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62.偶遇鎮南王世子  
   
62.偶遇鎮南王世子

雖然葉老夫人和葉尚書還是沉著臉,但是葉璃還是從他們眼中看到了一絲欣喜.看來墨景黎親自來接回葉瑩這件事還是讓兩人很滿意的.畢竟女兒已經嫁出去了,就算葉家再怎麼生氣也不

可能真的如葉璃所的讓葉瑩搬回葉府來讓葉家養一輩子.

不多時,墨景黎走了進來臉色依然一如既往的冷淡陰沉.事實上葉璃幾乎不記得自己有見過墨景黎的臉色好的時候,似乎永遠都是一副別人欠他幾百兩不還的模樣.一進門,看到葉璃墨景

黎頓了一頓才將目光轉向葉瑩.葉瑩委屈的咬著唇角,輕哼了一聲轉過頭去不理他.葉尚書和葉老夫人神色也是淡淡的,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殷勤和周到.王氏更是沉著臉若不是葉老夫人暗地

里橫了她一眼,只怕就要直接開口質問了.

見此形,墨景黎眼色一沉,顯然心也不怎麼美好.

其實對于這樁婚事,墨景黎心里比葉瑩更委屈.又不是他想要娶那個什麼凌云公主的,葉璃那個女人的手下敗將他娶回家去做什麼?皇帝哥哥自己不想要那個女人就連問都不問直接塞給他.回到家里以後葉瑩就一直跟他鬧,凌云公主那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居然還敢在使館里大鬧不肯成婚.她以為他是哪根蔥,以為他非她不娶麼?被葉瑩和凌云公主煩的不行了,墨景黎直接進宮

去跟皇帝哥哥他要退婚不娶凌云公主,卻被皇兄給訓斥了一頓趕了出去.然後又被母後和母妃訓了一頓.越想墨景黎的臉色越難看,葉尚書一看不對也見好就收,輕咳了一聲道:"瑩兒,

王爺來接你回去了.好好坐著跟王爺話."

葉瑩這才著眼轉過身來,可憐楚楚的望著墨景黎,"王爺……"

幽怨的聲音讓葉璃不自禁的顫了顫,看著墨景黎走過去將葉瑩摟進懷里,低聲道:"走吧,跟本王回府."

"王爺…瑩兒好難過…嗚嗚…"葉瑩嗚咽著倒在墨景黎懷里哭了起來,墨景黎攔著葉瑩的腰沉默的聽著葉瑩訴著自己的委屈,雖然沒有什麼,但是臉色明顯好轉了許多.

"回去了."墨景黎打橫抱起葉瑩,對這葉尚書和葉老夫人點點頭,直接無視了葉璃轉身走了出去.倒是留下葉璃一腦子疑問,其實到現在她都沒看明白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乎葉瑩,又有多

在乎?大概…面癱的心思都不那麼容易猜吧,即使墨景黎是個有點畸形的面癱.靠著椅子撐著下巴葉璃默默地想著.

婉拒了葉老夫人和葉尚書的挽留,葉璃帶著人出了尚書府.看看天色還早葉璃想起來自從嫁入定國王府好像還沒有單獨出門過.正好響起孫嬤嬤各種明示暗示,再過一些日子就是墨修堯的生日,葉璃決定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合適的禮物.打定了主意帶著青鸞和青霜就往京城最熱鬧的街市而去了.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了逛了好幾家店都沒挑到什麼合適的東西,葉璃不由得有些苦惱.她不知道該送什麼樣的禮物才合適.青霜看著葉璃明顯苦惱的模樣,大著膽子開口問道:"王妃,想要買什麼東西麼?"葉璃有些為難的看了看兩個好奇的睜著亮晶晶眼睛的丫頭,猶豫了一下才道:"孫嬤嬤再過幾天是墨修堯的生日,我想找個禮物送給他."青霜對著她直翻白眼,"姐!你送王爺禮物用得著跑大街上來找麼?"

葉璃茫然,"你是送現成的?會不會顯得沒有誠意?"而且她房里寶貝是不少,但是除了字畫以外大多數是女兒家的首飾之類的東西.難道真的要挑一副字畫送給他?

青鸞抿著唇偷笑,眨眨眼睛低聲道:"王爺又不缺什麼寶貝,王妃想要有誠意不如自己做一件禮物.就算是一個荷包在王爺看來只怕也比送個古董值錢."

"荷包?"

青霜揮揮手,"荷包怎麼行?王妃為王爺做一件衣服如何?"

做衣服啊…葉璃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自從嫁到定國王府她好像就沒有碰過針線了.不過…這好像是個不錯的注意.

"定王妃?"

拿定了主意葉璃就准備調頭回王府了,卻被從後面傳來的聲音攔住了去路.葉璃回頭看到站在人群中的那一對堂兄妹,只想一聲冤家路窄.

"世子,公主."葉璃淡淡點頭致意,雷騰風卻仿佛沒看到葉璃淡漠疏離的神色,走上前來笑道:"真是巧了,定王妃一個人逛街麼?"葉璃微笑,"青鸞青霜,見過世子和公主."這個鎮南王世子是眼睛脫窗了麼,沒看到她身邊還站著兩個大活人?

雷騰風眼角跳了跳,笑道:"在下過幾日就要啟程回西陵了,因此想為凌云買些東西.不知道…王妃可否幫忙參詳一二."

葉璃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眼前一個熱一個冷漠的兄妹倆,道:"只怕我幫不上什麼忙."

"怎麼會?王妃文武雙全,更是今年的百花魁首,眼光必定不俗."雷騰風笑道.

話到這份上葉璃也不好再拒絕,只得道:"既然如此,世子公主,請吧."

凌云公主瞥了葉璃一眼,容顏憔悴顯得有些意興闌珊.看來自從指婚以後她的日子也不太好過,只是不知道雷騰風用了什麼法子讓凌云公主那樣的性子居然乖乖的聽他的話.三人帶著隨從走在街上,凌云公主完全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就連走路也要身邊的丫頭不時扶一把才不至于和來來往往的人群相撞.葉璃看著之前飛揚跋扈的姑娘沒幾天功夫變得像一根干枯了的豆苗,趁著凌云公主被雷騰風指使去試衣服,葉璃才問道:"凌云公主看起來不太好."

雷騰風挑眉,有趣的打量著葉璃道:"王妃是在同凌云麼?"

葉璃瞥了他一眼,"世子做堂兄的都不同她,輪得到我一個外人來多管閑事麼?"

雷騰風不在意的笑道:"沒什麼,孩子鬧脾氣玩絕食來著."

孩子鬧脾氣玩絕食?

葉璃點頭,"希望公主不會在婚禮上婚倒."

雷騰風信心滿滿或者是根本毫不在意,笑道:"王妃盡管放心,咱們西陵絕對不會讓如此失禮的事發生的.婚禮當天凌云一定會容光煥發的做個新嫁娘的."葉璃撇過頭去打量起店里的裝飾,她對于雷騰風這樣的人沒有半點好感.她不相信雷騰風不知道凌云公主留在大楚嫁給墨景黎要面對的是什麼結局,他只是不在乎而已.一個可以笑意盈盈的把自己的堂妹推向絕路還一邊笑我是為你好的人,其實這樣的人比墨景黎更加冷酷無.葉璃的神色間的疏離雷騰風都看在眼底,唇邊噙著笑容看著葉璃道:"定王妃似乎對在下有什麼意見?"

葉璃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不,我從不對陌生人有什麼意見."

"陌生人?"雷騰風意味深長的笑道:"怎麼會是陌生人?起來…在下的新婚賀禮定王和王妃還喜歡麼?"

葉璃道:"攬云劍對定國王府意義重大,怎麼會不喜歡.倒是有勞世子費心了."

"不,不…"雷騰風搖頭笑道:"攬云劍是送給王妃的禮物,定王和王妃的賀禮在下可是大婚第二天就派人送去定國王府了,難道王妃沒有收到?"

葉璃一怔,秀眉微蹙神色冷淡的盯著雷騰風道:"世子好手段,那樣的名畫多少人求而不得,世子卻能輕易送出."雷騰風笑道:"在下是個粗人,名畫還要雅士才能賞不是麼?看來…定國王爺和王妃都很滿意."葉璃盯著他,倏爾淡淡一笑,"世子如此費心,我和王爺怎麼能不滿意.起來韓明月的楚京國色如今早已消失蹤跡,能得見昔年京城第一美人姿容,葉璃之幸."

"有意思."雷騰風贊道,似笑非笑的看著葉璃道:"王妃,在下不信王妃會不清楚那畫中女子本是定王的未婚妻."

葉璃看著他,"所以,世子送那副畫是准備讓葉璃自慚形穢的麼?"

"豈敢."雷騰風笑道:"王妃才貌雙全騰風很是仰慕,怎敢有如此不堪的心思?不過…王妃總該承認,有的時候…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不是麼?"葉璃挑眉道:"這世上得不到的東西多了,世子這樣的心思可要不得."雷騰風嬉笑道:"有何要不得?本世子覺得只要是想要的就該不折手段的牢牢抓住.否則便宜了別人豈不是遺憾?"

葉璃垂眸,神色平靜的飲茶,"公主快要出來了吧,世子確定要與本妃在這里閑扯?"

雷騰風楞了一下,有些無奈的笑道:"王妃果然是爽快的人,騰風不及."

葉璃挑眉,看著他沉默不語.雷騰風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有人…要在下給王妃帶一句話.另外,我也有一句話話想要問王妃."

"洗耳恭聽."

"有人讓我告訴王妃…別人的東西終究是別人的."雷騰風看著葉璃笑道.

葉璃不動聲色,"這句話…不知與世子送的賀禮有什麼關系?"

雷騰風聳肩道:"不知道,在下只負責將話帶到.另外,王妃不想聽聽在下想要問什麼麼?"

"世子請."

"在下剛剛了…在下對王妃十分仰慕.不知…王妃可有興趣往西陵一游?"

葉璃眼眸一沉,她這是被調戲了麼?還是雷騰風覺得拐了定王的妻子私奔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定定的看了雷騰風許久,葉璃幽幽歎息了一聲道:"世子…本妃倒是有意往西陵一游,只怕……"

"只怕什麼?"雷騰風眼神深晦莫測.

"只怕——本妃還沒踏入西陵境內,就要死在世子手上了吧?"葉璃冷笑一聲,淡淡的接上後面的話.雷騰風臉上的表瞬間僵住,似乎一時間還沒想好該擺上什麼表,只好僵硬著臉干笑道:"王妃這是什麼話,在下可是真心相邀的."葉璃起身笑道:"既然如此,若是將來有機會的本妃一定會和我們王爺一起前往西陵拜會世子的.今兒就不打擾世子和公主兄妹相處了,告辭."

也不去理會坐在那里的雷騰風是什麼表,葉璃起身走了出去.

內廳里,被留下的雷騰風撫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望著門口因為有人出去而微微搖曳的珠簾,臉上的笑容比起剛才更多了幾分張狂和野心,"有趣的女人,難怪墨修堯會娶她."

內廳里,被留下的雷騰風撫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望著門口因為有人出去而微微搖曳的珠簾,臉上的笑容比起剛才更多了幾分張狂和野心,"有趣的女人,難怪墨修堯會娶她."

凌云公主從里面走了出來,依舊是進去的那一身衣服.站在門邊神色幽怨的望著雷騰風.雷騰風揚眉,垂眸蓋住眼中的不屑道:"凌云,別想了.王兄也是為了你好,比起那個一看就知道沒什麼腦子的黎王妃,這個定王妃簡直難纏的不行.你就算進了定王妃也絕對斗不過她的.那天吃得虧還不夠麼?你自己也清楚,就算沒有葉璃你也進不了定王府."

凌云公主盯著他道:"你在替葉璃話?"

雷騰風嗤笑一聲,道:"你當我沒.你覺得你有本事去招惹葉璃就盡管去吧.看看她下回敢不敢直接射穿你的腦袋.我不管你想要做什麼,三天後給我乖乖上花轎嫁去黎王府,別逼我給你下藥."

"我是公主,你敢!"

"我以為你吵著要來東楚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用處了."雷騰風眼神嘲弄的看著她,"你該不會以為你是來東楚選駙馬的,你看上誰就是誰吧?"再怎麼受寵的公主也只是一個公主而已,一個和親的公主…居然還敢在他面前擺架子?

西陵使館

派人將凌云公主送回房里,雷騰風才轉身回到自己房里.剛一關上房門雷騰風眼神一暗目光如刀鋒一般射向房間里某處.完全封閉的房間里因為沒有點燈而顯得十分陰暗莫測,上好的檀木圓桌旁坐著一個黑色的窈窕身影.雷騰風眼神一沉,盯著黑衣女子的背影道:"你來這里干什麼?"黑衣女子側過臉,昏暗的光想中露出一雙動人的星眸.只是那本該嫣然如水的眼眸中去帶著明顯的怒火,"你為什麼要壞我的事?"

雷騰風輕哼一聲,冷笑道:"壞你的事?本世子壞了你什麼事了?"

"凌云的事!"黑衣女子咬牙道,"若不是你從中作梗凌云怎麼會嫁到黎王府去?"

雷騰風有些散漫的放松了身體,走到一邊的椅子坐下道:"你還好意思,若不是你一天到晚跟凌云些有的沒有的,凌云怎麼會嫁給黎王?"他們原定的計劃可不是把一個公主嫁給一個沒什麼腦子的王爺,可惜被凌云那麼一鬧皇帝是怎麼也不肯要她的.黑衣女子輕哼一聲道:"凌云若是入了定王府豈不是更好?"

"別做夢了,凌云被你忽悠傻了,難不成你自己也殺了?"雷騰風不屑的道:"你以為墨修堯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凌云進了定王府過不了一個月我們就得替她收尸.就算僥幸不死,你以為憑凌云的腦子她不會被墨修堯騙的倒戈相向?"似乎被雷騰風嘲弄的語氣激怒了,女子怒道:"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幫你!"雷騰風嗤笑,臉上得神色明白了寫著不信,"幫我?幫我你怎麼不讓柔云來?你不就是篤定了凌云那個性子墨修堯根本就不可能愛上她麼?可惜啊…本世子覺得墨修堯很可能會愛上葉璃呢."

"不可能!"女子怒叫,很快又發現了自己的失態,黑衣女子緩了口氣,換上更加平穩輕松的語氣笑道:"你休想騙我,墨修堯眼高于頂怎麼會看上葉璃那樣一無是處的女子."

"一無是處麼……"雷騰風沉吟道,漫不經心的掃了那黑衣女子一眼才道:"墨修堯眼高于頂?也不見得吧."

"夠了,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

雷騰風懶洋洋的看著她道:"那麼你可以直你這個時候來我房里有什麼事了."

"我要留在大楚一段時間."黑衣女子道.

"可以,以後都別回西陵就行了."雷騰風揮揮手,毫不在意的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你!"黑衣女子怒視著他,半天不出一句話來.雷騰風冷笑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留在東楚干什麼?女人能貪心到你這種程度的還真不多見.不過你最好心一點,別到頭來什麼都得不到."面紗下黑衣女子恨恨的咬著朱唇,"雷騰風,你不對我冷嘲熱諷就不痛快麼?"雷騰風冷哼一聲,看著對面的女子的目光冰冷中隱約透著一股恨意,"你不到處勾搭男人就活不下去麼?別癡心妄想了,墨修堯不會要你的."

"知道你讓人送的那副畫去哪兒了麼?"雷騰風看著她,突然臉上多了一絲惡意的笑容.

黑衣女子警惕的盯著他,雷騰風有趣的打量著她,看著她在他的目光下眼神漸漸變得慌亂,才笑道:"當天就被墨修堯送去給蘇哲了.蘇醉蝶長得再國色天香,對墨修堯來不過是個死人而已.你以為你能做什麼?咱們要不要賭一把?我覺得墨修堯一定會愛上葉璃."

如果可以黑衣女子眼中的怒火幾乎想要把雷騰風燃燒成灰燼,這一次她用了更上的時間才平息怒氣,對著雷騰風嫣然一笑道:"那麼你呢?西陵國的鎮南王世子,為什麼要對葉璃這麼感興趣?"雷騰風①3看網笑道:"因為她是墨修堯的女人啊,從這一方面來,她的價值顯然比你要高得多."黑衣女子眼眸流轉,輕聲嬌笑道:"那麼…你就不想得到墨修堯的女人麼?呵呵…想想看,如果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墨修堯的妻子跟著別的男人跑掉了,該是多麼有趣的事啊."

雷騰風劍眉一皺,厭惡的盯著黑衣女子道:"墨修堯認識只怕是他這輩子最倒黴的事了.要打敗墨修堯本世子自會光明正大的打敗他,用不著用這樣的方法."

"呵呵,怎麼會呢?遇到我應該是他這一生最幸福的事才對.當然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黑衣女子輕聲細語,妖嬈的水眸里浮上幾絲懷念的意味,"還有,墨修堯已經廢了.這輩子都不會再上戰場.從另一個方面來,他永遠都不會敗了.你居然還幻想能夠光明正大的打敗他?定國王府上百年的不敗神話啊……"

"夠了,滾出去.三天後啟程回西陵,你盡可以試試自己留在東楚.據我知韓明月已經回江南了,你不妨看看墨修堯會不會再對你手下留吧."雷騰風沉下臉冷聲道.黑衣女子站起身,雙眸委屈的看著他,"我知道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壞,你在吃醋對不對?還是你覺得我帶著面紗不好看……"話間,女子抬手想要摘下臉上的面紗.雷騰風突然操起桌上的茶杯砸了過去,"滾出去!"

"你…哼!"被他如此無禮的怒斥,黑衣女子放下了手瞪了椅子里的男人一眼拂而去.

葉璃回到定王府,墨修堯正在房里看書.聽到腳步聲才抬起頭來看向她道:"回來了?葉老夫人可是有什麼事?"葉璃擺擺手,無趣的道:"這個時候能有什麼事?四妹回家去哭鬧呢,祖母要我回去勸了幾句.她素來根本不對付,哪里聽得進去我的話?倒是在街上的時候遇到了西陵國那位世子和凌云公主."墨修堯看著她挑了挑眉,葉璃想了想這個話題也沒什麼好聊的,轉身進去換身輕便的衣服.出來的時候見墨修堯依然坐在房里低頭看書,便叫青霞幾個拿些顏色素淨的料子出來.

青霜一貫是個機靈的,葉璃剛吩咐了沒一會還沒坐下來就已經笑吟吟的將料子送來了.都是如月白,淡青,米色之類的淺淡顏色.並且體貼的送上了各種用具,葉璃拿了料子對著對面的男人看了看,淺淺的秀眉都皺到了一起.

墨修堯有些奇怪的抬頭看她糾結的模樣,淡笑道:"怎麼了?府里做的衣服不滿意?聽京城有兩家繡坊的東西還不錯,回頭讓他們送一些過來看看就是了.不用這麼為難."葉璃無語,我若是從外面買衣服來送你,林嬤嬤和乳娘還不念叨死我?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有那麼挑剔麼?

咬了咬牙,葉璃道:"把你以前的舊衣服借我一件."

墨修堯挑眉,有些疑惑的看著葉璃努力保持面無表的模樣.慢慢講目光移到了桌上的布料上,眼神微微一動看著葉璃笑道:"里面自己去拿."自從他被送到這個院子里養傷,墨總管就吩咐人將原本他房里的衣服之內的全部搬到了這邊.不過他的新婚妻子似乎有絕對不隨便動別人東西的好習慣,即使這個別人是她的丈夫.所以他們的東西雖然放在一起,實際上確實各放各的,誰也不動誰的.

葉璃輕哼一聲,起身進去房里沒走了幾步又突然停住了.回過身拿起放在針線匣子里量尺寸的軟尺走了進去.

墨修堯盯著桌上的素雅的布料出了一會兒神,突然淡淡的笑開了.原本略有些清冷的眼底也多了一些真實的暖意.

一件事要麼不做,要做就要盡快最好.所以葉璃每天的日常生活又多出來做女這一項.對此兩位老嬤嬤深感欣慰,看著自家姐自從出嫁以後就成天舞刀弄劍的兩位嬤嬤心里早就急得不行了.雖然王爺沒有什麼,但是好好地一個王妃成天跟刀劍為伍像什麼樣子,徐家可是除了三爺可是幾百年沒出過一個武夫了.一定是三爺教壞了姐!兩位不知真相的嬤嬤在心里默默埋怨即將入伍的徐清鋒.

自家王妃第一次為王爺做衣服,這讓上至嬤嬤下至身邊的丫頭們都分外關注.等到開動了葉璃才發現一件很讓人郁悶的事,她根本就不會做男人穿的衣服.她娘還活著的時候她還不到要學裁衣服的年紀,她娘去世之後一來沒人教二來不需要,竟然就將這件事給忘記了.最後無奈只好由林嬤嬤手把手的教她怎麼裁衣服了.

裁好衣服,丫頭們又圍著葉璃討論改用什麼圖樣,該用什麼顏色的繡線,該搭配什麼樣的荷包.七嘴八舌唧唧咋咋的吵個不停.翩翩墨修堯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看①3看網房改到她們房里了.雖然是在外間,但是被丫頭們圍在房里的葉璃總是覺得墨修堯肯定能聽到他們在嘀嘀咕咕什麼,不由得又氣又惱恨不得幾巴掌拍暈這幾個多嘴多舌的丫頭.

"王妃……"看到葉璃拿起云紋的花樣子准備配線,青霜不贊同的叫道,那模樣恨不得上前來將她手里的花樣子毀尸滅跡.

葉璃挑眉看她,青霜道:"王妃,你這是送人的啊.太普通的花樣子你怎麼拿得出手?"

葉璃直接的額頭上青筋直跳,做件衣服而已這丫頭會不會意見太多?青霜才不理會葉璃不滿的神色,飛快的將一疊花樣圖案放到葉璃面前,有各種龍紋,鷹紋,虎紋,還有繁複的各種花草紋樣,吉祥紋樣等等.青霜看看葉璃的陰郁的臉色,連忙討好的將其中一張移出來聲道:"青霜幫王妃問過了,王爺喜歡這張."

瞪著眼前的雄鷹凌空的圖像,恨不得戳青霜一針.青霜看著自家姐神色不善,連忙送了個求饒的表一溜煙跑出去了.葉璃怔怔的望著桌上的圖樣出了一會兒神突然歎了口氣,拿過放在一邊的繡線筐開始配線.青霞在一邊侍候著道:"青霜這丫頭著實調皮,不過她也是為了王妃著想,王妃不要生她的氣才好."葉璃抬頭看了她一眼,無奈的道:"這丫頭平時被慣壞了,整天胡鬧."青玉抿唇偷笑道:"青霜確實精神的很,不如王妃也罰她去做繡活兒去."

青霞掩唇偷笑,道:"青玉這罰的忒狠了,不過王妃若是能息怒相比青霜也是高興領罰的."青霜性子跳脫,一向最不耐煩的就是做針線了.平時要她繡完一張手帕都仿佛要了她的命一般.葉璃眼睛一轉,面上多了幾分笑意道:"很好,去告訴青霜繡一副寒梅賀歲給我,半個月內一定要繡好.不然的話…讓她自己看著辦吧."

青鸞等人眨了眨眼睛含笑應了,心里偷偷為青霜默哀.明知道王妃害羞,你還偏要跑去問王爺,這不是自己送上門來讓王妃罰麼?

"阿璃要繡什麼?"墨修堯的聲音清朗的從外面傳進來,眾人連忙轉身行禮,"王爺."

墨修堯看了滿臉笑意的三個丫頭一眼道:"下去吧."

三人福了福身躬身告退,將空間留給王爺和王妃.

看到墨修堯過來,葉璃有些窘迫的看了看手里的東西,道:"王爺已經這麼閑了麼?整天在房里轉悠."墨修堯微笑道:"既不用上朝,也沒有什麼事要處理,自然是很閑.阿璃這兩天倒是很忙."葉璃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他沒看到她在忙什麼麼?輪椅在葉璃身邊停了下里,墨修堯輕聲笑道:"阿璃不用不好意思,就算你繡的不好本王也不會笑話你的."

很好!葉璃恨恨的在衣服上戳了一針.敢她繡的不好,她的繡工可是連二舅母都稱贊有加的.側首看著墨修堯,葉璃帶著一臉的假笑,"哪里,我繡的不好哪兒敢汙了王爺的眼睛.還是叫人針線房的人坐吧,我也省得費心了."

墨修堯無奈的賠笑,"本王的意思是無論阿璃繡成什麼樣子在本王眼里都是最好的."

葉璃輕哼一聲懶得理他,轉過身去低頭干活.墨修堯安靜的坐在一邊,靜靜地看著葉璃漸漸專注的神色,唇邊掀起一抹溫暖的笑意.

上篇:61.墨修堯之傷     下篇:63.婚禮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