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59.一箭定勝負  
   
59.一箭定勝負

禦花園里的一片空地上聚滿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就連遠遠地地方也有不少閑著的宮女太監偷看張望著這皇宮里難得一見的熱鬧.墨景祁和皇後帶著宮嬪以及來參加宮宴的群臣貴婦們一起為

定王妃和凌云公主做個見證.禦花園里前所未有的人聲鼎沸,人太多了出了皇帝皇後眾嬪妃和幾個地位顯赫的王室權貴,其他人只能站在觀看.但是顯然並沒有在意這種事,每個人都興致

勃勃的盯著空地上的兩個人.定王妃並沒有要求箭靶,那到底要怎麼比試?

柳貴妃冷著臉坐在皇帝身邊,清冷的目光卻淡淡的從葉璃身上掃過多了幾分探究的意味.墨景祁低頭看著愛妃的神色,輕聲笑道:"愛妃在看什麼?看來愛妃很喜歡定王妃?"柳貴妃皺眉

冷冷道:"皇上笑了,本宮不過是有些好奇罷了."墨景祁笑得意味深長,"能夠讓愛妃覺得好奇的人可不多.不過以朕看來,定王妃只怕沒什麼勝算."柳貴妃揚眉,依舊是冷若冰霜

的模樣.墨景祁眼底閃過一絲火熱陰沉,繼續道:"凌云公主是西陵皇帝的愛女,從便是文武兼修.在西陵,她的箭法可比她的劍術更出名."

"她輸了對皇上有什麼好處?"柳貴妃淡淡道.

墨景祁笑而不語,將目光轉向不遠處安然靜坐的墨修堯,眼神一黯.

"王爺……"墨修堯身邊,清霜焦急的看著正在場中最准備的葉璃.跟著自己姐這麼多年,清霜怎麼會不知道,自家姐根本就沒怎麼學過射箭.最多也只是去徐家的時候跟著三爺玩

玩,那怎麼比得上凌云公主從苦練的箭法.

墨修堯淡淡道:"稍安勿躁."

雷騰風坐在旁邊看著墨修堯一臉平靜的模樣不由皺眉,難不成定王妃還真有什麼殺手锏?但是不管是輸是贏這件事對他們西陵來都沒有任何好處.雷騰風忍不住在心底低咒,皇伯父是老

糊塗了麼,怎麼會選了凌云這個丫頭來東楚,就算是西陵皇宮里最不受寵的公主也比這個丫頭懂事百倍啊,"定王,這事都是凌云這丫頭不懂事.在下聽定王妃乃是京城第一才女,並不擅

武功.這比試未免對王妃有些不公."

墨修堯淡淡笑道:"既然是阿璃自己選擇的,公不公並不重要了.不是麼?"

"但是萬一王妃……"墨修堯是篤定了定王妃能贏,還是根本不在乎定國王府丟臉?

"阿璃若是輸了,本王陪她一起跪凌云公主!"墨修堯淡淡答道.雷騰風聞心中一震,臉上幾乎掩飾不住失態的神色.將目光轉向場中與定王一樣穿著月白色錦衣的清麗女子,握著酒杯

的手不自知的緊了緊,目光深沉的皺起了英挺的劍眉.

場中,葉璃和凌云公主各自查看著手里的弓箭.凌云公主手法利落的檢查著自己的弓箭,果然一看便是京城用箭的人.反倒是葉璃慢條斯理的看著手里的弓箭,這里試試哪里摸摸,看得周

圍圍觀的人們也不由得為她著急.定王妃那纖細的身形,那緩慢而有些生澀的動作讓人不禁懷疑,別是射箭了,定王妃能不能拉開弓還是一回事兒呢.

"吧,怎麼比?"凌云公主已經准備好了,揚著下巴高傲的睨著葉璃.

葉璃很快也放下了自己的弓箭,抬起頭來看著凌云公主微笑道:"每人一支箭,一箭決勝負!"

"隨便."凌云公主握住弓箭道,"吧,射哪兒?百步穿楊還是射天上的飛鳥?"

聽了凌云公主的話,眾人更加驚詫.對這位公主的箭法有了更深的認識.能夠如此自信的出百步穿楊的話來,明這位公主確實是個高手.華天香站在華夫人身後緊緊地拽住了自己的衣

,為葉璃你了一把冷汗.

葉璃慢條斯理的拉起自己的弓箭,淡淡道:"弓箭是兵器,不是拿來射樹葉和飛鳥的.所以…我們比射人!"完,抬起弓,搭箭穩穩地指向凌云公主.

什麼?!

眾人震驚,看著場中的女子用一種標准但是絕對不熟練的姿勢握著弓箭指向凌云公主.

"你…你瘋了麼?開什麼玩笑?"凌云公主失聲叫道.她們站的位置離對方還不到五十步,凌云是個箭法高手她自然看得出來葉璃的姿勢就算不熟悉但是也絕對學過.這種距離下無論是她

還是葉璃射偏的幾率都不高.所以,葉璃根本不是想和她比箭法,而是想要跟她比膽量.葉璃淡淡笑道:"無論是劍還是箭都是兵器.兵者凶器也.即使然比試自然不能殃及別人,所以只好

勞煩凌云公主和本妃互射一箭了.死,傷,自,負!"

"不……"她不想為了和親嫁給皇帝成為後宮的妃子之一,她想嫁給定王成為定王妃.但是她不想死也不想感受被箭射穿的滋味.

"定王妃!這是不是太過嚴重了一點?萬一出了什麼事……"雷騰風起身阻止道.葉璃側首看了他一眼,含笑道:"本妃不是了麼,死傷自負.何況皇上都答應本妃和凌云公主的比試

了.莫非世子要本妃當著皇上和皇後以及我大楚文武百官的面食而肥?這讓我定國王府以後還有和面目在京城立足?"雷騰風心里發苦,你事先可沒要賭命.

"當然,凌云公主若是怕了,隨時可以認輸."最後,葉璃淡淡的加上一句.這一句話無疑將凌云公主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怎麼可能向葉璃認輸,趁著一股不肯服輸

的怒氣脫口而出,"本公主才不會認輸,本公主賭了!"

"很好,開始吧."葉璃滿意的點頭微笑,不知怎麼的凌云公主突然不敢看她的眼睛,有些慌亂的偏了開去.

墨景祁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弄得有些措手不及,柳貴妃看著葉璃身身影眼中露出一絲幾不可見的贊賞,道:"本宮倒覺得定王妃的勝算不."皇後也知道柳貴妃雖然出身文臣世家卻是

女子中難得的文武兼備,好奇的問道:"貴妃覺得定王妃會贏?"柳貴妃道:"這個凌云公主膽子可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那麼大."

"既然如此,就照定王妃的意思辦."墨景祁起身道:"一箭決勝負.射偏或者躲閃都算輸.開始吧."

禦花園里頓時一片甯靜,充當主持的太監站在兩人之間中點的位置尖聲叫道:"王妃公主,請准備."然後快步退出了場中,"一——"

兩人同時開弓,讓人驚訝的是看似文雅婉約的定王妃似乎並不怎麼困難就拉開了那把弓.

"二——"

凌云公主將弓拉到極致,箭尖瞄准了對面的女子,她有絕對的信心,只要自己射出這一箭絕對會讓這個自不量力的定王妃一命歸西.只要…射出這一箭!突然,凌云公主扣住羽箭的手微微一顫,她清楚的看到了對面的女子的眼睛.如雪一般幽冷的眼眸讓她的心幾乎在一瞬間墜入了冰窖中.凌云公主眼中的葉璃仿佛換了一個人,全身上下充滿了銳不可當的殺氣和一擊必中的信心.她只是平靜的看著她,仿佛絲毫沒有吧那支正對著自己的箭看在眼里一般.仿佛她篤定了那支箭根本射不到她一般.越是這樣想,凌云公主的目光就越是不由自主的往葉璃的箭尖望去,有些絕望的發現,如果她不躲閃的話,即使葉璃是個新手那支箭也是絕對會射到自己的.

凌云公主的額上不知何時已經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葉璃平靜的感受著弓箭在自己手里的感覺,雖然還是不太順手,更比不上跟了自己好幾年的狙擊槍的契合感,但是來到這個世上第一次進行這樣的射擊對決,即使只是戲弄一個女孩還是不由得讓她心里多了幾分歡欣和愉悅.順著箭尖望去,清楚的看到凌云公主眼底的隱藏不住的恐懼,唇邊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幾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最後這一刻的到來,雷騰風緊緊地盯著凌云公主.因為方向問題,他看不見葉璃的臉,但是就身體的姿勢而她看得出葉璃對這種弓箭並不怎麼熟悉.以凌云的能力應該是十拿九穩才對,她為什麼會表現的這麼緊張.

墨修堯平靜的坐在輪椅上,雙手閑適的搭在扶手上,但是若有人細心觀察的話就會發現他的右手下隱藏著什麼東西.他的目光也落在凌云公主的身上,不過並不是凌云公主的臉而是她的箭尖.

我不會輸的……凌云公主盡力讓自己的目光不要去注意葉璃的箭,暗暗吞了口口水在心里不停地給自己打氣.但是眼睛卻總是不自覺地往葉璃的箭尖上瞟去.

"三——!"尖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凌云清楚的看到葉璃唇邊的笑容更深,手往後拉弓准備放箭,自己已經拉滿了弦反射性的放了出去.

"嗖——"羽箭擦著葉璃的肩膀射了出去,落到身後不遠處的地上.

怎麼會!凌云公主頓時驚呆了,更加震驚的是葉璃根本就還沒有放箭,而自己已經完全失去了機會.呆呆的望著葉璃看向自己的笑臉,清楚的看到她無聲的對自己笑道:"該我了……"更清楚的看到那張笑臉的眼睛里沒有半點笑意,只有比箭鋒還要冰冷的寒光和殺氣.只見葉璃往後用力,慢慢將弓弦拉到極致,放箭——

"嗖——"

"不要!"凌云突然放聲尖叫,甚至絲毫不顧形象的抱著頭蹲到了地上.羽箭蹭的紮到了她跟前一步遠的地上.凌云公主呆呆的看著眼前微微晃動的箭羽,突然哇的一聲哭出聲來.

眾人面面相覷中,葉璃悠閑的放下了手中弓箭,笑容可掬的對凌云公主道:"公主,其實我的手很酸,你完全不必擔心我會射到你."

"你…你…"凌云公主哭的涕不成聲,指著葉璃半天不出話來.葉璃笑眯眯的看著她,只覺得今天受到了郁悶一瞬間勸都釋放出來了.果然,調教不聽話的鬼什麼的最讓人心舒暢了.

"好!"墨景祁擊掌笑道:"這一場比試定國王妃獲勝,世子以為如何?"

雷騰風神色複雜的看著不遠處笑容晏晏的女子,起身道:"定國王妃果然是巾幗不讓須眉,在下心服口服.自然是王妃獲勝了.凌云,跪下向王妃道歉."雷騰風當機立斷,對凌云公主道.葉璃要求的是在宮宴上當著滿朝文武道歉,但是雷騰風直接截取後半句,讓凌云立刻道歉.既能讓人覺得西陵公主敢作敢當,而且現在凌云哭著這麼慘還能讓人同她一些.等到了晚上的宮宴大家也都會識趣的不再提這件事.但若是拖到宮宴上去,到時候凌云敗給定國王妃的事早就傳遍整個皇宮了,等大家都閑話了一番之後心里對凌云的評價只會更低.即使到時候凌云在跪下道歉也不會讓人對她有多好的映像了.更重要的是會影響到他稍後的行事.

"跪下……"凌云公主臉色一白,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在最驕傲的領域敗給一個東楚的弱女子.再想起之前一時沖動答應的承諾現在即使後悔也來不及了.求救的將目光望向雷騰風,卻只得到了雷騰風警告的眼光.再看看四周圍觀的人,東楚的皇帝皇後妃子,大臣和貴婦,還有南詔的使臣和公主.凌云公主知道若是真的跪了下去,自己的名聲就算是毀得干乾淨淨了.

"下跪就不必了,公主只要向本妃道歉就可以了."葉璃突然開口道.

凌云公主一怔,心里總算還是明白再鬧下去對自己沒有半點好處,自己在東楚勢單力薄王兄也不肯幫自己根本就斗不過這個定王妃.

咬了咬牙微微福身,凌云公主道:"是凌云不懂事冒犯了定國王妃,還請定國王妃恕罪."

葉璃微笑點頭道:"公主來者是客,不必放在心上."罷轉身不再理會凌云公主,往墨修堯的方向走去.墨修堯垂眸,右手下的東西瞬間消失才抬起頭來看著來到自己跟前的葉璃.雖然葉璃的表依舊如平常一般的溫婉而淡然,但是墨修堯確定自己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樣的光彩.

雷騰風向葉璃拱手無的表達了謝意,葉璃淡淡點頭,在墨修堯身邊坐了下來.盡量讓自己忽略四面八方投來的目光.凌云公主失魂落魄的回到,雷騰風身邊坐下再也沒有心思找葉璃的麻煩.

感覺到墨修堯一直盯著自己的目光,葉璃抬起頭來不解的道:"怎麼了?"墨修堯淡淡道:"剛才很危險."如果不是凌云公主心智不穩,換了任何一個一般的弓箭射,那一箭都會直接射到葉璃的身上,最好也只是兩敗俱傷的結果.葉璃搖頭,聳聳肩笑道:"不會有危險,如果不是凌云公主我根本不會和她比射箭."她之所以選射箭這一項正式看准了凌云公主的心智根本不足以和一個狙擊手對決,即使只是在短短的一瞬間.即使生在深宮里也被保護的驕縱而任性的公主根本無法在她面前保持平穩的水准.當然,如果凌云公主的手真的沒有抖而直接將箭射向自己的話,她也有別的辦法應付,"何況,王爺不會讓我出意外的不是麼?"看著墨修堯不贊同的眼睛,葉璃淺笑道.

墨修堯一怔,輕輕點頭道:"你的對."如果凌云公主那一箭沒有射偏的話,他也不會讓那一箭落到阿璃的身上.

"定王妃,你學過箭法?"主位上,墨景祁朗聲問道.葉璃起身恭謹的答道:"啟稟皇上,沒有.只是去舅舅家的時候兄長教著玩兒.並不曾認真學過."墨景祁笑得意味深長,沒有認真學過就能在比試中勝過凌云公主這樣學習多年的高手,葉璃的天賦和心智無意都是非常好的.墨景祁將柳貴妃攬在懷里,笑道:"看來定王妃和愛妃都是文武雙全的奇女子啊."柳貴妃淡淡答道:"皇上的是."

送走了皇帝皇後和貴妃,葉璃懶得去理會上前來恭維或者試探的人們,與墨修堯一道在禦花園里尋了個清淨的地方坐著休息.大多數人還算知趣的不去打擾他們夫妻相處,只是總有那麼一兩個例外.拒絕了葉昭儀派來請她前去聚的宮女,葉璃這才看向一直盯著自己的墨修堯笑道:"王爺怎麼了?"

墨修堯一手握著茶杯,漫不經心的把玩著,道:"阿璃很有學武的天分,看起來基礎也不錯."

葉璃並不介意自己的身手被墨修堯知曉,墨修堯是個很謹慎而且看似溫和但防備心很重的人,長期生活在一個府中要不被他知道幾乎不可能.而且葉璃也不打算掩飾這一天,她需要空間鍛煉自己,甚至學習更厲害的東西強化自己的能力.對上墨修堯的眼睛,葉璃笑得坦然無害,"能讓王爺覺得不錯,那應該是真的不錯了."

墨修堯顯然也沒有刨根問底的意思,微笑著搖搖頭道:"阿璃若是喜歡書房里有一些武功秘笈可以拿去看看."看到聽了自己的話眼睛一亮的葉璃,墨修堯接著笑道:"既然阿璃不會劍術,我也可以找人指點阿璃一些."

"真的可以嗎?"

"阿璃自保的功夫越高,我自然越放心一些.有什麼不可以的?"墨修堯笑道.

葉璃頓時覺得,嫁了一個家底豐厚善解人意又心思開明的丈夫簡直是太幸福了.

"太好了,謝謝你."葉璃笑道.

墨修堯淡淡搖頭,"我們是一家人,你需要什麼可以直接告訴我何必謝?"看和葉璃臉上從未有過的真誠笑容,墨修堯心中不由覺得找人教阿璃學劍真的是個不錯的主意.

晚上的宮宴在一片有些詭異的氣氛中進行,當葉璃和墨修堯一起進入大殿的時候,整個殿里的目光都在瞬間集中到了她的身上.顯然下午在禦花園的比試讓葉璃出了一個相當大的風頭,只是短短的一個下午時間不只是出現在禦花園為官的權貴們,現在參加宴會的所有人都已經聽了下午的事.看著和秦箏坐在一起的慕容婷對自己擠眉弄眼的表和徐清鋒毫不掩飾的贊賞葉璃毫不懷疑現在這事兒已經傳遍整個京城了.只是不知道會怎麼傳,是定王妃文武雙全呢還是定王妃彪悍的把驕縱無比的西陵公主都給嚇哭了?

想起後一個可能,葉璃忍不住低頭悶笑起來.

所謂宮宴,不外乎就是美酒佳肴歌舞升平.葉璃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上面皇帝跟各國使節客套,或者旁邊的官員們的低語交談.一邊見了一些覺得不錯的菜來吃,反正這種宴會上的東西你也不能指望吃飽,等到回府之後再吃個夜宵就是了.

直到殿中的歌舞中出現了一抹鮮豔的衣,葉璃有些驚訝的看著殿中舞者優美絕倫的舞姿,側首問道:"瑤姬怎麼會在這里?"墨修堯輕聲笑道:"應該是特意請她進宮表演的吧,瑤姬出身教坊,舞藝可稱京城一絕.去年太後壽辰的時候也曾經特意請她進宮表演過."

葉璃挑眉問道:"王爺覺得如何?"

墨修堯道:"自然是好,阿璃覺得呢?"

葉璃回頭看了許久,點頭道:"的確是好."瑤姬的名聲她也聽過好機會,可以得上是京城里的奇女子.教坊出聲以琴技舞藝驚豔京城,還不滿二十五就成為京城第一青樓傾城坊的主人.與京城許多權貴都有來往,據沐陽侯世子沐揚便是她的入幕之賓,鳳三公子與其也以友相稱.自古奇女出風塵,這樣的時代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能活的這般瀟灑肆意了.

京城第一名妓的舞蹈自然是足夠驚豔的,一眼望去在場至少有七成的男人都露出垂涎的神色.而女子們也紛紛露出嫉妒和怨恨的神色.自然也有純粹欣賞的目光,但是卻也只是極少數的人而已.一舞作罷,瑤姬很快的消失在殿外,只留下一抹幽香讓人留戀.看著殿中紛紛攘攘神態各異的人們,葉璃只覺得更加無聊.跟墨修堯了一聲出去透透氣,葉璃便帶著青鸞和清霜悄然退出了宮殿.

殿外的夜風輕輕吹拂,將從殿里帶來的胭脂酒氣漸漸吹散,葉璃深深地吸了口氣.不去理會殿里的琴瑟絲竹之聲,夜晚的皇宮顯得格外的甯靜.緩步走在幽靜的路上,葉璃之前覺得有些浮躁的心漸漸地平靜了下來.正准備到前面的涼亭里坐一坐,一個陌生的宮女擋住了三人的去路,"奴婢見過定王妃."

青鸞警惕的擋在葉璃身前,問道:"你是什麼人?"

宮女福了福身道:"奴婢是葉昭儀宮中的宮女,葉昭儀請定國王妃前往瑤華宮一敘."

葉玥有孕在身,因此並沒有出席晚上的宮宴.下午的時候就派了宮女來請,葉璃當場便婉拒了她的邀請.葉玥的心思葉璃自然是知道,但是即使是姐妹她也沒有讓葉玥和葉家利用的打算.主要是葉玥的打算和想法太不靠譜了一些.如果心一點安分守己還可能平安生下孩子以後也有個依靠.若是想一些有的沒有的,即使沒見過幾次,但是葉璃還是覺得懷有身孕的葉玥完全沒有葉家以為的那麼受寵愛.

"本妃今天有些累了,你轉告葉昭儀若是有什麼事的話過兩天本妃過幾日進宮請安在與她相敘.今兒就算了吧."

那宮女臉色有些焦急,道:"王妃恕罪,昭儀娘娘確實有急事想要和王妃商量."

葉璃淡淡道:"即使真的有急事,只怕和本妃商量也沒什麼用.對了,葉昭儀之母王夫人此時也在殿中,不如本妃讓人去幫你請她出來.你看如何?"

"王妃,昭儀娘娘只請王妃前去覲見!"那宮女道,道覲見二字已經有一些強制的意味了.葉璃臉色一沉,冷笑一聲淡然道:"本王妃還不知道,一位昭儀需要本王妃深夜親自前去覲見!"覲見二字咬得極重,定國王妃地位十分尊貴,即使在宮中也只需要對皇後太後行大禮,貴妃也只受的半禮.更不用區區一個昭儀了,若真是遇上了反倒還要葉玥向葉璃行半禮以示對定國王府的尊重.

"這…奴婢失,請王妃恕罪.葉昭儀確有急事請王妃看在與昭儀姐妹一場的份上走一趟吧."

葉璃有些懷疑的看著那宮女,漫聲道:"起來,本妃也曾經去過瑤華宮,你似乎有些眼生."那宮女強笑道:"奴婢長相平平,王妃不記得也是有的."葉璃搖頭道:"不對,本妃確定葉昭儀身邊六個大宮女,八個內殿侍候的宮女里並沒有你.難不成葉昭儀會派一個灑掃的宮女來請本妃?"

"我…"那宮女臉色驚慌,轉身想走.葉璃向青鸞使了個眼色,青鸞上前一步毫不費力的往她頸後一個手刀.那宮女身子一軟倒在了地上.

"王妃."青玉蹙眉,抬眼看著葉璃等候指示.

葉璃微微皺眉,突然轉身目光射向路邊的花叢,"什麼人?"

"定王妃."一道纖細的身影走了出來,月光下妖嬈的容顏也平添了一份沉靜.

"瑤姬姑娘."葉璃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瑤姬嫣然笑道:"姑娘不敢當,定王妃叫我瑤姬就成了."

瑤姬走上前來,掃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宮女挑眉笑道:"定王妃,這是?"葉璃笑道:"瑤姬姑娘剛才不是聽見了麼,也沒什麼深宮大院總會有那麼幾件奇怪的事."往後招了招手,一道黑影如魅影一般的出現在葉璃身後,"王妃."葉璃指著地上的宮女道:"把她帶走吧.別嚇到人."黑影利落的將人拎起,幾個起落便消失在夜色里.

"早就聽鳳三定王妃行事爽快,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瑤姬笑道.

"鳳三公子跟姑娘提起過我?"她可記得她跟那麼聞名京城的鳳三公子不太熟.

瑤姬掩唇一笑,眼眸流盼,"鳳三對王妃的評價頗高,他的眼光瑤姬素來也是佩服的.今日的見王妃真是三生有幸."

葉璃垂眸微笑,"能見到姑娘傾城一舞也是葉璃之幸."

"剛剛的是我會為王妃保密的."瑤姬眨了眨媚眼,妖嬈的容顏多了幾分頑皮的問道.葉璃笑道:"多謝,這麼晚了姑娘怎麼還在這里?"瑤姬無奈的輕歎一聲道:"有些人和事都太煩人了,找個地方躲一躲罷了.不想倒是和王妃有緣."

葉璃了然,瑤姬色藝俱佳想必在場有不少人都動了色心.只是敢在皇宮大內糾纏的人相比也不是簡單的角色,"不如我派人送姑娘出宮如何?"

瑤姬露出感激的神色,道:"如此多謝王妃了."

"舉手之勞."回頭吩咐了青玉幾句,葉璃才和瑤姬告別返回了歌舞升平的大殿.

墨修堯見到她回來,遞過來一個疑問的眼神,葉璃搖搖頭表示自己無奈.走動墨修堯身邊坐下,低聲將剛才在禦花園的事大致了一遍.墨修堯點頭道:"稍後我會派人去查,阿璃今晚還是和我呆在一起吧."葉璃無所謂的點點頭,這才發現大殿上的氣氛似乎比自己離開的時候更加奇怪了.原本的歌舞早就停了,眾人的目光都若有若無的往西陵和南詔的使臣的方向看去,連葉璃悄然進來都沒有引起許多人的注意.

華天香對著葉璃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下巴隱晦的指了指西陵國的方向.葉璃望過去,卻見到西陵那位凌云公主正著眼睛掉眼淚.今天顯然不是凌云公主的幸運日,這才多久又哭了.

"怎麼了?"葉璃低聲問道.

墨修堯笑容幽冷,"鎮南王世子表示西陵國想要和大楚接為秦晉之好.還沒完…凌云公主就出聲反對.結果…皇上同意和西陵聯姻,但是凌云公主不會入宮."

"然後?"

"然後南詔送上南詔王的國書,表示願意將棲霞公主嫁入大楚."

"……"

"皇上的意思是,棲霞公主入宮,凌云公主指給黎王."

------題外話------

啊啊~看到收藏漲了好多,好幸福…謝謝親們的支持~親一個~

上篇:58.凌云公主的鬧劇     下篇:60.竹林遇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