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48.山寨曆險記  
   
48.山寨曆險記

京城里某處偏僻的胡同里,一輛馬車安靜的停著.趕車的馬夫早已不知去向,不知何時,周圍已經被人包圍了起來.為首的男子穿著一身不起眼的灰色衣裳,長發凌亂的遮住了半邊面孔.露出的另一半臉顯得僵硬而猙獰.一直獨眼里迸射出怨毒的寒芒,即使現在還未西下的夕陽依舊綻放出淡淡的暖意,照在男子身上也給人一種徹骨的陰寒.

"出來!"男子的聲音陰測測的響起.許久,馬車里也並沒有動靜.似乎等得不耐煩,男子冷笑一聲道:"再不出來我就放箭了.爺知道里面的人沒有死,滾出來吧."

片刻之後,一個模樣清秀可人的丫頭戰戰巍巍的揭起了簾子從馬車上滑了下來.然後和另一個嬌俏的少女一起扶著一個容顏清麗的蒼白少女下來,少女的右肩下側插著一支羽箭,被左手捂住的地方已經是一片殷,"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獨眼男子冷笑一聲,猙獰的獨眼中閃爍著惡毒的光芒,"這就是定王未來的王妃啊?墨修堯那個殘廢的命還真不錯,都只剩下半條命了還有這麼漂亮的女人肯嫁給他!"

青鸞擋在前面,護住身後的兩人,"你既然知道咱們的身份還敢如此無禮?"

獨眼男子獰笑道:"別人怕墨修堯,我可不怕.何況…現在京城里還有人怕他嗎?"

葉璃正眼看著那男子,"閣下與定王有仇還是和徐家葉家有仇?"

獨眼男子一怔,很快又張狂的大笑起來,"墨修堯的女人?有意思!我既跟墨修堯沒仇,也跟徐家葉家沒仇.你待如何?"葉璃道:"那就是拿了別人的好處,來找麻煩了?你收了多少好處,我加倍給你."

"你?"獨眼男子盯著葉璃打量,似乎在評估她的話的可信程度,"我收了別人兩萬兩銀票要你的命.你給得起麼?"

葉璃點頭,"你放了我們,我給你四萬兩."

"我憑什麼相信你?"男子獨眼猛的收縮,狠狠地盯著葉璃.無論是什麼人,四萬兩銀子都絕對是一個足以讓人動心的數目.周圍的人眼神也開始浮動起來,只是那獨眼男子沒有發話他們並不敢輕舉妄動.葉璃淡淡道:"你如果不信的話,可以放我的丫頭回去拿錢給你.一手交錢一手放人,兩不相欠.而且…我覺得你並沒有打算殺我.我只要求你不要傷害我們."

獨眼男子眼角狠狠地抽動了一下,盯著葉璃道:"你覺得我不敢殺你?"

"你若是真的想殺我,剛才直接亂箭把我們射死就行了."

"好,墨修堯的女人果然有些與眾不同!你!回去拿錢.若是讓別人知道了,或者到時候在預定的地點沒有看到銀票,就准備為你家姐收尸吧."

被指著的青玉猛地搖頭,道:"我不要走!讓姐回去我們留下."

獨眼男子冷笑,"你們以為我會相信兩個丫頭的命值錢?"

青玉咬牙道:"我家姐受傷了,我略懂醫術.讓青鸞回去."

"傷得不重,你來得快的話還沒得及替你家姐致傷,滾!"

"青玉,你先走."葉璃輕聲道.青玉咬著唇角,重重的點了點頭道:"青鸞,照顧好姐."

青鸞點頭,回身接替青玉扶著葉璃.看著青玉跌跌撞撞的跑出去獨眼男子指了指身邊的兩個人道:"跟著那丫頭,把銀票拿回來.至于你們…是自己走還是我讓人請你們走?"

"我們自己走."

她們被綁架了,葉璃有些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形.當然,一群土匪能從京城這樣的天子腳下綁走一個未來王妃,不得不這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而且一行人以極快的速度轉移出了京城,來到了距離京城足足有一百里外的一座險峻的山峰.顯然她們的確是被土匪綁架了,因為這是一個土匪寨.

也許是因為葉璃還值四萬兩銀票,所以她們並沒有被丟進陰森的地牢,而是被關進了一個有些簡陋的屋里.等到門被關上,青鸞連忙走到門口附在門上聽了聽外面的動靜,才走到葉璃跟前低聲道:"姐,咱們離開京城這麼遠,青玉能找到咱們麼?"

葉璃放下一直按著右肩的著手,隨手將上面的箭取了下來.羽箭從右胸進入斜著紮了進去,根本沒有傷到葉璃.衣服上沁出的殷的血跡不過是色的胭脂和青玉隨身帶的一瓶藥水罷了,"他根本沒打算讓青玉回來,只不過是舍不得那四萬兩銀子罷了."青鸞一驚,"姐是…他們拿了錢就打算殺人滅口?"葉璃點頭,含笑安慰青鸞道:"你放心,那兩個人不是青玉的對手.她不會有事的."青鸞臉上的愁容沒有消失半點,無奈的看了自家姐一眼.她哪里是擔心青玉啊,她是在發愁她們該如何脫險啊.老爺和大公子姐的安慰交給了她們,現在姐被土匪給抓了她們卻只能束手無策,真是太沒用了!

"他們人太多了,不是你們的錯."葉璃微笑道,"幫我包紮傷口吧."

青鸞點點頭,低頭從乾淨的中衣衣上扯下一塊布巾為葉璃包紮好"傷口",一邊問道:"姐知道是誰要對咱們不利麼?會不會是夫人?"

葉璃搖頭,道:"她最近手頭緊,不太可能一下子拿出兩萬兩來讓人綁我.而且也很容易查出來."最重要的是對方顯然並沒有要殺他的意思,那麼要麼是對方不怕她報複,要麼就是對方是她絕對想不到的人,根本沒辦法報複.所以,應該不會是王氏.

青鸞皺眉道:"可是姐並沒有得罪什麼人啊."

葉璃沉思不語,綁了她,又不打算要她的命.那麼…一旦她被土匪擄去的消息傳了出去,她的名聲必定掃地,"婚事."

"什麼?"

"有人不希望我和定王順利成親."葉璃淡淡道.

"黎王!"青鸞恨恨的道.

葉璃搖頭,"可能,但也未必."墨景黎再蠢也應該知道,她如果出了事墨修堯第一個找上的就是他.

"那…咱們現在該怎麼辦?青鸞把門打開,姐趁機逃出去."

葉璃搖搖頭,這里離京城最少也有一百里,如果真的如她猜測的那樣是為了她和定王的婚事的話,只怕她一離京被劫的消息就已經傳出去了.如果只是她一個人想要離開這座寨子也許不難,但是就算現在回去只怕也于事無補.那麼,還不如留下來或許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發現,"先休息一下,晚一點再."

"是,姐."

定國王府

"王爺!"王府的總管一臉焦急的進來,看到墨修堯臉行禮也來不及匆匆道:"王爺,大事不好了."

墨修堯猛的抬頭,"出什麼事了?"

"剛才下面的人來稟告,外面不知怎麼的突然傳出流,葉三姐被采花賊捉走——"突來的凜冽目光讓總管口中的話戛然而止,總管不由得打了個寒戰,有些戰戰兢兢的看向輪椅上端坐的男人,"王爺……"

墨修堯閉了下眼睛,猛然睜開問道:"怎麼回事?"

"屬下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底下的人出門采辦王爺大婚要用的東西,就聽到外面到處都在傳這個消息.覺得不對就趕緊回來稟告屬下了.屬下不敢耽擱,這就……"墨修堯抬斷他的話,道:"立刻派人去尚書府看看阿璃回去了沒有.另一路人立刻去查阿璃出宮後的蹤跡,還有宮里的況!"

"是,屬下這就去!"總管半點也不敢停留,轉身出了門飛快的消失在走廊里.

"阿瑾,通知鳳三,不管用什麼方法,本王不想聽到京城還有什麼謠."寂靜的書房里,墨修堯淡淡道,聲音中的肅殺之氣卻讓人不由膽寒.

"是."

"王爺."剛剛離去的總管在此出現在門口.

"怎麼?"

"徐大公子剛剛派人送來帖子,請王爺速到徐府別院一敘."

墨修堯垂眸,"本王知道了."

徐府別院

主院里,青玉無力的跌坐在椅子里,左臂的衣被劃破了一條縫,殷的血跡染了半個子.地上被獨眼男子派去跟著她的兩名男子正昏迷不醒.徐鴻羽沉著臉坐在首座上,下首坐著徐鴻彥和徐清塵.徐清澤等人都站在一邊,毫無意外的臉色都格外難看,"外面的流如何了?"徐鴻羽沉聲問道.

徐鴻彥道:"是有人故意散播的.按青玉的法,璃兒被擄走到傳出流之間還不到一個時辰就已經傳遍整個京城了."

"京城里四處都派人暗中尋找了.只是…恐怕璃兒現在已經不在京城了."徐清塵皺眉道.

"堂堂天子腳下居然讓那麼多人一起擄走兩個弱女子,京城守衛是干什麼吃的?"徐清鋒怒氣勃發.

徐清塵皺眉道:"這個稍後再.這兩個人弄不醒麼?"

青玉道:"奴婢下了沉香醉,再過一刻鍾就該醒了."她原本是想將這兩人直接引回徐家來,卻沒想到這其中一人竟然十分機警識破了她的心機,惱羞成怒之下想要殺她滅口.她無奈的費了一番功夫又浪費了不少時間才將這兩人弄暈過去,然後才能通知大公子.卻沒想到這麼一會兒功夫,姐被擄走的消息竟然會傳遍京城.

"既然弄不醒,就交給本王來吧."一個淡淡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眾人回頭看去,墨修堯一身素衣,神色淡然的坐在輪椅上盯著地上昏迷不醒的兩個人.身後沉默的阿瑾推著輪椅走了進來.

"王爺."眾人起身,墨修堯抬手,"正事為重,虛禮就免了吧.阿瑾."

"是,王爺."阿瑾走上前去,右手腕一甩啪的一聲空響手里已經多了一條細細的長鞭.鞭稍上帶著一個個的倒刺在燭光下熠熠生寒.

"啪——"長鞭狠狠地抽在地上毫無知覺的**上.撕拉一聲鞭子上的倒刺連皮帶肉的撕下一縷衣襟.在眾人的怔愣中,阿瑾毫不留的又一鞭子甩了下去,"啪——"

"啪——"

還不過五鞭,地上傳來一聲痛吟,其中一人率先睜開了眼.迎接他的就是迎面而來宛如毒蛇一般的長鞭,"啊!"

"啪——"

"啊啊……"

"救命啊,饒了我.饒命啊…啊!"

墨修堯靠著輪椅,神色淡然,"告訴本王,你們抓去的人在哪里?"

"不…我不知道.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啊!"

"啪——"

"啊,痛…不要,王爺饒命.人真的不知道啊……"

"本王現在只想知道被你們綁走的人的下落.出來,本王饒你一命."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的人,墨修堯眼神淡然無波.被他注視的人卻忍不住簌簌發抖,呻吟著道:"人…下人真的不知道."墨修堯點了點頭,"本王欣賞你的骨氣,希望你的骨氣也能讓你活下去."滑動著輪椅慢慢的行到地上的人身邊,那人強忍著身上撕裂的疼痛盯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人,眼中閃過一絲狂喜.在墨修堯靠近他的瞬間突然一躍而起向他撲了過去.但是坐在輪椅上的人顯然更快,那人就在快要碰到他的瞬間頹然落地,然後只見墨修堯以一種詭異的手法快速的點向那人身體的各處,然後是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咔嚓的聲音伴隨著無比淒厲的慘叫聲,原本來勢如猛虎的撲過來的人已經如一團破布一般的跌落在輪椅旁.墨修堯接過阿瑾遞上來的手帕慢慢的擦拭著剛剛點在那人身上的右手,一邊側首看著地上的另一個人,"現在,你願意告訴本王答案麼?"

眾人的目光落到地上那一團破布的身上,真的是名副其實的一團.原本算得上是身材頎長的大漢以一種萬分詭異的角度扭曲著縮成一團.仿佛全身的骨頭都在一瞬間全部消失了一般軟綿綿毫無生氣的團在地上.但是更讓人膽寒的是,這個人現在還活著.

年紀最的徐清炎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打了個寒戰,不著痕跡的躲到了徐清鋒的身邊去.現在跟著四哥也沒有安全感了,他們兄弟中還是三哥的功夫最好.

原本還昏迷不醒的人開始顫抖起來,"饒…饒命…王爺饒命……"

"被你們綁去的人在哪兒?"墨修堯問道.

"不在京城.老大…老大一抓到人就離開京城了……"

"去哪兒了?"

"嗚嗚…我真的不知道.老大咱們的寨子不安全,最後干一票就換個地方.我…我沒去過…"一個高大的壯漢,被嚇得痛哭流涕好不淒慘.

"那就你們原來在哪兒."

"京城外…六十里黑云峰.嗚嗚…王爺饒命啊……"

"把他們交給鳳三,看看還有能問出什麼些什麼來.立刻去准備,本王要出城."

"是."阿瑾收起長鞭,一手拎起一個人走了出去.少年纖細消瘦的身材拎著兩個比自己大一倍的壯漢竟絲毫不覺得吃力,健步如飛的走了出去.

簡陋的房間里,葉璃和青鸞一個躺在床上一個坐在床邊的凳子上閉目養神.雖然閉著眼睛,青鸞的臉上依然帶著慚愧和不安的神色.偷偷的睜眼偷覷了一眼坐在床邊靠著牆休息的葉璃,青鸞低聲道:"姐,你躺下休息一會兒吧.青鸞守著."葉璃睜開眼看她,淺笑道:"在休息半個時辰.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設法離開這里."青鸞頓時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那怎麼可以.要走也是姐先走.青鸞知道姐並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青鸞替姐引開那些人,姐一定可以自己闖出去的."

葉璃搖頭道:"你出去了我也不會有事,若是我不見你,他們一定會殺了你的."

"那也不行,我不能丟下姐一個人."青鸞倔強的道.

葉璃堅定的看著她,"等你回去了可以找人來救我.看他們有恃無恐的樣子,咱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只怕不好找."青鸞腦子里一團亂,猶豫的望著葉璃.似乎聽姐的吩咐是正確的選擇,但是不知為什麼她就是感到不安.葉璃含笑道:"不用擔心,我是姐不是麼?大哥讓你們都聽我的,難道你想違抗我的命令?"

"姐……"青鸞手足無措,只能淚眼汪汪的望著葉璃.

葉璃看著她,柔聲道:"青鸞乖,今晚你一定要離開這里.也許,之後…會見到一些意想不到得人."

"姐!"青鸞驚恐的望著葉璃.

"乖,別怕.姐我有辦法自己脫身的.你快點下山去求救,你也想咱們早點回家是不是?"葉璃微笑著忽悠,青鸞終于還是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砰!"

房間的大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踢開,青鸞飛快的從床上一躍而起擋在了葉璃前面警惕的盯著突然闖進來的兩個彪形大漢,"你們想干什麼?"

當先的一人渾濁的目光帶著浮邪的意味盯著被青鸞護在身後的葉璃笑道:"這就是那位葉家三姐?今年的京城第一才女,定王的未婚妻?"

跟在他身邊的顯然是個嘍啰,陪著笑道:"二寨主的沒錯.這就是大寨主帶回來的那位姐."

那二寨主搓著雙手,邪笑道:"大哥這是什麼意思?這麼水靈靈的兩個大美人關在這里做什麼?"

嘍啰一愣,想起了自家老大交代的事,連忙道:"二寨主,這兩個美人可動不得."

二寨主哼了一聲道:"進了我鬼云山還有什麼人是我動不得的?"

"這…這位姐一共可值六萬兩銀子.大寨主交代了,特別是那位葉姐,千萬不能動."

"六萬兩?"二寨主鼠眼一亮,露出貪婪的光芒.目光在此落在葉璃身上轉了一圈,然後回到了青鸞身上,笑道:"好吧,看在六萬兩的份上就先放過她.那麼這個丫頭就歸本寨主了.雖然長得不如那個,倒是比寨子里那些丑八怪強多了."著就往青鸞身上撲去.

"青鸞,動手!"

葉璃猛地起身,飛快的繞過青鸞和那個撲過來的二寨主直接將站在後面的嘍啰敲暈了過去.青鸞也沒有耽擱,看似嬌的身子竟似力大無窮,一拳擊中對方的腹部,然後靈巧的翻身落到他身後,抬手劈到他頸後,高大強壯的男人立刻軟到在地連哼也沒有哼出一聲來.身後葉璃已經飛快的關上了門.

"姐."

葉璃贊賞的點點頭,丫頭潛力不錯,"行了,別耽擱了.記不記得下山的路?"青鸞大概回想了一下,點了點頭.上山的時候那些土匪雖然蒙住了他們的眼睛,卻忽略了青鸞是個練家子,耳力也非同尋常.雖然不能完全記住但是大概方位應該還是記得的.葉璃道:"我猜這個寨子是新建的,無論是機關還是防禦都不會太強,你自己心一點.走吧."

"姐心."

葉璃點點頭,再三不保證了自己的安全.送走了青鸞才回頭看了看依然地上橫躺的兩個人,俯身抽出頭上的簪子在兩人身上的某處不起眼的穴位刺了幾下.才重新坐回床上閉目養神.

葉璃靜坐在床上,兩耳卻專注的聽著外面的動靜.夜里的山寨一片甯靜,顯然青鸞並沒有被人發現.葉璃心里也微微松了一口氣,能夠成功跟蹤風月公子的輕功應該是可以信任的吧?只要半個時辰內不被發現,半個時辰就足以讓青鸞離開這種鬼云還是歸云的山.

"砰!"簡陋的房門再次被人從外面踢開,門板因為不堪重力開始艱難地晃悠著.

獨眼男子當先沖了進來,看到地上的人還有安然坐在床上的葉璃先是一愣,卻意外的並沒有發火而是揮了揮手招了幾個人來將地上的人抬了出去.

"看來我還是看你了?那個丫頭呢?"獨眼男子盯著葉璃問道.

葉璃心中無奈的歎息,提前被發現了,希望青鸞能夠平安下山才好,"你不是看到了麼?她逃走了."有些猙獰的獨眼懷疑的眯起,盯著她道:"你為什麼不和她一起走?還是那個丫頭背主逃跑了?一個丫頭居然能夠悄無聲息的從寨子里逃走,真是讓人驚奇."

葉璃看著他,"一群土匪,居然能在天子腳下如入無人之境的綁走兩個人.我也很驚奇."

獨眼男子輕哼一聲,道:"我派去跟著你的丫頭取錢的人到現在還沒回來.你猜他們出了什麼事了?"

葉璃搖頭,做茫然狀.

"看來你那個丫頭是個高手,也許她現在已經下山去找救兵了.你覺得在救兵來之前你需要做些什麼才能保住你的命?"獨眼男子陰狠的盯著眼前淡然的少女.葉璃有些無奈的抬手撫了下被仔細包紮的肩頭,道:"或許你可以考慮收我一筆錢然後遠走高飛.我認為你那兩個手下沒有回來應該是他們意欲對我的丫頭圖謀不軌.你既然知道我這個丫頭是個高手,就也應該想得到另一個也不會太差.所以,我們的交易其實還可以繼續."

"看來葉姐很喜歡用錢來解決問題?"獨眼男子嘲諷道.

葉璃搖頭,"閣下不就是收了別人的錢來為難我的麼?既然對方也沒有要買我的命,那麼我以為閣下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相信不用到明天整個京城都會傳遍葉三姐被土匪擄去的傳.而我只是花點錢讓我不至于受到任何實質上的傷害,你也不會違背與對方的交易.一舉兩得有何不可?"

"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

"有人告訴過我,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這次我不會賴賬.只要我脫身立刻給你錢,我還可以先付定金."葉璃微笑道.

"如果我不答應呢?"獨眼男子眯眼道.

葉璃淡然道:"如果我死了,葉家徐家定國王府會盡全力圍剿你.如果我還活著,我會考慮用我全部財產也許還包括徐家的嫁妝和定國王府的聘禮作為賞金,全天下的懸賞追殺你.我不會要你的命,只要能看你一刀我就給一千兩.你猜有多少人會接?"

獨眼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惡毒.前提是你能找得到我."

葉璃笑容更加恬淡,"天一閣的某人欠我一條命."

獨眼男子臉上嘲弄的笑容終于完全僵住了,獨眼中原本的陰狠惡毒也漸漸散去綻放出凌厲的鋒芒.雖然還是那副可怖的面容,卻在一瞬間讓人覺得多了幾分上位者的氣勢.

"不愧是墨修堯的女人,果然不同凡響."

葉璃淡淡苦笑,"保命而已,也許閣下願意現出真面目?老實,我不太喜歡對著戴面具的人話."獨眼男子有些意外的盯著她,"你看的出來?我以為我的易容術已經可以以假亂真了."葉璃道:"我大概是對于這些比較敏感吧.我想人皮面具和真正的面皮還是有些區別的不是麼?"

獨眼男子嫌棄的揉了揉自己的臉,"時間太趕了.匆匆忙忙做出來的殘次品.你既然知道有人想要壞了你的名聲,可知道對方到底提了什麼要求?"葉璃看著他,"願聞其詳."

獨眼男子走到一邊坐下,盯著葉璃眼露戲謔,"對方要求…毀了你的名節.注意,是真的要…毀,了,你."

葉璃眼神一冷,"是個女人."

獨眼男子驚訝的挑眉,葉璃皺眉道:"只有女人才喜歡用這麼惡毒的招數對付女人."

獨眼男子聳聳肩道:"我絕不會告訴你對方是誰的.你不怕麼?"

葉璃正色看著他,想了想道:"你並不打算這麼做,不是麼?"

男子點頭,朗聲笑道:"不得不承認,墨修堯確實有慧眼.至少比墨景黎那個白癡強多了.我的確沒這個打算.畢竟,我可沒打算為了幾萬兩銀子真的把墨修堯惹毛了."

"你認識墨修堯."葉璃指出.

獨眼男子也不否認,站起身來道:"現在我們可以走了.葉三姐,咱們去取我該得的錢,然後送你回家.你覺得怎麼樣?我估計再過一兩個時辰,墨修堯就該來了,這里不安全."葉璃無所謂的跟著他起身,問道:"你這寨子里的人怎麼辦?"獨眼男子回頭給了她一個扭曲的笑容,"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是土匪頭子吧?你放心,我雖然不是土匪頭子,但是這寨子里絕對是清一色無惡不作的土匪.犯在墨修堯手里算他們倒黴吧."

"原本的獨眼寨主不是給你殺了吧?"葉璃跟著男子穿梭在粗陋的屋舍間,一路上遇到偶爾巡邏路過的土匪向獨眼男子行禮,看到跟在他身後的葉璃還不約而同的露出心照不宣的猥瑣笑容,"這里的守衛真不怎麼樣,難怪青鸞一點也沒有驚動寨子里的人."

"你居然還懂這個?確實不怎麼樣,要不是有我幫忙,就憑這些白癡根本走不出京城就會被抓住."獨眼男子回道:"那個貪財的家伙正在他房里呼呼大睡呢.居然想獨占所有的賞金,爺從來都是自己賺錢,讓別人沒錢可賺.等墨修堯來了正好拿他頂缸.你覺得這個主意怎麼樣?"

葉璃無所謂的點點頭,打量著前面越走越偏的路,"我們從這里離開?"

男子點點頭,"你放心,只要我拿到錢絕對毫發無傷的把你送回葉家."正要抬手去撥弄機關,山下遠遠地傳來一些異樣的聲音.葉璃不動聲色,獨眼男子卻立刻變了臉色,低咒道:"該死的!他怎麼可能來的這麼快?"完立刻放棄了原本的路拉著葉璃往另一個方向狂奔.

"我們不走密道了?"

男子道:"走密道不安全,而且太繞了.不定會被堵個正著."聽著漸漸由遠而近的聲音,而寨子里卻還依然沒有絲毫動靜.顯然來的都是高手,寨子里那一群烏合之眾根本就連人家的蹤影都沒有發現.男子拉著葉璃往後山奔去,"後山還有一條路,雖然有點險要但是可以直通一個山谷.一時半刻墨修堯絕對找不到."

"可是我……"葉璃道.

"放心,我輕功不錯.帶著你一樣可以下去."

"可是我想賴賬!"葉璃笑道.

上篇:47.皇帝,太後,貴妃     下篇:49.脫險,京城多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