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4.平淡新婚  
   
54.平淡新婚

清晨,葉璃悠然的坐在銅鏡前任由青霜青霞替她打理頭發,青霜素手靈巧的將一頭烏黑的青絲完成一個百合髻,青霞捧出放滿了珠寶的首飾盒請葉璃挑選.葉璃無奈的對著銅鏡左右看了看,皺眉望著青霜道:"不能挽一個簡單一點的麼?"青霜偷笑道:"姐你就知足吧,新婚的女子都要好好裝扮的.青霜已經選了最簡單的發型了,要是京城貴婦們流行的那些發式你才受不了呢.以前那些都是姑娘家的發式,成了親的人可不能再用了.首飾就用之前王爺送給姐的那套吧,姐還沒用過呢."

葉璃點點頭,那套青玉蘭花的飾品她確實非常喜歡,看起來也不那麼招搖.

青霞抿著唇含笑取來葉璃飾品替葉璃帶上,點頭贊道:"還是青霜最了解姐……"

"什麼姐?"林嬤嬤和魏嬤嬤進來,林嬤嬤瞪了幾個丫頭一眼道:"從現在起要稱王妃.也別這府里的人以為王妃身邊的人不知道規矩."

"是,嬤嬤.奴婢們見過王妃."四個丫頭一字排開,恭恭敬敬的對葉璃福身行禮.

魏嬤嬤早心疼的拉著葉璃輕聲詢問著,昨晚王爺並沒有在新房歇息兩位嬤嬤自然是知道的,魏嬤嬤不由得心疼自己從照顧的姐.葉璃含笑安慰著兩位嬤嬤.兩位嬤嬤見葉璃臉上確實沒有什麼委屈的神色這才作罷.只當姐剛到定國王府還不習慣,王爺體貼所以才給了姐一些適應的時間.不過還是暗示葉璃要最好要盡快和王爺成為真正的夫妻,畢竟是要過一輩子的人.葉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終于還是沒什麼任由她們誤會去了.

"王爺來了."

墨修堯出現在門外,輕聲問道:"阿璃,可以進來麼?"

葉璃應了聲,墨修堯才將阿瑾留在門外自己滑動輪椅進來.看著葉璃問道:"阿璃,昨晚睡得可好?"

葉璃點頭笑道:"很好,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墨修堯一進來林嬤嬤就領著丫頭們退了出去,葉璃回過神來發現連叫人上茶都沒有人,只得無奈的對墨修堯笑笑走到桌邊坐下來.墨修堯眼中確實有幾分倦意,擺擺手道:"昨晚打發一些客人休息的晚了一點.不礙事."

"是否應該先去給大長公主請安?還有大嫂……"定國王府如今只有墨修堯一個嫡系血脈,但並不是真的沒有半個其他的人.已故定王,也就是墨修堯的兄長墨修文的嫡妻溫氏還健在,只是據為夫守節常年居住在佛堂,就連昨天的婚禮她也沒有出現.還有墨修堯的父親墨流芳的一個側妃也還活著.另外…葉璃之前一直沒問,墨修堯本人到底有幾個妾室?

墨修堯搖頭道:"我們先用早膳.大長公主年事已高昨天也辛苦了,不會這麼早起來.至于大嫂那里…"墨修堯微微皺眉道:"自從大哥去世,大嫂就帶著幾個側室長住佛堂.就連我也極少見到.前幾日她就讓人傳話了,等你回門回來再去看看她即可."葉璃點頭,那位前定王妃她也聽三哥提起過,也是個可憐的人.溫王妃並非出身豪門大族,只是一般的書香世家.十六歲嫁給墨修文,十八歲就喪夫.剛剛新婚墨修文就征戰在外,兩人連個孩子都沒有.

"那麼…我需要做些什麼?"葉璃問道.

墨修堯看著她,淡笑道:"除了管理府中的事務,還有一些賬冊.其他時間你喜歡做什麼都可以.若是覺得無聊,也可以請你的朋友來王府做客或者出去走走.阿璃,以後這里就是你的家,不用這麼拘束."葉璃點頭道:"我知道了,只是有點不習慣.那麼現在?"

"先去用膳吧.然後我帶你見一見府里的人."

早膳就擺在葉璃院里,定王府的早膳也非常的合葉璃的胃口.用過早膳總管就進來稟告,"王爺,管事們都來了.等候王爺和王妃召見."墨修堯點頭,回頭對葉璃道:"這是定王府的總管墨信,他也是阿瑾的叔叔.你以後有什麼事直接吩咐他就是了."

總管也上前見禮,"老奴見過王妃."

葉璃淺笑道:"總管不必多禮,以後就麻煩總管了."看得出來墨修堯對這位總管非常看重,而且他還是阿瑾的親叔叔,阿瑾成天跟在墨修堯身邊一步不離,絕對算得上是心腹中的心腹.得王妃如此禮遇,墨總管也是榮辱不驚,卻沒有半死自傲,依然恭謹的回禮,"老奴不敢.王妃以後有什麼吩咐盡管告知老奴就是."

一行人來到花廳,果然已經稀稀落落的站了不少人了,見葉璃和墨修堯進來,立刻站直了身體齊聲拜道:"見過王爺,見過王妃."

墨修堯拉著葉璃走進花廳,指了指主位讓她坐下才回頭道:"都起來吧.正是新進門的王妃.以後王妃的話就是本王的意思,諸位可明白?"

"謹遵王妃之命."

"很好.阿璃,這是孫嬤嬤.王府的內管事,內府的一應事務都歸她管.你若是有什麼不明白的也盡可問她."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嬤嬤卻是那位曾經來葉府送過禮的孫嬤嬤,也是墨修堯第一個給葉璃引見的人.想了想,墨修堯又加了一句,"孫嬤嬤曾經是母妃身邊的人."

"老奴見過王妃."

"嬤嬤有禮."葉璃點頭道.

"這是王府的外管事,楊陵.王府對外往來都由他負責."與孫嬤嬤並肩而立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眼中微微露出精光,一眼就能看出這是一個頗有心計的人物.

"楊陵見過王妃."

葉璃淡淡蹙眉,她對別人的自稱沒有什麼意見.但是往往從一個人的自稱能夠看出一個人對自己的態度.這位外管事對葉璃顯然沒有墨總管和孫嬤嬤對葉璃的那一份尊敬,"楊管事不必多禮."

隨後墨修堯又向葉璃引見了幾個打理著王府各種產業的管事,和幾個比較重要的管事.葉璃也讓人送上了給這些管事的見面禮以及給府中下人的打賞.孫嬤嬤和墨總管眼中對這位新任王妃的贊賞之意也越漸濃,雖然葉家不太像樣子,但是顯然新王妃還是繼承了葉夫人的優秀血脈的.進退有度,行事得體.就連給管事們的見面禮和下人的打賞也非常細心的打點的十分妥帖.

"王爺,王妃."阿瑾出現在門口,看了看花廳里的眾人猶豫了下還是開口道.

"阿瑾,何事?"墨修堯問道.

阿瑾手里捧著一個長條和盒子,道:"剛剛有人送來這個,是給王妃的新婚賀禮."葉璃挑眉,"人呢?"

"走了."

兩人對視一眼,墨修堯才對阿瑾道:"拿過來吧."

墨修堯拿在手里看了看,打開盒子里面只有一個畫軸.見沒什麼問題才遞給葉璃,葉璃低頭展開畫像不由驚歎也驚歎一聲.這是一幅仕女圖,沒有看過畫像的人絕難想象世上能有這樣的美人.柳眉不點而黛,櫻唇不畫而朱,精致脫俗的容顏用任何贊美的語來形容的讓人覺得玷汙了她一般,即使是在畫上依然能感覺到畫中少女眸含清水顧盼流波.畫中少女一襲素衣,手抱素琴在百花叢中嫣然而笑.就連百花都仿佛黯然失色,"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淥波…好一個絕色美人…"葉璃輕聲歎道.

將目光移到畫像的一側,上書——楚京國色酔蝶.落款是韓明月.

墨修堯也是一愣,看著畫像上的絕色女子①3看網又將目光轉向了葉璃.葉璃沉默片刻,抬頭對墨修堯笑道:"韓明月楚京國色據價值千金,只是大婚第二天就送這樣一幅話給我未免讓我有些自慚形愧."墨修堯淡淡一笑,看著她道:"你很好."

葉璃最後看了一眼畫像上的女子,將畫卷了起來有些為難的道:"這個?"雖然這幅畫很好看,也很值錢.但是留在身邊實在不是什麼好主意.即使不會吃醋她也不覺得自己應該留著丈夫前未婚妻的畫像.墨修堯道:"送給你的,阿璃自己處置就是了."葉璃挑眉,難不成他以為她會逼著他處理前未婚妻的畫像?她只是想問他要不要,要的話就給他而已啊.

"我對書畫沒什麼興趣.而且,天天看著個比自己漂亮的女子簡直是打擊."

墨修堯想了想,對孫嬤嬤道:"換一個盒子,帶回將這幅畫送到蘇老府上去."

孫嬤嬤恭聲道:"老奴遵命."上前接過葉璃手里的畫卷,孫嬤嬤轉身交給身邊的丫頭下去准備.墨修堯側首對葉璃笑道:"走吧,大長公主應該起身了."葉璃點頭,起身牽著墨修堯的手一起離開,沒有看到身後孫嬤嬤和墨總管一臉欣慰的模樣.

"你那幅畫是誰送的?"往大長公主暫住的院落而去,葉璃一邊好奇的問道.墨修堯搖頭道:"那幅畫原本收藏在王府里的,本來想送給蘇老.不過當年事太多,等到忙過來了話卻不知所蹤了."葉璃笑道:"韓明月這幅畫價值連城,你就沒有派人找過?更何況…那可是個真正的絕色美人.難怪韓明月敢題楚京國色了."墨修堯抬頭看了她一眼,沉吟片刻才道:"如果一定要畫,我畫的也不比韓明月差.或者有空我替你畫一幅?"

葉璃怔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啊,那就多謝了."

大長公主果然已經起身了,剛到門口長公主身邊的侍女就將兩人請了進去.大長公主正坐在榻上喝茶,看到兩人進來臉上立刻笑了開,對著墨修堯招手道:"修堯,快過來讓姑姑瞧瞧.還有修堯媳婦兒,來,快過來."墨修堯帶著葉璃上前行禮,"見過皇姑母."

大長公主拉著葉璃在自己身邊落座,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才滿意的連連點頭道:"好好好,這才是定國王府的好媳婦兒.本宮瞧著就十分喜歡.皇帝這次總算是辦了件好事兒,修堯可要好好跟璃兒過日子.敢胡鬧惹璃兒生氣本宮不收拾你!"墨修堯有些哭笑不得,苦笑道:"皇姑母……"葉璃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他難得的困窘模樣掩唇偷笑,大長公主親熱的拉著葉璃道:"璃兒你不知道,這子時候不老實著呢.一天不老實就要上房揭瓦了,就差沒把他父王給氣暈了.這幾年倒是穩重多了,還是長大了懂事些.你們夫妻倆好好地過日子,有什麼委屈的盡管去找本宮,本宮給你做主."

大長公主出乎意外的好相處,也許是年紀大了喜歡孩子大長公主一點也沒有傳中的鐵腕公主的模樣,反倒比葉家的老夫人更像一個和藹可親的祖母.葉璃淺笑道:"璃兒謝過皇姑母,修堯不會欺負我的."聽到葉璃的稱呼,大長公主眼睛一亮顯然更加高興了.拉著葉璃叨叨絮絮的著墨修堯時候糗事.墨修堯坐在那里嘴角難得的有些抽搐,阻止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坐在那里聽著大長公主出賣自己時候的事順便接受葉璃詭異調侃的目光.大長公主顯然並沒有顧忌墨修堯感受或者葉璃的心的意思,甚至直接起了墨修堯少年時候的心上人蘇酔蝶的事.

葉璃覺得有些尷尬,但是看看墨修堯也沒有阻止大長公主的意思,她也只好姑且聽著.大長公主仿佛沒有看到眼前兩個年輕人的神色,笑眯眯的拉著葉璃對墨修堯道:"當初本宮就過,蘇家那丫頭不適合你.現在看看璃兒,你也要承認本宮看人的眼光比你好的多.你是不是?"

"皇姑母…"墨修堯苦笑,"皇姑母,我還要帶阿璃去拜祭父王母妃.你這個…是不是有空私下再和阿璃聊?"

大長公主低頭想了想,終于道:"的也是,先去給你父王母妃進了茶.將璃兒寫進族譜里才是正事.本宮一會兒就要回去了,回頭璃兒可不要忘了來看看本宮啊."葉璃微笑道:"皇姑母不能多住幾日麼?"大長公主歎了口氣道:"人老了,出了門總是有些不習慣.等你們過了新婚盡管多去本宮那里住住就是了."大長公主如此兩人自然也不好多留.墨修堯帶著葉璃給定王府的祖先們上了香,陪著大長公主用了午膳這才親自將大長公主送出定國王府.

下午墨修堯自己去書房了,葉璃也還有不少事要處理便回自己院里去了.看著進門恢複甯靜的定國王府,葉璃只覺得有些恍然如夢.不過是一天的時間,她已經從葉府搬到了定國王府,已經成親成了定國王妃,而且好像還已經完全習慣了?

因為才剛成親,定國王府的管事們自然不會那麼不識趣的立刻就把一大堆的瑣事賬冊拿來煩她.所以葉璃只是需要打理一下自己院子的人和嫁妝而已.回到院子里,孫嬤嬤正等在那里和林嬤嬤魏嬤嬤聊天,見葉璃進來連忙上前見禮,"王妃."

葉璃笑道:"孫嬤嬤是母妃身邊的老人,又是王爺信任的人,不必如此多禮."孫嬤嬤有些拘謹的道:"多謝王妃厚愛,老奴不敢越禮.老奴遵從王爺吩咐挑了一些侍候王妃的人,王妃看看覺得那些順眼便留在身邊使喚吧."完又從衣里取出一張單子呈上去,上面記得便是分到葉璃這院子里的人選.孫嬤嬤繼續道:"王妃身邊隨身侍候的大丫頭當有四人,另外還有打理王妃衣飾,飲食的丫頭各兩人.還有針線上也要四個.院子里侍候的二等丫頭也要八人,還有做粗實的丫頭十六人.這二等丫頭和丫頭不妨交給王妃身邊的兩位嬤嬤倆處理,只這打理衣飾和飲食的丫頭卻要王妃親自過目了才好."

話間,幾個丫頭打扮的少女走了進來,恭敬地向葉璃行禮,"見過王妃."

葉璃低頭看了看孫嬤嬤送上來的膽子,上面不僅寫明了這些少女的名字年齡,還有家世背景,家里有些什麼人都寫得清清楚楚.而且也都是定國王府的家生子.葉璃點點頭,將其中一份遞給林嬤嬤和魏嬤嬤讓她們去打理二三等丫頭的事,回頭對孫嬤嬤笑道:"孫嬤嬤選的人我自然放心的."隨意從單子上點了幾個人出來.被點的少女也連忙出列謝恩,葉璃命青霜拿出不少裝了銀裸子的荷包每人賞了一個.

處理完丫頭的事,葉璃才請孫嬤嬤坐下話,果然如墨修堯所的知無不.葉璃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問道:"孫嬤嬤,王府…除了大嫂以外,可還有其他女眷?"孫嬤嬤一怔,很快就明白葉璃問的是什麼意思,笑道:"回王妃的話,除了大夫人身邊有兩位側夫人侍候,府里並沒有別的女眷."葉璃有些郁悶的看了一眼笑的有些奇怪的孫嬤嬤,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墨修堯沒有別的妾室,這很好,至少代表她需要應付的麻煩又少了很多.不去想那些幾乎可以遇見的未來的麻煩,葉璃發現假如定國王府的日子簡直就如當初自己想象的一樣完美.夫妻相處和睦,互不干涉對方的私事.沒有長輩需要晨昏定省,沒有妯娌需要應酬閑扯,就連拈酸吃醋的妾室都沒有.這樣的人生如果一直這樣平靜下去她簡直要感激墨景黎的退婚和皇帝多事的賜婚.

"王爺."

阿瑾有些奇怪的看著正盯著書出身的墨修堯.從就跟在王爺身邊阿瑾雖然有些遲鈍卻也分得出來自家王爺什麼時候在思考什麼時候在出神.墨修堯眼神一閃,抬起頭來看著他,"有事?"阿瑾有些煩惱的揉了揉後腦,道:"王爺…要不要去看看王妃?"

墨修堯隨手將書放回桌上,看著阿瑾拘束不安的模樣淡然一笑道:"墨總管讓你問的,還是孫嬤嬤?"

阿瑾睜大了一眼,叔叔和孫嬤嬤都提過要他在王爺面前多提提王妃,找機會讓王爺和王妃多一些相處的時間.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找機會,所以看到王爺極少見的在發呆,既然沒事干就可以問問王爺要不要去見王妃了不是麼?看著阿瑾困惑的模樣,墨修堯搖頭笑道:"行了,別想了.阿璃現在在做什麼?"

"好想在整理從葉家帶過來的東西."

"那就先不過去了,等她忙忘了再吧.昨晚的客人在哪兒?"

阿瑾眼底閃過一絲懊惱,道:"還在地牢里."

"去看看."

陰暗的地牢里,搖曳的火光將房間里的人倒影投射到牆上,隨著火光微微晃動著.讓本就陰森的地牢更添了幾分詭秘的色彩.鳳之遙依舊穿著一身囂張而華麗的色錦衣懶洋洋的趟在地牢里唯一的一張椅子上,滿意的聽著不絕于耳的哀嚎聲.相對于近幾年來的無聊,這幾天忙碌的日子實在是讓他十分滿意.

"吧,夜闖定王府干什麼的?"

房間的中心,一個黑衣男子被鐵鏈子綁在架子上,身上早已是傷痕累累,正惡狠狠地怒瞪著他,"鳳之遙,你是定王的人!"

"喲?認識本公子?看來你是大楚人了?"鳳之遙眨了眨鳳眼,頓時來了興趣坐直了身子看著眼前的人,"哪來的?宮里,咱們陛下還是彰德宮那位?或者是哪家府里出來的?"

"哼!"能當死士的一半都是硬骨頭,嚴刑拷打沒能讓他招供,鳳之遙幾句話自然也不可能就讓他開口.

鳳之遙不悅的眯眼,"本公子倒要看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本公子的刑具硬!繼續!"

唰——!

帶著猙獰的倒鉤鞭子繼續在男人身上制造出更多的傷痕,鳳之遙眼神陰郁的盯著眼前的一幕.

輪椅轉動的聲音由遠而近的過來,鳳之遙轉過身去就看到墨修堯迎面而來,起身笑道:"不陪著新娘子,這時候來這里做什麼?"墨修堯不答,挑眉看著他道:"招了?"鳳之遙無奈的扯過放在一邊的卷宗,"昨晚抓了四撥七個人,其中一個北戎來的,一個南詔來的,兩個趁火打劫的,還有三個死不承認的.北戎那個打算來搶新娘子讓定國王府難看,南詔那個只是想探探地形看有沒有機會拿到攬云劍.還有兩個想趁機偷點東西.至于這個…他是最早抓到的一個,也是功夫最好的.我懷疑他是來行刺的,但是,行刺的目標不知道.應該不是來刺殺你的."這家伙是在墨修堯陪著新娘子回新房的時候埋伏在宴客的地方被暗衛拿下的.所以想要刺殺的目標絕對應該是在場的賓客中的一人.

"大楚人?"墨修堯轉向被吊著黑衣男子問道.

鳳之遙摸著下巴道:"他認識我,肯定是大楚人."他鳳三公子是很有名,但是也僅限于大楚而且僅限于京城這一塊地方.畢竟鳳家一個可以是被逐出家門沒有繼承權的紈绔公子是不太會引起外人的興趣的.

"繼續,實在問不出來就殺了吧."墨修堯淡淡道,"耶律平在哪?"鳳之遙對著旁邊的房間做了個手勢,就不再理會墨修堯反而饒有興趣的盯著眼前的黑衣人呵呵笑了起來.黑衣人直覺的渾身發冷,他當然知道被抓住了就毫無生路.但是聽著定王輕描淡寫的問不出來就殺了吧就像在今天天氣真好的模樣,還是讓他忍不住心里一顫.定王絕對不是外人以為的已經殘廢了就毫無用處的廢物!

鳳之遙笑容可掬的看著他道:"其實對本公子來你不也沒什麼差別啦,反正都是要死不是麼?招了麼本公子給你個爽快的死法.不招也沒關系,正好可以試試本公子的新玩意兒,這兩年悶死人了."男人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卻依然強撐著不肯開口.鳳之遙也不在意,揮揮手讓旁邊的人動手,然後大搖大擺的踱步往墨修堯去的房間去了.

另一個房間明顯比之前的房間要舒適得多,至少整個房間都是干干靜靜的也沒有什麼異味和血腥.只是用精鐵打造的鐵欄將整個房間分成了兩半.昨晚還在大放厥詞的北戎王子此時就在鐵欄的另一邊,正抓著鐵欄對墨修堯怒目以對,"墨修堯,你這個殘廢,你好大的膽子敢派人抓本王子!"

"哦?我以為是北戎王子擅自進了不該進的地方才被本王的人抓住的?"墨修堯看著他笑容溫文而冷淡,"不過,北戎王子大可放心,就算看在兩國邦交上本王也絕對不會傷王子一個汗毛的."

對上他冷淡的眼眸,耶律平不由得一抖.更加惱怒的抓著鐵欄用力搖晃叫囂著,"不會傷害本王子?那你把本王子關在這里是什麼意思?本王子絕對要稟告你們的皇帝!砍了你的頭!"墨修堯唇角微微勾起,"北戎國內有些急事,事實上今天一早北戎使節就已經跟陛下上書辭別,上午的時候就已經離京了."

耶律平一愣,"這怎麼可能?本王子還在這里誰敢走!"

"北戎王子不必擔心回不了國,稍後本王就會親自派人將你送回北戎.交給…太子殿下."

聞,耶律平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他是有些混但是也不是真的傻瓜,太子跟自己的親哥哥耶律野不合,兩人明爭暗斗了許多年,如果自己落到太子手里,那……七哥一定會宰了他的!

"墨修堯,你這個卑鄙人!我七哥不會放過你的!"

墨修堯冷笑一聲,抬頭盯著他淡然道:"耶律野敢讓你來挑釁本王,就應該有了讓你有去無回的心理准備了.或者,昨天的事是北戎王的意思?那麼看起來他也不是很想要你這個兒子了?"耶律平似乎想起了什麼,臉色一白.凶狠的瞪著墨修堯道:"你胡八道!七哥才不會這樣做……"只是語氣卻明顯有些心氣不足,他是笨但是還沒傻,從就被人嘲笑,就連七哥也時常罵他笨,父王也不喜歡他.難道真的……

看著眼前的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再也沒有昨天的志得意滿洋洋得意,墨修堯眼底閃過一絲暗芒.如果可以,他絕對會讓眼前這個北戎王子死無全尸,將他挫骨揚灰也難解他心中之恨.可惜,這個白癡是北戎王子,暫時還不能死.就像外面那些人一樣,就算他再怎麼討厭他們,再怎麼恨他們,卻也不得不暫時容忍他們活著.

懶得再看眼前的人,墨修堯轉向出了牢房,鳳之遙正靠在牆壁上笑嘻嘻的看著他,"你真的打算把這個傻子交給北戎太子?"

墨修堯挑眉道:"只是這個傻子當然不夠,十天內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讓他把所以他知道的事全部吐出來.看看有什麼有用的一起交給耶律泓."

"不管什麼辦法?"

"沒錯,無論什麼辦法都行.我只要答案.他就算再傻也是耶律野的親弟弟,本王不信他什麼都不知道."墨修堯沉聲道,"完事之後你知道怎麼辦."

鳳之遙頷首,臉上的笑容更勝,"明白了,他本來就挺傻的,就算更傻一點也不算什麼意外.不是麼?讓耶律平和耶律野這兩個人狗咬狗?這個主意我喜歡."

墨修堯滿意的點頭,"交給你了."

"王爺慢走,好好享受你的新婚吧."

看著墨修堯和阿瑾的身影消失在牢房門口,鳳之遙眯著鳳眼滿意的看著眼前陰森詭異的地牢.還有耳邊隱約傳來的求饒聲,臉上的笑容更加絢爛起來.真是一群白癡,惹什麼人不好要來惹墨修堯?墨修堯這家伙從三歲開始就沒善良過,自從出了事以後更是連心肝都黑了啊.

上篇:53.大婚之日     下篇:55.定國王府的女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