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0.變調的謠  
   
50.變調的謠

葉三姐,未來的定王妃被土匪擄去了得消息在京城里覺得稱得上是震撼.早在葉璃被擄走沒多長時間久已經開始在京城的各種場合流傳了.流這種事想要強行禁止只會欲蓋彌彰愈演愈烈.所以無論是葉家徐家還是黎王府明面上都沒有任何人對此發表過意見.等到第二天一早葉璃坐著馬車帶著宮里的各種賞賜在徐家二公子和三公子的護送下從徐家別院回到葉家的時候,人們心中的流漸漸地開始動搖了.畢竟,偶然和非偶然路過的人們無意間看到的葉三姐無論神色還是身體似乎一切安好,實在不像是剛剛才被人擄走過的樣子.而徐家的兩位公子就連據性子最烈最藏不住心事的徐三公子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所以…昨天的消息只是一個惡劣的謠麼?

葉璃漫不經心的聽著青霜叨叨絮絮的講述從外面聽來的評論,心底暗暗發笑.三哥現在當然可以心平氣和的出來見人,因為他昨天晚上已經把大半的怒火都發泄在那些不長眼的土匪身上了.想起昨晚和墨修堯一起下山時那山寨里彌漫著濃重的血腥味,還有三哥那一身殺氣縱橫的模樣,葉璃相信世代書香的徐家只怕確實要出一位武將了.墨修堯如何處置那些土匪的葉璃並不打算過問,不管那一群是從外地流竄到京城的土匪還是本地土生土長的土匪,少了那麼一群人總還是一件好事.

"葉三姐."

窗外清朗的男聲傳來,青鸞立刻抽出劍指著突然出現在窗外的青年男子.葉璃含笑按下青鸞的手臂,回頭笑道:"韓公子,別來無恙?"窗外正是昨晚才分別的綁匪韓明月.韓明月無奈的苦笑,"三姐看我這樣子算得上不錯麼?"才剛一進院子就能感覺到暗處虎視眈眈的目光,他絲毫不懷疑如果現在有什麼輕舉妄動的話,天一閣主絕對會就此無聲無息的消弭于世間.

從衣中取出一個木雕盒子放到窗台上,韓明月道:"這是給三姐壓驚的,還有算是恭喜三姐和修堯的新婚賀禮,到時候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趕得及來喝一杯喜酒."

葉璃點點頭,沒有去看那盒子,問道:"韓公子准備離京了."

韓明月笑道:"最近受的驚嚇有點多.還是呆在江南能讓我安心一點.歡迎葉姐有空和修堯一起來江南,到時候在下一定一盡地主之誼."葉璃笑道:"韓公子這麼倒是讓我們有些慚愧了."韓明月挑眉道:"那麼…之前的誤會,一筆勾銷?"葉璃眼波微轉,笑道:"你和我的誤會一筆勾銷."至于你和墨修堯還有什麼誤會,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韓明月稍微有些失望,但是也知道強人所難了,更有些欣賞葉璃知道分寸,也不再耽擱拱手道:"如今,在下告辭."

"慢走不送."

等到韓明月離去,青鸞才上前拿過窗台上的盒子不滿的道:"姐對那種人那麼客氣做什麼?"葉璃轉身坐下,笑道:"他昨天對我們也很客氣."葉璃心里清楚,如果不是韓明月一開始就顧忌著墨修堯的關系的話她們未必有機會全身而退.韓明月忌憚墨修堯她相信,但是真韓明月有多怕墨修堯她確是不怎麼相信的.

"要不是因為他,姐怎麼會…外面那些人還在傳姐被擄走的事呢,傳得好難聽……"青鸞完全沒有認為韓明月有對他們客氣,要不是因為他姐怎麼會被別人閑閑語的議論嘲笑.葉璃淡淡道:"不是他也有可能會是別人啊,可不是每個人都剛好和王爺認識."接過青鸞送上來的盒子打開,葉璃也有些驚訝.盒子里整整齊齊的放著一疊厚厚的一疊銀票.兩張一萬兩的金票還有十幾張一千兩的銀票.青鸞看了一眼也不由得驚叫出聲,"姐…這…"

葉璃挑了挑眉,面色有些為難.兩萬兩金票相當于二十多萬兩白銀,這麼大一筆錢即使是葉璃也不好意思真的收下了.銀票旁邊還放著一對極品的白玉龍鳳佩,只看玉質就知道必定是價值非凡.想了想,葉璃重新蓋上了盒子轉手交給青霜道:"准備一下,我要去一趟定王府."

青霜心翼翼的捧著盒子,她剛剛也看到了.從到大她還沒見過這麼多錢呢,嗚嗚,好怕……

"是,姐."

"阿璃!阿璃……"慕容婷的聲音還沒進門就從外面傳了進來.葉璃展顏一笑,起身迎了出去.秦箏和華天香還有只見過兩次的京城府尹秦牧之妹秦羽靈結伴前來探望葉璃.慕容婷當先一人從進屋里,抓住葉璃連聲道:"阿璃,你沒事吧?"葉璃莞爾笑道:"我若是有事怎麼會站在這里?你們怎麼來了?"

秦箏掩唇淺笑道:"婷兒一大早就跑來拉著我和天香要來找你,我就跟她了你根本什麼事都沒有,偏她非要不放心一定要過來看看不可.我們在路上遇到羽靈姐就一起來了."慕容婷摟著葉璃恨恨的揮著粉拳道:"要是讓本姑娘知道是哪個混蛋胡亂散播謠,本姑娘一定打得臉他爹娘也認不出他來!簡直太過分了,比冷皓宇那個混蛋還過分一萬倍!"眾人不由得笑了起來,葉璃含笑對秦羽靈道:"秦姐,多謝你專程過來看我."

秦羽靈有些靦腆的笑道:"其實…我是替我哥哥來向葉姐道歉的.他初掌京城府尹不久出了這樣的事,連累了葉姐的名聲……"

葉璃搖頭,看秦羽靈的表就知道她必定是背著秦牧自己來的.其實這樣的事非要怪到秦牧這個京城府尹身上也是毫無道理的.就是前世科技再發達的地方也從來就沒少過犯罪,何況現在這個時候人的精力有限,哪里能處處都管得到?

"秦大人是京城百姓的父母官,一心為民素有鐵面判官之稱.不過是些許謠罷了,秦姐不必在意.謠止于智者,不去理會他那些人覺得無趣自然就不會再傳了."

聽了葉璃的話,秦羽靈也松了口氣.她從和兄長相依為命,雖然哥哥沒有但是她也知道這次的事牽扯到定國王府,尚書府和徐家,哥哥不過是個三品的府尹,而秦家也並沒有什麼後台支撐.一不心就有可能被人拉去做替死鬼,"謝謝你,葉姐."

華天香笑道:"秦姐你也不用謝她了,那些人背後嫉妒阿璃想要壞她的名聲秦大人也不可能管住每個人的嘴不是麼?阿璃,看你這打扮,是准備出門?"華天香注意到葉璃的衣飾,開口問道:"不會是我們來得不巧吧?"

"剛才打算去一趟定國王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回頭再去也不遲."葉璃道.

"哦?"慕容婷眼珠一轉,笑的不懷好意,"原來咱們阿璃已經跟定王那麼熟了啊."

葉璃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慕容婷毫不在意樂呵呵的道:"干什麼要親自去定國王府啊,送一張帖子去請定王出來一趟不就得了?也順便讓那些多嘴多舌的陰險人知道,就算他們再怎麼費勁也拆不善阿璃和定王的!"秦羽靈有些疑惑的看著慕容婷,"慕容姐知道是誰干的?"

"叫我慕容就行了."慕容婷自信滿滿的道:"還能是誰,肯定是那個見不得阿璃好過的黎王唄.我這輩子真沒見過比他心眼兒更的男人,和葉瑩真是絕配!"

葉璃默然,墨景黎這回真的是冤枉啊.不過,這應該算是他人品太差了才這麼容易被人懷疑吧?其他三人面面相覷,但是看看慕容婷一臉篤定的表再想想墨景黎和葉璃的恩怨,不約而同的在心里贊同了慕容婷的猜測.就連秦羽靈也一臉沒想到黎王竟然是這樣的人的表.

黎王的脾氣不好,這在京城的權貴中不是什麼秘密.但是如果有人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大婚之後本該新婚燕爾春風得意的黎王殿下的脾氣比婚前更壞了.尤其是今天一大早出門,聽著別人議論葉璃那女人本來應該讓他心好得無與倫比才對.但是他卻發現在他路過的時候總會有意無意的拿怪異的眼光看他,或者是迅速的閉嘴改變話題些毫無關系的事.就連喝個茶都能感覺到整個茶樓的人的眼光都在自以為不著痕跡的往自己身上瞟.葉璃那女人出了事被嘲笑被看笑話的應該是墨修堯才對!為什麼他會覺得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話?

京城的百姓大多數還是善良的,所以他們在看到墨景黎出現的第一時間,即使知道自己惹不起這位皇帝的親弟弟,還是給予了他鄙視的目光.切!什麼人啊,無緣無故的退了人家姑娘的婚就算了還見不得人家好,先前就破壞人家姑娘的名聲不,現在居然還傳出這麼惡劣的謠?這要是尋常百姓家的姑娘還不被逼的去死啊?這種人,就算是皇親國戚,也還是統稱為人渣!

"王…王爺…"跟在墨景黎身邊的人也被自家王爺身邊的低氣壓嚇得不輕.

"到底是怎麼回事?!"墨景黎咬牙切齒的問道.

侍衛甲看了看左右,悲哀的發現只有自己離王爺最近.其他的乙丙丁都早早的閃到一邊去了,知道戰戰兢兢的道:"回…回王爺,大家都在議論葉…葉三姐的事."

"本王知道他們在議論那個女人!議論那個女人關本王什麼事?!"都要那種看人渣的眼神看著本王,以為本王沒看見麼?他們不是應該嘲笑諷刺那個女人,應該笑墨修堯那個廢物被人戴綠帽子了麼?(你還知道自己是人渣麼?)

"這個…有人,有人是王爺你看不得葉三姐好恨葉三姐馬上就要歡歡喜喜的加入定國王府並且之前在楚香閣對你無禮所以故意散布謠…咳咳,破壞葉三姐的名…聲…"意圖用做快的速度將話清楚的侍衛甲臉漲得通,話還沒完就一臉驚恐的看著自家王爺將手里的折扇捏了個粉身碎骨.

"你什麼?!"墨景黎身上陰氣陣陣,過來過往的人都忍不住繞道而行.

"王…王爺…"不是我的啊,是全京城的廣大百姓們的.侍衛甲委屈的在心里道,總之黎王府的名聲在繼王爺勾搭未婚妻之妹,買東西不給錢之後又一次達到了新低.

"阿璃,箏兒,快上來.上面沒什麼人咱們就坐外面吧."一聲清脆的女聲解救了快要被冰凍的侍衛甲,在看到自家王爺的目光飛快的轉向樓梯口的時候侍衛甲更快的將自己團成一團躲到了安全的地方.慕容婷穿著嬌豔的衣當先走上了二樓,還回頭向身後的朋友招手.走在她前面領路的兒簡直想要淚流,慕容姐,哪里是上面沒什麼人啊,咱們這里可是京城最好的茶樓之一.是人都被黎王給嚇跑了啊.

"咦?"一回頭,慕容婷就看到臉黑色猶如墨石一般的墨景黎.忍不住回頭看看後面考慮要不要換一家茶樓,但是這片刻的時間華天香等人也都走了上來,于是一行五位姑娘無奈的大眼瞪眼.葉璃更加無奈,她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跟墨景黎前生有什麼孽緣了.無論到哪兒,似乎只要出門就能碰到他.葉璃不知道其實這並不太奇怪,因為京城即使是大楚最繁華的城市但是比起她記憶中那些大城市其實並不算大.而權貴們也不可能和普通百姓去一個地方逛,基本上能去的也就是那麼一些地方.所以除非像葉璃這樣不怎麼出門的,如慕容婷這樣經常到處跑的人,基本上進了一家店全都是認識的人.

"阿璃……"慕容婷抱歉的望著葉璃,她是真沒想到新婚燕爾的黎王不在家陪嬌妻會大白天一個人跑到茶樓來喝茶啊.

"沒關系,就這兒吧."葉璃也知道不怪慕容婷,何況她也並沒有非要避著墨景黎走得意思.都在一個京城里,同為權貴之家,還有親戚關系能避到哪兒去?淡然的對墨景黎點了下頭,葉璃拉著秦箏和秦羽靈往角落里比較清靜的位置走去.

慕容婷吐了吐舌頭,拉著華天香也連忙跟了過去.

"唉,你定王到底會不會來?"慕容婷低聲問道,她不是在京城長大的,和定王實在是不熟.華天香倒是信心滿滿,點頭道:"放心吧,我爺爺定王人不錯.既然收到了帖子肯定會來的."

秦羽靈輕聲道:"那咱們還是早點回避吧,別打擾阿璃和定王話了."

慕容婷嘻嘻笑道:"還早呢,咱們出來得早定王這會兒肯定還沒出來.等人來了咱們在換地方不遲.呵呵,你們有沒有看到剛才樓下那些人的臉色?一看到我們進來變得好奇怪.我都怕他們把眼珠子瞪掉到茶杯里了."華天香輕哼道:"那些人指不定以為阿璃這會兒正藏在家里哭呢,突然看到咱們出現當然要嚇一跳了."

秦箏掩唇笑道:"我也沒見過那麼多人同時目瞪口呆的模樣,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麼被人注目啊."

葉璃看著幾個好友唧唧咋咋的討論今天出門的感受,只能好笑的搖了搖頭.其實流看起來遠沒有她預計的那麼猛烈,應該是墨修堯和大舅舅他們暗中做了些什麼.至少大多數人看到她的眼神多是驚訝或者同.而不是原本以為可能出現的鄙夷和輕視.看來大多數人並沒有相信她被擄走的消息.

葉璃幾個坐在比較偏遠的角落里,自顧自的閑聊著.墨景黎獨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沉著臉將茶水當酒喝.因為離得遠,他並沒有聽到那邊在些什麼,但是依然能感覺得到她們的好氣氛和好心.看起來竟然完全沒有被流影響一般.墨景黎不禁咬牙切齒,明明是葉璃出事,結果葉璃本人像沒事人一樣,反而要他來背黑鍋.但是現在要他沖過去和葉璃理論,即使是墨景黎還是覺得拉不下臉.因此只能任由滿身的陰風嚇得四周的客人瞧瞧避走,然後繼續往嘴里灌茶.

"啊呀,阿璃!定王來了!"正郁悶之時,就聽到身後不遠處慕容婷的大嗓門喊的整個二樓都能聽見.眾人抬頭望去,就看到慕容婷正興奮的趴在窗台上往下看.秦箏無奈的將她扯下來,回頭對葉璃笑道:"璃兒,你下去接一接王爺吧."華天香掩唇偷笑,揮著手調侃道:"不回來也沒有關系,我們吃完了點心會自己去逛街的,反正這里也沒有多出來的位置給定王坐."

聞,二樓上僅剩的幾座客人們開始後悔因為懼怕黎王的寒氣而選擇了靠里面的位置,現在只能支起耳朵盡力聽角落里那一桌的姑娘們話了.葉璃看在眼里不禁好笑,八卦果然是認識一個時代的人們都不可或缺的天性.在眾人或直白或隱晦的注視著葉璃起身往樓下走去.路過墨景黎這一桌的時候明顯察覺到墨景黎惡狠狠地瞪著自己的目光,葉璃無奈:有的人天生就不對盤,不能強求.

看著葉三姐從容下樓,樓上的食客們打量墨景黎的目光和神更加複雜了.看葉三姐如此坦然的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還從容的赴定王的約,確實不像是出過什麼事的樣子啊.反觀黎王臉色陰沉神猙獰,分明就像是陰謀詭計沒有得逞的憤怒啊.人們暗中交換著眼神,做著無聲的討論.墨景黎似乎終于無法忍受這樣古怪的氣氛,重重的將茶杯放回桌子上,站起身來透過半開的窗戶開了一眼樓下的街道,沉著臉轉身下樓去了.

葉璃從樓上下來的瞬間,整個樓下的大堂瞬間安靜下來.等到葉璃神溫和面帶微笑的走了出去,人們正要張嘴議論的時候又看到墨景黎陰沉著臉下來,然後又是一陣沉寂.不過看到這兩位的表現,至少在場的人們更加傾向于同葉璃的多些了.

葉璃走出茶樓時定王府的馬車才剛剛停下,阿瑾正准備揭起簾子請墨修堯下來,"修堯."葉璃輕聲叫道,阿瑾見到葉璃十分恭敬地站到了一邊.葉璃利落的踩著矮凳上了馬車,墨修堯看著她挑眉,"怎麼下來了?"葉璃在他對面坐下,笑道:"天香她們人太多沒地兒坐,就把我趕下來了.都是她們胡鬧,原本我想明天再去一趟定王府的."

墨修堯微笑,"她們胡鬧的很及時."

"什麼意思?"葉璃不解的問道.外面阿瑾已經重新駕起馬車往前走了,葉璃想了想探出頭去報了個地名.正好看到墨景黎站在茶樓門口眼神陰郁的看著他們的馬車.墨修堯道:"今天一早整個京城都在傳昨天的傳是景黎故意想要讓你難堪才傳出來的."

葉璃愣住,有點明白墨景黎的臉色為什麼那麼難堪了.以墨景黎那種性格被冤枉了心里能舒服才怪,想起之前慕容婷自信滿滿的猜測,原來不是她憑空想出來的啊.

"阿璃找我可是有什麼事要?"墨修堯看著葉璃不知神游到何方的嬌顏問道.

葉璃回過神來,點了點頭道:"早上韓明月送來了兩萬兩的金票還有一萬多兩銀票和一對玉佩.原本打算明天去定國王府時一起帶過去,跟著天香他們一起出門也不好帶在身邊."墨修堯不怎麼在意的搖頭道:"那是他送給你的,你收著就是了."葉璃無語,一出手就幾十萬兩銀子,韓明月敢送她也不好意思收啊,"我明天叫人送到定王府去,還是你看著辦吧.我的錢夠花了."墨修堯無奈的歎息,"阿璃…韓明月將東西送到你那里就是你的了,你安心手下就是了.你也不必覺得欠他什麼人,韓明月那個人多花一兩銀子都會肉疼,他肯送那些過來給你做賠禮自然是他覺得這些東西送的值.你也不用答應他任何事."

葉璃笑道:"我確實沒打算答應他什麼事."葉璃暗暗猜測過,大約韓明月曾經做過什麼對不起墨修堯的事,這次又攤上這樣的事.沒想到墨修堯居然就這麼放過他了,韓明月大約是心虛或者覺得歉疚,但是又找不到彌補的辦法才這麼不計成本的往她這邊討好.可惜葉璃並不打算多事的做什麼觸成曾經的好友歸于好的友誼之花,所以韓明月這錢大概是白花了.

"所以你今天約我出來其實就是為了這件事?"墨修堯問道.

聽著墨修堯低沉悅耳的聲音,正想著事的葉璃莫名的心中一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確實沒什麼大事,打擾你了?"看墨修堯似乎真的對韓明月送來的東西不感興趣,這讓葉璃也不禁有些好奇起來定國王府到底有多財大氣粗.

"我平日里也閑得很."墨修堯搖頭,"既然已經出來了,陪我去一個地方可好?"

葉璃點頭,"我對京城也不太熟,你做主便是."

得到葉璃的許可,墨修堯對駕車的阿瑾吩咐了一句,阿瑾立刻調轉了馬車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馬車里,葉璃好奇的問道:"風華樓?你該不會打算送我什麼首飾吧?我自己就有一家專賣首飾的店啊."

墨修堯含笑看著她,"送未婚妻首飾不是很正常的事麼?難道不可以?"

葉璃閉嘴不,難道她能你還不顧光顧我的藏珍閣,肥水不流萬人田?就算她沒正兒八經談過戀愛也知道這話很煞風景.不過…墨修堯這是在討她歡心麼?葉璃莫名的覺得心里有點煩躁,但是看墨修堯溫文從容的表,怎麼也看不出來他的心思,葉璃也只有無奈的放棄了.有個不算討厭而且還是自己未來丈夫的男人送首飾討好自己總歸是件讓人開心的事吧?

風華樓是京城非常有名的飾品店,出售的飾品多以玉器為主.而讓它深的京城的閨秀們喜愛的原因不僅是因為它高昂的價格和精美的商品,更重要的是這里出售的飾品從來沒有完全一樣的款式.每一款都是獨一無二的,這讓不喜歡與人重樣的閨秀貴婦們分外青睞.葉璃曾經考慮過藏珍閣也走這樣的高端線路,但是無奈藏珍閣並沒有非常出色的設計和雕琢大師,葉璃自己對所謂的珠寶設計也只是一知半解,只得無奈的作罷.

進了風華樓掌櫃的立刻迎了上來,即使看到坐在輪椅里進來的墨修堯也只是極短暫的怔了一下,然後便露出得體的笑容招呼起來."原來是定王和葉三姐,兩位能光臨風華樓真是讓店蓬蓽生輝.王爺,葉姐,里面請."

將兩人迎進離間,立刻有容貌清秀的少女送上新春的香茶.葉璃微笑著喝著茶,打量著房間里幽雅而舒適的布置,不由輕歎果然是貴賓的享受.難怪風華樓能成為京城貴族們最喜歡光顧的地方.就沖著這份細心的服務,害怕賺不來客人的錢?

許是因為墨修堯的身份,掌櫃親自站在跟前服務,"王爺是想要為葉三姐挑選飾品麼?葉三姐好像是第一次光顧店,不知道喜歡什麼樣的飾品?"

葉璃看向墨修堯,墨修堯喝著茶輕聲道:"先挑幾件好的拿過來看看吧."

掌櫃的應承了一聲,轉身親自去取東西了.葉璃不解的道:"我們真的來買首飾的?"

墨修堯笑道:"阿璃你想得太多了,既然出來了能看得上眼的買上幾件又如何?"

葉璃有些懷疑的問道:"是不是我平時的打扮給你丟臉了?"想一想還真不無可能,葉璃的首飾不算少,都是徐氏生前留下的.不過葉璃一向不喜歡累贅,所以打扮特別是頭飾一般都維持在不會失禮的程度,在華麗的打扮就有些接受不能了.以定國王府的地位,未來的王妃打扮的太過樸素了確實有可能覺得臉上無光.

墨修堯無奈的搖頭,認真的看著葉璃道:"你若真的堆得滿頭珠翠我才會受不了.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該去哪兒,所以就帶你來這里看看了.鳳之遙這里的首飾不錯."

葉璃懷疑的看著他,試圖從他的臉上找到一絲不自在的神色.奈何某人太過淡定,即使著這麼讓人聽起來純無比的話面上也依舊優雅淡定的在書房里讀一卷古書.葉璃只好告訴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想想也是,雖然某人現在看起來溫文爾雅君子端方如玉,但是據當年也是有過少年輕狂,騎馬倚斜橋,滿樓招的時候的.

很快的,掌櫃捧著兩個盒子回來了.放在桌上心翼翼的打開,一邊道:"王爺和葉三姐難得光顧店.這一套飾品是咱們老板最新設計親自制作出來的.而且今年只怕這是唯一的一套了,葉姐看看如何?"

聽掌櫃的如此鄭重,葉璃也有些好奇起來.

這是一套極品青玉首飾,青玉在玉器中價值不是最高的,但是像眼前這套飾品的極品玉質即使是慎德軒和藏珍閣中葉璃也沒有見過比這更好的.更重要的是那簡約而雅致的樣式,仿佛一朵清雅的玉蘭花在月夜中悄然綻放,讓人從心底升起一種甯靜幽柔的感覺.這世上沒有女人逃得過精美首飾的誘惑,葉璃在心中歎息.

"這一套飾品一共兩支玉蘭花簪,一條手鏈,一只手鐲,以及這一件額飾."掌櫃的看到葉璃贊賞的目光,立刻又打開另一個盒子展現出里面的額飾.淡青色的美玉,並沒有什麼繁複的花紋和寶石鑲嵌.只是本身一朵朵造型優美的蘭花組成的飾品,安靜的躺在鋪著絲綢的錦盒里綻放出淡淡的光華.

"喜歡麼?"墨修堯看了看葉璃,含笑道:"很適合阿璃."

"確實很漂亮."葉璃點頭.

"就這一件.回頭到我府上取銀票."

看到兩人都很滿意,做成了一筆大生意的掌櫃顯然也很高興,"是,葉姐這就帶走還是咱們給送過去?"墨修堯淡淡道:"直接送到葉府就行了."

------題外話------

啊啊,看了留很多親對楠竹之前的態度很不滿意.其實那什麼啦,楠竹現在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不肯能大張旗鼓的搞死誰.他爹她娘他哥被人搞死了他還沒報仇啊,他前未婚妻死了也還沒報仇啊.一切都是為了一個字:忍

另外,楠竹和女主現在不是戀人關系,事實上他們誰也沒有愛上誰.所以女主對楠竹的態度並不在意,而且她認為自己曾經是個特種軍人出了這樣的事絕對是她自己的責任而不會想到要怪誰沒保護自己.而在男主看來,他肯定對女主有好感,但是還不到簡介里寫的那個地步,同樣也絕對不可能為了女主打亂自己的計劃和安排.不過以後就難了.哈哈.護短會有的,虐壞蛋也會有的~還有不能理解的地方請留,我也會回頭看看是不是哪里寫的不對勁.

上篇:49.脫險,京城多事夜     下篇:51.舅舅的教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