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63.婚禮驚變  
   
63.婚禮驚變

黎王府因為上一次的婚禮丟進了顏面,所以這一次賢昭太妃估計是憋足了勁兒想要把場子找回來.迎娶平妃的排場隆重的絲毫不遜于迎娶嫡妃,但是鑒于凌云公主一國公主的身份,外人也挑不出什麼不是來.這也讓葉瑩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色更加黯然了.婚禮當天葉璃和墨修堯一起打了黎王妃,墨景黎親自站在門口相迎,葉璃習慣性的發現墨景黎依然板著一張臉,臉上沒有絲毫喜色,若不是那一身簇新的大喜服,若不是那張臉長得著實不錯,只怕過往的來賓都要懷疑要不要掉頭回家換一身黑白素服再來參加…婚禮.

現在葉璃是真的有心同葉瑩了.墨景黎這家伙不是生性冷淡而是習慣性裝那什麼.要是哪個男人敢在她的婚禮上擺出這麼一副要死不活的表,無論前世今生都要踢死他不可.

示意墨景黎不用管他們,墨修堯和葉璃在府里總管的陪同下進了黎王府.墨景黎也的確沒有功夫理會她們,也許是為了掙回上次失去的面子,賢昭太妃不僅大肆鋪張婚禮的排場,更請了皇太後親自來為兒子主持婚禮.能奉承上皇太後,自然是個天大的獻殷勤的好機會.因此只要在京城的權貴官員們不管有沒有收到帖子都想方設法的想要上門道賀.黎王府一時間倒是客似云來門庭若市.

"怎麼了?阿璃在想什麼?"看到身邊的葉璃神色有些古怪糾結的模樣,墨修堯含笑問道.葉璃搖搖頭,笑道:"沒什麼,只是比較奇怪黎王是不是一年到頭都是一個表?今天不是大喜之日麼?"若是旁人,指不定還以為這是對皇上的賜婚有什麼不滿呢.墨修堯回頭看了一眼門口的墨修堯,笑道:"景黎從就不愛笑,熟悉他的人早就習慣了."葉璃對這個問題也不是十分在意,婚禮還沒開始男賓和女眷是分開安置的,進了府中就有管事分別上前來請墨修堯和葉璃去各自該去的地方.

黎王府的管事娘子引著葉璃進了內府,來參加婚宴的女眷們此時都聚集在黎王府的花園已經園中的軒里休息閑聊.穿過貴婦們三三兩兩聚集的花園,葉璃被引進了花園東面的一出雅致軒,里面坐著得都是一些身份貴重或者年事較高的女眷,賢昭太妃帶著葉瑩親自在一邊作陪.看到葉瑩那幽怨的神和賢昭太妃眉宇間隱含的不滿,葉璃在心中微微歎了口氣.葉瑩和葉玥同樣是王氏的女人,同樣生的千嬌百媚的,怎麼就差這麼多?看來葉老夫人和葉尚書的決定是對的,即使葉瑩的容貌可能更勝葉玥一籌,但是她這種性子送進宮里只怕早就被人撕成碎片了.

"見過太妃."葉璃上前去給太妃見禮.

賢昭太妃作勢要起身相迎,葉璃當然不可能真的讓她起來.不等她話便笑道:"這麼多位都到了,反而是我來的最晚.還請太妃不要怪罪才是."賢昭太妃身子動了動,又穩坐了住了,含笑傲:"哪里,定王妃能來咱們黎王府便是蓬蓽生輝了.不知定王……"葉璃笑道:"王爺也來了,只是先去了外面,稍候才能來拜見太妃了."賢昭太妃滿臉笑容對葉璃贊不絕口,當然兩個當事人誰也沒把這些稱贊當一回事.賢昭太妃年紀雖然不,認真算卻也和墨修堯平輩,她可從來沒指望定國王爺會真的親自來拜見她.

一番寒暄,葉璃看了一眼坐在軒中的差不多都是熟人.不過昭陽長公主和昭仁長公主以及華老夫人都還沒來.坐在前面的南侯夫人起身給葉璃讓座,葉璃含笑謝過.南侯夫人是葉家大姐葉珍的婆婆,葉璃對那位大姐夫映象還算不錯,含笑和南侯夫人聊了幾句.

一邊聽著貴婦們之間隨口聊著一些京城里能的八卦,偶爾葉璃也插上幾句.葉璃有些疑惑的發現坐在賢昭太妃下首的葉瑩幾乎是完全不開口的.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更像是一個美麗的木偶.因為今天的日子,葉瑩的打扮也不同于她往日可以的清雅脫俗,穿著一身正色描金纏枝牡丹的王妃禮服,卻更加讓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的不自然.讓人只是看在眼里就覺得莫名的別扭.不得不,葉瑩被王氏嬌慣的完全不像一個權貴之家的嫡女了,王氏將葉瑩所有的聰慧和時間都拿來學習琴棋書畫詩詞歌舞上面,而事實上權貴之家有許多閨秀根本就不通此道,或者只選一兩樣來學.她們有足夠的好的家世,不愁嫁不到好人家.能有才女的名聲錦上添花自然是更好,但是才女的名聲與掌權理事的手段之間二選一,任何一個人都只會選擇後者.

"起來定王妃和瑩兒該是有許久沒有好好話了,咱們這些老婆子也不好要王妃在這里陪著枯坐.瑩兒,陪定王妃出去走走吧."葉璃落在葉瑩身上的目光賢昭太妃自然是察覺到了,也不為難直接對葉瑩吩咐道.葉瑩看了看葉璃,抿著唇起身.葉璃起身對賢昭太妃笑道:"既然如此,多謝太妃體貼了.各位,葉璃先失陪了."

目送了姐妹兩人離開,南侯夫人笑道:"起來,這定王妃談吐溫雅,舉止有度.若是尋常人家的女兒還不知道要委屈成什麼樣兒,難怪華老夫人對定王妃也是稱贊有加呢."眾人也連連附和,她們都是有女兒的人,若是定王妃不嫁,誰知道會不會輪到自己的女兒嫁進定國王府.定國王府門第是高,但是如今定王在朝中毫無權勢,而且還是個不良于行的廢人,自家辛苦培養長大的姑娘嫁過去了還不得心疼死?因此,對先一步嫁過去的葉璃難免就多了一份同憐憫的心思.再看看這姑娘也不過十五六歲,嫁了這麼個夫婿還能有這樣一份從容鎮定的性子,果然是個不錯的.

反倒是那曾經讓滿京城大家閨秀們羨慕不已的黎王妃讓人有點看不上眼.不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第一美人麼?連個待人接物也不知道進退,也不知道黎王到底看上她什麼了.和那定王妃真不像是一個府里出來的.當然,這樣的評價大家也都只是放在心里,絕不會拿到賢昭太妃面前的.

葉璃帶著葉瑩一前一後的走在花園里,雖然葉璃盡量選偏僻的地方走,但是兩人畢竟身份不同還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還好大家都是知道分寸的人,明白定王妃和黎王妃姐妹想要敘舊並沒有上前來打擾.葉璃瞥了一眼葉瑩捏著手絹委屈幽怨的模樣皺了皺眉,無奈的問道:"你這是怎麼回事兒?墨景黎平妃還沒娶進門呢,你這一臉怨婦模樣給誰看啊?"

葉瑩怨恨的瞪了她一眼,幽幽道:"你…王爺他是不是真心愛我的?"

葉璃在心里翻白眼,真心愛你就不會有現在這場面了好麼?

"當初…他明明過他只喜歡我一個,只會對我一個人好的."

葉璃努力的不讓自己麻木的臉孔變得扭曲,腦海里幻想出墨景黎面癱著臉對葉瑩述衷的模樣,心底一陣抽搐.連個表都欠奉的面癱男,姑娘你得有多好的眼神才能讓自己相信他對你一片真心啊?

"為什麼…為什麼自從成親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葉瑩有些失魂落魄的問道.

"這個啊…"葉璃覺得自己突然聖母附體了居然想要安慰葉瑩,"那不是有句話叫做什麼來著…婚姻是愛的墳墓麼?你既然都躺進墳墓了就別惦記以前的事了."早死早超生吧.愛?別傻了那是墳墓以外的事.葉瑩被她突如其來的奇怪語唬得一愣,垂眸癡癡的低喃道:"墳墓…我,我果然不該成親麼?"葉璃只想甩自己一個嘴巴子,面不改色的繼續胡謅,"當然不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就算不趟這個墳也得進別的墓.至少這個還比較好看一點不是麼?你看這姐公子們未婚前都是花前月下濃蜜意,但是你看過哪個話本子些那些才子佳人成婚之後的事嗎?"

葉瑩怔了一怔,搖頭.葉璃正色道:"這就對了,婚前就是兩相悅,有獨鍾.婚後就是柴米油鹽公婆孩子,你也別難過,這京城里至少有九成九的人都是這麼過的,沒人會笑話你."

葉瑩一臉怪異的盯著葉璃,仿佛是從來都沒認識過她一樣,好半天才不甘的道:"你怎麼沒有這樣?定國王府里只有你和定王兩個主子."

喲,姑娘你這是在羨慕我麼?葉璃揮揮手道:"我們這況不同,你看,讓你嫁給我們王爺你肯定不肯對不對?我猜大多數人都不肯,這樣…王爺不就是我一個人的了麼?"

"這樣麼?"葉瑩低下頭若有所思,葉璃是沒有興趣知道她在思什麼,她還記得自己可不是真的來陪葉瑩聊天做心理輔導的,看著葉瑩想的出神,葉璃不經意的問道:"起來…我還真沒想到你會喜歡黎王.我以為你會喜歡溫文爾雅的翩翩公子才對."

葉瑩回過神來,臉上一,咬著唇角盯著她道:"你現在是來怪我搶了黎王,還是來看我笑話的?"

別,我是來謝你的.葉璃拉著她的手做深狀,"雖然我們不是一個娘生的,但是我們依然是姐妹不是麼?難道四妹真的以為我會因為一個男人跟你翻臉?從前我也只是生氣你沒告訴我真相而已.咱們雖然從出的不好,但是你喜歡的東西我什麼時候跟你搶過?你當初要是好好跟我,咱們私底下就把婚約解決了,也不會鬧出後來那些事來讓大家都沒面子."

葉瑩有些懷疑的看著眼前一臉真誠的葉璃,回頭想想從到大自己確實拿過葉璃不少東西,但是每次葉璃都沒有什麼(那是她懶得理你).只不過當時自己巴不得葉璃被退婚的事弄得人盡皆知好讓她丟臉,哪里會想到到後來丟臉的反而是自己?這麼一想,即使是葉瑩那可驕傲的心里也不自覺地有些不自在了,但是她絕不會承認的.葉璃也不看她是什麼神色,一邊惋惜的歎道:"起來我一直以為四妹將來一定會配個京城第一才子什麼的,郎才女貌珠聯璧合.真是…世事弄人啊."

葉瑩羞了臉,她當然也曾經幻想過自己的如意郎君是什麼樣子的.也曾經幻想過某個英俊瀟灑白衣翩翩的男子溫柔的牽著自己的手深凝眸的模樣,只是後來認識了黎王,王爺的身份和將葉璃踩在腳下的愉快讓她漸漸忘了自己曾經的夢想,等到真正愛上黎王之後更是覺得那只是自己時候的幼稚想法而已.但是如今,自己真心戀愛的如意郎君卻如此對待自己…如果…如果是別人的話,一定不會這樣對我的…葉瑩心底生出有些模糊的想著.

"你…你真的不恨我?"葉瑩遲疑的看著她.

葉璃淺笑道:"你上次也了,那不是父親的意思麼?也許是父親覺得我不適合黎王呢.不過現在看來父親是對的,我和黎王確實不合適.我很滿意我現在的生活,定王也很好."望著葉璃溫和包容的微笑,葉瑩眼中的遲疑漸漸扇去,有些委屈的咬著唇角道:"父親該不會是知道黎王會這樣才讓我嫁給黎王的吧?娘總父親和祖母最重視的就是你.爹爹一定是覺得黎王不好才要我替你的!"葉璃望天,那是你娘想要讓你討厭我好不好?我怎麼沒看出來家里那兩位重視我?側首看著葉瑩,葉璃有些可憐起葉尚書了.這就是他捧在手心里疼著寵著的寶貝女兒啊.

"誰不知道父親最疼你了?大概人都有看走眼的時候吧,你還記得當時父親是怎麼跟你的麼?"

葉瑩低下頭,輕聲道:"父親…父親我和昭儀姐姐是親姐妹,昭儀姐姐自然是疼我多一些.如果我嫁給黎王了也可以幫襯昭儀姐姐一些,有昭儀姐姐在別人也不敢欺負我.而且…如果我不嫁給黎王,就將來就只能選一個朝中官員的公子聯姻了."若是那樣,葉璃嫁給了黎王做王妃自己豈不是永遠都比她矮一頭?

葉璃點頭,如果不是定王和她當時的況都實在特殊的話,皇上絕對不會讓尚書府的兩個女兒都嫁給皇室王爺的.但是…只是這樣?葉璃總覺得有哪兒不對.她的父親真的只是因為太偏心就挑唆自己的女兒去搶大女兒的未婚夫?怎麼想也是不合理的,一定還有什麼她不知道的東西存在.不過看葉瑩的模樣大概是不會知道什麼真相了.這麼久以來,葉璃早就明白了一個事實.葉瑩這妞看著囂張,驕傲,而且性格是真的自私自利.但是如果動起真格的,她的殺傷力只怕還不如葉珊和葉琳大.被王氏寵得太過了,典型的記吃不記打.即使被葉老夫人抓著教育了幾次,但是沒幾天又故態複萌了.

想了想從葉瑩這里套不出來什麼有用的話了,葉璃就准備起身離開,卻被葉瑩一把拉住,"我該怎麼辦?"

我不是你娘?葉璃忍耐著,"你是黎王嫡妃,就算是凌云公主也越不過你的身份.只要你拉住墨景黎的心,別讓賢昭太妃討厭你,日子也沒有那麼難過."葉瑩不滿的瞪著她,她不是想要日子不難過,她要過舒心的日子!葉璃無奈的深吸了一口氣道:"比如現在,你就要好好地去陪著太妃接待賓客,讓別人知道你才是黎王府名正順的嫡妃.明白麼?還有什麼問題就回去請教祖母,你不會以為我這個剛成親而且沒有公婆需要侍候的人會懂得比祖母更多吧."禍水東引起來葉璃毫不內疚,反正老夫人肯定是樂意指點她的,"不過如果你有什麼不痛快,可以寫信告訴我.有什麼想不明白的我也可以悄悄幫你出出主意.畢竟咱們是姐妹不是麼?"所以,葉家或者黎王府有什麼事你一定要悄悄告訴我.

哄走了葉瑩,葉璃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陪著葉瑩瞎扯了這麼半天,什麼都沒問出來.

"鳳三公子,聽夠了的話就出來吧?"瞥了一眼一邊的樹梢,葉璃淡淡道.

"呵呵…"枝葉繁茂的樹梢被人撥開,露出里面一襲華麗的衣,"定王妃,又見面了.真是幸會.不過…王妃怎麼知道是在下的?"葉璃表木然的瞥著他,"如果鳳三公子能不穿的那麼鮮豔奪目,並且將自己弄得香氣襲人的話."

"香氣襲人?!"鳳之遙眼角一挑,抬起自己的衣聞了聞.蘇合齋最新的味道最淡雅的玉蘭香,怎麼會香氣襲人?不是靠近了根本就聞不到好麼,他鳳三是有品位的風流公子,可不是那些恨不得把香粉全倒在身上的庸俗白癡.看著鳳之遙僵硬難看的臉色,葉璃低眉淡淡的微笑.鳳之遙巡視了一番自己的儀表,發現並無任何有損自己翩翩公子形象的地方之後將自己的暴露歸結為葉璃不心看到自己的衣角了.一臉陶醉自戀的笑道:"沒想到王妃對在下竟然如此的關心,只是看到一片的衣角就能猜到在下的身份.真是…榮幸之至…"

"鳳三公子."葉璃抬起頭微笑道:"沒有人教過你什麼叫朋友妻不可戲麼?或者…我該把你的話轉告給王爺?還有,我之所以肯定是鳳三公子是因為整個京城除了新郎官以外,沒有哪個男的會穿的如此的…風騷."

嘎——鳳之遙的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差點一個不穩從樹上摔下來.無奈的聳聳肩伸手揉了揉僵硬的臉龐,道:"好吧,鳳三知錯.還請王妃海涵."

葉璃寬容的點頭,鳳之遙偏過臉去俊顏扭曲.他終于知道為什麼墨修堯會娶葉璃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他就從來沒見過比葉璃更會裝的女人,當然也沒見過比墨修堯更會變臉的男人!"話…王妃剛剛的論斷真是萬分精彩啊.婚姻是愛的墳墓?嗯嗯?"想起自己剛剛聽到的話,鳳之遙又得意起來了.不知道阿堯知不知道他親親王妃的想法?

葉璃沒有半點心虛,認真的點頭道:"鳳三公子要相信本妃,這句話絕對是經過千錘百煉的警示名.相信鳳三公子也是認同本妃這句話的,不然以公子如此高齡怎麼還未婚娶?"

口胡!本公子和墨修堯同歲好不好?

揉了揉鼻子,鳳之遙苦笑道:"我倒是想進墳墓來著,可惜人家看不上我."風流不羈的俊臉上淡淡的黯然一閃而過.對于失戀/單戀/暗戀的人葉璃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得道:"天涯何處無芳草?"鳳之遙苦笑著對她拱手表示多謝安慰.葉璃也不好打擾人家傷感,道:"那就先不打擾公子了,告辭."

"唉…"鳳之遙看著毫不猶豫轉身而去的女人呆了一呆道:"你家王爺要我來看看你,要你心一點."

"多謝."心?葉璃一邊思索著一邊漫步而去.

鳳之遙恨恨的放回樹梢遮住自己的身影,口中嘰嘰咕咕的抱怨著,"本公子都快成什麼人了,連這點事也要使喚我.擔心不會自己來看看麼?墨修堯你給的報酬最好能對得起本公子對你的貢獻,否則……"

剛回到花園中華天香就拉著秦箏和慕容婷歡喜的撲了過來,"璃兒,你還好嗎?"秦箏拉著葉璃關心的問道.華天香笑道:"箏兒,我早就跟你了讓你別瞎操心了.這家伙能不好麼?現在京城里誰不知道定王妃的赫赫威名.只用嚇就能把西陵公主嚇得蹲到地上哭的角色啊."

"阿璃,好樣的!"慕容婷贊賞的拍拍葉璃的肩膀大聲稱贊,並且無比遺憾,"真是可惜了,那天的事本姑娘居然沒有看到.阿璃,改天有空咱們比比箭法."葉璃揮揮手笑道:"免了吧,就是嚇嚇姑娘.我可不敢和慕容將軍的愛女比劍法.那不是班門弄斧麼?"慕容婷可不吃她這一套,"哼,本姑娘才不信!總之,一定要比!"

"好了,婷兒你能些別的麼?你又想被慕容將軍追著揍了是不是?"秦箏頭痛的道.

慕容婷不滿的哼哼道:"箏兒你就會拿我爹嚇唬我."

葉璃好奇的看著秦箏和華天香,可惜兩人都在慕容婷威脅的目光下閉口不.華天香不著痕跡的遞給她一個以後再的眼神,秦箏拉著葉璃笑道:"自從璃兒成婚以後,除了天香我們都還沒見過璃兒呢."葉璃歉疚的笑道:"最近府里有些事,我也沒出門.過些日子你們來定國王府玩好麼?"

四人找了個人少的地方坐下,秦箏三人關心的問了葉璃的新婚生活況,葉璃也不願讓朋友擔心,撿了一些好玩的高興的事了.華天香羨慕的道:"還是阿璃最幸福了.那些死活怕嫁進定國王府的人就是想不開.瞧瞧阿璃現在的日子過的多舒心.一進門就是當家主母,人口簡單少了勾心斗角.定王連給侍妾通房都沒有……"慕容婷贊同的點頭道:"天香得對,定王果然是好樣的!"此人毫無原則的崇拜定國王府.

秦箏看著葉璃眼底還有些淡淡的擔憂,葉璃含笑握住她的手表示自己很好,秦箏才微微點點頭.

幾個許久不見得朋友正閑聊的高興,葉璃也暫時將那些煩人的問題拋在了腦後陪著三個朋友笑,突然不知從哪里傳來一聲尖銳的尖叫聲.慕容婷騰地從凳子上跳了起來,警惕的望著四周尋找聲音的來源.葉璃皺了皺眉,指著一個方向道:"好像是從那邊傳來的."

四人面面相覷,那邊好像是女眷休息的地方啊.聽到叫聲的並不止她們四人,整個花園里至少有一半的人都聽到了,此時已經有不少人好奇的往那邊走去.慕容婷低聲道:"這回新郎新娘沒事,賓客又有事了麼?黎王府的婚禮是被老天爺看不順眼了吧?"秦箏一把捂住她的嘴,狠狠瞪了她一眼:這種事能亂麼?

"咱們也去看看吧."華天香挑眉道.黎王府的熱鬧,不看白不看.

花園與前院相連的有一座精致的院,黎王府將女眷們休息的地方安排在了這里.完全獨立的院只有一道門是從花園里進入的,既避免了前院的客人誤入沖撞了女眷,又不會讓客人們因此打擾到府里居住的女眷.葉璃四人走到院門口時已經有不少人進去了,葉璃在門口站了站打量著四周.華天香低聲問道:"阿璃,怎麼了?"葉璃搖搖頭,低聲笑道:"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剛才那尖叫那女子的聲音可真大."在這樣的院子里,如果是在房里聲音根本不可能傳的半個花園都能聽見.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故意有人站在院子里尖叫想要把人引過來.

"咱們靠後面走,看熱鬧不用急."葉璃低聲道.

華天香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卻也沒有反對.反而和秦箏有志一同的一左一右拽住了想要往前沖的慕容婷.

"天啊,怎麼會這樣?"剛踏進花廳就看到兩位姑娘著臉慌慌張張的從里面出來,一個口中還道:"快讓人去請賢昭太妃."

四人對視一眼,真的出事了.

慕容婷道:"箏兒,你們在外面等著我先進去看看再."葉璃一把拉住她,面上淡定從容的道:"慕容,還是你陪著箏兒和天香,我進去看看吧."看那倆姑娘的跟蘋果一樣的臉葉璃也差不多猜出來里面發生什麼事了.自己不管怎麼也是成果親的人了,要是讓慕容婷這個未出閣的閨女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那可就不太妙了.

秦箏和華天香也都是生著玲瓏心思的,轉念一想也明白了葉璃的意思.華天香道:"不如咱們在等等吧."看熱鬧也不急在一時.

葉璃搖搖頭,"我先去看看."她最擔心的還是葉瑩那個笨蛋做了什麼不該做的.而且她身為黎王妃的親姐姐,這個時候已經到了這里還手旁觀就有些不過去了,"不用擔心,你們在這兒等著.賢昭太妃應該就快來了."

轉進里面,其中有一間房門口站了不少人.一個個都臉色古怪的站在門口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葉璃掃了一眼多數都是年輕的女子,還有幾個年輕的媳婦.年紀大身份貴重的都由賢昭太妃陪著話,在有一些能當家理事穩重的都各自找了地方聚集著話.這會兒還在外面玩耍的本來就多半都是些年輕的少女和少婦們.

見到葉璃走進,終于有人回過神來了,"定…見過定王妃."

一個少婦打扮的女子看到葉璃連忙行禮,雖然力圖做到優雅得體,但是還是掩不住一臉的窘迫.

"見過定王妃."眾人這才連忙見禮.

葉璃看看神色各異的眾人,聽到門里半掩的門里傳出一陣陣曖昧的呻吟和喘息聲.十分無語的上前,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將半掩的們全部合了上來,淡定的道:"先出去吧,想必賢昭太妃和黎王妃就快過來了."眾人一陣羞愧的了臉,非禮勿聽的道理她們不是不明白,實在是被這詭異的況給弄傻了.總不能大家悄悄地來再悄悄地走了當什麼也沒發生過吧?

"王妃的是,咱們快走吧."一個女子道,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可惜就是有人不想讓這件事平平順順的過去,不知從哪兒出來一個丫頭哭哭啼啼沖了過來,"公主!公主在里面!"

哐當!本來就是掩上的大門被那丫頭給撞開了,里面的春光一覽無余.

在場的女子們頓時如被石化了一半,公主?老天啊…她們到底碰到了什麼事?

葉璃淡定的看了看自己抓空了的左手,默默地收了回去.好吧,是她多管閑事.但是那死丫頭居然敢恰她,會武功了不起麼?

------題外話------

其實我覺得這章有點囧~我居然已經寫了三場婚禮了有木有?鄭重決定以後木有婚禮…其實這章我想取名叫史上最倒黴的新郎官(上)來著.好吧,我承認我其實就是在惡整墨景黎~

上篇:62.偶遇鎮南王世子     下篇:64.皇上,你的妃子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