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7.宮宴前奏  
   
57.宮宴前奏

葉璃皺著眉看著眼前兩個男人一不發的拼酒,葉尚書已經快把眼睛飛出去了也沒人理會.葉老夫人勉強勸了一句被墨景黎直接無視了,墨修堯倒是對葉老夫人含笑點了點頭卻並沒有拒絕墨景黎繼續勸酒.葉璃掃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阿謹,阿謹察覺到葉璃的眼光,面上露出焦急的神色看向沉默飲酒的墨修堯.

墨景黎再一次伸手倒酒,一只如玉的素手覆蓋在酒杯上.墨景黎臉色一沉,挑眉看著墨修堯道:"墨修堯,這是什麼意思?"葉璃神色淡然,將酒杯放到自己面前,"黎王喝醉了麼?擋酒的是本妃,你問我家王爺做什麼?"墨景黎嗤笑一聲不屑的道:"男人喝酒女人多什麼事?本王不跟女人一般見識."葉璃笑容冷淡,"女人也不會跟黎王一般見識的.只是本妃和王爺下午還要去徐家拜訪,黎王總不是想讓我們王爺一身酒氣去徐家吧?要知道,並不是每個人能和黎王一樣不拘節.特別是徐家是書香世家以禮義傳家,黎王不會希望本妃和王爺被舅舅掃地出門吧?"

"墨修堯,該不會成了親你還添了怕女人的毛病了吧?"墨景黎臉色陰沉的瞪了葉璃半天,才對著墨修堯冷笑道.

墨修堯平靜的看著他,臉上甚至還添了一絲笑意,"景黎,尊重妻子的意見並不是什麼壞事.阿璃的是,下午我們還要去拜見徐先生和徐禦史,你知道的,鴻羽先生真的敢把我們掃地出門."墨景黎確實不依不饒,"本王怎麼不知道,回門不僅要見娘家的人,連舅舅家的人都要見?別廢話,墨修堯,本王敬酒你到底喝不喝?"

"不喝."墨修堯干脆的答道,坐在他身邊的葉璃明顯的感覺到墨修堯的心出奇的好,就連和墨景黎話葉璃也不由得聽出幾分逗弄的意思來.

"咳…黎王,既然定王還有事咱們就別強人所難了.回頭大家有空再一起喝也不遲."傅昭無奈的出來大圓場,都在一個京城長大大家也都是從認識的.墨修堯和墨景黎從就不合,沒想到這麼多年不見竟然還越加惡劣起來了.反倒讓他們這些旁觀的人不好辦.看看墨修堯傅昭也不由慶幸,墨修堯現在脾氣好了許多,而且居然還能聽王妃的勸,若是當年只怕兩人不是拼個不死不休就是直接動起來了.

"景黎…"葉瑩嬌聲勸道,"咱們下午不是還要出門麼?下次在請定王喝吧."

墨景黎眯眼看了她一眼,輕哼了一聲不再話.其他人也紛紛在心里松了一口氣,葉尚書揉了揉有些隱隱作痛的額角在心里發誓以後再也不要讓這兩個女婿在一個桌子上喝酒了.

用了午膳葉璃和墨修堯便攜手告辭直接去了徐府,臨走的時候徐鴻羽將墨修堯單獨叫到書房里談了半個時辰,葉璃被勒令不許旁聽只得在書房外面等著.徐家幾個兄弟除了行蹤不定的徐清塵和被二舅母使喚的團團裝的徐清澤以外都在院子里陪著她.徐清炎趴在桌上笑嘻嘻的看著葉璃道:"璃姐姐,我爹又不會吃了姐夫,你不用替他擔心."葉璃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替他擔心了?"徐清炎指著自己的眼睛笑道:"兩只眼睛都看到了."

一向粗神經的徐清鋒難得的有些感慨,看著葉璃傷感的道:"沒想到只是幾天時間,璃兒就變成別人家的了.要是定王欺負你你就回來告訴三哥,三哥一定替你出頭."葉璃點頭,正色道:"我記住了,三哥放心吧."徐清鋒歎氣道:"過些日子我就要離京了,三哥會跟二哥等二哥成親了讓二嫂經常去定王府看看你的."

徐清炎笑道:"三哥,你不用這麼誇張吧.定王府又不是刀山火海,有咱們在定王怎麼敢欺負璃姐姐?"

一邊的徐清柏翻了個白眼道:"是誰一看到定王就往後躲的?"徐家怎麼就出了個這麼膽的子,還指望他替璃兒出頭?

徐清炎臉一,想起某人的手段不由得抖了一抖道:"四哥,不能怪我膽子.實在是某人…"太凶殘了.想起那晚別院里那兩個倒黴的土匪,徐清炎回去還做了幾晚上的噩夢.知道現在看到墨修堯就反射性的想要往徐清柏身後躲.葉璃看著徐清炎心虛的表,雖然沒有把話完,她也能猜個大概.大約是某人做了什麼嚇人的舉動把徐清炎給嚇到了吧.對此葉璃倒是無意深究,墨修堯是少年時就從戰場上殺出來的名將,她也沒指望他就真的是纖塵不染得翩翩君子.

回到王府葉璃就開始忙著接管王府的諸多事務,光是各種賬冊就讓葉璃整整看了兩天才弄清楚.同時也暗暗驚歎定國王府確實是家底豐厚,幾代王爺積累下來的明里暗里的家產讓葉璃不能不驚歎.等到差不多理得順手了就接到宮里送來的宮宴帖子.以為各國使節餞別這樣的理由,無論是墨修堯還是葉璃都明顯找不到理由拒絕.

再一次進入皇宮,因為上一次不怎麼愉快的經曆葉璃的心不怎麼美好.定國王府的馬車並沒有如普通的權貴一般在宮門口下車,而是直接使勁了宮門.墨修堯穿著月白色銀龍暗紋繡祥云飛鷹的衣衫,白玉鑲藍寶石玉冠束著頭發,看上去溫文爾雅風度翩然,"阿璃心不好?"

葉璃懶懶的倚坐在馬車里,道:"沒什麼,皇宮里總是讓人覺得有點壓抑."

墨修堯莞爾失笑,"不知有多少人想方設法想往宮里鑽.阿璃的想法倒是特別."

葉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踩著無數人的尸骨往上爬或者被別人踩著往上爬,真的那麼有趣麼?"

墨修堯想了想笑道:"過程肯定很無趣,不過大多數人是看不見那個過程的.他們只需要幻想自己爬到了最上面,站在萬人之上的快感就足以讓他們忘記所有的東西."葉璃挑了挑眉,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問,"修堯也是這麼想的?"墨修堯一怔,垂眸望著子自己放在輪椅扶手上的手,許久才沉聲道:"不只是不想讓自己成為被別人踩著往上爬的那一個."車廂里沉默了一會兒,才聽到葉璃的聲音靜靜地響起,"我不喜歡踩著任何人,但是也不喜歡有人踩著我."

"王爺,到了.皇後娘娘有請王妃."馬車外阿謹沉聲道,馬車已經漸漸地停了下來.葉璃在心里估計了一下馬車所在的位置並不是自己上一次去過的任何一個地方.大概位置判斷應該是在皇後的鳳德宮附近.墨修堯側首道:"我要去見皇上,不能陪你進去,你自己可以麼?"

葉璃點頭,起身准備下馬車.墨修堯拉住她輕聲道:"自己心,有什麼事…立刻讓青鸞去出來找阿謹,他就在鳳德宮附近."葉璃皺眉道:"但是你……"阿謹是墨修堯的隨身侍衛,也是他最信任的人.如果阿謹不在他身邊…墨修堯失笑道:"你不會以為我能信任的人只有阿謹一個吧?不要緊,去吧."

"好吧,一會兒再見."聽他這麼葉璃也不再堅持,起身下了馬車.馬車外早有鳳德宮的人等著,見葉璃下來連忙上前道:"奴婢見過定王妃,奴婢奉皇後娘娘之命在此迎接王妃."葉璃點頭,"有勞."

"不敢,請王妃隨奴婢等來."

進了鳳德宮,殿里已經有不少貴婦在座了.鳳德宮布置的尊貴大氣卻並不過分奢侈,精細處更見一種特別的雅致.葉璃不由得對這位在民間名聲並不顯赫的皇後感到一絲好奇.

"見過皇後娘娘,娘娘千歲金安."葉璃走進大殿,對著殿上的雍容女子恭敬地參拜.

"定國王妃免禮,賜坐吧."皇後的聲音清雅平和,絲毫沒有想象中一國之後的高高在上.

"多謝娘娘."葉璃起身被宮女引著走到最前面空著的位置坐下.雖然葉璃在場的貴婦中葉璃的年紀算是的,本分也未必高.但是論身份定國王府卻是在京城諸親王侯爵國公之上的,定國王妃的身份自然也凌駕于所有命婦之上.即使葉璃來的晚也依然為她留下了最前面的位置.葉璃隨意望了一眼,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華國公府的大夫人帶著華天香,昭陽長公主和昭仁長公主身邊坐著許久不見的棲霞公主和榮華郡主.還有美麗動人的黎王妃葉瑩.此時坐到鳳德宮里德顯然都是和皇家或多或少有些關系或是有爵位在身的.普通的誥命夫人並不在其中.

坐了下來,葉璃才去看坐在鳳座上的皇後.皇後一身明黃鳳袍,雍容尊貴的顯示出一國之後的唯一.葉璃望過去的時候正好也看到皇後含笑看著像自己,不由一怔.皇後並不算特別美麗,同是華國公府出身,華天香的容貌就要比皇後更甚一籌.但是那樣平和雍容的優雅姿態卻是現在的華天香或者是在場的所有貴婦們所沒有的.

"皇後娘娘,這位就是定國王妃麼?"一個清脆從對面傳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葉璃循聲望去,卻見一個彩衣少女坐在昭陽長公主右手側,顯然是身份非凡.

皇後笑道:"不錯,這正是定國王妃.起來,凌云公主自從來了楚京一直身體欠安,還沒有見過定國王妃呢.定王妃,這位是西陵國的凌云公主."

葉璃點頭道:"凌云公主有禮了."

以葉璃的身份,凌云即使是一國公主也不能隨意的輕慢.但是這位剛才還一直巧笑倩兮的公主卻仿佛沒聽見葉璃的話一般,放肆的打量了葉璃一番才道:"聽王兄你拔出了攬云劍?"葉璃微微點頭,淺笑道:"我確實見過攬云劍."凌云公主對這個回答卻並不滿意,起身仰著下巴道:"本公主不信,本公主要和你比劍."

"我不會用劍."葉璃平靜的道.

"這怎麼可能?你不會用劍是怎麼拔出攬云劍的?"凌云公主盯著她咄咄逼人得道.

葉璃挑眉,淡笑道:"公主,拔劍和用劍是兩回事.誰規定不會用劍的人就不能拔劍了?"她實在有些不明白,這些公主郡主姐們為什麼一定要逼著別人比這個比那個而完全不顧及對方到底會不會她們要比的東西,"本公主不管,本公主就要和你比.難道你不敢應戰."

葉璃起身,"公主當著皇後娘娘和滿京城的夫人姐們這麼問我豈能不敢?"

凌云公主滿意的道:"既然如此,你的劍呢?"

"事實上這輩子我除了攬云劍沒有來沒有碰過任何一柄劍.那日鎮南王世子送來的劍也正好是我第一次碰到這種兵器.所以我沒有劍,更不知道該如何握劍."

"撲哧——逼著連劍都沒有碰過的人跟自己比劍…皇後娘娘,天香明兒是不是可以去跟大將軍比繡花,然後號稱我的繡工天下第一啊."華天香靠在華夫人身邊嬌聲問道,聲音並不大卻恰巧傳遍了整個宮殿.許多人也忍不住掩唇低笑起來.皇後瞪了華天香一眼,眼底卻蘊含著淡淡的笑意,"你那點女還好意思拿出來."華天香掩面笑道:"皇後姑姑怎麼這麼人家,人家也是為了有個好名聲嘛.天下第一的名頭多威風啊."

葉璃感激的望了華天香一眼,華天香對她眨眨眼睛靠在華夫人身上掩面做羞怯狀.

皇後忍住笑意,對凌云公主道:"公主,定王妃並不擅劍法,所以這比劍就免了吧."

凌云公主早被華天香氣了臉,咬牙道:"她明明拔出了攬云劍,怎麼可能不會劍法?分明是故意耍弄本公主."

"攬云劍是定國王府的東西,人家定王妃喜歡怎麼拔出來就怎麼拔出來.會不會劍法更你有什麼關系?"一邊的榮華郡主斜睨著凌云公主,嘲諷道,"這外邦的公主都這麼奇怪麼?都喜歡逼著別人比這比那?明知道人家根本不會還不肯干休.公主還不如直接讓定王妃認輸承認你劍術比她高不就成了?"

"你!"榮華郡主這一,不只是凌云公主連一邊的棲霞公主也有些尷尬.在場的不少人也都不由得想起了百花盛會的時候棲霞公主要定王妃比試舞藝的事來.皇後見要鬧僵了,連忙出聲道:"好了,這事兒就罷了.榮華,當著兩位公主的面休得胡."榮華郡主輕哼一聲,坐在昭仁長公主身邊不再話.比起葉璃她更討厭跟她一樣氣勢逼人又深的昭陽公主寵愛的棲霞公主,連帶的也討厭起這位新來的一樣驕傲的凌云公主來了.

"貴妃娘娘到!"

隨著有些尖銳的通報,柳貴妃一身鵝黃宮裝神色冷淡的踏入殿中.

"臣妾見過皇後."柳貴妃還是和上次見面一樣的冷漠高傲,對著皇後也只是淺淺的一福就算是行禮了,看來無論是太後還是皇後,這位沖冠後宮的貴妃都沒打算給面子.皇後似乎也習慣了柳貴妃這個模樣,微微點頭道:"免了,貴妃今兒怎麼回來鳳德宮?"在場的貴婦們也有不少露出驚訝的表,柳貴妃素來是不出席宮中的宴會的,即使他們中許多人不少人幾乎每月都要進宮一次,卻也很少見過柳貴妃本人.

柳貴妃冷然道:"臣妾閑來無事,皇上皇後娘娘宮里熱鬧,就過來瞧瞧.皇後娘娘不懷疑麼?"皇後秀眉微皺,卻還是大度的道:"既然你有這個興致,那就快坐下吧."揮揮手讓宮女為柳貴妃准備作為.柳貴妃卻徑自走到了葉璃跟前道:"本宮做這里可以麼?"葉璃淺笑道:"娘娘若是不嫌棄的話,便請坐吧."

見柳貴妃在葉璃身邊坐下,皇後也就不再去費心另外給她准備作為了.對于柳貴妃這個皇帝最寵愛的妃子皇後一向是敬而遠之,還好柳貴妃雖然異常傲慢有的時候甚至十分任性無理,但是在面對皇後的時候還算是收斂了一些.今天這樣的冷淡和無理算是極限了.至少相比起太後來,皇後覺得自己有些詭異的平衡了.

柳貴妃一臉冷肅的坐在葉璃身邊,原本還想要和葉璃這位新任定王妃話的命婦們也都暫時歇了心思.雖不知道這麼柳貴妃可是從來都不給人面子的主兒,要是湊上去惹了她的嫌,到時候難看的只會是自己.

沒人交談葉璃只好坐在座位上聽別人話了,幸好她也是個坐得住的人.

"剛剛殿里的事本宮都聽人了."原本以為柳貴妃不會和自己話,聽到身邊淡淡的聲音,葉璃微微怔了一下.

"你真是沒用!上次南詔公主比跳舞你不會,這次西陵公主比劍法你也不會!你到底會什麼?"柳貴妃的聲音里滿是不滿和嫌棄,幸好她的聲音壓得非常低,不然定王妃第一次出席宮宴就被柳貴妃斥責的傳聞可就要滿京城飛舞了.聽著柳貴妃的責備,葉璃哭笑不得.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位柳貴妃只是傾慕過墨修堯而不是他娘吧,這滿是嫌棄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娘娘,我對跳舞沒有興趣,而且…定國王府也不需要一個舞技傾城的王妃.至于劍術…這似乎不是京城的大家閨秀們要學的."

柳貴妃輕哼一聲道:"你忘了你還畫技平凡,就連寫詩都要人替你寫.你給本宮心著一點,要是敢丟臉本宮饒不了你."

娘娘,你真的不是墨修堯的娘麼?

"柳貴妃在和定王妃聊什麼呢?的這麼開心?"對面的昭仁長公主突然開口問道.

柳貴妃抬起頭來,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才道:"昭仁長公主那只眼睛看到本宮開心了?"昭仁公主被噎得頓時不出話來,葉璃心底輕歎無限羨慕柳貴妃這樣直爽的性格.可惜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直爽的權利的.若不是皇帝護著寵著,柳貴妃這樣的性子就算家世再好只怕也在宮里活不了多久.見昭仁長公主啞口無氣的臉色發黑的模樣,柳貴妃似乎心頗好,盯著對面的人傲然道:"長公主不是問本宮和定王妃什麼麼?本宮既然定王妃不通劍術,不如本宮來陪凌云公主切磋一番?"

"貴妃!"皇後不贊同的皺起眉頭.

柳貴妃卻並不在意,只是冷冷的盯著凌云公主道:"公主,你看如何?"

凌云公主雖然來京城的時間不長,卻並不妨礙她知道柳貴妃是東楚皇帝最寵愛的貴妃.無論如何她也絕不會跟柳貴妃動手的,輸贏暫且不提,萬一失手傷了柳貴妃,東楚皇帝若是追究下來自己絕對是被動的一方,畢竟他們現在還踏在東楚的土地上,"剛才不過是凌云和定國王妃開個玩笑,凌云年輕不懂事,豈敢和貴妃娘娘動手."

"好了,貴妃.凌云公主不過是孩子氣,何況她並不知道定王妃不懂劍術,並非刻意羞辱我大楚."皇後淡淡道,臉上的神色確實難得的堅定和不容違逆.柳貴妃身為貴妃替定王妃出頭這種事可好可壞.何況當年柳貴妃未進宮前傾慕定王的事在許多權貴之中也並非秘密.她要做的就是為柳貴妃的出頭找一個合適的借口.

陪著皇後了一會兒話,因為離宮宴的時間為時尚早,皇後便請眾命婦去禦花園隨意賞玩.于是眾人謝過恩便辭別了皇後往禦花園而去.臨走時柳貴妃被皇後留了下來.一出了鳳德宮華天香立刻靠了上來沖著葉璃笑道:"見過定王妃."

葉璃瞥了她一眼,道:"你太閑了麼?"

華天香擺擺手道:"這話怎麼,按規矩我總該給定國王妃行個禮吧.怎麼樣,剛才柳貴妃沒為難你吧?"葉璃不解,"她為什麼要為難我?"華天香默默看著她,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阿璃,早叫你經常出門走走你不聽.你不會不知道柳貴妃……"總算是發現在宮里一個貴妃的閑話不是什麼好事,華天香湊到葉璃耳邊低聲道:"柳貴妃沒進宮之前可是對定王十分…傾慕."葉璃無語,連華天香都知道這消息,看來也不只是十分傾慕的程度了.點了點頭,"我知道,她沒為難我."

華天香走在葉璃身邊,聳肩道:"實話,她會替你出頭我都下了一跳.看她那表也不像對你另有想看的模樣."

"柳貴妃劍法很好?"葉璃決定還是不要告訴華天香自己被柳貴妃各種鄙視的事了.

華天香歎息,一臉的羨慕嫉妒,"要啊,這麼多年京城里每年都在選第一才女第一美人什麼的,其實都爛大街了.但是柳貴妃…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美人才女.據那一年的百花盛宴可是大楚開國以來最精彩的一年了.當時參加參加比賽的正好就是韓明月筆下的楚京國色前兩位.可以想象那景……"葉璃深表贊同,即使沒有看見也可以想象那比賽過程絕對凶殘,"最後柳貴妃贏了?"

"沒,她輸了."華天香惋惜的道,"那時候柳貴妃才十三歲,蘇醉蝶已經十六歲了.就算現在的柳貴妃是個國色天香打絕色美女,十三歲的時候也只是個美人胚子.所以楚京國色之首是蘇醉蝶,第二幅柳貴妃的那一副是柳貴妃十五歲的時候韓明月才畫的.當然,單容貌的話,這世上我還真沒見過哪個女人勝過蘇醉蝶的.柳貴妃敗得也不怨."

"嗯.然後?"

"然後這兩位對上了.那一年的百花盛會基本上就沒有別人什麼事.蘇醉蝶奪了舞,畫,詩,琴四個第一,柳貴妃得了棋,書,兩個第一,第二名就是她們對方.之後蘇醉蝶訂婚之後就沒有在參與百花盛會的比賽了.柳貴妃卻在之後的三年里分別奪了舞,畫,詩,琴,等等只要百花盛會有的比賽的所有第一名."

葉璃心悅誠服,難怪柳貴妃能拿鼻孔看她,的確是很有本錢.看著葉璃不在意的樣子,華天香沒好氣的道:"我你爭氣一點成不成?難道你就一點危機感都沒有嗎?"葉璃歎氣,"你想的太多了."她跟柳貴妃這樣的才女根本就不是一個路上的好吧?真讓她學成那個樣樣第一的絕世才女,她甯願去玩一個為期一個月的野外生存.讓她畫地形圖,槍械結構圖什麼的沒問題,讓她提筆作畫她就只有描繡樣的水准,百花盛會那次已經要算超常發揮了.

"算了."華天香胡亂揮揮手,瞄了一眼不遠處正盯著兩人的凌云公主問道:"你又怎麼惹上那個凌云公主了?"葉璃無奈,"我確定我是第一次見到凌云公主.之前只見過那位西陵鎮南王世子."華天香不解,"那她沒什麼一副想吃了你的表?"

"攬云劍?"這是她唯一能想起來和凌云公主有關系的事.

"攬云劍?那是定國王府的東西,關凌云公主什麼事?"

"誰都知道那是從西陵送回來的.大概凌云公主舍不得吧.咱們換個地方看看吧."盯著往自己這邊走過來的凌云公主,葉璃提議道.

華天香撇嘴,"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難不成你想在禦花園里狂奔看看?"

"定國王妃."話間,凌云公主已經到了她們面前,周圍離得不遠不近的貴婦們也一副不經意的模樣往這邊偷瞄.

"公主,還有什麼事麼?"

凌云公主道:"本公主想和王妃單獨談談."

葉璃皺眉道:"我不知道有什麼需要和公主談的."

凌云公主俏臉微沉,道:"本公主千里而來,難道定王妃連賠本公主在禦花園里走走都不肯麼?"葉璃無奈的點頭道:"既然如此,公主請吧."凌云公主輕哼一聲,仰著頭先一步往前走去.葉璃對擔心的華天香使了個安撫的顏色,輕歎一聲跟了過.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欠教訓!

凌云公主揮退了自己的丫頭,葉璃自然也不好意思讓青鸞等人跟著.兩人沿著禦花園的道並肩而行,葉璃問道:"公主有什麼想要和我的麼?"

凌云公主偏過頭看著她,輕哼一聲道:"你配不上定王."

葉璃唇邊帶笑,"公主過獎了,嫁女嫁高,這不是明我加了個好婆家,找了個好夫君麼?"凌云不屑的道:"你不用裝成這幅模樣,本公主早就查清楚你了.一個默默無聞的尚書府姐,還是被黎王退過婚的女人,被皇上指給定王才在楚京有了些名聲.就算得了個什麼京城第一才女又怎麼樣,你一樣配不上定王."

"哦,是麼?"葉璃神色不變,淡淡問道:"就算我配不上定王,與公主你又有什麼關系?"

凌云公主揚眉,略帶得意的一笑道:"你很快就知道本跟本公主有什麼關系了.定王是本公主的,葉璃你若是識趣就乖乖的滾遠一點."葉璃皺眉,認真的盯著眼前的凌云公主看了許久,才問道:"公主,有個問題請教."

"."

"請問,修堯知道您是哪根蔥麼?"葉璃問道,"據我知修堯至少有七年沒有出過門了,那麼最保守的估計就算你們見過面也是在公主七八歲的時候.請問…您覺得修堯記得你是誰麼?或者,他根本就不認識你?"

"那有怎麼樣?我是大凌最尊貴的公主,難道還比不上你?"凌云公主惱怒的瞪著她.

葉璃奇怪的看著他,"如果公主真的想要嫁給定王,不是應該在我們婚前就出現和我爭奪才對?現在我們已經大婚了公主才出現時什麼意思?要知道定王府可從來沒有同時娶雙妃或者休妻再娶的例子.還是公主甯願委屈做妾?如果不是…就算我死了,公主也順利嫁入定王府也只是一個繼妻,初一十五還要到我靈前磕頭上香呢."

"你…你想得美!本公主一定會成為定王的正妃的!"凌云公主怒道.

"隨便你怎麼想."葉璃憐憫的看著她,"不過我覺得鎮南王世子的意思好像跟你不太一樣,你是不是?"

凌云公主眼中閃過一絲恨意,要不是一到楚京雷騰風就將她軟禁在使館里對外宣稱她身體不好,直到定王大婚之後才放了她.她怎麼會現在才來找葉璃?葉璃含笑看著臉色變幻不定的凌云公主,繼續道:"話回來,帶著個正當芳齡的公主出使鄰邦的還真不多…一般況系都是為了…和親?好像聽去年冬天西陵受了雪災,難不成……"很多事她只是不願意去想,可不是想不明白.對于這位凌云公主她是一點兒也不擔心,不管這位有多少本事,單只是皇帝也絕對不會讓墨修堯娶一個西陵公主來給自己添堵.別西陵公主,就是北戎公主南詔公主也沒有墨修堯什麼事.只有眼前這位公主才看不清形勢,以為直接來找她讓她退讓就可以如願.她真的不想鄙視這些公主們的智商,但是…年青一代的公主里有正常一點的麼?還是真的是太年輕了?

"你到底看上定王哪兒了?"看著眼前一臉堅定地凌云公主,葉璃好奇的問道.

凌云公主輕哼一聲道:"你懂什麼,定王是這世間最傑出的男子,最年輕也是最厲害的將軍,還是這世間最有才華的男子.本公主要嫁的自然是世上最優秀的男子."

"他現在好像沒你的那麼優秀."葉璃提醒道.

"你真是…你真是市儈的讓人無法忍受,跟你多一句話都會讓本公主覺得萬分厭惡.定王真是瞎了眼了才能看上你這樣的女人.我知道,是東楚的皇帝下令讓他娶你的.像你這種女人怎麼能了解他到底有多麼優秀."

看著眼前義正詞嚴的女子,葉璃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應該羞愧.跟眼前這位公主比起來,楊芊茹是多麼的正常,葉瑩是多麼的可愛啊.

"我一定會成為定王妃的!"凌云公主盯著她斬釘截鐵的道.

"努力,祝你馬到成功."葉璃淡淡道.

"我一定會成為定王妃的!"凌云公主咬牙切齒的道,然後一縱身跳下了路邊的人工湖.

"啊啊——救命啊,公主落水了!"一聲尖銳的女生在禦花園里響起.

葉璃低咒一聲,也跟著躍入水中.

混蛋,這年頭的瘋子真他娘的多!墨修堯,你給我准備好怎麼死!

上篇:56.回門     下篇:58.凌云公主的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