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8.凌云公主的鬧劇  
   
58.凌云公主的鬧劇

落入水中的一瞬間,葉璃還是忍不住先要罵人.及時這些年來一直堅持著盡力鍛煉自己的身手和體質,但是比起前世風里來雨里去,泥濘里摸爬滾打的訓練來還是有些距離的.而且現在這具身體即使不受寵也千真萬確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家閨秀,剛下水還是不由得產生了些微的痙攣.幸好葉璃早有心理准備,很快調試了過來向著凌云公主的方向而去並順利抓住了正在水中掙紮的凌云公主往水底拖去.

只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位凌云公主根本就不會游泳,葉璃忍不住冷笑.很好,她該贊賞這位公主為愛獻身的勇氣麼?不會游泳就敢往水里跳!那就好好感受一下溺水是什麼感覺,相信以後她會知道什麼叫做量力而為.原本凌云公主並不怎麼慌亂,她知道很快就會有人來就她.但是很快她就發現自己正在飛快的往水底沉去,不由得驚慌的掙紮的更加厲害了.葉璃在心底輕哼一聲,清楚地感覺到水中的波動知道有人下水了,葉璃飛快的轉到凌云公主身後將她整慌亂著的她敲暈過去,然後拖著往另一邊游去,直到估計凌云公主快要到極限了才將她推了回去.

仿佛只是一瞬間,整個禦花園的人都聚到了湖邊.最先趕到的西陵國侍衛和禦花園里的侍衛已經下水救人了.

"人在那里!"湖邊的人突然叫道,眾人連忙望過去果然看到一抹彩色的錦緞付出水面,然後看到定王妃也跟著浮了出來,一只手還托著凌云公主.在眾人眼里顯然是定王妃救了凌云公主的模樣.葉璃看著發現他們的身影飛快游過來的侍衛對著還昏迷中的凌云公主微笑,"公主,醒一醒.公主…有人來救我們了."原本葉璃下手救不重,被拖出水面的凌云公主很快就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葉璃正對著自己嘲弄的微笑,也顧不得此時她們所處的環境,凌云公主尖叫道:"你放開本宮!"然後用力掙紮起來.

"公主,你別動.心……"

"本宮不要你管!"看到侍衛已經到了面前,凌云公主有恃無恐一把推開葉璃.

很好…葉璃帶著驚恐的神色在眾人的視線中順著凌云公主推出的方向重新沉入了水中.

凌云公主一上岸等在岸上的宮女們立刻送上了干燥的衣服為她披上.青玉和青霞憤怒的瞪著凌云公主道:"公主,我們王妃好心救你,你為什麼要推她!"

凌云公主抬起頭來,果然看到在場的許多人都用譴責的眼光看著自己不由一愣.這和自己原本計劃的不一樣!"本宮沒有推她!"華天香冷笑道:"堂堂公主敢做不敢當.就算要撒謊也麻煩編一個能騙得了人的謊好麼.還是公主當我們在場這麼多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凌云公主怒道:"是她把本公主推下去的,本公主不需要她救."昭陽長公主沉著臉道:"公主的意思是定王妃把你推下水,然後她自己再跳下去救你?結果你平安無事她到現在還沒上來?公主最好祈禱定王妃沒事,不然的話,只怕你計算是西陵公主我大楚也不會善罷甘休!"

"王妃…找到王妃了…"焦急地等在岸邊的青玉叫道,湖里青霜和青鸞一人一邊扶著明顯已經昏迷的葉璃浮上了水面.岸邊的人們連忙幫著將人拉了上來為葉璃披上干衣服,青玉執起她的手把脈.昭陽公主焦急的看著葉璃道:"怎麼樣了?太醫怎麼還沒來?"青玉抬頭道:"多謝公主關心,王妃喝了幾口水所以才暈了過去,應該沒有什麼大礙.不過…王妃現在需要有個地方休息."昭陽公主看了看四周,斷然道:"這里離朝霞殿最近,送定王妃過去."眾人簇擁著昏迷不醒的葉璃在昭陽公主的帶領下往朝霞殿而去,同樣落水但是平安無事的凌云公主自然就被人們無意中忽視了.看著匆匆而去的人群,凌云公主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公主……"跟在她身邊的西陵國宮女心翼翼的叫道.

"滾!"凌云公主怒道.

朝霞殿里氣氛一片凝重,內殿里墨修堯神色凝重的坐在床邊注視著床上昏睡的女子,太醫心翼翼的上前把脈.長公主坐在一邊凝眉問道:"定王妃怎麼樣了?"太醫想了想,看了一眼墨修堯才道:"回王爺,公主,王妃沒什麼大礙.只是…大約受了些驚嚇,臣回頭開些安神藥和驅寒的藥物即可."長公主道:"既然無礙,王妃怎麼還沒醒來?"太醫道:"這個…王妃到底是女子,只怕倉促間突然嗆了水才避過了氣去.不過嗆水並不嚴重,略休息一會就回醒過來的."長公主不由得響起葉璃托著凌云公主浮上水面時被凌云公主突然的那一推,臉色更加沉重,點點頭道:"你下去熬藥吧."

"臣告退."

房間里只剩下昭陽公主和墨修堯兩人,昭陽公主起身道:"修堯,你好好照顧王妃,凌云公主那邊本宮自會為定王妃討回公道."墨修堯淡淡點頭,"有勞姑姑,不過此事還是等阿璃醒了在做了斷吧."昭陽公主輕歎一生,點頭道:"依你便是,你陪著你的王妃吧.本宮先出去了."看著長公主離開,墨修堯才滑動輪椅上前,盯著床上沉睡的女子半晌,才悠悠問道:"阿璃,你打算直接睡過今晚的宮宴麼?"葉璃的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你怎麼看出來的?"墨修堯搖頭,淡淡道:"感覺.連太醫都能瞞過去我豈能看出來?"回想起太醫又是奇怪又是不解,最後只能硬是因為受驚才昏睡不醒的視乎的表,墨修堯眼中泛起淡淡道笑意.

"阿璃,我從不知道你這麼喜歡救人于危難?"墨修堯看著葉璃淡淡道.

葉璃無奈的道:"我也沒辦法,不救她這會兒大概就變成我推她下水的了."

墨修堯眼神一閃,"剛才在外面凌云公主確實是堅持是你推她下水的."

"在外面…她還真是頑強啊.那麼折騰還能鬧?"葉璃驚歎.在水底下她可是著實折騰了那個凌云公主一番,沒想到她不想去看看太醫什麼的居然還跟著鬧.想起自己這番遭遇的罪魁禍首,葉璃清麗的眼眸微微的眯起,盯著墨修堯露在外面的半邊俊臉道:"起來王爺…今兒這事兒也算是因你而起.您可有什麼話要?"

墨修堯挑眉,疑問的看著她.葉璃輕哼一聲,道:"那位凌云公主對王爺可是一片癡心,並且信誓旦旦的她一定會成為定國王府的正妃啊."

"西陵的凌云公主麼?"墨修堯皺眉.葉璃眼神危險的盯著他,"你不會真的和這位公主有什麼多年後的約定之類的吧?"七八歲的女孩都下的了手拐騙,這樣的混蛋…要打死!

墨修堯搖頭,看著葉璃認真的道:"我可以確定我和凌云公主應該沒有見過面."

"沒有見過面她怎麼會哭著鬧著要嫁給你,居然還自己往湖里跳.難道…是因為定國王府的地位?"葉璃不解,她倒沒有懷疑過墨修堯會在這個問題上騙她,事實上墨修堯和凌云公主認識

的幾率本來就不高,"按…嫁入定國王府似乎並不符合一個西陵國公主的利益.如果西陵想要聯姻的話最好的選擇還是將凌云公主嫁給皇帝."

墨修堯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西陵想要聯姻?"

"不然千里迢迢的帶著一個公主來干嘛?串門麼?"

墨修堯道:"西陵和咱們大楚素來不合,即使這幾年還算平靜但是大家心知肚明,早晚還是要打起來的.一般來,西陵是不可能會真的讓一個公主來大楚和親的."這樣的況下,和親

就等于是人質,一旦兩國交戰,不管你是公主還是郡主都只能是個可悲的犧牲品.葉璃皺眉,的也是,這種雙方都心里有數的況下,西陵皇帝就算女兒多的沒處放也沒必要送來給自己的

敵人吧.

墨修堯看著她靠在床頭上皺眉沉思的模樣,眼神微暖,"不必多想,是不是想要聯姻晚上的宮宴上就可以知道了."

當葉璃和墨修堯從里面走出來的時候,殿里原本還竊竊私語的眾人立刻鴉雀無聲.顯然禦花園里發生的事驚動了不少人,不只是皇後,就連皇帝也過來了.一同來的還有除了北戎以外的

各國使節.見到兩人出來,墨景祁的目光先是落在了葉璃身上,片刻之後才問道:"定王,定王妃如何了?"墨修堯淡然道:"多謝皇上掛心,阿璃沒什麼大礙了."皇後慶幸的點頭道:"

定王妃沒事就好.定王妃請坐吧."

兩人謝過謝過皇後,葉璃跟著落座.對面西陵鎮南王世子雷騰風起身朗聲道:"定王妃,凌云剛剛受了驚嚇,不慎失手讓王妃受了驚嚇,還請王妃恕罪."話音未落,他身邊的凌云公主已

經疼得站了起來叫道:"王兄,我都了是她把我推下去的!"昭陽公主皺眉看著凌云公主道:"公主,在場所有人都看到了是定王妃是想要救你,反而是你將已經力竭的定王妃推入水中才

導致定王妃昏迷的."凌云公主氣了臉道:"我有人證."

昭陽公主皺著眉淡淡道:"本宮知道,公主剛剛就了你的侍女親眼看到定王妃將你推下水的.但是…救你在鳳德宮里對定王妃的表現和在水里的況,你的侍女的話只怕很難讓人相信."凌云公主尖叫道:"你是本公主謊!"昭陽公主淡然的看了她一眼,雖然沒有回答但是那表已經足以明了.

"凌云,休得胡鬧!"雷騰風沉聲叱道.

凌云公主氣的哭泣出聲,恨恨的道:"好!你們不相信本公主,本公主就以死證明!"罷從頭上拔下一個金簪對著自己的心口就要往下刺去.

"公主不可——!"

"凌云——!"

雷騰風①3看網的一把抓住凌云公主的手臂將簪子搶了過來,很是頭疼的看著這位任性的堂妹,同時又有些懷疑的往對面的葉璃看了一眼.雖然這個堂妹一貫的愛胡鬧但是這麼激烈的反應

卻還沒有過,難道真的是冤枉她了?

"定王妃,不知能否請你一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雷騰風盯著葉璃的眼睛問道.

葉璃平靜的與他對視,輕聲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凌云公主正跟我話,不知怎麼的就突然掉進湖里去了.然後我就跟著也掉下去了."

雷騰風的眉頭皺得更緊,有些警惕的盯著葉璃道:"您也掉下去了?那麼你可知道你是怎麼掉下去的?"

葉璃搖頭,"凌云公主突然往下倒了下去,我嚇了一跳還沒回過神來就已經掉進湖里了."

"定王妃似乎是會鳧水的."雷騰風道.

葉璃淺笑道:"算不上會,只是我時候溺過水所以才學過一點.只是畢竟沒經驗,所以才……"

葉璃似乎什麼都沒,但是聽在在座的人耳中確實什麼都了.甚至在腦海里順利的勾勒出整件事的輪廓.大家都親眼看到是凌云公主強要拉定王妃和她話的,想必是兩人正了什麼

不愉快的事凌云公主一時激動沒注意跌進了湖里,就把定王妃也一起帶了下去.若只是如此,勉強當做以外也就罷了,但是明明定王妃救了凌云公主,沒想到凌云公主還恩將仇報將定王妃

退下水底害的定王妃昏迷.並且趁受害人昏迷之時宣稱是對方將自己推下水的.頓時,滿大殿的人看凌云公主還是西陵使節的眼光都變了.本來大楚的權貴對西陵人就沒什麼好感,現在就更

加不喜了.這西陵人都是什麼品行啊?

"其實,凌云公主也不必如此尋死覓活.這里畢竟是大楚皇宮,若是西陵公主出了什麼意外豈不是讓傷了西陵和我大楚的誼.本妃雖然是女流之輩,卻也斷然不會做出如此有損兩國和平

的事來."葉璃看著凌云公主,語氣從容過的道,"倒是本妃有些疑惑,我和凌云公主是從禦花園過來的,我們都將侍女留在了後面,按理那個位置…無論是公主自己掉下去的還是本

妃推下去的,你的侍女除非站到湖邊來否則是看不見的.不知她們是怎麼親眼看到本妃將公主推下去的?皇上,皇後娘娘,能否請傳我的丫頭和凌云公主的侍女一起進來?"

皇上側首看了一眼墨景祁,見他並無反對之色便點頭道:"就依王妃所."

青鸞等人很快就進來,同時進來的還有凌云公主從西陵帶來的侍女.還是由昭陽公主開口問道:"你們幾個當時可是跟著王妃和公主的?"

青玉上前一步道:"啟稟公主,當時凌云公主想要單獨和我們王妃談談,並且率先乾退了自己的宮女,因此王妃也命奴婢們不必跟著."昭陽長公主挑眉繼續問道:"那麼,你們可看到

了當時湖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青玉搖頭道:"湖邊和禦花園之間跟著一座假山,奴婢們離得遠一些被假山擋住了並沒有看到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凌云公主的侍女上前道:"奴婢們看到

了,是定王妃將我們公主推下去的."

昭陽公主道:"湖邊那座假山本宮也知道,本宮年幼的時候還曾在里面玩耍過,若是站在假山後面,你們是絕對不可能看到當時湖邊發生的事的."

"我們當時不在假山後面!"那侍女脫口道.

昭陽公主揚眉,似笑非笑的看了凌云公主一眼,問道:"哦…那你們當時在什麼地方?"

"我們…我們在湖邊的桃樹林邊上."那侍女似乎覺得自己錯了話,慌張的望了西陵那邊一眼,勉強答道.

昭陽公主點頭,"如果是在那里的話,的確有可能看到.但是本宮想知道,原本應該等在後面的你們為什麼會繞了幾乎半個禦花園出現在桃林旁?本宮記得桃林到湖邊假山中間隔了一條河.而橋似乎離得有些遠.""這…"當著這麼多人而且還有大楚的皇帝皇後的面,這侍女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不答長公主的話,只得道:"是…公主要奴婢去那邊…去那邊…"

昭陽公主笑道:"去那邊什麼?若是三月間去折幾只桃花也得過去,但是如今這將近六月的時候,一般人是不會去那邊的."

"奴婢…奴婢…"侍女慌亂的想要向凌云公主求救,奈何到了這會兒凌云公主自己也想不出什麼理由能自圓其,只是強辯道:"不管本宮的侍女怎麼在那里的,至少可以證明她們確實看到本公主被她推進湖里了."

長公主從生于深宮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鳳眸一瞬也不動的盯著那侍女道:"既然你是定王妃推了凌云公主.那麼定王妃是怎麼推得?當時凌云公主是正面對定王妃還是背對或者是側對?定王妃是用左手推得還是右手推得?被定王妃推下水的凌云公主有沒有叫?如果有都叫了些什麼?"那侍女臉上一僵,好一會兒才道:"奴婢記得…公主當時背對著定王妃的,定王妃…定王妃是用左,右手推得公主.公主被推下去之後還掙紮著喊救命."

一邊的雷騰風臉色一沉,心底暗罵了一句蠢貨.

昭陽長公主神色一變,厲聲道:"放肆!當著皇上皇後的面你也敢撒謊!當時趕到在湖邊巡視的侍衛他們沒有聽見任何呼救的聲音,只是聽到你的叫聲才趕到的.看到水面上有波紋晃動不止才知道有人落水的.為什麼你會聽到凌云公主呼救的聲音?還是武功高強耳目比宮中侍衛更加靈敏?"

"我…我…"那侍女強撐著編出這麼一長串的對答,早已是強弩之末.被長公主一呵斥身子一軟立刻跌坐到地上,"公主饒命,公主饒命,奴婢奴婢是……"

"住口!"雷騰風突然開口道:"你分明沒聽到凌云呼救,長公主問話就老老實實答你知道的,別添油加醋些沒有的事."那侍女一愣,慌忙的點頭道:"是…是…奴婢知錯,奴婢沒有聽到公主求救的聲音…"

雷騰風回身,含笑對葉璃抱拳道:"王妃見諒,這丫頭從跟著凌云沒見過什麼大場面,一時緊張想必是看錯了才錯怪了王妃.凌云素來信任這丫頭,今天又受了驚嚇才被她誤導……還望王妃海涵."葉璃看著凌云死不認錯的表,笑容微冷,"世子重了,原本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本妃第一次出席宮宴就出了這樣漏子,實在是讓定國王府蒙羞.不定…凌云公主的也有道理.公主你是不是?"

凌云公主哼了一聲,偏過頭不去看葉璃.

坐在昭陽公主身側的榮華郡主突然揚眉一笑,問道:"凌云公主了什麼話讓定王妃也贊同?"

葉璃幽幽歎息,道:"本妃如此失禮,丟了定國王府和王爺的顏面.不定明兒王爺就會給本妃一紙休書,這定王妃大概就要換人了."

皇後輕聲叱道:"胡,這不過是個意外罷了,定王豈會如此不近人?"

一直閑坐看戲的墨修堯神色端謹的點頭道:"皇後娘娘的是."有側首對葉璃笑道:"阿璃放心,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是我定國王府名門正娶的嫡妃.誰敢質疑阿璃就是質疑我定國王府!"昭陽公主也笑道:"修堯這話得對.誰敢質疑定王妃便是跟本宮過不去.定王妃只管安了心就是,今兒的事大家都知道你受了委屈."

"王爺,王妃,皇妹不懂事誤會了王妃,在下在此替她陪個不是.還請王妃恕罪."

葉璃垂眸不語,一副都有王爺做主的恭謹模樣.

墨修堯淡淡道:"世子,道歉這種事還是當事人親自來做顯得有誠意一些.你,是麼?"雷騰風一愣,墨修堯要凌云親自道歉完全就是在打凌云的臉,竟是不肯留絲毫面.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葉璃,雷騰風道:"凌云年紀尚幼,是在下這個做兄長的教導無方,自該在下親自道歉."墨修堯挑眉,唇角微微掀起,"或許世子應該教一教公主什麼叫做一人做事一人當,還有該怎麼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今天的事…本王可以視作是西陵對我定國王府的挑釁麼?"凌云公主當著面被傾慕已久的心上人如此斥責,眼睛早就委屈了.

雷騰風心中一跳,他若是知道墨修堯的態度會如此強硬從一開始就會直接押著凌云公主道歉.丟臉總比沒命好!凌云是肯定要留在東楚的,若是得罪了墨修堯自己在東楚的時候還能護著她一二,若是自己走了只怕她怎麼死得都不知道.今天的事雷騰風相信確實是凌云想要針對定王妃,但若這位定王妃真有那麼無辜雷騰風是一萬個不信.更要命的是墨修堯直接把這件事提高到西陵國對定國王府的態度上來了.雖墨修堯如今殘廢了,但是定國王府的勢力讓天下為之色變的黑云騎都還在啊.如果墨修堯表現的軟弱一些還好,翩翩墨修堯如此強硬的態度更讓他為之忌憚.西陵國目前不需要戰爭.

"凌云!向定王妃道歉!"幾乎是立刻,雷騰風當機立斷對凌云公主道.

"什麼?要我向她道歉!"凌云公主尖叫,在場眾人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就連榮華郡主也不屑的撇了撇嘴.就算是她被稱為京城最高傲的郡主也絕對不屑在這樣的場合如此失禮.西陵國公主的教養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凌云公主恨恨的瞪著葉璃道:"本公主憑什麼向她道歉?本宮是西陵最尊貴的公主,要本公主道歉她受得起麼?"

葉璃皺眉,"公主不肯道歉是看不起本妃?"

"你有什麼讓本公主看得起的麼?"凌云公主高傲的揚起下巴,斜眼看著葉璃.這些天她早就將葉璃打聽清楚了,一個被冷落了好多年的尚書府姐,還是京城有名的三無千金,無才無德無貌.就連黎王都不堪忍受她的名聲將她拋棄了.只是運氣好才被皇上指給了定王.至于百花盛會魁首的事,在凌云公主眼里根本不值得半點關注,葉璃不過是運氣好而已.

葉璃眼底掠過一絲冷光,不停地在心里安撫自己:她還,不用跟她一般見識…去她的還!這丫頭就是欠修理,如果還在軍隊里這麼不知輕重的家伙早給她拔下一層皮了."那麼…公主是瞧不起本妃還是瞧不起定國王府王妃的身份?"葉璃問道.

"你根本就配不上定王妃的身份!"凌云公主叫道.葉璃抿唇,笑吟吟的看著凌云公主,在場的人無不在心里贊一聲好脾氣好涵養,"那麼公主覺得誰能配得上定國王妃的身份?"你要是好意思你本姑娘…本王妃就服了你了.

凌云公主一哽,飛快的看了墨修堯一眼.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墨修堯只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身邊的王妃絲毫沒有察覺到凌云公主幽怨的目光.凌云公主即使能當著葉璃的面宣告她對定王妃之位的企圖,卻也還沒那個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表示只有自己配得上定王.倒是葉璃對她幽怨的神色嘖嘖稱奇,這丫頭從來沒見過墨修堯,居然第一次見面就能表現的如此的…深…如果是八年前的墨修堯還能是一見鍾,但是現在的墨修堯實在是有些缺乏讓人一見鍾的條件.英雄崇拜難道真的可以讓一個少女癡迷成這樣?就算如此,也該崇拜自己本國的英雄才對吧?

還是這位公主是一位無國界人士?

"若是從前,公主看不起我也沒什麼.但是現在…本妃卻無法讓定國王府曆代先祖因為本妃而蒙羞."葉璃盯著凌云公主道.凌云公主倨傲的道:"本公主絕對向一個不如本公主的人道歉!"葉璃挑眉,"先前公主邀本妃比劍,本妃推辭了.不如咱們現在再比試一次,若是本妃輸了今天的事…就當是本妃推了公主任由公主處置.若是公主輸了…"

"不可能!"凌云公主道:"本公主絕不會輸給你的!"

葉璃不理會她,繼續道:"我要公主宮宴的時候當著滿朝文武和命婦的面下跪道歉."

"你!好本公主答應了."在雷騰風還來不及阻止的時候凌云已經高聲道:"若是你輸了本公主要你三拜九叩從宮門口一直走到京城最熱鬧的地方,然後向所有的人承認你不配做定王妃!"

葉璃淡然點頭,"一為定."

"且慢!"昭陽公主起身道:"本宮記得定王妃根本就不會劍術."

葉璃笑道:"公主的是,所以我們不比劍,比箭.我相信凌云公主一定也會的吧?"

"哈!你要跟本公主比箭?!"凌云公主仿佛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臉輕蔑的看著葉璃笑出聲來,"本公主七歲學箭,十歲便可箭無虛發.你…拉得開弓麼?"

葉璃低眉淺笑,"公主的意思是不比了麼?"

"本公主是怕你輸得太難看了,既然你這麼自不量力本公主成全你就是了.你吧,怎麼比?"

葉璃滿意的一笑,起身對墨景祁和皇後道:"如此,有勞皇上和皇後做個見證."墨景祁看著她問道:"定王妃,你下定決心了?可要考慮清楚了."葉璃笑道:"請皇上成全.定國王府的尊嚴不容踐踏."

墨景祁神色一動,盯著葉璃看了許久,才沉聲道:"好,朕准了."

葉璃恭敬地福身一拜,"葉璃多謝皇上成全."然後才轉身看著凌云公主笑道:"公主,請."

"哼!"凌云公主當先轉身往殿外而去.葉璃笑容平靜溫婉,漫步更了上去.

跟在後面的雷騰風看著前面的女子筆直而堅定地背影,不知怎麼的心里多了一絲不太好的預感.

上篇:57.宮宴前奏     下篇:59.一箭定勝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