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68.定國王妃的"游樂場"  
   
68.定國王妃的"游樂場"

"快來人啊!黎王落水了!"

原本絲竹幽幽歡樂悠然的佳人湖上突然傳來一聲淒厲的尖叫.在不遠處的畫舫上的人們的目瞪口呆中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從一艘寬大華美的畫舫摔了出來,然後直撲湖面噗通一聲掉進了水里.等到反應過來剛才那叫聲的內容時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黎王落水了!附近的畫舫紛紛靠了過來,跟黎王有過節的找位置看戲,跟黎王有交的趕緊吩咐下人跳下去救人.

鬧出這麼大動靜,船艙外的人自然也都聽到了.慕容婷和冷皓宇先一步沖了進來,"阿璃,阿璃,你沒事吧?"慕容婷拉著葉璃一臉緊張的打量了一番,確定葉璃並沒有什麼事才松了一口不滿的道:"這個黎王是怎麼回事啊.阿璃,他有沒有欺負你."葉璃帶著一點驚魂不定的惶恐,微笑道:"我沒事…是黎王.他…不知道怎麼掉到湖里去了."

"王爺?!"葉瑩和棲霞公主大驚,連忙撲到窗口去看.湖里已經有不少人下去救人了,不過還沒有看到墨景黎的人影.葉瑩焦急地道:"王爺怎麼會掉到湖里去?他…他不會鳧水啊.三姐……"這次葉瑩倒是沒有懷疑葉璃,畢竟墨景黎在葉瑩心目中還是一個文武雙全的大男人,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被葉璃扔到水里去.葉璃也不在乎在這個時候安慰安慰飽受驚嚇的妹妹,"沒事的,有那麼多人下去救黎王了.肯定不會有事的."葉瑩含著淚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湖水的人,也顧不得再和葉璃什麼了.倒是棲霞公主看了看船艙里的眾人,轉身就要往外走.葉璃淡淡道:"姑娘,你去哪兒?"

"本…我去救王爺,管你什麼事!"棲霞公主當然知道葉璃認出自己來了.想起葉璃見過自己那麼狼狽的樣子,棲霞公主看著葉璃就不舒服,更不想和她呆在同一個船艙里.葉璃拉過葉瑩道:"四妹,帶著這位姑娘回你們的船上去.這位姑娘既然是黎王的人,你這個做黎王妃的就要照顧好客人,別出了什麼事."

"可是……"葉瑩猶豫著,她討厭棲霞公主,何況現在黎王生死未卜她哪有心管這些?

"行了,別忘了你的身份."葉璃皺眉道,"黎王不會有事的,你別自己先亂了手腳."

將葉瑩勸走了,葉璃才沖其他三人笑了笑,悠閑地坐下來看下面的打撈工作.又過了一會兒黎王終于被人救出了水面,陽光下的湖面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墨景黎平時那張冷峻的臉上額頭青了一大塊,大概是在水里呆久了,鼻子倒是暫時看不出什麼不好來.眾人七手八腳的將人送上了停在不遠處的黎王府的船,看熱鬧的人們也漸漸圍了過去葉璃這邊倒是清淨了不少.

冷皓宇若有所思的看著悠閑地靠著窗戶的葉璃,道:"王妃一點也不擔心麼?"

葉璃淺笑道:"擔心什麼?冷公子放心吧黎王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剛才冷公子也看到了,還活著不是麼?"

慕容婷托著下顎,好奇的道:"好端端的黎王怎麼會跌倒湖里去的?"每年游湖的黃金時期總有那麼一兩個人掉湖里沒錯,但是一般都是不懂事的孩子或者身子弱的千金姐.黎王一個從習武的男人怎麼會掉進湖里.葉璃正色答道:"人有失足馬有失蹄,黎王…突然站起來大概是船不穩所以就一頭栽下去了吧."

船有過不穩嗎?一直呆在外面的慕容婷在心里疑惑著,"他輕功應該不錯吧."

"黎王懼水,大概一時忘了."葉璃面不改色的答道,輕功不是萬能的,特別是在某條腿突然麻木的時候.除非他有某人的本事完全不用腿也可以飛起來.不過…下次想要整到墨景黎大概就沒那麼容易了.葉璃在心中默默的思考著以後再見到墨景黎一定要心了.華天香對墨景黎怎麼摔下去的不感興趣,有些憂慮的道:"璃兒,黎王在你船上出事,太後和賢昭太妃那邊……"葉璃無辜的眨眨眼睛,"船上偶爾不穩是時常有點事,黎王自己喝了酒沒占穩也要我負責麼?好吧…沒把窗戶關好好像是我的錯."冷皓宇的目光掃到船艙里僅開著的兩扇窗戶,含笑道:"雖然才初夏不過湖面上還是有點熱,王妃忘了關好窗戶想必大家都能理解的."

"多謝冷二公子體諒."葉璃笑道.

華天香搖頭道:"璃兒,咱們自然沒什麼.但是黎王那個人一向跟定王不和與你也有過節.沒事也能找出事來,你還是心一些吧."葉璃笑道:"謝謝你天香,我會注意的."如果墨景黎真的好意思告訴所有人他被個女人打了的話,那她也不介意好好跟他理論一番.沒考慮周全她是不會貿然出手的.想起剛才墨景黎那張衰臉,葉璃突然覺得拳頭還有點癢,心里暗暗後悔沒有多揍幾拳.

黎王府

墨景黎被一陣嚶嚶的哭聲吵醒,本來渾身上下都不出的難受,那時起時伏的哭聲更是讓他腦子如被炸了一般的難受,"閉…閉嘴!"

"王爺,你終于醒了……"葉瑩驚喜的撲了過來.一邊棲霞公主也連忙擠了過來,"景黎哥哥,你怎麼樣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墨景黎閉了閉眼,終于想起來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一口氣堵在胸腔里發不出來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葉瑩連忙扶著墨景黎替他順氣,"王爺,你好點了麼?"看著葉瑩淚水漣漣的嬌顏,再想起某個可惡的女人那張冷淡無波的臉,墨景黎一陣煩悶,"別哭了,本王還沒死呢.葉璃呢?"棲霞公主輕哼一聲道:"景黎哥哥你在什麼,葉璃自然回她的定王府去了.你在她的床上出了事,她連來看一眼都沒有.真是沒禮貌!"葉瑩瞪著棲霞公主,"三姐再怎麼也比某些人有禮貌得多.男女有別,王爺在病床上三姐怎麼會來看?"葉瑩也不傻,棲霞公主會進黎王府連自己的父親都擋不了.葉璃雖然從跟自己不對盤但是跟棲霞公主也有仇,比起棲霞公主來肯定是站在自己這個妹妹這邊的.想起今天葉璃提醒她看著棲霞公主別讓她出去亂跑,回來之後連一向對她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太妃也破例誇了她兩句,葉瑩就覺得有時候聽這個三姐的話也沒錯.畢竟二姐再厲害再聰明也在宮里,幫不著自己.祖母得對,她們姐妹出嫁以後就應該相互扶持.

"你!"棲霞公主大怒,那一次的事注定讓她在京城的貴婦們中間抬不起頭來.甚至連南詔公主這個身份也要失去.雖然她可以放下這一切返回南詔去,就算不是棲霞公主她依然還是高高在上的南詔公主.但是她是真的愛景黎哥哥的,就算沒有公主的身份她也要永遠和景黎哥哥在一起,"景黎哥哥,你看她…"

"夠了,棲霞瑩兒,你們先出去.本王累了!"墨景黎不耐煩的道.二女雖然平時都不是省油的燈,但是對墨景黎的話卻還是千依百順的.見他沉下了臉,只得默默起身帶著一臉的不舍轉身出去了.

"黎兒."房間里剛清淨了一會兒,賢昭太妃走了進來.墨景黎連忙想要起身,賢昭太妃先一步按住了他的肩頭在床邊坐了下來皺眉道:"怎麼這麼不心."墨景黎沉聲道:"孩兒讓母妃操心了."賢昭太妃依然盯著他不放,問道:"好端端的你怎麼會掉進水里?還是在定王府的船上.母妃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去招惹那個葉璃.你告訴母妃,你掉進湖里是不是葉璃干的."

墨景黎臉上一黑,沉默了片刻才道:"是我不心掉下去的."

"不心?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心?"賢昭太妃不滿的斥責道,"這次的事母妃不問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從現在起你離定王府的人遠一點.也不許去招惹定王,明白了麼?"墨景黎不屑的揚了下眉,道:"母妃,你和母後未免把墨修堯看的太重了."看著他不屑地神色,賢昭太妃輕歎一聲道:"你從就和定王打到大,母妃知道你不把他看在眼里.但是你要記清楚,你可以不把墨修堯當一回事,但是絕對不能不把定國王府當一回事.定國王府和徐家咱們現在既不能拉攏也不能得罪.所以,今天的事母妃不會過問.就算你真的吃了虧,也得給我咽下去!"

墨景黎沉默了片刻,沉聲道:"讓母妃操心了.孩兒知道."

賢昭太妃點點頭,看著墨景黎柔聲道:"母妃知道你是好孩子.有的時候不能萬事憑自己的喜好,等你得到一切的時候,想要做什麼還不都是看你的心意?在這之前,一定要忍耐."

"多謝母妃教誨,孩兒知道了."墨景黎恭敬地點頭道.

葉璃花了不少時間做的衣服在墨修堯生日當天作為禮物送給他了,當然鑒于對佳人湖不太美好的映像和墨修堯可能又有了心上人的原因,葉璃沒有接受華天香關于邀請墨修堯游湖的建議.雖然她比較好奇墨修堯一年四季比她還足不出戶到底是哪兒來的意中人.既然有了意中人為什麼又要娶她或者是娶了她之後才有的意中人?無論是哪一個想法都讓她的心非常的不悅.因為她也不知道比起被當成擋箭牌娶進來或者婚後不到一個月丈夫就出軌到底哪個更倒黴一點.于是,整個定王府的下人們都不明白為什麼自家王爺王妃的關系好像又慢慢的回到了剛成婚那幾天的形.應該是王妃單方面的疏離王爺,難道是吵架了?但是看著兩人依然平心靜氣的相處,也不像是吵架了的模樣啊?

墨修堯當然也知道葉璃在不著痕跡的疏離他.不應該是疏離,而是在不著痕跡的讓他們的關系退回到最開始的狀態.但是顯然並不太成功.因為不僅墨修堯發現了,連葉璃身邊的嬤嬤以及平時挺忙的孫嬤嬤都發現了.但是墨修堯一時半刻還沒想明白了到底是為什麼.似乎…是從楊芊茹來送壽禮那天下午開始的.獨自一人在書房的時候,墨修堯默默的思索著.他並不認為葉璃是因為楊芊茹的事生氣,不只是他們都清楚楊芊茹根本就不是什麼事,而且以葉璃的性格也不會因為那樣一個女子賭氣.那麼…就是因為他們的談話了?墨修堯握著書卻並沒有看進眼里去,而是默默的回想著那天的每一句對話……

墨修堯在書房里出神的時候,葉璃已經帶著青鸞和青霜換了一身男裝出府去了.定王妃的身份注定了她走到哪里都會引人注意,所以葉璃也不能免俗的學起了喬裝改扮.索性,葉璃的易容術還是很過關的.當然不是那種做人皮面具什麼的,只是將膚色,眉毛等等略作修改,還有處理好諸如喉結耳洞之類的細節問題,一個膚色略有些暗淡的清俊少年就出爐了.再加上葉璃不同于這個時代的女子柔弱的氣質,不是熟悉的人,不仔細看很難將她認出來.于是在青鸞和青霞驚訝的神色中,葉璃滿意的將兩人留在了藏珍閣算賬,搖著隨手摸來的一把折扇大搖大擺的出門了.

跟著葉璃的兩名暗衛在暗地里悄悄為自家王爺捏了把汗.王爺到底娶了個什麼王妃啊?如果不是他們一瞬也不敢稍離的盯著王妃進去的房間,又看到那個清俊少年從里面走出來.為了心謹慎才現身進去看了一眼,他們差一點就把王妃跟丟了啊.他們可是定國王府最資深的暗衛,要是把王妃弄丟了他們哪還有臉呆在暗衛里面,直接回軍營回爐操練吧.可是…看著前面悠然漫步的翩翩公子.阿三,他像女人麼?

完全看不出來,四.

自從可以光明正大不受拘束的習武之後,葉璃覺得自己似乎越來越不喜歡從前那樣的生活了.裝的畢竟還是裝的,她的骨子里從來就沒有大家閨秀的氣質,當然她也絕對算不上活潑好動就是了.但是滿足人類正常喜好的娛樂休閑還是要的.關于墨修堯的問題,在思考了兩三天之後就被她拋到腦後去了,如果墨修堯真的有了一位心上人,並且決定跟他和平分手的話她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她有錢,相信墨修堯也不會吝嗇關于贍養費的問題的.但是如此一來,關于培養感,將來再生孩子的事就要先擱置起來了.她可沒有明知道對方心有所屬還要跟人家生孩子的嗜好,所以,自認為不用再培養感的葉璃空閑的時間更多了就決定多出門走走.結了婚的女人是不用天天鎖在家里的.

"阿三,王妃要去哪兒?"暗地里,默默跟隨的暗衛四低聲問道.

"我怎麼會知道?王妃好像想出城."暗衛三答道.

"王爺和王妃好像鬧別扭了,王妃不會打算離家出走吧?"暗衛四驀地想起來昨天換班的時候一二好像提過王爺和王妃這幾天關系有點奇怪.

"這個…應該不會吧?"暗衛三猶豫著,"要不我跟著王妃,你回去稟告王爺一聲看看?"

"萬一王妃真的離家出走你攔得住麼?跟丟了怎麼辦?"雖然他們還沒有親自試驗過王妃的武力值到底有多高,但是絕對跟那些花拳繡腿的不一樣.

"這個…已經跟丟了!"暗衛三叫了一聲糟,剛剛出了城,王妃怎麼就不見了?難道是他們剛才話太投入了?

"廢什麼話,還不快找!"兩名暗衛從暗處先生,四下查看王妃的下落.雖然剛才他們不敢跟的太近了但是也沒離得太遠,就這麼一會兒功夫王妃不可能走的太遠的.

葉璃坐在樹干上看著底下嘰嘰咕咕的兩名暗衛,隱藏行蹤的能力不錯,就是性格有點脫線,"我…你們從來都不往上面看嗎?"兩個路過的暗衛窘著臉望著倚坐在樹上的清俊少年.那是因為定王府從來沒出現過會爬樹的王妃,還有我們在樹下轉了半天連一絲呼吸都沒有聽到啊,"王…王妃……"兩名暗衛默默垂淚,心里已經決定今天回去就去統領那里報道.他們不配做暗衛,他們要從新訓練自己.

葉璃輕巧的從樹上跳下來,落到兩人面前,"辛苦你們了."

"屬下不敢."

"我沒打算離家出走."葉璃含笑看著兩名一臉緊張的暗衛,暗衛三悄悄松了口氣心地問道:"那…王妃你出城做什麼?"

"我只是想看看你們能跟我多久."葉璃微笑,點頭贊道:"總得來還不錯.不過如果能控制一下你們的眼睛的話應該會更好.剛出了藏珍閣還不到一里你們的眼神就讓我想假裝不知道都不行了."""多謝王妃教誨."還不到一里路就被發現了,這算是誇獎麼?

葉璃心愉悅的看著眼前一臉沮喪的暗衛,道:"你們可以跟著我,不過…我每天都做了什麼你們應該不會告訴別的什麼人吧?"兩名暗衛大喜,:"多謝王妃.自從王爺和王妃大婚第一天起,屬下兩人還有另外兩位就是專屬王妃的暗衛了.除非王妃遇到生命危險,不然不會向任何人透露王妃的任何事.包括王爺."暗衛四解釋道.葉璃點頭,墨修堯跟她過關于定國王府的暗衛問題,這些日子她也確定了這些人確實沒有把關于她的任何事告訴墨修堯.不過了也無所謂,因為她會讓他們看到的自然都是不算秘密的事."正好,本公子需要幾個苦力,你們跟我來."

暗衛三四面面相覷,他們過他們是暗衛吧?

暗衛三四對定國王妃這個稱謂在這一天終于超脫了女人這個詞.王妃會騎馬?這沒什麼.西陵和北戎的女人大多數都會騎馬.王妃會武功?這也沒什麼,他們在府里早就知道了.但是誰能告訴他們王妃為什麼會帶著兩個人勇闖土匪寨?好吧,這里現在沒有土匪了,早在王妃被劫的當晚,鳳三公子就帶著黑云騎把這個叫黑云峰的土匪寨給掃乾淨了.黑云騎的兄弟們很郁悶,不長眼的土匪敢取名叫黑云峰還敢讓招惹王爺,這不是給他們黑云騎抹黑嘛?

看著葉璃騎了上百里的馬,然後安步當車的往山上走去,半點也沒有感到累的意思.從暗衛變成明衛的三四非常郁悶.葉璃回過頭,不解的看著兩人挑眉,"怎麼不走?累了?"

兩人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得,暗衛三鼓起勇氣問道:"王妃,我們來這干嘛?"

葉璃回頭笑看兩人,"爬山,散步,郊游,散心,把你們倆宰了賣?""王妃…"

暗衛三四都是來過黑云峰的,但是上了山他們就發現這里和上次來得時候完全不一樣了.山上原來的寨子並沒有破損,反倒是原本上山的從此機關陷阱都已經被拆除了,上山的路也好走了許多.雖然對他們這些武功高強的人來這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普通人來去顯然有很大的區別.而且寨子里居然還有人在居住.遠遠地他們就看到炊煙了.王妃不會是想要落草為寇吧?還是黑云峰又多了一撥土匪王妃打算帶著他們兩個來剿匪?

三人剛走近寨子前面就傳來一陣犬吠聲,不一會兒一位精神抖擻的六旬老人帶著幾個老人和孩子迎了上來,看到葉璃臉上便含笑迎了上來,"楚公子."

葉璃點頭,"王老,進來可好?"

老人杵著拐杖,連連點頭道:"老朽好得很,多虧了公子照應.公子里面請."

葉璃請老人先行,走在老人前面一邊走一邊問道:"我不能經常來這邊,王老在這邊過的可順心?"

老人道:"這里離京城不遠不近,一切都好.公子吩咐的事我們也都一直按照公子的意思在進行.公子可要先去看看?啊…現在快到吃午膳的時候,公子遠道而來想必還沒用膳,如果不嫌寨子里粗陋,不如先用過膳再?"葉璃早上就出來了確實沒有吃過午飯,便同意的點了點頭.老人十分高興的吩咐人去准備午膳,並且親自將葉璃請到一間樸素卻十分乾淨的屋子里休息."王妃…這,這個地方怎麼……"老人一離開暗衛三就迫不及待的問道,但是半天也想不明白到底該問什麼.

葉璃一臉閑適的坐在椅子里,道:"你想問這里?我上次到此一游之後覺得這個地方很不錯.就想辦法買下來了."這里離京城不願,並不是荒無人煙的地方.這些山林自然都是有主的,只不過因為有土匪盤踞尋常人不敢管罷了.暗衛四不解的道:"王妃買下這座山做什麼?這里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價值."無論是山上的樹還是植物都沒有什麼太高的價值,而且這座山看起來也不像有什麼金礦銀礦的地方.

葉璃眨眨眼睛,"我本來就沒打算要它有什麼附加價值啊,這就是一座普通的山.只是山上和山腳下多了一個莊子和幾家住戶而已.""山下?"暗衛三想起來山下不遠的地方確實有一處不的莊子.

暗衛都不是笨蛋,他們當然知道即使山下的莊子是王妃的,王妃看重的肯定還是山上的什麼東西.不然也不會特意爬上山來.兩雙眼睛默默的看著眼前的俊秀少年,葉璃無奈的合上故作風雅的扇子,道:"好吧,吃過飯帶你們去瞧瞧.不相信你們懂得遵守暗衛的職業道德,如果不懂的話,本公子會親自教到你們懂為止."暗衛三四不由打了個寒戰,近乎本能的回答:"屬下明白."

吃過了有些簡單的午膳,葉璃謝過了老人帶著兩個暗衛自己往後山去了.

不久之後,暗衛三四終于明白王妃為什麼告訴他們她需要苦力了.從後山的山崖上爬下去,里面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山谷,山谷里長滿了參天大樹,雖然是大白天,遠遠地甚至能聽到狼嚎聲.京城附近怎麼會有這種地方?葉璃帶著他們在陰森的森林里轉了一圈一會兒,終于找打了一群正在忙碌著人們.這些人正在忙碌這修建一些簡陋的房屋以及一些他們在府里的練武場看到的東西和更多他們完全不明白的東西.最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這些日子他們一直跟著王妃,完全沒有見到過王妃做任何事,這里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前來招呼他們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壯漢,看到葉璃立刻迎了上來,"楚公子."

葉璃點頭道:"做的怎麼樣了?"

壯漢臉上滿是憨直的笑容,道:"公子你放心,咱們一絲一毫也不敢有錯.都是按照你吩咐的做的.你看看如何?"葉璃滿意的點頭笑道:"我已經看過了,你們做的非常好."壯漢抓了抓頭發,笑道:"我們雖然不知道這些玩意兒是拿來干什麼的,但是楚公子對咱們有恩,又給了咱們活兒干,咱們一定會給你做好的."葉璃笑道:"不用客氣,你們也是憑自己的力氣賺錢.今天我帶來了新的圖紙,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看不明白的地方,正好可以仔細一."葉璃從取出一疊厚厚的圖紙交給他,壯漢打開看了一遍,笑道:"公子畫的都明白,我拿去給幾位老師傅看看.公子要一起過去麼?""我先看看,等他們忙完了再過去."

那漢子拿著圖紙興高采烈的走了,葉璃才撇著神色呆滯的兩人道:"想問什麼可以問了."

暗四看了看四周道:"王妃…王妃是在修一個練武場麼?"有很多東西跟府里很相似."

葉璃滿意的點頭笑道:"有眼光,你可以我在修一個好玩兒的游戲場."

王妃你的愛好真特別.

"王妃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暗三問道.

"啊,我問某人京城附近有沒有什麼既隱蔽又好玩的地方,他推薦了這里.我來過一次也覺得的確是個不錯的地方."

暗三皺眉,抬頭望了望上面道:"這里很容易被人闖入吧?"他們剛才就是直接從懸崖上下來的.而且上次天一閣主就是從下面逃走的,明進來出去的路都不止一條.葉璃笑道:"如果你的是下面出去的路的話,已經被我堵死了.若是想要從這邊這片森林出去或者進來的話,我查過了,這片樹林的邊緣方圓都在五十里以外甚至更遠,其中有一邊下面是個更深的懸崖.而且林中有沼澤,各種有毒的植物,飛禽走獸.你們沒看見這附近到處都布著驅蛇的藥麼?簡直就是一個得天獨厚的的狩獵場啊.能在京城附近找到這樣一個地方實在是太不容易了.如果你們打算和我們剛才一樣從上面下來的話…等到這里修好了,上去的那條路也會消失,並且…不怕死的可以用輕功跳下來試試看."

暗三暗四不自覺的往對方身邊靠了靠,聽王妃的口吻從上面跳下來的後果可能比從森林里闖進來的更嚴重.

"王妃修這樣一個地方…做什麼?"暗三咽了口口水,有些艱難的問道.

葉璃笑容可掬的道:"我不是了麼,玩兒啊.府里條件有限太無趣了.等到修好了之後,覺得無聊了就來這里逛一圈,心肯定加倍的好."暗三暗四滿臉驚恐,他們早就該知道興趣如此特別的王妃絕對不是正常人.全京城的人都被王妃騙了…就算是老王爺複生也要被這麼彪悍的媳婦兒嚇到的吧?

滿意的看著周圍的布置,葉璃的含笑的眼神微暗.日子不會永遠這麼平靜,所以她也不可能真的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做個無憂無慮的定國王妃.大哥去了南疆,三哥去了軍營…如果不是預料到將來的危機無法避免,大舅舅是不會讓大哥插手朝堂的事的.清塵公子的名聲太盛而徐家不需要更多的名聲了.那麼…在事發生之前她也要做好自己的准備,以便在未來可以保護她的家人,用她的方式.

上篇:67.初夏游湖     下篇:69.病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