葉璃的手笑道:"都是自家姐妹,成婚以後就不必在家的時候時時都能見面玩鬧.倒是不妨多走動走動,我在宮里是沒有法子,你們姐妹幾個在外面卻也好互相有個照應.免得父親和祖母擔心.你是不是?"

葉璃點頭道:"娘娘的極是."

姐妹兩人正著葉府的事,外面進來宮人太後召見葉三姐.葉玥怔了一下,才回頭對葉璃笑道:"既然太後召見,三妹就快去吧.太後鳳儀天下,對晚輩最是慈愛.三妹不用害怕,姐姐…這也不方便,就不陪你去了."葉璃點頭,看著葉玥保養得極好的玉指一下一下的輕撫著腹部,淡淡的點頭道:"臣女多謝娘娘提點,既如此,臣女告退."葉玥笑了笑,道:"三妹慢走,來人,替我送三姐出去."

"妹妹,正好本宮也要去給太後請安.就和葉三姐一道走吧."柳貴妃站起身來道.

葉玥點頭,"既然如此,就麻煩貴妃姐姐了."

柳貴妃淡淡的點頭,"三姐,咱們走吧."

葉璃跟著柳貴妃出了瑤華宮,回頭望了一眼裝飾的富麗堂皇的宮門.剛剛到太後要召見她的時候,如果她沒看錯的話葉玥在緊張.而柳貴妃…看了看徑自帶著人走在前面的柳貴妃,直到現在她也沒看出來這個柳貴妃的態度到底是敵是友.陪著自己進瑤華宮,然後在陪著去見太後?葉璃敢保證如果不是柳貴妃一直坐在那里,葉玥想要的絕對不止今天所的這些.但若柳貴妃對自己有好…別她們從來沒見過面,就那淡淡的倨傲下根本不屑掩藏的輕視也讓葉璃無法相信.無奈的聳了聳肩,葉璃安然的跟在後面.這宮里的人可真麻煩啊…

太後居住的宮殿位于整個皇城的西北處,堪比兩個瑤華宮的面積和金碧輝煌的樓閣殿宇揭示了這位帝皇生母的尊貴地位.

"彰德宮是皇上即位以後特意為太後修建的宮殿."站在彰德宮前等候宣召,柳貴妃回頭看著葉璃淡淡道,"還有,別聽你那個姐姐胡八道.太後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自己心著點."葉璃抿唇淺笑道:"多謝娘娘提點."柳貴妃輕哼一聲,一拂先一步踏進了彰德宮中.葉璃跟在後面,臉上雖然波瀾不驚,腦子里卻早已經轉了不知道幾百圈了.雖然才進宮沒多久,但是這皇宮里古怪的已經超出她所能了解的了.據當今皇上是太後一力扶上皇位的,當今太後也算是出了名的賢妃明後,但是柳貴妃身為皇帝寵妃卻對太後沒有半點尊重.還有…抬頭看了看殿簷下的匾額上飛龍走鳳的三個大字.彰德——希望這是皇帝心甘願寫上去的.

"臣女葉璃見過皇上,見過太後."走進大殿,看到那穿著明黃袍服的挺拔男子,葉璃只是臉上閃過一絲意外,很快便恭敬地拜了下去.

"平身.裳兒,你怎麼來了?"墨景祁看了葉璃一①3看網就將目光落到了旁邊的柳貴妃身上.並且起身走下殿階將柳貴妃拉到自己跟前.柳貴妃輕哼一聲,淡淡道:"怎麼?難道皇上覺得臣妾不能給太後請個安麼?"墨景祁歎息一聲,柔聲道:"你明知道,朕不是這個一絲."

"皇上!"帶著一絲嚴厲和不悅的聲音從殿上傳來,葉璃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太後年輕時必定是個風華絕代的大美人,雖是賢昭太妃的姐姐,但是太後的模樣看起來卻比賢昭太妃來的更年輕一些.只是那一雙鳳眼此時卻給人一種不出的凌厲之感,但是葉璃知道年輕時候這雙眼睛必定是妖嬈而美麗的.此時,太後並沒有注意到葉璃,而是將凌厲的目光投射到柳貴妃身上,目光中甚至能感覺到幾絲殺氣.顯然太後非常不喜歡柳貴妃.

"母後."墨景祁皺了皺眉,拉著柳貴妃走上大殿道:"母後,裳兒過來給你請安.想必是正好遇到葉三姐就一起過來了."

太後淡淡道:"請安?真是難得柳貴妃今天想起來給哀家請安了."

"母後,你知道裳兒自從生了靖兒身子一直不好."墨景祁神色有些尷尬,卻依然堅定不移的將柳貴妃護在自己身邊.偷瞄到太後陰沉的臉色葉璃都想在心里同太後了.好不容易生了兩個兒子,熬死了先帝的元後做了皇後,費勁了力氣將兒子送上皇位自己做了太後該享福了.誰知道兒子偶爾腦殘就算了,當皇帝的大兒子還是個只要老婆不要老娘的.

"母後,你不是要見見葉三姐麼?咱們還是先看看給修堯選的王妃怎麼樣吧?"見太後的臉色實在不好看,墨景祁連忙道.

葉璃黑線,皇上,你這算是禍水東引麼?

太後果然很快將目光轉回了葉璃身上,葉璃在心里默默決定還是相信柳貴妃的話比較好.光是太後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消受得了的.

"你就是葉璃?"許久,太後才開口問道.

葉璃恭敬地垂眸,答道:"回太後,臣女正是葉璃."

太後皺了皺眉,道:"抬起頭來讓哀家看看."

葉璃依抬起頭來,任由太後和皇帝打量.

"哀家當年倒是見過你母親幾次,徐家外孫女果然不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能比的.可惜了……"可惜什麼太後沒,當然也沒有人不知趣的去問.葉璃眼尖的看到坐在皇帝身邊柳貴妃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心里有些淡淡的疑惑,太後應該不是指桑罵槐的柳貴妃才對.畢竟柳丞相的女兒絕對不是什麼上不得台面的身份.

"哀家的黎兒不懂事,之前的事葉姐可不要放在心上."太後凌厲的鳳目一瞬也不轉的盯著葉璃道.

葉璃微笑道:"太後重了.是臣女和黎王無緣,比起成婚之後再發現不得待見,黎王殿下能在婚前提出來對自己與葉璃都是好事.臣女甚謝."

"哦?關于黎兒大婚上的事葉姐怎麼看?"

"這…此乃黎王殿下的私事.臣女不該妄自揣測."

"如果哀家一定要聽聽你的看法呢?"太後問道.

"臣女想…大概是黎王殿下大婚太過興奮,前晚沒有休息好吧?"葉璃帶著無害的淺笑,還有一點若有若無的畏懼望著太後,"黎王殿下和四妹兩相悅,整個京城誰人不知?終于要抱得佳人歸,王爺有些激動也是難免的吧."

"葉姐,本宮可是聽你前些日子黎王買東西不給錢,要了他不少銀子?"坐在一邊的柳貴妃突然開口笑道.

大殿里的溫度驟得降了不少,葉璃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面帶羞愧,"臣女不懂事,還請太後和皇上恕罪.臣女…自從先母過世之後就極少出門,第一次掌事便有些失了分寸.事後祖母也教訓過臣女了,臣女也讓人將銀兩退回黎王府並向王爺道歉.但是……"被連人帶銀子趕了出來.事後葉璃送了兩百兩給派去的管事當是心理損失費,剩下的就安心理得的收進了自己的荷包.

這是原本就是墨景黎做得不對,就是皇家也不會真的好意思怪罪.看到葉璃一臉又驚又愧的模樣,墨景祁輕咳一聲,警告的看了柳貴妃一眼,安撫道:"罷了,這事是景黎思慮不周,不是葉姐的錯.母後也沒有怪罪你的意思."

葉璃歡喜的謝道:"臣女多謝皇上太後寬宏大量."

太後淡然的點點頭,道:"罷了,哀家也沒有問罪的意思.給葉姐賜坐吧."

兩個宮女抬著一個繡墩上來放在葉璃身後,葉璃謝過才心翼翼的只坐了繡墩三分之二的位置.心里對太後的賜坐可沒有半分感激,如果可以選擇她甯願繼續站著.坐下之後不但會讓本來就處于下方的人更加矮了一頭還嚴重影響視角啊.而且大家閨秀的坐法簡直就比時候紮馬步還要費勁,至少紮馬步你雙腿還能借力,這麼優雅端莊的坐著不是從訓練的你就只能祈禱自己不會從凳子上跌下來.

"葉姐,清云先生可還好?"墨景祁看著葉璃,眼神帶著些微探究的神色.

葉璃淺笑道:"多謝皇上關心,舅舅提起過外公身體還算健朗."

墨景祁笑道:"不必這麼緊張,想當初朕也稱目睹清云先生風采,不禁十分向往.只是許多年不曾見過了."葉璃慚愧的低頭道:"自從母親去世之後,臣女也是多年不曾見過外公了.不能替母親承歡膝下,臣女實在是愧對外公的疼愛."

"哦?葉姐和定王大婚,清云老先生想必不會錯過唯一的外孫女的婚禮?"

"外公年事已高,不堪旅途勞頓.只怕不能親眼看到臣女…不過外公已經遣了大舅舅進京來代為主持.臣女也是十分欣喜的."

墨景祁眼神微閃,"哦?鴻羽先生已經進京了?那麼…徐大公子……"

葉璃坦然笑道:"大表哥和其他幾位表哥也一起進京了.舅舅並無功名在身,因此也就沒有可以聲張了."

墨景祁朗聲笑道:"徐家素來不愛虛名且喜好清淨,只是鴻羽先生也算是朕的授業恩師,此番進京竟然沒能前去迎接,實在是有些失禮."葉璃忙不敢,心中卻不以為然.大舅舅不過是奉先皇之命指點過他一些學業而已,誰是他的授業恩師了?何況如果真的有心去迎接早就去了,她可不相信墨景祁真的不知道大舅舅是什麼時候進京的.

墨景祁顯然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的意思,看著葉璃道:"葉姐奪得今年百花盛會魁首,就連榮華郡主也在太後跟前稱贊了葉姐好幾次.不知道葉姐可否讓朕和太後一飽眼福."根本不給葉璃拒絕的機會,手一揮,已經有宮女太監抬過來一張雕花①3看網案上筆墨紙硯俱全.

"臣女獻丑了."

葉璃站在書案後一邊提筆作畫,一邊在心里把殿上的皇帝罵了一百遍.她實在無法理解這些古代皇帝喜歡隨便抓人寫詩填詞的樂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愛好吟詩作賦的,更不是每個人都有那個急才的.萬一被皇帝點到名卻做不出詩來要怎麼辦?

葉璃中規中矩的畫了一幅蘭花圖,順便提上了一首外公早些年作的題幽蘭詩.唯一可以稱得上出彩的大概就是她的字了.看著點上的人的目光從探究到驚訝然後再到失望,葉璃毫不在意恭敬地站在書案後等待皇帝的評價.

"幽蘭?這是清云先生的詩?"柳貴妃皺眉問道.

葉璃羞愧的道:"臣女與詩詞上實在不甚精通,還請皇上恕罪."

柳貴妃眼底閃過一點輕視,瞥了一眼畫作道:"葉姐的字倒是寫的不錯."

太後也難得贊同柳貴妃的話,葉璃在百花盛會上的作品現在就在宮里.畫作的確稱不上驚豔只是中規中矩罷了,而詩…殿上的三位不約而同的懷疑起那首驚豔百花盛會的牡丹詩絕對不是葉璃的手筆.畢竟徐家什麼都不多,就是才子多.隨隨便便替葉璃找個代寫的也絕對是重量級的人物,能有那樣的詩也不足為奇了,"葉姐的字確實不錯."

葉璃清楚的感覺到上面的三位對她的興趣明顯的降低了很多.雖然她不太明白古人為什麼會覺得琴棋書畫就代表人的能力智商,不過至少這個結果對她來還不壞.

一直到下午,葉璃才被太後派人送出宮門,期間她貢獻自己的書法為太後抄寫了一卷經書.因為完全沒有人想起過要她去瑤華宮葉昭儀告別的事,葉璃也不好意思麻煩太後派出的人,只得也當做忘記了.在宮人的陪同下帶著皇帝太後以及柳貴妃賞賜的東西出了皇城,直到坐上了馬車葉璃才緩緩籲出了在心口悶了大半天的那口氣.

"姐,先休息一會兒吧.你臉色不太好看."青玉伸手把了把葉璃的脈搏,輕聲道.

青鸞無奈的道:"姐第一次進宮有點緊張吧.可惜太後的宮里咱們進不去,也不能陪著姐."

青玉淺笑道:"你進去了大約也只能自己嚇自己,別給姐添麻煩了才是."

葉璃靠著馬車閉目養神,順便將今天在皇宮里發生的事一一在腦海里過了一遍.在宮里的時候只能處處心謹慎,許多地方根本來不及細想.皇帝,太後,柳貴妃…似乎每個人都很正常,但是又似乎掩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糾結關系.還有葉玥……

不對!

葉璃猛的睜開眼睛,青鸞和青玉嚇了一跳,"姐,怎麼了?"

"馬車走的路不對!"葉璃道.話音未落,嗖的一聲,一支長箭穿過馬車射了進來.

------題外話------

入v了,謝謝親們的繼續支持.以後日更八千,不知道親們能不能接受.工作手殘黨表示萬更實非能力所及,另外劇安排長短也有困難,感覺可能會湊字數或者斷在奇怪的地方.還有謝謝幾位親送的鑽石花花和打賞,飛吻之~

上篇:46.悲催的新婚生活     下篇:48.山寨曆險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