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70.書房議事  
   
70.書房議事

踏進書房,看到正坐在房間里對弈的兩個人,鳳之遙覺得自己都要羨慕起墨修堯的日子來了.

"我王爺,讓別人在外面累死累活,自己卻在家里下棋不過去吧."懶洋洋的倚靠在門邊,鳳之遙淡淡的嘲諷道.這世道讓人怎麼能心理平衡得了啊.命苦的就要整天在寒風冷雨里奔波,就像他.命好的就能悠閑的坐在充滿了暖意的書房里下棋,還有美人相伴.就像墨修堯.葉璃含笑瞥了鳳之遙一眼,雖然鳳三公子風騷的臉上寫滿了不爽,但是眼睛里卻比往常的笑意更多了幾分真實.看得出來心並不壞.

墨修堯落下一子,才抬起頭來看向鳳之遙道:"有什麼事?"

鳳之遙搖著扇子慢吞吞的踱步進來,道:"沒什麼事兒不能來瞧瞧你麼?娶了王妃就是不一樣啊,往前這個時候你都該躺在床上半死不活了吧."鳳之遙顯然一點也不介意戳墨修堯的傷疤,大搖大擺的在旁邊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打量著房間里的擺設,道:"前段日子墨總管讓冷二找精通建築的人,就是為了這座偏殿麼?不錯,實在是很不錯.王妃嫂子,你這個…弟能不能也弄一套?"即使見多識廣如鳳三公子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這暖意濃濃的房間是怎麼回事.不了解不要緊,不妨礙他知道有什麼作用就行了.大冬天的,誰耐煩去燒那些跟銀子差不多貴的炭,難聞又不方便還沒這麼暖和.

葉璃淺笑道:"其實我也不太懂這些.鳳公子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找那幾位工匠師傅商量看看."古代工匠的智慧確實不容視,她也只是畫了個大概的設計圖,提出了自己的構想和原理.那些經驗老道的工匠們只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將這座偏殿的水暖系統布置妥當了.難怪有人有許多失傳的工藝即使是二十一世紀的機械也制造不出來了.鳳之遙眼睛一亮,"都是冷二的人麼,多謝王妃.本公子明兒就去找他."呵呵,等到他有了和這里一樣的溫暖的房子,然後再府里辦一場宴會.看看那些眼高于頂的家伙會不會羨慕的直流口水,"咦?王爺,冷二那家伙有沒有咱們可以利用這個賺一筆?當然…咱們也不會忘記王妃的功勞."想起葉璃才是這個暖房的原創者,鳳之遙還不忘送去一個討好的笑容.

墨修堯捏著棋子道:"冷二算計過了,做成這樣一個暖房至少需要一萬七千兩左右,就算成熟之後成本會慢慢下降也不會低于一萬五千倆.成本太高,你以為會有多少人願意花這筆錢?"鳳之遙沉思了片刻,搖搖頭道:"的確不會太多."京城的權貴很多,有錢人更多.但是如果只是這個偏殿只成本就要一萬多兩的話,願意花兩三萬兩建一個暖房的人確實不會太多.如果只是為了十幾二十萬的利潤專門去研究這個確實沒必要,至少目前沒有不要.

葉璃笑道:"其實鳳公子的想法不錯.如果能把成本壓縮到一千兩左右的話…還是很有市場的."

鳳之遙不屑,"一千兩左右能賺到什麼?"

"如果只是在一千兩左右的話,那麼京城的權貴,富商甚至是一般的殷實商人都有可能會選擇暖房而不是銀炭.然後如果是整個大楚…甚至是西陵北戎呢?"葉璃淺笑道.

鳳之遙一怔,看了看墨修堯似乎沒有要插話的意思,沉吟了一下道:"回頭我跟冷二提一下."

"你們的冷二應該是冷家二公子冷皓宇吧?"葉璃問道,"似乎沒聽冷二公子和王爺交好."冷皓宇跟鳳之遙這樣和墨修堯一起長大的不一樣,他比他們幾歲.墨修堯出事的時候冷皓宇應該還只是個十二三歲的孩子而已.何況冷家可是死忠于皇帝的.鳳之遙點了點頭,有些奇怪的看著墨修堯問道:"王爺沒有跟王妃提過麼?"墨修堯淡然道:"我傳信給冷皓宇讓他來王府一趟,他似乎沒空."鳳之遙似乎想起了什麼,低頭悶笑道:"前兩天冷二去喝花酒,正好被他的未來老丈人撞了個正著.被慕容將軍狠狠地揍了一頓,估計現在還出不了門呢."以冷二愛面子的性子肯定不會回信給墨修堯他被人揍了出不了門.

葉璃一怔,詫異的道:"冷二公子被慕容將軍揍了?"

"可不是,王妃當時是沒看到,慕容將軍可是真的沒有手下留喲.可憐冷皓宇那子爹不疼娘不愛的,不定這會兒還躺在床上沒人理呢.回頭本公子還是去瞧瞧他吧."鳳之遙不無幸災樂禍的道.葉璃招來人為鳳之遙倒了一杯熱茶才問道:"冷公子既然是王爺的朋友.他受傷了我們要不要派個人去看看?"墨修堯道:"讓鳳之遙去就行了."不等鳳之遙接話,又對他道:"等他能出門了讓他過來一趟."

鳳之遙知道沒有正事墨修堯是不會讓他們來定國王府的,立刻收起了臉上的慵懶的笑意,正色點了點頭道:"王爺有什麼吩咐?"

墨修堯接過葉璃遞過來的卷宗道:"這是剛從南疆送過來的,你看看吧."

鳳之遙看了葉璃一眼,打開卷宗仔細閱讀起來,越往下臉色變得越難看,等到墨修堯和葉璃一盤棋已經下完了,也離開時將棋子收回盒子里的時候才抬起頭來道:"墨景黎暗中資助南疆聖女叛亂?這是怎麼回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南疆的王太女應該是棲霞公主的親妹妹.將來王太女一旦繼位,南詔就會成為墨景黎最大的助力."墨修堯握著溫熱的茶杯,淡淡道:"你別忘了南詔王今年才不過四十歲.只要不出意外王太女想要繼位最少也還要等二十年."

"南詔王和棲霞公主也是親父女啊.難道他會不支持自己的女婿?"鳳之遙道.

墨修堯搖頭道:"我和南詔王打過交道,當時他還是南詔的王太子.為人非常謹慎而且聰明,他絕不會支持墨景黎的.如果他會,早在前兩年墨修堯出使南詔的時候他就會將棲霞公主嫁給他,而不是等棲霞公主自己千里迢迢的跑到大楚來.六月的時候那一場南詔王想必也非常不高興,無論是他還是王太女支持墨景黎的幾率都不大."鳳之遙低頭看著手里的卷宗道:"這上面也是這樣分析的.那麼…墨景黎又是什麼時候跟什麼南疆聖女勾搭上的?"

鳳之遙覺得這些年他們真是看了墨景黎了.在他眼里墨景黎從就是個脾氣暴躁的傻子,所以即使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而他只是個富商家的庶子他也沒把墨景黎放在眼里過.但是看看這兩年京城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哪一件沒有墨景黎插一腳?特別是最近這半年,他才發現,朝廷中向著黎王的大臣居然還不在少數.

"應該也是他出使南疆的時候的事.畢竟當初他在南疆可待了不算短的一段日子."墨修堯皺眉道.

"你…宮里那位現在知不知道這件事?"鳳之遙好奇地問,皇家的兄弟骨肉相殘最有趣了.

"應該不知道.你手下現在不也還沒有消息麼?"墨修堯道.鳳之遙臉一黑,他掌管定國王府的各種消息收發,現在南詔的消息已經到了王府里了他手下的人居然連一絲風聲都沒有聽到.他當然知道墨修堯並不是不信任他,如果不信任他的話墨修堯也不會這麼輕易地將消息拿給他看.但是知道有人比自己更厲害總是不那麼舒服的.

"你不必覺得慚愧,這個消息現在還沒有流出來.除了看過這份卷宗的人,沒有別人知道."墨修堯也不想太過打擊好友兼親信,道:"不過我不能告訴你這份消息的來源.你想辦法把他交給墨景祁吧."

"交給墨景祁?"鳳之遙挑眉道:"他還不得氣瘋了.不過,讓他們自己狗咬狗也好,咱們才有更多的時間做別的.南疆那邊我們需要派人去麼?雖然目前南疆的混亂對咱們有好處,但是時間久了就不一定了."南詔國民風彪悍,和周國家一樣對地大物博物產豐富的大楚早就垂涎三尺.只不過國力太弱,幾次挑釁都被大楚打得損兵折將,不得不臣服大楚罷了.

"現在咱們也無人可派,南疆那邊有個人應該可以應付.暫且不用管了.北戎那邊有什麼消息?"

鳳之遙輕哼一聲道:"西陵和大楚聯姻失敗之後和北戎暗地里來往有些比以前更加頻繁.只怕是雷騰風也察覺到了墨景祁和墨景黎兄弟的問題,所以才那麼干脆的改變了主意.打算等大楚內亂起了再聯合北戎圍攻."

"雷騰風…大楚內部不穩定,他以為他西陵就能好到哪兒去了麼?"墨修堯笑容幽冷,皺眉道:"沈先生該回來了罷?"

鳳之遙一愣道:"應該快了."

"等他回來之後,請他走一趟西陵."墨修堯淡笑道:"聽聞西陵皇也是久病纏身,沈神醫醫術卓絕想必會有些興趣."

鳳之遙揚眉笑道:"西陵皇和鎮南王麼?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只是不知道身體健康的西陵皇還能不能忍受西陵國有這麼一位無名卻有實的攝政王?"

葉璃安靜的坐在一邊聽著兩人討論著各國之間的事,不知不覺的有些出神.這半年多來京城里的許多事她都了解的足夠清楚,皇帝和太後接著黎王在朝里朝外暗中斗法她自然也看得清楚.沒想到墨景黎連南詔都要拉進來插一腳,這三個母子兄弟在互相算計爭斗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有一些被她們防備算計的人正在為了這個國家的興衰暗中運籌奔波著?

"阿璃,你認為墨景黎暗中助南疆聖女對他有什麼好處?"正默默出神,突然聽到墨修堯問道.

葉璃一怔,蹙眉道:"墨景黎即使有太後的支持也未必是皇帝的對手,首先在輿論和道義上他就處于下方.皇帝是先皇傳位名正順,又是他的親兄長登記之後待他也不薄.貿然和皇上抗衡對他根本沒有任何好處.我認為…墨景黎一直把南詔看得太重了,從表面上看,他因為棲霞公主得到的絕對比損失的要多得多.所以,南詔一定有什麼能讓他倚仗的勢力或者人物存在."

墨修堯點頭道:"阿璃的不錯,我們都覺得墨景黎這些年變得太快了.但是…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應該是從南疆回來之後才開始改變的.只是這樣的改變大多數人並沒有發現.我敢肯定,在這之前墨景黎或許有野心,但是絕對沒有起過奪位之心."

葉璃起身,從一邊的櫃子里取出一張地圖放在桌面上展開,道:"南疆到底有什麼讓他信心十足的東西我不知道.但是以我之見,如果能夠控制整個南疆的話,即使墨景黎奪位失敗輸的也不是他."鳳之遙好奇的湊過來問道:"怎麼?"

葉璃指著地圖道:"墨景黎的封地在翎州,與南詔相隔不過三百里.大楚王室規定皇室王爺每年只需在京城居住兩個月,但是墨景黎因為太後和賢昭太妃的關心常年駐京基本上不回封地.當然這也可能是皇帝為了防備墨景黎.但是翎州依然是黎王的封地,看黎王如今這個底氣翎州絕對是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的.一旦南詔全力相助黎王,同時里外夾攻翎州與南詔之間的永州必然也會被收入囊中.翎州向東是一馬平川,到時候如果有足夠的軍隊,黎王完全可以一路向東將西南大半個地方握在掌中.而朝堂增援的軍隊,就算是最快的黑云騎最少也要二十日才能趕到,還需要跨越橫貫整個大楚的云瀾江.據我所知…大楚並沒有那支軍隊擅長水戰.包括墨家軍和黑云騎."

隨著纖細的素手輕盈的比劃,鳳之遙的臉色漸漸難看起來.他比葉璃更熟悉南詔和大楚的地形,自然更加清楚如果真的是兩軍對壘的話會出現什麼樣的況.大楚翎州以東素來平靜,又遠離邊關所以駐軍可以少之又少.如果墨景黎真的聯合南詔往東南進軍而不是南詔國素來的習慣北上的話,只要越過了永州的碎雪關,可以大楚云瀾江以南的半壁江山就算是白送了.

------題外話------

撒~休假出門中,剩下的明天補上哈~

上篇:69.病重     下篇:71.輕吻