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6.回門  
   
56.回門

青鸞幾個跟在葉璃身後看著自己一向性溫和的姐黑著臉大步離去不由得面面相覷,湖心水閣離岸邊太遠了她們根本就聽不見王爺和王妃到底了什麼.青霞有些不確定的問道:"難道是王爺欺負王妃了?"青霜立刻沉下了臉,"什麼?王爺欺負姐了?"

青鸞和青玉無奈的拉住想要發作的青霜,青鸞忍不住嘴角抽搐.她可是親眼看到過王妃的身手的,輕而易舉打暈一個壯漢連氣都不用喘.就憑王爺坐在輪椅上,欺負得了王妃麼?青玉想了想,道:"待會兒去問問阿瑾吧.他肯定知道."青霜撇嘴,"他跟我們一樣留在岸邊,能知道什麼?"青霞也贊同,"他從就跟著王爺,肯定知道王爺是怎麼惹王妃生氣的.快走吧,王妃走遠了."

葉璃一邊疾步往自己的院子而去,一邊在心里把墨修堯罵了個狗血淋頭.她簡直是瞎了眼才會覺得那個家伙性格溫和,居然還曾經覺得他純?那個混蛋居然調戲…不對,調侃她!吃醋!吃醋……白癡,她怎麼會為了一個剛認識不久的男人吃醋?頂多是比喜歡人家覬覦她的東西罷了.

"王妃這是怎麼了?"回到院子里,魏嬤嬤從里面迎了出來看到葉璃陰沉著臉連忙問道.離開從帶大的姐好幾年,魏嬤嬤連著這幾年缺少的關愛一股腦的都給了葉璃,比誰都要關心她的心身體.被嬤嬤這麼一問葉璃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明白自己有些反應過度也沒臉自己被墨修堯調侃了就賭氣離開的話.連忙拉著魏嬤嬤道:"乳娘,不是讓你好好休息麼?你這樣天天圍著我轉心你的孫子都不認識你了."林嬤嬤和魏嬤嬤一家子都跟著葉璃來了王府,葉璃將他們家得力的男丁都放到外面的店里或莊子上做管事,女眷留在自己院子里.平時也盡量少讓兩人在跟前侍候.特別是林嬤嬤年紀都不輕了,跟著自己這個年輕人跑來跑去絕對不輕松.

魏嬤嬤看著她有些傷感的道:"姐長大了,嫌棄乳娘了是不是?"

"乳娘……"葉璃頭痛,又來這招!不過好歹把剛剛的事轉移過去了.拉著魏嬤嬤進屋,葉璃又是一番溫細語的勸慰讓魏嬤嬤笑逐顏開.

"王妃,阿瑾來了."青霜進來道,一張嬌俏的臉還氣鼓鼓的模樣.顯然在外面和阿瑾生著氣呢.

"讓他進來吧."葉璃笑著調侃,"誰惹到咱們的霜兒了?"

青霜臉一,跺著腳道:"姐!還不是那個該死的阿瑾,仗著是王爺身邊的人整天板著一張死人臉,好像別人欠他五百兩銀子不還似的."葉璃無奈的歎息,"青霜,是你在無理取鬧吧.阿瑾只是不愛話而已,離死人臉還遠得很呢."墨景黎那才叫死人臉,阿瑾頂多叫沉默寡,那張還有些粉嫩的冷臉連二哥都比不上.

阿瑾捧著盒子進來,面無表的看了清爽一眼.青霜也知道背後人壞話還被當事人聽了個正著,心虛的偏開了臉.葉璃心中暗笑,面上卻是一臉正經看著阿瑾,"阿瑾,有什麼事?"阿瑾將盒子放到桌上,後退了兩步才道:"這是王爺命阿瑾送來的.王爺…王爺不是故意惹王妃生氣的,請王妃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要見怪."一句話的結結巴巴,葉璃心里有數,笑容可掬的看著阿瑾道:"阿瑾,最後那句話是誰教你的?"

阿瑾臉上一,呆呆的看著葉璃不知所措.王妃和王爺都是聰明人,在他們面前謊永遠都會被揭穿.阿瑾默默在心底記住這個事實.

葉璃含笑加了一句道:"你家王爺肯定不會這種話.而且,我也沒有生氣.東西我收下了,你回去吧."

阿瑾默默告退,葉璃好心的打開盒子里面果然就躺著她十分惦記的畫像.剛剛還在想之後要用什麼借口再把畫像拿回來呢,沒想到墨修堯這麼上道馬上就派阿瑾送過來了.將畫展開在桌面上,葉璃盯著畫像上的女子輕輕歎了口氣.腦海里不由得響起墨修堯的聲音——"我覺得這才是阿璃."

"好美啊…"站在旁邊的青霜興奮的叫道,"姐,這是王爺畫的麼?好漂亮啊."

魏嬤嬤也很是滿意的點頭笑道:"王爺對姐真是有心了,看來大老爺和大公子果然沒看錯人.呵呵…"

葉璃無語,一副畫像至于麼?

轉眼間已經到了回門之期,這三天葉璃在定國王府可以得上是適應良好.就連原本提著心的林嬤嬤和魏嬤嬤也放下了心來.只除了王爺和王妃到現在還沒有圓方這一點讓兩位嬤嬤十分的不滿.不過對此擔心和不滿的也並不只是她們還有定國王府的孫嬤嬤,孫嬤嬤也是從看著墨修堯長大的,深知自家主子的脾氣,對新王妃並沒有任何不滿.甚至還暗示林嬤嬤和魏嬤嬤她們會想辦法.定國王府上下和睦對自家姐也十分尊敬,等到回門回來姐就會正式執掌定國王府兩位嬤嬤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因此回門的時候臉上笑的仿佛能綻出一朵花兒來了.

葉家的迎接竟也分外的隆重,不僅是葉尚書王氏帶著葉珊葉琳葉容,就連已經出嫁的葉珍和葉瑩都帶這各自的夫婿回來了.葉瑩會回來湊熱鬧葉璃並不好奇,但是葉珍身為南侯世子的側妃能讓南侯世子陪她一起回來就不叫耐人尋味了.一進了門見過了葉老夫人,葉璃就被幾個姐妹拉著要去單獨敘話,而墨修堯則留在大廳與葉尚書和墨景黎話.

葉璃從前住的清逸軒依然還留著,姐妹幾個就在清逸軒院子里的石桌邊坐著話.葉珍看看不遠處侍立的丫頭們,再看看葉璃一身淡紫色衣衫,頭戴珍珠流蘇發簪,耳懸明珠耳墜,手腕上亦是極品的蓮花紋暖玉手鐲,神態淡然唇邊含笑,似乎比從前在家里平添了一股尊貴氣勢.不由羨慕的輕歎道:"看來三妹在定國王府過的極是順心了?"葉璃笑道:"有勞大姐姐掛心,一切都好."葉珊拉著葉璃唧唧咋咋的問個不停,譬如定國王府大不大,好不好看,王府里有些什麼人,好不好相處等等.葉璃也不著急,等她問夠了才挑一些能回答的回答她.葉珊沒能得到答案,還想開口再問,被坐在他身邊的葉琳拉了一把,只得失望的閉上了嘴.

"聽定國王府還有一位前王妃和側太妃,三姐見過了麼?"葉珊一直問個不停,葉瑩有些插不上話只得淡著臉陪坐在一邊,這時候才盯著葉璃問道.

葉璃有些驚訝的打量葉瑩,皺了皺眉道:"四妹最近可是身體不好?"沒多長時間沒見,葉瑩的模樣變得實在有些多.感覺更加消瘦也更加弱不經風了.從前在葉家的時候葉瑩雖然較弱但是其實被王氏調理的不錯,臉色總是透著誘人的嫣.但是現在少了那一抹嫣整個人頓時沉暗了不少.雖然臉上點了胭脂,但是總歸沒有從前粉黛不施的美麗自然.葉瑩眼光微變,淡淡垂眸道:"有勞三姐關心了,不過是有點累罷了."

葉璃在心底輕歎,葉瑩真的是變了不少,看來賢昭太妃調教人得本事果然是葉老夫人望塵莫及的,"累了便多歇歇,不管怎麼身體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一個好身體就什麼也沒有了."葉璃略勸了兩句,才回答葉瑩的問題,"大嫂常年理佛,回去之後才去拜見.至于側太妃……"想起府里那位性古怪的側太妃,葉璃也忍不住皺眉,淡淡道:"父王的側妃,並不需經常見面."葉珊叫道:"那定國王府豈不是只有三姐姐和王爺兩個主子?"這話一出,不僅是葉珊葉珍葉琳,就連葉瑩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羨慕的眼神來.府里既沒有老人在上頭壓著,有沒有嫂子弟媳之類的人物,甚至連姑子都沒有需要應付的,簡直是每一個剛出嫁的新婦的夢想.不過一想起墨修堯的況,葉瑩又隱隱覺得自己平衡了.比起走在外面被人恥笑同,在家里受點委屈也算是可以忍受的吧?

"看三妹和王爺的感似乎也很好,三妹真好好福氣."葉珍歎了口氣,幽幽道.

葉瑩有些不信,懷疑的問道:"定王脾氣真的那麼好麼?聽別人一般身體殘疾的人脾氣都很古怪的."葉璃皺了下沒,道:"王爺並不難相處."墨修堯脾氣好不好她不知道,但是目前他們相處的很和睦就是了.葉瑩也知道葉璃為她的話有些不高興,但是她從來都不習慣向葉璃低頭,一時間氣氛有些僵硬.葉珍看看兩人只得開口轉移話題,"宮里過幾日就要舉行宴會為各國使節送行,三妹和四妹接到帖子了麼?"

葉璃搖頭道:"沒有."

葉琳笑道:"各國使節本來就是為了慶賀三姐和王爺的大婚才來的,就算別人不出席王爺和三姐姐肯定是要出席的.不過大姐怎麼比三姐和四姐還知道的快?"葉珍笑道:"這次的是皇上交給我們家世子負責的,我自然就先知道了一些."葉珊眼睛一亮,道:"那大姐一會去麼?"葉珍有些羞怯又有些歡喜的點頭道:"世子了這次會帶我一起進宮去."完還感激的看了葉璃一眼,顯然南侯世子會決定帶她一個側妃進宮參加宮宴是因為她剛剛成為定王妃的妹妹.雖然只是側妃,但是如今葉珍也稍微覺得在侯府能站得住腳了.畢竟就算是世子正妃也沒有一個做昭儀的妹妹和兩個做王妃的妹妹.就這一點看,如果自己能生下子嗣,將來甚至完全有機會與世子妃一爭高下.

"哼,就算大姐能去,你肯定也去不了."葉瑩瞥了葉珊一眼,冷冷的道.葉珊頓時就了臉,訕訕的道:"四姐,我…我沒這麼想."葉瑩看也不看她道:"誰有功夫管你是怎麼想的?只是有的人就是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你!"葉珊著眼睛,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最後只能起身跑了出去.葉瑩這話的太刻薄,雖然是對葉珊的但是葉琳也有些不自在,看了看遠去的葉珊也起身追了上去,就連葉珍的臉色也不太好看.葉璃奇怪的看著葉瑩,再看看葉珍,葉珍無奈的歎了口氣輕聲道:"四妹,你心不好也不要往六妹身上發脾氣."葉瑩捏著手里的帕子,冷笑一聲道:"我心不好?大姐姐,你問問若是三姐她心能好麼?"

"奴婢見過三位姐,老夫人請定王妃過去話."榮樂堂的丫頭過來傳話.

葉瑩瞥了葉璃一眼冷笑道:"三姐不是想知道我怎麼了麼?你去了就知道了."

葉璃搖搖頭,起身看著葉瑩道:"四妹,你這個脾氣在家里也就罷了.已經出嫁了還這樣…你以為夫人還能時時處處護著你麼?"

葉瑩神色一黯,倔強的偏過頭去不話.葉璃也不勉強,雖然是血緣的親姐妹她對這幾位姐妹卻遠沒有曾經的堂姐妹們的感,也不及對徐家的幾位表哥.能勸就勸兩句,不聽她也沒轍.

到了榮樂堂里,葉老夫人穿著一身喜氣的坐在花廳里,看到葉璃進來頓時笑開了花兒,"璃兒,快來讓祖母瞧瞧…"

葉璃走過去在葉老夫人身邊坐下,葉老夫人將葉璃打量了一番,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幾日在定國王府可還習慣?王府里的下人使喚的可順手?有沒有人為難你?"葉璃微笑道:"讓祖母掛心了,璃兒一切安好.王府的下人也都十分恭敬."葉老夫人連連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那你和王爺……"葉璃道:"王爺也很好相處."葉老夫人有些為難,看了看葉璃才道:"祖母是你和王爺…你和王爺,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生個孩子?王爺年齡可不了."葉璃微窘,感葉老夫人琢磨了半天是想要問他們有沒有圓房.葉老夫人盯著她道:"你可別騙祖母,祖母要是連著都看不出就白活這麼多年了.你和王爺還沒有圓房是不是?"葉老夫人顯然也明白這個孫女跟其他幾個還是有些不一樣的,很快就放棄了和她兜圈子,直接開口問道.

這也能看出來?葉璃想了想才從容的道:"祖母不比擔心.我和王爺都覺得彼此並不熟悉,相處一段時間再…也不遲.而且我們現在相處的也很好,所以並不著急."

葉老夫人看著葉璃一臉的平靜從容心里暗暗搖頭,"那…王府的事務由誰料理?"

"外事自然由王爺料理,府里的事回去之後就會交接給我."葉璃答道.

葉老夫人神色稍霽,至少這個孫女還知道抓住王府的權勢.葉老夫人對葉璃葉瑩這兩個嫡孫女實在是無奈的很,葉瑩看似聰明實則無腦,嫁進黎王府里不知道抓緊權利天天跟妾爭風吃醋弄得自己跟個怨婦似的.相比之下不顯山露水的葉璃顯然要聰明得多,單看從定國王府跟過來的下人對葉璃的態度就知道她在定王府過的不錯.但是她對定王也未免太過不在意了.要知道即使身為定王妃,想要一生榮華富貴還是要依靠定王的.

"璃兒,你老實跟祖母.你是不是…是不是因為定王的腿,所以才……"葉老夫人揮退了跟前侍候的人,抓著葉璃低聲問道.

葉璃無語,看在葉老夫人眼底卻是坐實了這個猜測.葉老夫人歎息道:"可憐的孩子,祖母知道你命苦…但是事已經這樣了你也已經嫁進了定王府還能怎麼辦?就算你是定王妃,也還是要緊緊地抓牢王爺還是.最重要的是子嗣,只要有了子嗣誰也動不得你王妃的位置了.你明白麼?王爺可有侍妾?"葉璃搖頭,葉老夫人笑容更盛道:"如此看來王爺還是看重你的,沒有侍妾更好,只要你先和王爺有了孩子,以後的事……"看著葉老夫人一副難的模樣,葉璃琢磨了半晌終于明白葉老夫人的意思了.感葉老夫人是告訴她就算她看不上墨修堯雙腿殘疾也一定要先生下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如果她實在接受不了墨修堯的話就可以把他推給別的女人了.反正她是王妃有地位,有子嗣就成了.男人的恩寵多半靠不住.

她怎麼就不懷疑墨修堯不行呢?葉璃有些惡趣味的想著.

"多謝祖母教誨,璃兒心里有數."為了避免葉老夫人繼續啰嗦著傳授她的經驗,葉璃還是飛快的開口應承道.

對于她的受教葉老夫人也很滿意,點頭道:"好孩子,祖母就知道你比瑩兒看的明白.原本這話今天你回門不該,只是你以後做了定王妃也沒什麼功夫回家來了.祖母現在就更你.過些日子你若是閑著沒事就接你五妹六妹到王府去陪陪你吧."

葉璃一怔,淡淡的蹙眉.葉老夫人道:"珊兒和琳兒都是好孩子,你們姐妹從又是一起長大的.若是她們能…對你和瑩兒也是個幫襯.祖母的意思是琳兒穩重一些,最好是能跟著瑩兒去黎王府.珊兒性子活泛,你的性也壓得住她.你看如何?"

我看如何?我看如何?葉璃忍不住想要抓狂.這位老太太也太過想當然了吧?居然連人員都分配好了,剛好黎王府和定王府一人一個?難怪剛才葉瑩的臉色這麼難看.她在黎王府跟墨景黎的妾斗已經夠憋屈了,結果娘家還送自己姐妹來添堵,換誰都得郁悶了.輕咳了一聲,葉璃擺正了臉色微笑道:"祖母,現在這個是不是太早了一些.我和王爺還沒有…就急著讓家里的妹妹進府,王爺會有什麼想法?"

葉老夫人笑道:"祖母也沒有讓你現在就辦啊.橫豎珊兒年紀還,再等個一兩年也不妨事.只要你心里有個底就是了."

葉璃扯了扯唇角,問道:"五妹和六妹雖然是庶出,但是咱們尚書府門第也不低.進王府做個側室未免委屈了她們."

葉老夫人不在意的揮揮手道:"婚事有父母做主,她們有什麼好委屈的?進王府做個側妃難道不比嫁給官兒或者庶子做正室來的尊貴一些?璃兒不比擔心她們兩個,珊兒和琳兒素來乖巧,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我有意見啊.葉璃想了想,沉吟道:"璃兒明白祖母和父親的意思.不過…咱們家的女兒除了二姐姐進了宮,其他的女兒都加入了王府.這樣…對二姐姐並沒有好處.這事兒…祖母和父親商量過麼?"其實認真一想葉璃就明白葉老夫人這麼費心到底是為了什麼了,還不是為了宮里那麼肚子里還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帝王血脈.別現在加入了定王府,就算還待字閨中葉璃也從來沒打算配合葉老夫人這天馬行空的計劃.真不明白葉尚書也算是久經官場的人了,居然會贊同一個坐在家里不出門的老人想出的計劃.

葉老夫人一愣,眯著老眼打量了葉璃一番才道:"這話怎麼?"

葉璃淺笑道:"璃兒也是葉家的女兒,二姐姐好自然就是璃兒好.不過…祖母不能只顧著兩個王府,要知道…王爺一向不管事實,而朝中官員的支持也是十分重要的."

"這……"

葉璃淡淡笑道:"四妹那里璃兒不知道.不過若是定國王府祖母應該放心璃兒並不需要什麼助力才是."

葉老夫人沉凝片刻,也知道葉璃的有道理.先不葉璃自信能夠掌控定國王府那麼確實就不需要葉家再賠一個女兒進去.但就如果葉璃不願意而他們強塞一個過去,萬一弄得姐妹相爭反而不好看.而在葉老夫人看來,無論是葉珊還是葉琳明顯都是斗不過葉璃的.想通了這一節,葉老夫人也就不再堅持,笑道:"璃兒的有道理,是祖母思慮不周.這話你就當祖母沒有提過罷."雖然定國王府名聲顯赫,但是曆代定國王爺也確實不曾參與過皇室的事.如此看來,定王府的作用反而不如黎王府大.

"是,祖母什麼也沒有,璃兒也什麼都沒有聽見."葉璃輕聲應道.能打消葉老夫人的念頭當然是最好了.以後定王府就是她的家,她可不想在那里看到什麼讓她覺得膈應的存在.

陪著葉老夫人了一會兒,下人便來請兩人去用膳.因為是家宴,倒也沒有什麼外人在場.只有葉老夫人帶著葉尚書和王氏,墨景黎和葉瑩夫婦,墨修堯和葉璃,以及南侯世子傅昭.餐桌上,葉璃明顯能感覺到一道冷冰冰的目光不時的往自己身上掃射.連抬頭看都不用葉璃就能猜到那人是誰.葉瑩殷勤的為墨景黎布菜,墨景黎依然頂著別人欠他幾千兩不還的表不時的盯著葉璃看.墨修堯和葉璃悠閑從容的用餐,不時為對方夾一些喜歡吃的才.傅昭一臉若有所思的看看這邊再看看那邊若無其事的飲酒吃菜.反倒是葉尚書的表有些尷尬滑稽,看得出來他努力想要讓宴席上的氣氛變得和睦自然一些,偏偏三個女婿哪一個他都惹不起.除了南侯世子還稍微給他點面子,墨修堯本身就不太難相處.墨景黎那張臉簡直就明明白白的寫著他不高興.

"咳,話王爺,咱們也有幾年沒見了.我敬你一杯."最後還是傅昭打破了詭異的氣氛,起身向墨修堯敬酒,"也敬王妃,祝王爺和王妃百年好合."

墨修堯端起酒杯,溫和的笑道:"承你吉,你成婚本王沒能前往道賀,勿怪."仰頭飲下傅昭敬的酒.傅昭臉上笑容也更真切一些,笑道:"無妨,大家也算從認識.如今又是親戚.來的時候家母也交代了請王妃有空不妨到侯府坐坐."這位南侯世子顯然很會做人,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南侯世子雖然還沒有繼承爵位,但是現在侯府卻已經是世子妃做主了.此時他卻閉口不提世子妃,直南侯夫人.

葉璃舉杯回敬,笑道:"世子替我寫過南侯夫人."

葉璃舉杯回敬,笑道:"世子替我寫過南侯夫人."

墨景黎看著眼前談笑生風的眾人,輕哼一聲站起身到:"既然傅昭都敬了酒,墨修堯,本王也敬你一杯."

墨修堯揚眉淡笑,道:"本王也許久沒有和景黎飲酒了.也一起敬你和黎王妃?"

墨景黎輕哼一聲,揮開上前來要斟酒的丫頭親自給墨修堯和自己各自倒上一杯,一仰頭一飲而盡,然後挑釁的盯著墨修堯跟前的酒杯.墨修堯含笑不語,端起酒杯飲盡.

"再來!"墨景黎端起酒壺再次倒滿,兩人竟然就這麼在桌上拼起酒來.

------題外話------

呼呼~今天就到這兒剩下的加在明天的一起~逛街的代價你傷不起~

上篇:55.定國王府的女眷     下篇:57.宮宴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