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1.舅舅的教誨  
   
51.舅舅的教誨

"見過兩位公主."

葉璃和墨修堯在掌櫃的陪同下剛走出內室就聽到門口迎客的伙計恭敬地道,掌櫃一愣連忙向兩人告了聲罪迎上前去.門口剛剛進來的人同樣也看到了兩人,昭陽長公主愣了一下失聲道:"修堯?"快步走了過來在墨修堯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輕聲道:"修堯,你這是陪葉姐出來買東西的?"墨修堯眼神微動,點頭道:"正是,長公主多年不見了."昭陽公主臉上帶著一絲悲傷,點頭道:"確實是許多年沒見了.你如今…好好地就好.等你們大婚了,葉姐若是無事不妨時常到公主府走動走動,也算陪陪我這個老太婆."

葉璃輕輕點頭,淺笑道:"蒙長公主厚愛,到時候一定前去叨擾."

昭陽公主輕歎一聲,拉著葉璃笑道:"雖然我這只是第二次見葉姐,不過年輕的時候我和你娘也算有些交.葉姐看看還有什麼喜歡的,算我這個長輩送你的見面禮."葉璃有些無奈,正要拒絕墨修堯已經先一步開口,"昭陽姑姑…你別嚇到阿璃了.我們還有點事先行離開了,你不是和昭仁公主一起麼?別饒了公主的雅興."

一直被冷落在一邊的華衣美婦正是前些日子在墨景黎婚宴上見到的昭仁公主,聽了墨修堯的話,她只是淡淡的哼了一聲.昭陽公主皺了下眉,只得歎氣道:"罷了,葉姐以後有什麼事直接派人到我府上一聲就是了."葉璃輕聲謝過,陪著墨修堯一起出了風華樓.

上了馬車,葉璃明顯察覺到墨修堯的心不怎麼平靜.也不多什麼隨手拿了一本放在馬車上的書低頭看了起來,只是回想起剛才在店里昭陽長公主的話和表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怪異.感覺長公主的態度和韓明月有點像.似乎想要親近墨修堯,但是出于某種未知的原因又只能保持一定的距離.神中總透出一股若有若無的愧疚和想要補償的心意.而這種補償顯然並不是墨修堯願意接受的,所以他們就一廂願的轉加在了她的身上.比如韓明月送的銀票昭陽公主的態度.這兩個人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墨修堯的事啊?

"抱歉,阿璃."馬車里,墨修堯輕聲道,眼中帶著淡淡的歉疚.葉璃不解的挑眉,墨修堯無奈的笑道:"原本打算帶你出來散散心的…"葉璃這才恍然大悟,這個男人是在為剛才他的心不好跟她道歉?但是這種遇到自己不喜歡的人會心不好的事根本是不能避免的吧,還是她表現的像個無理取鬧的女孩兒讓他覺得需要道歉賠禮?

"沒什麼,你今天沒心咱們先回去吧.改天心好了在出來."事實上她也沒心陪一個心沉郁的男人逛街,她不會安慰人的.有那個空閑不如去做一些別的事,經過昨天的事她發現自己還有一大堆的事要做呢.

墨修堯沉默了片刻,點頭道:"我送你回去."

葉璃點頭,對外面駕車的阿瑾吩咐了一聲,馬車往尚書府的方向而去.墨修堯看著葉璃淡定閑適的神,神色也緩和了許多,不由笑道:"阿璃好像一點也不擔心."葉璃聳肩道:"原本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啊.不過我猜家里老太太只怕擔心的不行."如果自己再被定國王府退了親,老太太只怕就想要把她送到尼姑庵里去修行了.這不僅讓葉家的名聲掃地,還會損失掉已經到手的定王府的大筆聘禮.足夠老太太和王氏心疼不少時間了.

"不會有事的,最多再過一兩天這件事就會過去."

葉璃點點頭,沒有在做什麼.如果昨晚她真的出了事會怎麼樣?這樣的問題葉璃沒問,墨修堯也沒提彼此心照不宣.也許就算真的出了事墨修堯依然會掩蓋這件事,依然會娶她,也許會殺了韓明月.也許葉璃會自己殺了韓明月,但是不會再嫁他.那個幕後凶手到底是誰?墨修堯沒打算告訴她,她也沒打算問.他們准備共度一生,但是並沒有把對方當做最重要的最愛的人的打算.就像葉璃永遠也不可能覺得墨修堯比自己的親人重要一樣,在墨修堯心里也必定有著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存在.

到了葉府門口,墨修堯親眼看到葉璃走進大門,才放下簾子對阿瑾道:"回府吧."

阿瑾沉默的看著慢慢關上的大門,猶豫了一下低聲問道:"王爺,你為什麼不告訴葉姐……"

"阿瑾,回府."

"…是,王爺."

——這不是誤會,這是比誤會還糟糕的分界線.阿堯,你麻煩了——

葉璃剛進了大門,早就等候在一邊的青霞青霜都迎了上來稟告舅老爺來了,正等著見姐呢.葉璃不解,"是大舅舅還是二舅舅?"今早剛從徐家回來,難道又出什麼事了?

青霜道:"兩位舅爺都來了.正在榮樂堂和老太太話呢."

葉璃無奈的看了看身上的衣飾,道:"算了,直接過去吧."

進了榮樂堂,果然看到兩位舅舅正坐著喝茶.老夫人和葉尚書王氏都陪坐在一邊,神色似乎有些怪異.看到葉璃進來葉老夫人才松了一口氣對葉璃笑道:"璃兒,兩位舅老爺特意來探你,你怎麼跑出去了,還不過來見禮?"葉璃依上前行了禮,徐鴻羽揮揮手道:"罷了,璃兒今天才從徐家回來,哪里有什麼特意來探望之."徐鴻彥也沉著臉點頭道:"正是,原本昨天我和大哥有些事要吩咐璃兒才將她接了過去,倒沒想到能鬧出這麼多事來.倒是咱們徐家考慮不周了."

葉老夫人和葉尚書有些尷尬的對視了一眼,徐鴻彥雖然著是徐家的不是,但是他們又豈會聽不出其中對葉家的指責.傳出流之後葉家什麼都沒做,甚至連派個人去徐家問一聲都有過.豈會不讓徐家感到心寒.但是葉老夫人看著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心里還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她實在是吃不准昨天葉璃到底是真的去了徐家還是如流的被土匪擄了去.萬一真的是出了什麼事,那麼……

徐鴻彥看著葉老夫人和葉尚書不滿的輕哼了一聲,旁邊的徐鴻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側首對葉璃微笑道:"不是璃兒與華姐秦姐出去了麼?舅舅過來的時候可聽秦家和華家那兩位姑娘被慕容將軍的千金拉著找冷二公子麻煩呢.難不成璃兒也跟著去胡鬧了?"葉璃倒沒想到慕容婷還鬧了這麼一出,連忙搖頭道:"璃兒和定王去了一趟風華樓,遇到了昭陽長公主和昭仁長公主兩位,然後就回來了.讓舅舅久等了是璃兒的不是."

"哦?和定王去風華樓?無妨,年輕人四處走走不是什麼壞事."徐鴻羽顯然對葉璃的回答十分滿意.徐鴻彥也點頭,隨口抱怨道:"你舅母時常提醒要清澤那子陪秦家姑娘出門走走,那子偏偏是個榆木疙瘩,好像多半個字能虧了他似的!"葉璃想起徐清澤冷淡的神色也不由淺笑,箏兒明明是她們中最溫婉可人的一個,卻偏偏有一個生性冷淡不苟笑的未婚夫.進京這麼久了,好像除了有一次被二舅母派去送禮給秦家,兩人還沒正式見過面呢.

也不看葉尚書和葉老夫人暗暗變化的神色,徐鴻羽直接轉身對葉尚書道:"我有些事要單獨吩咐璃兒,不知……"葉尚書一向懼怕這個大舅子,他開口哪里還敢不,連忙道:"如此璃兒就帶大哥二哥去你院子里坐坐吧.稍後兄弟備了酒宴還請兩位兄長賞光."徐鴻彥起身淡然道:"大哥今晚和蘇老約了手談幾局,酒宴就免了吧."見徐鴻羽神色淡淡的,葉尚書也只得懨懨的作罷,讓葉璃請兩位舅舅去私下話.葉老夫人看著兒子這樣沒出息的樣子不滿的瞪了他一眼,可惜徐氏現任族長積威太甚,只得作罷.

回到清逸軒,徐鴻彥打量了一番內外布置,滿意的點了點頭便轉身出去了,將房間留給自家大哥和外甥女話.

"大舅和二舅特意走一趟,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吩咐璃兒?"葉璃請徐鴻羽坐下,親自動手斟茶一邊問道.

徐鴻羽打量了她一番笑道:"看起來璃兒氣色不錯,並沒有被那些流影響.是麼?"

葉璃奉上清茶,方才落座無奈的笑道:"流四起也要過日子.何況,現在的景已經比原本猜測的要好許多了."

徐鴻羽正色看著她,道:"那麼,如果事比原本你以為的形更糟你要怎麼辦?昨晚能夠全身而退確實是萬幸,但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璃兒,你想過麼?"葉璃默然的望著眼前的清澈的茶水,點了點頭道:"璃兒讓舅舅操心了.但是…無論發生什麼事總還是要活下去的.璃兒未必怕死,但是只要有希望就一定會活下去.至少,絕不會因為流而死."到此處,葉璃不由自主的咬著唇角.即使在民風還算開明的大楚,女子的貞潔也還是遠甚于生命.她不知道自己這番話大舅舅似乎能夠接受,但是這卻是她的真心話.葉璃,絕對不可能為了不屬于自己的錯誤放棄生命.

"很好,這才是我徐家的女兒."許久,徐鴻羽放下茶杯淡淡道.

葉璃一怔,飛快的抬頭看向大舅舅.徐鴻羽看著葉璃的目光多了幾絲傷感,"徐家的男兒雖然素來尚文,卻從來都足夠堅強.再多的磨難也不足以讓我們放棄屬于自己的東西.但是…徐家的女兒確實聰慧多智,但是卻也比尋常的女人更加脆弱.就像你的母親……妹當初若是有你一般的堅強,又何至于此?"

"大舅……"每次提起母親總是讓大舅舅很是傷神,葉璃想起自己記憶中就羸弱美麗的母親,也不禁歎息.母親少年時被徐家保護的太好了,所以成婚後的現實才讓她無法接受,只能在葉家的大院中漸漸地枯萎.

徐鴻羽擺擺手,"定王是個很優秀的男子,即使是現在我依然這麼認為.但是無論從哪方面來,他都不是個好丈夫的人選.璃兒可知道,徐家為何沒有反對這門婚事?"葉璃看看大舅溫和卻略帶威嚴的目光,遲疑了一下道:"皇命難為?"

"這算是一個原因."徐鴻羽道,"但是如果徐家真的不願意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你外公還有幾分面子在,如果你外公親自上京請求皇上收回成命,皇上也不會拒絕的."葉璃一驚,連忙道:"千萬不可.外公年事已高好不容易遠離了京城這些紛紛擾擾,如何能再為了璃兒涉足其中."別的不,外公今年已經七十多歲,讓老人家一路舟車勞頓到京城來葉璃就不能接受.徐鴻羽臉上閃過一絲欣慰,伸手拍拍葉璃道:"你外公知道璃兒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葉璃低頭想了想,不解的皺眉道:"璃兒確實沒想出來,還請舅舅解惑."

徐鴻羽歎息道:"因為你的身份,如果你姓徐,徐家可以名正順的替你拒絕皇上的指婚.甚至直接在並州找一個普通的書香世家嫁了也沒關系,徐家不需要更多的榮華富貴.但是,你姓葉,你的婚事除了皇家還有葉家能做主,更何況之前你還有先皇的指婚.皇上雖然解除了你和黎王的婚約,卻將葉瑩指給了黎王.葉瑩是葉家的嫡女,其實也不過是個庶女而已,皇上要重用你父親,要寵信葉昭儀.還要讓天下清流滿意,那你就不能嫁的比葉瑩差.也就是…如果你不嫁給定王,那麼還是會被指給其他的王爺,甚至…入宮為妃.進宮是不用考慮了,舅舅和你外公將所有未婚的王爺都考慮了一遍,只能選定王了."

葉璃點點頭贊同舅舅的話,"其實定王也比璃兒原本預料的要好許多了.雖然現在發現…可能比原先想的要麻煩一些.但是也並非無法接受不是麼?舅舅也了,定王是個優秀的男子."徐鴻羽奇怪的看了葉璃一眼道:"璃兒原本以為定王是什麼樣子?"

葉璃有些困窘的笑道:"外面不是傳定王…殘疾,又毀容.而且重病在身麼."那樣悲慘的人會是什麼模樣任何人都可以想象,所以現在的墨修堯真的已經好得出人意料了.

徐鴻羽顯然也能想象,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道:"如果真是那個樣子,還不如想法子毒死他算了.就算你一輩子嫁不去也好過嫁給一個廢人."

會不會嫁給廢人葉璃倒不在意,橫豎以定王府的家世也不可能讓她親自去侍候墨修堯.就當是搭伴過日子唄,現在人倒是沒那麼廢,但是麻煩卻比想象中還要多.能讓大舅舅不放心的親自來跟她這些,葉璃已經可以預料婚後的生活絕對不會向自己想象的那樣美好了.

"昨晚你大哥提起我才注意到葉家這些年簡直就是混賬!還有你,待在京城這麼多年你竟然半點也不了解京城的人事!"徐鴻羽沒好氣的斜了葉璃一眼.葉璃連忙知錯的低下了頭做反省狀.別父親怕大舅舅,她也怕.事實上除了大哥她就沒見過不怕大舅舅的.嗯…也許墨修堯也要算一個.

大舅舅罵得沒錯,這些年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確實是刻意的將自己與周圍的環境分割開來了,當然這其中王氏也是功不可沒但主要責任還是在自己.即使早已經接受了現在的生活,但是在葉璃的內心深處大概依然覺得前世的人生才是真實的,而現在更像是以外得來的游戲或者夢境.當然,昨晚的風險讓她多了幾分真實感.

"鴻彥之前給你的東西你了解了多少?"徐鴻羽直接問道.

葉璃知道大舅舅只得是二舅舅給她的關于京城權貴之前的關系和重要人物的資料,連忙道:"都記住了."徐鴻羽搖頭,"那種東西記住沒什麼用,要想明白其中的關系.華國公府的人你都認識,宮里的柳貴妃你也見過.你能告訴我你覺得當今皇後和柳貴妃華國公府和柳府的關系怎麼樣麼?"

葉璃詫異,這個也扯得太遠了吧.但是還是認真地按照徐鴻羽的話去思考了許久,才道:"璃兒沒有見過皇後,但是與華府的人頗為熟悉,也曾經見過長樂公主一面.皇後是當今的原配,雖然不得寵愛但是應該也是一位大度賢惠的女子吧.至于柳貴妃,略有些高傲,性冷淡.但是皇上十分寵愛,膝下又有兩子一女.所以,這兩位…關系應該不怎麼和睦.倒是華家和柳家並沒有聽有什麼不合的地方."柳丞相和葉尚書倒是在朝堂上互相看不順眼,目前算是勢均力敵.但是宮里的況看起來明顯是柳貴妃更高一籌.

徐鴻羽點頭,提醒道:"的不錯,但是人心易變.特別是宮里的人心更是難以揣測,這方面你還需要多下功夫.看來鴻羽只給了你現在的資料,只怕他以為早些年的你都是知道的."葉璃有些羞愧,早幾年特別是墨修堯出事的時候也正好是她記憶混亂,身體虛弱的時候.好起來之後就極少再關注外面的事了,那些成年舊事她還真不知道.二舅舅只怕也沒有想到她會連那些鬧得沸沸揚揚的事都不知道.

"璃兒對定國王府了解多少?"

葉璃算是明白了大舅舅特意過來就是為了給他普及基礎知識的,"定國王府第一任主人是大楚開國太祖皇帝墨承天胞弟墨攬云.開國之初太祖封其為一字並肩世襲親王,賜號定國.傳三世,自先皇時,權臣欺凌幼主當時的定王墨流芳從邊關返回京城,誅殺權臣扶持幼主,被封為攝政王爺.先帝十六歲墨流芳還政與帝,先帝二十九年墨流芳病逝,長子墨修文襲爵,次年先帝駕崩.當今三年,墨修文奉命出征戎夷,途中因病身亡,無子.年僅十八歲的墨修堯繼承爵位,領兵出征戎夷.遇伏,損兵折將.險些葬身沙場,雖然最後出奇謀反敗為勝,但是卻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三個月後,墨修堯的未婚妻病逝,從此定國王府在京城可是完全的銷聲匿跡了."

"還有麼?"

葉璃皺了皺眉,繼續道:"定國王府每一代人才輩出,而且文治武功俱全.反而同出一脈的皇室就要相形遜色的多.其中最傑出的就是第一代定國王爺墨攬云,據如果不是他娶了一個前朝郡主做妻子的話,也許他比太祖更有機會登上帝位.然後就是墨流芳,武能定國文能治世.而墨修堯曾經被譽為不輸其先祖的不世奇才,如果不是墨流芳過世的時候他只有十三歲的話,王位也許一開始就是由他來繼承的."

房間里一片甯靜,葉璃沉默的執起茶壺為徐鴻羽添了一些茶,才聽到徐鴻羽問道:"是啊,短短五六年時間,定國王府家破人亡.本當是一代絕世名將從此落入凡塵.定國王府不敗神話也就此破滅.璃兒可知道,當初…墨修堯是不輸其先祖的不世奇才這論斷,就是你外公下的.為此,你外公悔恨了十幾年了."

"大舅舅的意思是?"葉璃一怔,政治傾紮從古自今從未斷絕.即使是現在定國王府的沒落各種私底下的猜測也從未斷絕過.但是親耳從舅舅的嘴里聽到,還讓讓葉璃不由得震驚.震驚之下,葉璃很快冷靜了下來,道:"聽定王少年時確實是驚采絕豔戰功彪炳,那麼即使外公沒有那句話也該針對定國王府的人還是會針對.外公只是欣賞他的才華又不是能預見未來.此事…外公也無需自責."

徐鴻羽點頭贊道:"璃兒年紀能有如此見識已是不已.舅舅跟你這些是希望你明白定國王府的處境.雖然如今在外人眼里定國王府已經沒落的只剩下虛名了.但是……"葉璃看著他,接口道:"但是定國王府依然還是有讓皇室不敢輕易動他的底牌是麼?"

"不錯.若不是因為這樣,這些年墨修堯早就該病逝了.當今之所以不敢動他就是因為投鼠忌器.前兩代定王先後離世已經啟人疑竇,如果墨修堯再出了什麼意外,只怕會動搖國本."

葉璃輕聲歎息,感覺有些冷得握住了茶杯汲取上面的暖意,"皇上選擇璃兒是因為同樣也忌憚徐家麼?他就不怕徐家和定國王府聯姻之後……"

徐鴻羽目光冷淡,"徐家先祖只要皇家不對徐家動手,徐氏一族永不背叛."

"這種話也有人信?"葉璃不解.就算簽訂的條約還隨時可以撕碎,何況是立誓.徐鴻羽不悅的瞪了她一眼,"這是寫進徐家的家規里的,徐家傳世百年以誠信立世."葉璃縮了縮脖子,默默鼻尖好奇的問道:"舅舅,那個…徐家有沒有對前朝皇帝立什麼誓?"

"咳咳……"徐鴻羽悶咳了幾聲,沒好氣的瞪著葉璃.葉璃只得聳聳肩托著下巴默然無語.所以嘛,身為一個曆經數百年而不倒的名門大族,怎麼可能那麼迂腐?我們不是不會背叛,只是背叛的報酬還不夠高而已.最後瞪了葉璃一眼,徐鴻羽正色道:"總之不到萬不得已,徐家不會背棄皇室."徐家人不缺名不缺利,對權勢也從不執著.皇位?那玩意兒能有什麼用?相當明君就得有累死自己的覺悟,想享受胡來就要有遺臭萬年的准備.

"璃兒明白了.大舅舅覺得是誰想要破壞我和定王的婚事?如果不是皇帝的話?"葉璃問道.

徐鴻羽搖頭,"這個還真不好.清塵也只是一個女人.但是我們幾乎把所有與定王有關的女人過濾了一遍,也沒有找出來到底是誰.定王自己總是知道的,他有沒有什麼?"提起這個,徐鴻羽儒雅的臉上也掠過了一絲不悅.看到葉璃搖頭,輕哼了一聲道:"他自己應當有分寸.若是再有什麼不該發生的事,他這個丈夫不要也罷.徐家養得起外孫女."

"璃兒覺得可能是某個傾慕定王的女子."葉璃對徐鴻羽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直接出了自己的懷疑.

徐鴻羽笑看著她道:"傾慕定王的人?如果你的是定王年少的時候的話.當時至少有半個京城的閨秀都傾慕他.不過…有本事買通天一閣的…一個都沒有.韓明月雖然愛錢如命,但是他也是定王少年時的至交好友.他不可能為了錢就去招惹定王的未婚妻."

"那麼…既傾慕墨修堯又和韓明月很有交的女子呢?"

徐鴻羽挑眉,"有一個,但是不可能是她."

葉璃眨眼,徐鴻羽淡定的放下茶杯道:"柳貴妃."

這回輪到葉璃咳嗽了,"柳…柳貴妃?"

"有什麼奇怪的?柳貴妃當年可是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稱.連你大哥也從來都不正眼看一眼,偏偏對著當時的定王溫細語.可惜…當時定王已經心有所屬,不然倒是一對難得的璧人.而且,柳貴妃善畫,韓明月少年時畫藝也是稱絕京城的.他所畫的楚京國色圖第二卷就是柳貴妃,到現在還價值連城呢.不過柳貴妃入宮以後這幅畫也被當今高價買走了."不知怎麼的,徐鴻羽放棄那些沉重的話題,和葉璃起陳年的八卦來.

葉璃想起宮里那個如梨花般冷眼的女子,確實當得起國色二字,"舅舅為什麼不是她?"

"你大哥認識柳貴妃,雖然沒看到那女子的容貌,而且也過了這麼多年,但是你大哥還是肯定不是柳貴妃.何況,你覺得皇宮是什麼地方,一個貴妃可以隨隨便便帶著一群人半夜在宮外晃?"葉璃受教的點點頭,她也沒真的認為是柳貴妃.在宮里雖然察覺到柳貴妃對她的輕視,但是還故意挑剔她,但是那女子眼里並沒有特別重的敵意或殺意.

"墨修堯原本的未婚妻是誰?"葉璃問道,她是真的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才能擊敗柳貴妃那樣的絕色才女贏得墨修堯的真心.而且,照理能夠成為墨修堯的未婚妻必然是出身名門大族.但是葉璃在記憶中搜尋了半晌也沒發現有哪一個有名的權貴之家在七年前有個顏薄命的絕色女兒.徐鴻羽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掃了她一眼,才道:"蘇酔蝶."

葉璃點頭,"聽起來是個很美的女子."

徐鴻羽面無表的看著自家外甥女,再一次暗暗後悔當初沒有堅持把璃兒接回徐家去教養.看看現在被葉家養成什麼樣子了?他在她未來夫婿的前未婚妻啊,就算人已經死了她也該多少表示一點興趣出來吧?名聞天下的徐先生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家外甥女在提起定王或者黎王的時候從來沒有表現出半點女兒家應有的嬌羞,就連臉都沒有過!

"這位蘇姐是哪家的千金?"京城好像沒有什麼姓蘇的名門.

"你以為定王府下聘那天,蘇老大人是來干什麼的?"

"蘇老?"

"蘇酔蝶是蘇老的孫女."徐鴻羽淡淡道.

"那麼蘇老是來做什麼的?"

"來看看原本該是他的孫女婿的定王到底娶了個什麼樣的女子.還有,蘇酔蝶的病逝對當時本就重病的定王打擊很大,蘇老對定王就像對自己的親孫子一樣,所以來給定王府撐場面的."

看著舅舅不悅的臉,葉璃無奈的笑道:"舅舅,璃兒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我和定王相處的很好,你不用擔心."徐鴻羽不贊同的看著她道:"什麼叫清楚得很好?如果面對一些必須得選擇的時候你是第一個被他放棄的,那能叫很好?"葉璃淺笑,"但是,如果一定要我在舅舅還有外公表哥與定王之間選擇的話,我也不會選他的啊.我和他才認識多久?親人自然比較重要一些."

"你們是夫妻!以後你要和他過一輩子,不是和舅舅外公過一輩."

"舅舅覺得定王是那種只要他在乎就能放棄一切的男人麼?"

"…是,只要你能抓住他的心."

------題外話------

一向覺得沒話可,沒想到這一章全部巴拉巴拉了.不過總算是寫清楚了一件事——柳貴妃,真的不是楠竹的前女友.雖然柳貴妃這個人性格確實有點討厭,也真不是什麼好人,但素她是沒有條件親自出宮害女主滴.皇後和葉昭儀還有等著抓她辮子的太後都不是擺設的.之前看親們一直討論這個,搞得我自己都以為壞女銀是柳貴妃了.

鳳不是設定控,不過這張還是簡單介紹了一下楠竹的家世,還有楠竹的前女友.醬紫~

上篇:50.變調的謠     下篇:52.名劍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