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3.大婚之日  
   
53.大婚之日

慕容婷鄙視過一群俗人之後,捧著自己觸碰過定王遺物的手孤芳自賞去了.葉尚書心愉悅的將葉璃大大的稱贊了一番,他幾乎已經可以預見當葉璃娶回攬云劍的消息傳出去之後將會給葉家帶來怎樣的名聲和光彩.至于攬云劍里面到底是有寶藏還是有兵書反倒是其次了.葉尚書還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就算真有寶藏也沒他什麼份兒.與之相比,完全不需要任何代價而來的名聲就更加有意義了.

"三姐真是好福氣,定王知道鎮南王世子來訪的消息這麼快就趕來了.可見對三姐姐的深意重."葉瑩睜著水眸望著葉璃,幽幽的道.葉璃淡淡笑道:"四妹和黎王不也同樣鶼鰈深?"葉瑩飛快的看了墨景黎一眼,面帶委屈的低下了頭.葉尚書看在眼底,微微皺起了眉.難不成瑩兒在黎王府真的受了委屈了?想到此處,葉尚書面上不經意的看著墨景黎,卻對葉瑩溫聲問道:"瑩兒這些日子在黎王府可還習慣?"

"瑩兒一切都好,有勞爹爹關心."葉瑩垂眸輕聲道.

葉尚書這才放心,對墨景黎笑道:"瑩兒從嬌生慣養,若是有什麼做的不好的還望王爺海涵."

墨景黎道:"岳父大人放心便是.本王會好好疼惜瑩兒的."

"那就好,再過幾日璃兒也要大婚了,哈哈,今年咱們葉家可是雙喜臨門啊."葉尚書滿意的笑道.在場的三人表各異,葉璃淺笑著點頭,"父親的是."

五月二十

天還沒亮葉璃就早早的被人拉了起來,雖然一向早睡早起,但是看了一眼外面依然漆黑的夜色,葉璃還是有些無奈.迎親的時間是在正午前一點,而她卻要在四更天就爬起來被人擺弄.在丫頭們的侍候下洗了個香噴噴的花瓣澡出來的時候二舅母還有華國公府的大夫人,秦箏的母親秦夫人還有之前幫著葉璃置辦嫁妝的堂嬸葉夫人已經帶著慕容婷,華天香秦箏還有秦羽靈幾個都等在清逸軒里了.華天香捧著鳳凰錦裁紙的嫁衣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寶光瑩瑩的鳳凰錦將嬌豔的臉襯得更加美麗動人,"恭喜."含笑看著葉璃,華天香無聲的笑道.

葉璃淺笑,抬起手如木偶般的任由幾個人替她穿上嫁衣,燭光下,大氣尊貴的鳳凰隨著光線流動,在精致的牡丹中若隱若現.大嫁衣的映襯下,葉璃平素略顯蒼白的清麗容顏也多了幾分喜氣,"真好看,不愧是鳳凰錦……"輕聲呢喃,眾人都看的有些會不過神來.華大夫人看了看滿臉笑容欣慰的看著葉璃的徐夫人,心中對葉三姐在徐家的地位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拍拍由自發呆的女兒,笑道:"好了,要欣賞站一邊兒去.別打擾咱們上裝."不由分的拉著葉璃到銅鏡前坐下,跟徐夫人和秦夫人一起研究起應該用什麼樣的發式才好.

葉璃無語的對著鏡子任由他們折騰,順便欣賞慕容婷拉著幾個姑娘在一邊對自己擠眉弄眼的模樣.等到幾位各執己見的夫人總算商量好了發型的問題,外面的天色已經有些發白了.葉璃不由得在心里望天,終于明白為什麼要這麼早開始准備了.要是天亮了才開始准備估計等迎親的來了也還沒弄好.收拾好頭發,幾個丫頭已經機靈的端來好幾套之前就准備好的頭面首飾.華大夫人也不忙著給葉璃簪上,笑著吩咐丫頭道:"快去給你家姐拿些吃的來填填肚子,等到待會兒上完妝今兒可就不能再吃東西了."青霜辦了個鬼臉,笑嘻嘻的拉著青玉准備食物去了.幾位夫人也相攜到外面去稍事休息.

大人們一走,剩下的幾個的立刻就把葉璃團團圍住了,"怎麼樣阿璃,你緊不緊張?"慕容婷趴在桌上托著下巴好奇的問道.

葉璃抿唇笑道:"我緊不緊張你不知道,等到將來我倒是可以看看你到底會不會緊張."慕容婷刷得了俏臉,咬牙道:"我才不會…才不會緊張呢."華天香笑眯眯的看著她,"話都結巴了,還敢不緊張.肯定比阿璃緊張.啊…下一個該箏兒了,箏兒倒是要做好准備啊."秦箏惱怒的瞪了華天香一眼,著臉低聲道:"好好地我做什麼?"秦箏含羞的模樣讓葉璃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臉笑道:"天香的有道理啊,未來表嫂?"

"你們…璃兒,今天是你成親呢,你怎麼…怎麼…"秦箏無奈的看著笑成一團的好姐妹還有躲在一邊偷笑的秦羽靈.明明該害羞的那個人沒表示,反倒是她這個沒關系的人又羞又窘.華天香抹著眼淚笑道:"好箏兒別生氣.她是個怪人你就別指望她含羞帶怯了."回頭打量著葉璃,華天香滿意的點點頭道:"咱們璃兒果然是個大美人."

葉璃只覺得一頭黑線,"你不是想人靠衣裝吧?"

"怎麼會?只不過你平時太不注意打扮自己了.現在看看,沒有首飾,沒有裝點,依然光彩照人嘛.嘻嘻…定王一定會看呆的."

葉璃聳聳肩,不發表意見.如果柳貴妃那樣的美人墨修堯都看不上眼,實在很難想象他會看到什麼樣的美人兒看呆.青霜幾個端來了幾分清淡的早點,吃完了休息一會兒幾位夫人又進來准備挑選配飾和化妝.因為嫁衣不能試也不能有第二件,所以連帶的首飾發型妝容都只能等到穿上衣服之後再根據嫁衣的效果而決定.所以事先就准備了三套首飾待選.最後幾位夫人一致的選用了一套黃金掐絲牡丹鑲寶石的流蘇步搖,幾只點綴的寶石金簪.然後是畫眉,點上淡淡的胭脂.秦夫人來別出心裁的在眉心畫上了一朵的半開的牡丹.

葉璃有些出神的望著銅鏡里清麗嬌豔的女子,一時間差點認不出自己.烏黑的秀發完成一個優雅的髻,寶石點綴的流蘇步搖在在燭光下輕輕搖曳著,讓端莊貴氣的大嫁衣平添了一份嫵媚.葉璃在心中淡淡微笑,她從來沒有想過嫵媚,嬌豔這樣的詞竟然能夠和自己扯上關系.

"真美,璃兒自己也看呆了吧?"華天香調笑道.

葉璃瞪了她一眼,華夫人已經含笑推著少女們往外走了,"好了,大家先出去.讓新娘休息一下,一會兒迎親的就該來了."眾人再一次向葉璃道過喜才歡歡喜喜的出去了.只留下徐夫人在最後,等到徐夫人滿臉笑容的遞給她一本薄薄的冊子吩咐她仔細看看然後也走出去之後,葉璃只能無語的望著眼前的冊子發呆.幾乎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什麼東西,想了想葉璃站起身來把冊子收進一個不怎麼用的箱子里去了.

定國王府顯然比黎王府靠譜很多,才過了巳時三刻清逸軒就在此熱鬧起來,華大夫人和秦夫人親自為葉璃蓋上鳳凰錦修成的蓋頭,扶著她在眾人的簇擁下向葉老夫人和葉尚書已經徐氏的靈位拜別.

這一場婚禮,最讓住矚目的自然就是原本在理之中但是絕對是意料之外出現的新郎.早在許久以前很多人就在暗暗猜測定國王府會請誰過來迎親,但是誰也沒有想過定王會自己親自前來.從葉府大門口到定國王府一條路上早早的就已經站滿了來看熱鬧的京城百姓.看到一身衣出現在人前的定王,百姓們不約而同的想起了當初那個躍馬揚鞭瀟灑肆意的錦衣少年,心中更多了幾分歎息.同樣的,葉府送親的排場也非同凡響,原本應該由葉家唯一的男丁葉容送姐姐出門,但是與葉瑩出嫁時完全不同,葉府大門外出現了六名俊逸非凡各具特色的男子.為首的自然是徐清塵和徐清澤,跟在他們身後的是徐清鋒和徐清柏,最後才是徐清炎和葉容.徐家的幾位公子或溫雅出塵,或冷肅威嚴,或英姿颯爽或俊朗瀟灑.就連年紀最的徐清炎也一派聰慧爽朗,葉容頓時就被人們無視掉了,只能默默無聞的跟在徐清炎的身邊.

新娘在華天香和秦箏的攙扶下走出大門,陽光下流光溢彩的鳳凰錦嫁衣再次引來人們的驚歎.

這一日毫無疑問是京城最熱鬧的日子,不知是因為定國王府的身份地位還是因為來參加這次婚禮的賓客太過特殊,就連皇帝也帶著皇後和太後親自來參加婚禮.是參加婚禮,而不是主持婚禮,因為這次主持婚禮的是皇帝也要尊稱姑***熙福大長公主.七八年沒有過客人的定國王府賓客盈門,大長公主高坐在諸位上與前來道賀的賓客們寒暄著.墨景祁帶著皇後陪坐在一邊陪著大長公主話,雖然大長公主已經有二十多年不問世事,但是當年連先帝也尊崇不已的鐵腕公主的威嚴依舊不容輕犯.

"啟稟皇上,大長公主,吉時以至."

王府的總管進來稟告,滿殿的賓客頓時一片肅靜.墨景祁看看滿頭花白卻依然精神抖擻的大長公主,笑道:"既然如此,就行禮吧.皇姑奶奶?"

熙福大長公主點了點,起身對眾人道:"請皇上太後皇後和諸位賓客隨本宮一起前去觀禮吧."

位于王府正殿的禮堂早已布置妥當,燭高燒,喜氣璧人.大長公主高坐在主位上,左右手坐著皇帝和太後.其余的賓客皆依各自的身份順次而坐.眾人的注目中,墨修堯與葉璃在喜娘的簇擁下走進禮堂.本應是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偏偏新郎卻只能坐在輪椅上,不得不讓許多人暗暗惋惜.同樣有更多人也在歎息,如果定王不是現在這副模樣,早就去了門當父對才貌雙全的女子為妻,又怎麼會到現在才娶了一個尚書府默默無聞的千金?

"定王雙腿不便,如此行禮未免缺少幾分誠意吧?"一個戲謔的聲音突然在殿中想起,仿佛在一團燒的熾烈的烈火中突然潑下一盆冰水,整個喜堂里頓時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驚訝的望向聲音的來處.那里坐著的是這次來觀禮的各國使節,其中一個身形壯碩的青年男子正一臉得意的盯著墨修堯.剛才的話顯然就是出自他的口中.他顯然並沒有覺得自己失禮,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過來反而越發的放肆起來.

"那是北戎的十一皇子.聽他是個白癡,北戎王怎麼會派他來出使大楚?"葉璃安靜的站在墨修堯身邊,耳邊傳來賓客們低聲的議論.

"你忘了北戎和定國王府可得上是仇深似海,這幾年雖然和咱們大楚和解了,只怕還記恨著從前的事,故意派這個白癡來好讓定王丟臉吧."

"皇上怎麼能允許這樣的人來觀禮……"

"人家是一國使節,千里迢迢的來了總不能不讓人家觀禮吧."

紛紛的議論聲中,墨景祁看著下面對那北戎王子朗聲道:"十一皇子,咱們大楚婚禮並沒有跪拜之禮,所以定王並沒有什麼不方便的."但是北戎王子顯然並沒有打算給大楚的皇帝名字,皺了皺粗長的濃眉,不悅的大聲道:"本王子在北戎就聽過大楚定王的威名,誰知道今天居然看到一個坐在輪椅上的殘廢?!大楚皇帝該不會是在糊弄咱們吧?"這話一出,不只是墨景祁,在場的大楚文武官員無一不是變了顏色.

坐在北戎王子身邊的西陵鎮南王世子雷騰風輕咳了一聲,笑道:"十一皇子,這位確實是大楚定國王爺.只是定王七年前出了些意外,今天咱們是來觀禮的,可不是來鬧場的.來,王敬你一杯."北戎本就是蠻族,這十一皇子卻是在北戎人里面也要算是個混人.哪里會因為雷騰風的勸酒就罷休,上下掃了墨修堯幾眼嘿嘿笑道:"本王子想起來了,定王的傷好像是咱們北戎的飛騎大將軍留下的.以前還老聽見飛騎大將軍跟本王子惋惜差一點就能抓住……"

"夠了!"熙福大長公主早已氣的臉色發黑,也顧不得北戎王子是別國使節了.冷聲道:"北戎王子若是來觀禮的就安靜的坐著.如果不是就出去罷!"

北戎王子愣了一愣,張嘴想要對大長公主什麼.卻被身邊跟隨的兩個人①3看網的按了回去,北戎王子雖然滿臉不悅卻終究是沒有多什麼.其他人看大長公主臉色不好,也不敢再多什麼.墨景祁輕咳了一聲道:"皇姑奶奶,該行禮了."

熙福大長公主眼睛微沉,對著一邊司儀的官員點了點頭.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葉璃在大的喜帕下,微微側過目光只看到身邊的人緊緊握住綢的一只手,心里只余下一聲歎息.其實從認識墨修堯到現在,她一直覺得墨修堯完美的有些不真實.身為一個雙腿殘廢,被毀容,而且據連身體都不好的人,他表現的太過完美.沒有自卑,沒有自怨自艾,也沒有自暴自棄.無論何時都停止了背脊即使坐在輪椅上也仿佛比任何人都要站的高一籌.再回想起傳中的那個據如烈火一般的少年,這樣的墨修堯就更加顯得虛幻而飄渺.從炙烈如火到溫潤如玉,要經過怎樣痛苦的淬煉?直到現在,葉璃才真正感覺到墨修堯的一絲緒,憤怒和殺虐.

葉璃苦笑,她的婚禮,在禮堂上卻感受到她的丈夫這樣負面的緒,即使不是對她的還是讓人有那麼一點點的郁悶的.

"禮成——送入洞房!"

一片喜慶豔的新房里,龍鳳花燭靜靜地燃燒著.葉璃靜靜地坐在繡著龍鳳呈祥圖樣的新床上默然無語.她知道墨修堯就坐在離床邊不遠的地方看著她,似乎並沒有上前的打算,"我能把這個取下來麼?"等不到新郎動手,她只能自己開口問了.過了片刻,墨修堯慢慢的上前,眼前一亮頭上的喜帕被人揭開,兩個人看到對方都是一愣.習慣了墨修堯一身素衣的模樣,乍然看到他穿著大的衣衫葉璃很是有些不習慣.不過…這個男人似乎穿什麼顏色都不難看.墨修堯只是那一瞬間的晃神,沉靜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驚豔,但是立刻就消失無蹤.兩人沉默相對一時間感到有些拘束.

葉璃向前微傾身子拉過墨修堯的左手,墨修堯一愣立刻就想要抽回握成拳頭的手.

"放開."葉璃淡淡道.

手指漸漸松開,寬厚的大手並不像養尊處優的權貴,上面又不少薄繭和傷痕,但是並不猙獰.葉璃記得曾經有一個一起長大的發跟她起過男人的手應該是怎麼樣的.應該有一些薄繭,便是這男人並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可能還會有一兩個不礙觀瞻的傷痕,表示這男人不是養在深閨的手無縛雞男,然後最好還能看起來好看.這樣的手才能讓女人有安全感而且賞心悅目.此時,這只手的掌心卻染上了觸目驚醒的猩,四個深深的血痕還在慢慢的往外沁血,但是對面的男人仿佛絲毫感覺不到疼一般攤開手任由她看.

葉璃低頭看著他傷痕累累的掌心,伸出一根手指頭輕輕碰了碰,然後…使勁按了下去.抬起頭看著臉色半點不改的男子,"不痛麼?"

墨修堯淡淡一笑,看著葉璃的眼神意外的多了幾分暖意,"這算什麼痛,更痛的時候都經過了."

葉璃深以為然,對于上過戰場的人來這點傷還真算不了什麼.起身走到一邊從自己的嫁妝里翻出一個熟悉的箱子抱了回來.坐到床邊打開箱子從里面取出乾淨的白棉白紗布和藥水替他上藥,"就算生氣也用不著傷害自己的身體吧?我以為你早就習慣了?"

墨修堯唇邊帶著一絲苦意,淡淡笑道:"你看到了,我其實還沒有習慣."他也以為自己早已習慣了,事實上他用了整整的七年時間讓自己習慣.習慣他從此不能在躍馬揚鞭馳騁沙場,習慣從此只要在人前就必須帶著面具,否則臉上的傷痕就會引來所有人或恐懼或同的目光.習慣不時的重病纏身從前的人生仿佛是一場夢.他一直以為自己適應的很好,但是知道今天,站在禮堂之上聽著北戎王子毫不掩飾的刻意羞辱他才明白,自己還差得遠.所以,今天他不僅讓自己蒙羞,還讓他的新婚妻子也跟著一塊兒受辱,即使他的妻子並沒有怪他.

葉璃清楚的看明白男人眼中的愧疚,不由淡淡一笑道:"我以為你知道我們決定接受這場婚姻開始我就已經做好了任何准備."墨修堯道:"你早就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況?"葉璃搖頭,笑道,"就算沒有這樣的況也有別的況.難道我能指望成了親從此就平安和樂一生無憂?"就算是平常百姓家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何況是這樣的權貴之家.墨修堯靜靜地看著她,許久才輕聲道:"或許我無法保證讓你一生無憂,但是只要我,就一定會盡我所能給你你喜歡的生活."

葉璃挑眉,"我相信你."慢慢的上好了藥,葉璃收起藥品微笑道.

"累了一天,你早點休息吧."墨修堯看著葉璃淡淡道.葉璃一愣,很快又微笑起來,"好,你也早些休息."墨修堯點點頭喚了阿瑾來推他離開,並體貼的吩咐了收在外面的青霜幾個進去侍候.

青霜幾人進來的時候葉璃已經將自己身上的飾品都取下來放到梳妝台上的首飾盒里.青霜皺了皺眉,有些不滿的道:"姐,王爺怎麼走了?"熙福大長公主當場撂下了話不許鬧洞房,也不用定王陪賓客飲酒,所以這會兒定王應該在新房里陪著姐才對,怎麼會來了又走了?

葉璃回眸笑道:"這里是定王府,你還怕他沒地方休息不成?"

青鸞青玉准備好了溫水,請葉璃去沐浴,臉上的神色也不太好看.葉璃可沒功夫管丫頭們的臉色好不好看,事實上在她看來墨修堯的決定實在是太貼心不過了.她雖然沒有打算一輩子和他做掛名夫妻但是要讓她跟一個完全不熟只見過幾面的男人做點什麼,她還真有些擔心自己能不能適應得了.這一點上她覺得自己應該佩服古代女子的適應能力的.平時跟男人拉個手都不行,到了成親的時候就要和一個基本上沒見過面的男人滾床單.褪去了沉重的飾品和華麗的嫁衣,葉璃滿意的放松了身體准備沐浴休息.直到躺進松軟舒適的床上沉入夢鄉,唇邊還帶著淺淺的微笑:娘親,爺爺,爸爸媽媽,還有一大群堂兄弟姐妹,我把自己嫁出去了……

定國王府某處書房里,已經換了一身素衣的墨修堯坐在書案後面神色難得一見的陰郁冰冷.一身衣的鳳之遙懶洋洋的依靠在門口笑道:"大婚之日擺出這副表做什麼?也不怕嚇到嫂子."房間的一角坐著一個一臉紈绔相的青年,笑嘻嘻的看著他道:"以我之見,嫂子的膽子可是比咱們想象中要大得多."

鳳之遙想了想,點頭贊同道:"的也是.我還真沒見過幾個女人有葉三姐那樣的膽量."

"夠了?"墨修堯抬起頭冷眼看著眼前沒正形的兩個人.鳳之遙聳聳肩道:"今天晚上那個白癡是北戎十一王子耶律平,是北戎王最寵愛的蕭妃的兒子,北戎七皇子耶律野的親弟弟.也是北戎飛騎大將軍赫連真的外甥.你不會忘了七年前你對赫連真做了什麼吧?"

"赫連真姓赫連,蕭妃姓蕭,耶律平怎麼會是赫連真的外甥?"一邊的紈绔青年不解的道.

"北戎人的關系亂的讓人頭大,誰知道他們是怎麼扯上關系的?"鳳之遙沒好氣的道:"冷皓宇,這不是應該是你的事麼?"青年,正是據京城最不爭氣的鎮北將軍府二公子冷皓宇,"我得到的從北戎傳來的消息,好像耶律野是赫連真的私生子."

"這種已經能傳到大楚來的消息,能信麼?"鳳之遙翻了個白眼,回頭看著墨修堯道:"七年前你大哥突然病逝,本來赫連真可以趁機建立蓋世功勳,甚至橫掃大楚.結果因為你橫刀里殺出鬼愁谷一把大火險些燒掉赫連真半條命.赫連真損兵折將不,還弄得北戎整整三年不敢興兵.等他們緩過來了咱們大楚也恢複元氣了.從此赫連真就失寵于北戎王,也連帶的讓耶律野和蕭妃在北戎的勢力大打折扣.他們沒直接沖到大楚來找你拼命就不錯了."

墨修堯淡然道:"也就是,耶律平是耶律野派來給本王難堪的?"

鳳之遙摸著下巴道:"誰都知道耶律平是個混人,得罪了你你還不好意思跟他計較.結果顯而易見不是麼?"

墨修堯冷笑一聲,"今天他們倒還算客氣了,只有耶律平一個人跳出來鬧.其他人也都等得不耐煩了吧?"鳳之遙敲著額頭想了想道:"誰知道咱們陛下會帶著皇後和太後出現在定國王府?在陛下面前也不好表現的太過失禮了不是麼.既然已經有傻子出頭了那些自詡聰明的人自然不會在開口了.不過…各國使節可是還要在京城停留半個月的.嫂子那里……"

"不許去打擾她!"墨修堯淡淡道.

鳳之遙和冷皓宇對視一眼,冷皓宇眨著桃花眼問道:"王爺,你不會告訴咱們你娶回來的新王妃打算金屋藏嬌藏在定王府里不讓人見吧."難道葉家三姐真的魅力非凡讓定王殿下一見鍾再見傾心的想要心翼翼的藏著掖著,心呵護?

墨修堯道:"阿璃不喜歡那些權貴間的應酬,沒什麼重要的事不要去煩她."

鳳之遙敲著手里的折扇皺眉,"阿堯,就算尋常人家娶回妻子也是要執掌內院打點人往來的.何況是定國王府的當家主母.如果是個沒什麼能耐的大家閨秀就算了,但是葉三姐可不是什麼嬌弱無能的女子.她如果能幫著你自然是事半功倍你也能輕松許多."

"鳳三的對,婷兒對葉三姐可是稱贊有加."冷皓宇也符合道.

墨修堯皺了皺眉道:"這事以後再."鳳之遙微微挑眉,不知想到了什麼倏爾一笑道:"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咱們就不管這事兒了.皇上今天帶著太後親自過來是什麼意思?難道他還在防著你?"墨修堯道:"他什麼時候不防著我了?如今攬云劍又回到了定國王府.這幾天至少有十幾批人意圖闖定國王府,其中至少有三批是從宮里出來的."冷皓宇眼睛一亮,"咱們陛下的人麼?"墨修堯搖頭,"不確定,但是肯定有他的人."鳳之遙笑眯眯的看著冷皓宇笑道:"冷二,回去盯著你家那個冷面將軍,咱們陛下如果一直闖府失敗的話八成會派你他來.誰讓他是咱們陛下從一起長大的發笑又是心腹中的心腹呢."

冷皓宇撇撇嘴,道:"放心好了,不管是誰來也休想從這府里帶著一根汗毛."想起自家那個冷面大哥冷皓宇滿心的不爽,自以為是沒腦子只知道跟著皇帝轉的笨蛋,偏偏婷兒每次看到他都一副傾慕不已的模樣,看到自己就像是在看垃圾.真是不爽.那家伙最好來闖府,讓他抓住了暴揍一頓婷兒就知道到底誰才是英偉不凡,誰才是紈绔笨蛋了!

"王爺,有人闖府!"厚重的石門被開了個縫,阿瑾飛快的掠了進來.

墨修堯眼神一冷,"去哪兒了?"

"王妃的院子."

啪!

"一個也不許放走,既然今天大婚不宜見血,那就明天再招待他們."

------題外話------

結婚了,洞房木有,花前月下木有,濃蜜意木有.神馬都木有.因為這個是以後才能有滴.雖然這個文才剛開,但是鳳已經想好了,下個文絕對會些已婚的女女男男,穿越就直接穿婚後,架空也從婚後開始.哼哼,醬紫就不用寫結婚了~

上篇:52.名劍出鞘     下篇:54.平淡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