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67.初夏游湖  
   
67.初夏游湖

太後母子兄弟是不是真的暗地里較勁厮殺自然不是葉璃能夠去管得了的事.只是葉府再來人請她有什麼事回去的時候一般況下她都會找理由回了.葉尚書雖然對這個很明顯一直就不太能控制得了的女兒有些不滿,但是葉璃定王妃的身份在那里擺著,再不滿他也不能多多做什麼.其實如果是正常況,太後還有墨景黎兩兄弟要爭奪皇位的話,無論是誰都該來拉攏墨修堯才對.但是一來墨修堯在外人看來是個廢人,而來墨景祈只怕恨不得早些將定國王府除之而後快,所以定國王府的日子倒是依然安甯平靜.無論是哪一邊都不會奢望墨修堯會站在自己這邊,當然也同樣相信墨修堯不會站在對方那邊.

"王爺,王妃,表姐求見."葉璃放下手中的針線,有些奇怪的抬頭問道:"表姐?楊…芊茹麼?她怎麼會來主院?"定國王府很大,真的很大.而且很多地方並不是想去就一定能去的.所以即使府里住著兩個不那麼讓人舒服的人存在,但是一般況下葉璃基本上是感覺不到楊側太妃和表姐的存在的.因為自從墨修堯搬到主院來住之後,這個院子的防衛明顯又升級了,別進主院的門了,沒有允許連外圍她們也接近不了.討了兩次沒趣,並且由墨修堯派去的墨總管嚴詞訓誡了一番之後,楊側太妃再也沒有來試圖挑戰新任定國王妃的權威了.墨修堯一直對自己很好,葉璃當然感覺得到.不自己剛過門墨修堯就非常大方的放權給自己,而且在府里的下人面前也很明確的表明了對自己這個王妃的態度.不然別是定國王府就是普通家族的下人也沒那麼容易被個新進門的媳婦馴服.所以…有人撐腰很重要啊.特別是當這個人是這座府邸最高權力者的時候.

"奴婢不知,不過表姐已經在外院門口站了不少時間了.所以門外的侍衛大哥才請人稟告王爺王妃一聲."進來稟告的靜兒道.因為王爺吩咐了不許外人無故進內院打擾王妃,所以一般況下他們都是直接請人離開的.但是前幾次還算好打發的表姐今天卻不肯那麼輕易走了.侍衛們又不能對表姐動手,畢竟人家是客人.只得請路過的靜兒進來稟告一聲.

"王爺,你看呢?"葉璃偏過頭問倚坐在半開的窗戶邊上看書的墨修堯.

墨修堯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翻過一頁書淡淡道:"阿璃想見就讓她進來,不想見就讓人送她回去.或者…王府在城外又一座別院,可以讓她陪側太妃去住幾年."

嘖…葉璃咂舌,這男人真是沒心沒肺到一個程度了.雖然見到楊芊茹的時間不多,但是偶爾的幾次見面人家看著他的眼神那個婉轉幽怨,那個絲萬縷.居然還能出這麼冷酷無的話來.不過…她喜歡!

"請她進來吧."將已經快要完成的衣服放到一邊,葉璃有些苦惱的道:"側太妃之前還跟我提過為表姐找一門好親事,但是我……"她從來沒有做過媒婆啊.墨修堯淡淡道:"不用麻煩,你找不到."

"什麼意思?"什麼叫她找不到?

墨修堯道:"這件事三年前墨總管就已經提過了,不顧提出的人選側太妃和她自己都不滿意.你對京城不熟,我不認為能找到比墨總管列出的更好的人選."葉璃忍不住擦汗,原來墨修堯也當過媒婆啊.不過他是直接讓墨總管去辦的,自己真是傻了才在煩惱要不要真的多出席幾場宴會,"墨總管找的人太差了?"墨修堯抬頭看著她道:"墨總管列出的都是以她的條件能夠找到的最好的人選.而且現在她已經十七了,與她年紀相仿還未婚的就更少."並不是每個人都像墨修堯和墨景黎以及徐清塵一樣年過二十還沒成親,就算沒有一般人家都已經訂婚了.

"那要怎麼辦?"總不能真的就這麼耽誤一輩子吧?而且不是葉璃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她真的懷疑一直耽誤下去這最後會變成墨修堯的責任.

"她要嫁就讓墨總管送名單過去.不要就不用管了.如果年滿十八歲她還沒出嫁就送到無月庵去陪大嫂."

葉璃都忍不住想要為多的楊姑娘掬一把熱淚了,神馬叫一表三千里?看看墨修堯的表現就知道了.

不一會兒,楊芊茹便被人領著嫋嫋婷婷的走了進來.身邊還跟著兩個丫頭,其中一個手里捧著一個看不出裝的是什麼的盒子.看著楊芊茹突然熱切起來望著自己身後某處的眼神,葉璃看看放在一邊還未完成的衣服突然有了一點不怎麼美好的預感.

"表妹,請坐吧."葉璃對楊芊茹含笑點頭道.

楊芊茹飛快的看了葉璃身後一眼,連忙搖頭低聲道:"多謝王妃,不…不用了.我還是站著好了."

葉璃無語,什麼叫你還是站著好了?你一個客居王府的表姐用得著表現的像是一個受虐的妾一樣麼?打量了一下楊芊茹一身月白色清雅蘭花邊的衣衫,清新玲瓏的發髻邊簪著一直珍珠流蘇釵.自從葉璃把墨修堯的素色衣服收拾的差不多了,這位姑娘也終于告別了她永遠白衣飄飄的形象,不過顯然還是走著清雅高貴的路線,"表妹,請坐."葉璃聲音微沉,淡淡道.

楊芊茹一驚,表明顯的變得惶恐起來.在葉璃的注視下一臉委屈心翼翼的坐了下來,那委屈的模樣看得葉璃只覺得一口血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吐出來嘔心,咽下去更惡心.她沒欺負她啊.

"表妹這個時候來主院,有什麼事麼?"葉璃壓下心中得不悅,和顏以對.

楊芊茹抬起頭來,緊張的扭著手里的手絹俏臉緋,"我…我……"

葉璃耐性的微笑,楊芊茹看了墨修堯一眼,似乎終于鼓起勇氣來了道:"我…明天是表哥的生日,我來…送壽禮給他."

葉璃瞄了一眼她身後的丫頭手里的盒子,轉頭瞥了一眼似乎看書看得正專注的墨修堯,笑道:"原來如此,有勞表妹費心了.我可以看看麼?"

"這……"

"不方便麼?那麼請王爺過目吧."揮揮手示意那丫頭將盒子送去給墨修堯.聽了葉璃的話,楊芊茹眼睛一亮,滿含期待的看向坐在窗口看書的人.那丫頭剛走到墨修堯面前手里的盒子就被窗外突然伸進來的一只手抓了過去.不知何時出現在窗口的阿謹一臉專注的捧著盒子直接打開,伸手拎起里面的東西看了看.從葉璃的方向看到那是一件雪青色的華麗袍子,雖然只看到一個角但是那繡工的確是非常的精致用心的,"沒毒."

"阿謹,讓開.你擋到光了."墨修堯淡淡道.

"哦."阿謹應了一聲,抱著盒子消失在窗口.從頭到尾,墨修堯連一片衣角都沒看到.楊芊茹一呆,連忙問道:"他拿到哪兒去了?"

"這個…"葉璃思量著要不要告訴他墨修堯不要的東西都被阿謹拿去玩兒了,玩過就扔了.

墨修堯放下手里的書抬起頭來,在楊芊茹驚喜期待的深中淡然自若的道:"沒事了就回自己院子里去,明天本王讓墨總管把合適的試婚男子的名單送過去,你看著選一個."楊芊茹嬌柔的容顏頓時一片雪白,晶瑩的淚珠不停地滑落,"不…表哥,我不要…我不要離開王府,不要出嫁…你別趕我走…"墨修堯皺眉,很快又點了點頭道:"也可,明天你收拾東西去無月庵陪大嫂吧.就這樣,送楊姐回去."楊芊茹身邊的丫頭都是王府的丫頭,自然不敢違逆墨修堯的意思.即便知道自家姐不願意還是上前扶著她離去.

"表哥…嗚嗚…你別趕芊茹走…我會乖乖聽話不會惹事表哥生氣的……"楊芊茹嗚咽的哭泣著,在兩個丫頭的扶持下掙紮著不肯離去.

"帶下去."墨修堯皺著眉淡淡道.

楊芊茹再怎麼掙紮也不會是兩個比她高的丫頭的對手,最後幾乎是被拖出去了.葉璃坐在一邊默然看著墨修堯波瀾不興的臉,聽著隱約傳來的楊芊茹仿佛要哭斷了肝腸的聲音,心中也不由感歎這男人真夠狠心的.尋常男人看到一個容貌美麗的柔弱少女哭成那樣,就算無無愛也多少會有幾分憐惜.但是墨修堯的眼睛里卻是沒有絲毫的緒,仿佛剛剛被拖出去的不是一個弱女子而是一件不需要了的物件一般.

"阿璃,你歎什麼氣?"墨修堯問道.

葉璃忍不住又歎了一口氣道:"誰要是愛上你一定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了.不然就是上輩子欠了你什麼債沒還."墨修堯眼神微動,盯著葉璃的背影問道:"為什麼這麼?"葉璃道:"那還用,看看楊芊茹就知道了啊."愛上一個不愛的人或者根本就沒有愛的人,那不是前世欠了債是什麼?生來就是個悲劇麼.

"那…阿璃會愛上什麼樣的人?"墨修堯問道.

葉璃一邊坐著手里的女,一邊漫不經心的答道:"愛?不知道,大概不會愛上什麼人吧.再怎麼感天動地的愛時間久了也會變成親的,既然如此干嘛不一開始就好好過日子?"誰能一輩子甜蜜語花前月下,時間久了就只剩下柴米油鹽了.

"那是因為阿璃還沒愛過什麼人麼?"墨修堯低聲問道.

葉璃手下的針停頓了一下,很快又動起來了,道:"也許."她當然也談過戀愛,但是要真什麼愛的刻骨銘心還真沒有.

"如果阿璃愛上一個人會跟他同生共死麼?"

葉璃有些奇怪的轉頭看了一眼難得放松的斜靠著輪椅坐著的男子一眼,笑道:"王爺該不會想你若是愛上一個人就要與她同生共死吧?"

"也許呢."

"我大概不會.難道我要死了還要拉一個人一起陪葬?"葉璃很現實的思考道:"就算只是普通喜歡也不能這麼做啊,那是愛人還是仇人?"

陽光下,墨修堯似乎在認真思考一般,半晌才低聲道:"你得對.如果我死了還是希望她好好活著."完便不再理會葉璃,拿起沒看完的書繼續看了起來.葉璃倒有些沒想到她一直覺得溫和淡然的有些無的墨修堯居然還如此的溫,不解的聳了聳肩回過身去繼續刺繡.過了好一會兒,墨修堯的話不知怎麼的又浮現在腦子里"如果我死了,還是希望她好好的活著".

她?!葉璃一驚繡花針險些戳到手指頭上.墨修堯有喜歡的人了?!

葉璃的心不好,非常不好,盡管她自己也不太明白到底為什麼不好.總之就是莫名其妙的心煩悶,這樣的況在她幾十年的生命中是非常少見的.即使是當年和初戀男友分手還有第一次出實戰任務之前似乎都沒有這樣糟糕的緒過.所以在練武場宣泄了一番發現並無好轉之後,葉璃果斷的決定出門散散心.

正好碰到華天香下了帖子請她一起去賞初夏的荷花,所以葉璃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楚京畢竟是北方,能賞荷花的地方並不多.所以也就注定了每年六七月間賞荷的地方必定游人如織.初夏的荷花尚未全開就已經吸引了京城的閨秀碧玉們成群結隊而來.墨修堯聽了葉璃要出門賞荷並且沒有邀自己同行的意思,也沒多什麼只是告訴葉璃定國王府有自己的畫舫,葉璃可以邀朋友一起去.葉璃這兩天正看墨修堯不順眼,也就順便忘了問他要不要同去了,帶著幾個丫頭十分爽快的就出了麼.阿謹默默的看著自家王爺:王爺明明想跟王妃一起去,為什麼不直接告訴王妃呢?

定國王府的畫舫上,葉璃悠閑的靠著窗戶發呆.華天香一臉欣賞的打量著畫舫里的布置,滿臉羨慕道:"不愧是定國王府的船,這布置…果然是非凡啊.不過話璃兒,這船是不是定王專門為你布置的?定國王府多少年沒有人出門了,這船可不像是從前的."

葉璃懶洋洋的看著她笑道:"你家的船也不見得比這艘差,至于麼?"

華天香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你知道什麼.我家多少人啊.擠擠攘攘的吵死了.你就舒服了,一個人一艘船多安靜啊.啊…要是定王也在船上那就太…不對不對,他還是不在這里好,定王若是在這里我肯定不好意思賴在你這里蹭船了."葉璃看著湖面上不遠處的各式各樣的畫舫,不解的道:"這湖上飄著這麼多船,到底是看荷花還是看畫舫啊?"

華天香嘻嘻笑道:"既看花又賞人.誰讓這幾天荷花剛開有天氣正好呢,出來的人當然多了.你要知道每年有多少才子佳人就是在這片佳人湖上結成眷侶的啊."

"佳人湖?"葉璃瞄了一眼廣闊的湖泊,在見過西湖,太湖,千島湖等等之後,這的佳人湖看起來跟佳人搭不上什麼關系.

華天香無奈的搖頭道:"你也太不解風了一點吧?你不知道箏兒今天為什麼沒跟我們一起來玩麼?"

"求教."

"因為今天她跟徐二公子一起!"華天香咬牙,瞥一眼葉璃道:"起來我你今天一個人來的我還真有些奇怪呢,我以為你應該和定王一起出來才對.本來我都打算去找慕容玩兒了."葉璃沒好氣的甩了個眼刀給她,"那是誰邀我一起出來的?"

"我那不是怕你不知道給你提個醒麼?誰讓你一年到頭都躲在家里不肯出門的?"華天香不滿的嘟噥道,完看了看船上明顯裝飾一新的陳設,有些心虛的道:"你要記得,過幾日好像是王爺的生日,你到時候一定要約他出來賞荷.我才這船肯定是他為了跟你一起賞花才准備的.不定定王現在正想著怎麼不著痕跡的殺了我呢."

葉璃一愣,看著華天香一臉憂愁的模樣不由一笑,"你想太多了."

"天香,阿璃!"

今天的天氣很好,無論是湖上還是湖畔都是一片歡歌笑語,但是會如此大張旗鼓的叫嚷的除了慕容婷也沒有別人了.葉璃和華天香除了船艙就看到慕容婷站在另一只畫舫外面對著這邊又叫又跳的猛揮手.身邊還跟著一個長相俊秀的年輕人,似乎在跟慕容婷些什麼.不過慕容婷明顯的一臉不耐煩不想理他的模樣.華天香跟在葉璃身後,低聲笑道:"那是冷家的二公子冷皓宇."

"慕容的未婚夫?"葉璃道.

"沒錯.婷兒從就看他不順眼,但是他從就喜歡粘著婷兒.後來婷兒跟著她爹跑去邊關了,沒想到回來之後他還是喜歡故意惹她生氣."華天香語中帶笑,顯然對冷皓宇的印象並不太壞.那邊畫舫上,兩人已經拳來腳往的動起手來,因為慕容婷想要用輕功到她們這邊來,而冷皓宇顯然不肯.兩人在甲板上拉拉扯扯慕容婷被激起了火氣就動起手來了.

除了她們,周圍也有不少別家的畫舫,看到這邊熱鬧也靠了過來.認識慕容婷和冷皓宇的人顯然也不少,都跟著起哄賀彩.

華天香笑道:"你猜這回冷皓宇能堅持多久?"

葉璃看了一會兒才道:"慕容根本打不過冷皓宇."冷皓宇看似打得多歪西倒的,但是腳下可比慕容婷穩多了.清俊的臉上帶著嬉皮笑臉的紈绔模樣但是看著慕容婷的眼神卻是絕對的認真,"你他在讓著婷兒?"

葉璃笑道:"慕容將軍愛女如命,你覺得他真的會把婷兒嫁給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绔?"

"這個…"華天香沉吟著,還真沒認真想過這個問題.

看夠了熱鬧,葉璃笑道:"讓他們把船劃走吧,今天就不跟慕容玩兒了."

華天香拉住她,"千萬別,你信不信把婷兒惹急了就算我們把船劃走了她也敢往水里跳."

葉璃一想慕容婷的性子,還真有這個可能.只得含笑對那邊的船道:"冷二公子,慕容,可否過來一敘?"

慕容婷停了手,回頭叫道:"阿璃,我才是你的朋友,你為什麼要叫他一起啊?"

華天香笑道:"那你過不過來?不過來我們把船劃走了."

慕容婷狠狠的瞪了冷皓宇一眼,睜開了他的手然後狠狠的踩了一腳飛身而去在水面輕點了幾下落到了葉璃的畫舫上.冷皓宇苦笑,對著葉璃拱手笑道:"多謝王妃."也跟著起身離開自己的船落到了葉璃的船上.葉璃吩咐了船夫將畫舫劃走,才回身邀請兩人一起進去.

四人坐下來,青鸞等人送上了新的茶點才退下,慕容婷坐在葉璃身邊一邊吃著點心一邊還不忘瞪跟著自己的冷皓宇幾眼.冷皓宇只當沒看見她咻咻往自己身上飛的眼刀,對葉璃笑道:"今天天氣頗好,怎麼不見王爺和王妃一起出游?"

葉璃挑眉,看著冷皓宇笑問,"冷二公子和我們王爺相熟?"

冷皓宇手里的茶杯微微頓了一下,笑道:"在下不過是個紈绔子弟,哪有機會和王爺相熟?"

慕容婷嗤鼻,譏諷道:"你還知道你是紈绔子弟啊."

"婷兒……"冷皓宇委屈的看著她,"紈绔子弟有什麼不好?有的吃有得玩,我還能天天陪著你.家里的事有大哥操心,多好啊."

"呸!"慕容婷幾乎想要跳起來,"本姑娘最討厭一無是處的公子哥兒,你你以後離本姑娘遠一點.不然本姑娘見你一次揍你一次."

"你現在也見我一次揍我一次啊…"冷皓宇低聲喃喃道,不過聲音剛好讓船艙里的人都能聽見.葉璃和華天香都忍不住掩唇偷笑,慕容婷氣得臉通,恨不得一刀子戳過去捅死這個害她丟臉的混蛋.冷皓宇仿佛十分畏懼慕容婷,只是不停地求饒.不過看那眼中堆滿了淡淡的帶著寵溺的笑意就知道他其實是在抖著慕容婷玩兒.葉璃和華天香看著猶自被氣得跳腳的慕容婷相視一笑.感這種事果然還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身為慕容婷的朋友他們自然都希望慕容婷將來能夠幸福美好,但是怎麼選擇還是慕容婷自己的事.

"王妃,黎王府的船在前面."四人正著話,青霞進來稟告.

華天香聞皺眉道:"璃兒,我們怎麼又遇到黎王了?"

葉璃笑道:"誰讓你不挑好日子?或者可以京城實在是不大."

慕容婷癟嘴道:"我倒覺得是冤家路窄."

葉璃還沒開口,青鸞也進來了,滿臉不悅的道:"王妃,黎王和黎王妃求見."

"請他們進來吧."葉璃歎氣.

不多時,墨景黎就帶著葉璃走了進來但是跟在墨景黎身邊的人卻讓葉璃皺起了眉頭.黎王身邊的女子雖然和往常不同穿了一身鵝黃色衣衫,容顏略作了一些修飾,而且用面紗遮住了面容.但是在葉璃看來那樣的修飾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無論是誰只要當面看到都能認出了這是南詔的棲霞公主.這才幾天,墨景黎是想要挑釁他的皇帝哥哥麼?宮里可還沒宣布棲霞公主的死訊呢.

"見過黎王,黎王妃."華天香等人起身見禮.

墨景黎掃了一眼船艙里的眾人,最後目光從葉璃身上轉到了冷皓宇身上,沉聲道:"冷皓宇?"冷皓宇笑道:"王爺居然認得在下?真是榮幸之至."墨景黎當然知道冷皓宇的名聲,看了看他身邊的慕容婷神色微緩輕哼了一聲,對葉璃道:"墨修堯怎麼不陪你出來?"

"與黎王何干?"葉璃心里正堵著呢,聽著墨景黎毫不客氣的語氣立刻就毫不猶豫的頂了回來.

果然,墨景黎臉色立刻沉了下來,怒道:"不識好歹的女人!"葉璃在心里翻了個白眼,懶得理他.冷皓宇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墨景黎身後的棲霞公主笑道:"王爺,這位佳人是……"背後被慕容婷掐了一把,原本故作瀟灑的笑容立刻變成了呲牙咧嘴的滑稽模樣.墨景黎冷冷的盯著他道:"你大哥難道沒有教過你,不該問的別問."冷皓宇無所謂的攤手道:"我大哥忙得很,哪里有空教我這些."

葉璃揉了揉眉心,淡淡道:"黎王,四妹,坐下吧."

慕容婷輕哼一聲道:"我可不想和某些人坐在一起,阿璃,我和天香先出去看看."完,斜了墨景黎一眼拉著華天香就起身要往外走.那模樣就差沒直本姑娘就不樂意和你一起坐了.華天香拋給葉璃一個抱歉的眼神,任由慕容婷拉了出去,她也不想跟黎王相處.冷皓宇看到慕容婷跑出去,再看看葉璃和墨景黎眼神有些猶豫.葉璃含笑道:"冷公子還是去看著慕容吧,別讓她帶著天香亂跑."冷皓宇點點頭,這才走了出去.沒一會兒青鸞幾個都端著茶點進來了,放下之後卻沒有再出去.各據一角恭敬地站在船艙里一副等著王妃吩咐的模樣.明白她們的心思,葉璃暗笑在心卻沒有多什麼.

"你們先出去,本王有話跟她."墨景黎吩咐道.

葉瑩咬著唇默默地起身走了,棲霞公主滿是敵意的看了葉璃一眼也沒什麼跟著葉瑩齊聲.但是青鸞幾個就沒那麼聽話了,依然是各據一角眼觀鼻子比關心仿佛沒聽到墨景黎的話.墨景黎沉聲道:"本王叫你們出去,沒聽見麼?"青霜聲音清脆響亮的回道:"回黎王,聽到了.不過我們王爺了要奴婢們保護王妃的安全,奴婢們自然要遵守王爺的命令."墨景黎眼睛里寒光乍現,冷冷盯著青霜道:"你是本王會對她不利?"

青霜道:"奴婢不知,奴婢們只是以防萬一.還請王爺海涵."

葉璃淡淡一笑,道:"黎王,我們之間似乎並沒有什麼事需要密談,他們幾個也都是我信任的人.有什麼話你不妨直."墨景黎沉默,眼睛一瞬也不轉的盯著葉璃,葉璃也不話,任由他盯著看.過了許久,墨景黎才冷聲道:"葉璃,你騙本王!"

葉璃一愣,騙他?這個從何起?或者墨景黎又發現她騙他什麼了?

"王爺,這話從何起?無辜誹謗本王妃可不是什麼好習慣."葉璃淡淡道.

墨景黎冷哼一聲道:"你故意裝得那麼沒用就是為了要本王先悔婚是不是?你早就和墨修堯勾搭上了對不對?"

葉璃淡定的握著手里的茶杯,克制著不讓自己直接把水往對面的男人臉上潑去,"王爺,我早就告訴過你了.過度幻想是病,趁早治吧.王爺你人品卑劣不代表別人也品行不良."她是對婚事不怎麼滿意,但是她早就和墨修堯勾搭上了?他們現在都還清白的跟蔥拌豆腐一樣.墨景黎的臉頓時漆黑,但是這次卻沒有和往常一樣大怒,反而盯著葉璃看了半天然後充滿惡意的笑了起來.

葉璃面無表的盯著他,心中暗暗警戒.

只聽墨景黎壓低了聲音,對葉璃笑道:"葉璃,你和墨修堯還沒圓房吧?該不會是…墨修堯真的變成廢人不行了吧?如果是這樣,本王可以勉強……"

碰!

墨景黎的話還沒完,對面一只拳頭又狠又准的打在了他的鼻梁上.兩管鮮血立刻滴了下來.墨景黎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還沒回過神來葉璃已經起身按住他的頭往桌子上砸去.

"該死的葉璃!"額頭上的疼痛終于讓墨景黎從再次被葉璃襲擊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本王不會放過你的!"葉璃使了個眼色阻止了想要動手的青鸞,唇邊掀起一絲冷笑.看到墨景黎向自己撲來起身向後一翻便躲了過去,等到墨景黎再撲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到了另一扇窗邊.

兩次抓不到人再聯想到自己兩次被襲,墨景黎也猜到葉璃不是什麼弱質女子.這一下用上了功夫狠撲過去誓要將這個戲弄自己的女人抓住.卻見葉璃一矮身,墨景黎腋下一陣劇痛根本手勢不及一頭撞上了船艙的窗戶——

"快來人啊!黎王落水了!"

上篇:66.野心和權力     下篇:68.定國王妃的"游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